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猫 作品

第312章 杀鞑(十)

    夫长兵用长,然也有短兵器长用之说,近距离接战,最高效的方法就是向敌投掷兵器。乞活军的刀盾兵和一些精锐枪兵就是如此。

    乞活军刀盾手每人都要配给好几支标枪,然后把单刀夹在盾牌里面,待敌人接近,就用右手把标枪投掷过去。

    碰巧对面的清兵也极擅近战投掷钝器,双方呐喊着冲锋,头上刹那间一片黑影掠过,标枪和其他钝器呼啸破空声呼呼而起,令人心头生寒,这些武器顷刻间就能要人性命。

    即使就要贴面肉搏,清兵们也不放弃射箭的机会,在前面冲锋步甲死兵后面,在几个壮达呐喊下,数十个戴着碗帽未披甲的旗丁从步甲们后面两旁闪出,他们操弓箭在手,腰间下蹲,脚步呈八字阔步而开,箭矢齐发。

    乞活军锐兵尽皆披甲,清兵弓箭刁钻无比,专射乞活军将士的面门、咽喉和肋间。

    各种武器鬼魅般砸在了双方战兵之中,忽忽盘旋,黑影时不时掠过,凌厉非常,大片的惨叫声和骨骼碎裂声响起。

    冲在最前方的乞活军一刀盾兵举盾将鞑子投掷过来的一铁骨朵遮挡住,右侧忽然风声顿起,一柄飞斧忽忽飞旋而过,直直切在他的脖子上,飞斧柄端还连着绳索,绳索绷紧的时刻对面鞑子又是一拉而回,噗呲一大蓬鲜血从这刀盾兵脖子喷射而出,露出了好大的渗人伤口,内中的喉管都被横切为了两半。

    不说刀盾兵,后面的长枪兵也多有伤亡,好几个枪兵面容都被铁骨朵砸中,铁笠盔碎裂脸骨塌陷,鲜血横流,一个持着旗枪的长枪兵甲长更是被一杆沉重标枪透甲而出,鲜血染红了他的盔甲和斗篷。

    清兵这边也面对着乞活军投掷来的标枪,乞活军的标枪同样沉重前端铁锋重大,十几步的距离,任敌人穿再怎么厚的甲也都无济于事。

    中了标枪的清兵闷哼惨叫不断,沉重的躯体姿势各异扑腾着栽倒在地。

    互投完一波武器双方正式接战,彼此间狰狞扭曲的面孔清晰可见,乞活军将士们终于看清了鞑子的面容,这些鞑子面孔粗鄙丑陋,身上散发着凶蛮残忍的气息,冲锋上来的清兵们也看清了他们对敌这批明军,这些明军装备精良,大都披厚实长身镶铁棉甲,少数人还披着精甲,这些明兵即使与他们近身搏杀也毫不畏惧。

    个个犹如饿狼扑去,神色狂热无比,酣战求战之强烈,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

    双方一接触就是轰隆沉闷响声不断,双方的盾兵最先冲撞在了一起,彼此间时有被撞得脚步不稳的兵卒趔趄退后,只要一退步下盘就不稳,对面的兵卒就趁势而今结果性命。

    好几个清兵持盾都被撞得退后,他们都大惊失色,未想到这支明军中的盾兵也如此力大。一面沉重厚实的盾牌就有**斤之重,还要单手持之,盾兵兵种使用者皆是用粗壮雄伟,富有勇力者。

    清军盾兵往常只有他们撞得敌人血气翻滚,不断退后甚至吐血倒地的现象发生,而这只明军的盾兵能与他们硬撼不落下风。

    谁说的南人孱弱?

    刀盾兵他们一边遮挡清兵狂劈乱击的武器,一边挥舞着势大的雁翅刀劈砍,即使杀掉了面前的鞑子,刀盾兵个人也不擅自跨步而出追击。

    刀盾兵,顾名思义,一是用盾防御,二是用刀杀敌,杀敌在其次,主要是防御,不但要保护自己还要保护身后的长枪兵,遮蔽住敌人的攻击,为后面的枪兵掩护寻求刺击的机会。

    盾兵后面的长枪兵探出长枪,密密的枪林戳出,疯狂捅刺戳杀鞑子。

    清兵莫尔根嘶吼咆哮着冲来,眼中信心满满,虽然这明军铳炮厉害,但这一切是该结束了,他们大清兵勇武无比,冲锋搏杀都是百战之士,南蛮子又岂是他们的对手。

    但是双方盾兵相撞就让他错愕了一下,莫尔根扫清思绪,戾气的双目看着前面的明兵,他的第一想法就是杀掉面前的明刀盾兵。

    莫尔根大步跨出,侧着身体就冲撞而来,同时挥舞着右手的铁鞭就狠狠向这刀盾兵头顶砸去,对面的乞活军盾兵一时不备就被莫尔根野猪似的躯体撞得一趔趄空门大开,头顶上的铁鞭就直接砸下。

    莫尔根狞笑着,他可以想象得到他铁鞭砸在这明兵头颅的场景,定是血浆迸裂而出,舔了舔嘴角他更加兴奋。

    “ 杀!”

    一声低喝,一杆长枪呼呼向莫尔根扎来,目标直接就是他的咽喉,生死关头莫尔根身体轻灵,急忙弹跳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