可怜的猫 作品

第411章 冲啊!

    永安城门外热闹非凡,久久不见永安城的官吏和百姓们出来,闹事人群更加嚣张跋扈,行事越发肆无忌惮。门外不但围拢了大批人群,还悬挂着许多横幅,甚至还搬来了许多桌椅和热茶,供人缓乏,全然一副和永安城死磕,赖着不走的架势。

    徐州州学有廪膳、增广生员三十人,附学生七十人,共计有百人,然而此刻聚拢在永安城门外的生员就有一半。他们站在伸冤百姓人群之中义愤填膺,众多百姓都以他们马首是瞻。

    陈诺熟悉的老面孔,徐州二等增广生郑时新高站在了一桌高椅之上,他举起右臂愤声高声喊道:“诸位,这永安城仗势欺压百姓,侵吞良善之家田地,多少百姓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皆因这永安城,因为这陈诺作恶。”

    “我辈读书人受朝廷之恩,百姓之拥,岂可坐视不理?现在官府判决,公理在我,那陈诺龟缩城内不出必是胆战心惊,我等当更前一步,冲进永安城去,当面向那陈诺讨要说法,把他的罪行一一都揭露出来。”

    “我郑时新愿做仗马之鸣,谁愿同往?”

    郑时新一番慷慨陈词将场内的气氛烘托到了最高点,闹事人群热潮滔天,纷纷跟着叫好。

    又是生员昂首挺直站了出来,他敬佩道:“郑时新,我王明晖愿往!”

    一生员紧跟着高声道:“李颖不才,虽只是个附学生,但也懂得天理彰彰,为百姓伸张主持公道,我愿同往。”

    一个接着一个生员站了出来,在郑时新身边眨眼间就围拢了数十人生员,他们个个穿着蓝色棉布大衫,声势浩大。

    其中更有生员叫嚷着:“搭长梯,我们一起登上城头冲进去,到将军亲自见那陈诺,必须讨要说法。”

    也有生员担忧这闹得不会很大,万一城头兵丁动手怎么办,旁边立时有人安抚道:“怕什么?我等可都是大明有功名的读书人,只要我等齐心协力,一起登城,城头官兵敢动我们一根手指头试试?”

    有了这些生员鼓动,闹事人群胆气更壮,一些富绅的家仆恶奴趁势鼓躁,很多人持着棍棒搬来了长梯,眼看着骚乱就要演变成为暴乱。

    一张宽大的桌椅旁坐着几个人,旁侧还有临时搭建的火塘,塘上热着滚烫的酒水和茶水,桌前是徐州同知范维习、吏目吴金泉和临时抽调维持治安过来的赵家图巡检司巡检。

    赵家图巡检有些坐立难安,他的赵家图巡检就在永安城西南不远处,自然知晓永安城的厉害,他担忧道:“二位大人,这些秀才越来越大胆,居然敢强闯永安城,这也太吓人了,要知道这永安城可是军卫重城,上头的官兵动起来手来可是不长眼的,要不要阻止他们?”

    范维习摆手,他抬头看向永安城头迟迟还是没有动静,他面带不耐烦道:“这陈诺摆的谱太大了,也好,让这些秀才闹一闹吧,最好能把这陈诺逼出来。”

    赵家图巡检忧虑道:“那城头官兵真要对这些秀才动手呢?”

    范维习低头抿了一口热茶,悠悠说了句话:“朗朗乾坤下,我等朝廷命官面前,数千百姓亲眼所见,陈诺真要敢对这些生员动手,定然是罪加一等,上报朝廷保管让他吃罪不起。”

    赵家图巡检听得脊背发凉,听这话音儿范同知是有意将这些秀才当诱饵,让那陈诺动手,好落他柄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