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猫 作品

第286章 河堤

    崇祯十五年九月十九日,山东镇参将马化豹向朝廷参奏永安游击陈诺,言陈部擅杀朝廷官军同僚,有悖逆谋反之举,奏请朝廷治罪。



    明廷对此事十分重视,崇祯帝下令兵部职方清吏司一名员外郎出京前往永安城调查,同时会同漕运总督史可法,会同当地巡按御史三部调查。



    然而事情调查到了月底没有任何结果,其中陈诺言明他部一直在永安城驻守,并无任何兵马调动。



    出京的那名兵部员外郎一直在永安城住到了月底,这期间陈诺可没好好给这员外郎好处,前前后后共给了三千两。



    另一边的巡按御史陈诺也给了两千两白银,史可法光明正大地行贿是自然不行的,陈诺又特别好心的送了史可法三百杆火铳。



    这件事情似乎就这么过去了,眼下朝纲崩坏,秩序颠倒,虽然马部遭到袭击是事实,但是这袭击他们的到底是不是乞活军这没法确认。



    陈诺这方只是一口咬定是小袁营贼寇故意栽赃污蔑,而马化豹又拿不出证明袭击他们是乞活军的可靠证据。



    兜兜转转到了最后,这唯一的突破点就是小袁营,而是这小袁营是股不小的流寇实力,现在他们虽然与李闯等流贼脱离,本身的实力也不可小觑。



    调兵剿寇要花费大批的钱粮和人力,这一提到钱朝廷就不吱声了,破不了小袁营就没法知道这袭击马部的到底是不是陈诺,所以这个案件就僵持着,一直悬而未决。



    这样本质上对陈诺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看来他的打点并没有白花,而史可法这边始终相信陈诺的,从始至终为陈诺辩解着。



    九月间发生的大事太多了,陈诺的那点事在朝廷眼里似乎都不叫事情,九月二十三日,兵部尚书陈新甲被斩于市。



    这件事在朝野引起了极大的轰动,这其中牵涉的朝廷与东虏私下议和之事。



    松锦之战朝廷九边精锐损失殆尽,明廷再无一力与清军抗衡,为此崇祯帝密令陈新甲和清兵图谋和议。



    一日兵部职方从边关发回了议和条件的密函,陈新甲放于案桌,其家童误以为是塘报,交给了各省驻京办事处传抄,议和之事泄露。



    对此崇祯帝恼火至极,偏偏他又不肯担当议和之事,只能将罪责全都推给了陈新甲,于七月下拿大狱,九月二十三日斩于菜市。



    陈诺得到消息默然不语,说实话陈新甲死的冤枉,要怪只能怪他摊上了这么一个皇帝,刻薄寡恩,毫无担当之责,出了事就喜欢甩锅他人。



    仔细数一数,给崇祯帝背黑锅被杀的有多少了?



    这对明廷本是一次极好的议和喘息机会,就这么草草结束,这导致最直接的结果那就是清廷恼羞成怒,即将发动第五次的入关之战。



    历史上,这是清军第五次扣关作战,以为明军野战精锐丧失,这次清军入关更加肆无忌惮,入关半年如入无人之境,放马中原,一直打到了南直隶,最后打了崇祯十六年四月底才北上回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