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猫 作品

第246章 侧目

    永安城校场之上,陈诺召集军士演武。

    除了守御城池的必要军士之外,乞活军余下大部军士全都到齐,集合在校场上。陈诺有意在史可法诸人面前展示自己的实力,这年头有兵才是草头王,有兵任谁都能高看自己几分,并不会轻易找自己的麻烦,

    陈诺此举的目的就是为了立威,立乞活军之威。

    来到演武厅高台之上,众官依官阶品轶大小分列两边站好,史可法的左边站的是何腾蛟,而在他右边站的是陈诺。

    这让众人都不由高看了陈诺几分,任谁都能看出史可法对陈诺的欣赏。

    陈诺站了出来,身披一身铁甲,甲叶密密厚实,头戴八瓣帽儿铁尖盔,盔盆较高,这是将官特有的帽儿盔,为的是与普通士卒戴盔盆较低的帽儿盔作区分。

    陈诺按剑站出,旁边中军旗手高高扬旗,中军鼓手擂起金鼓,鼓声激昂,震人心魄。

    一通鼓后,演武厅内众人忽然听到轰隆隆的声音,众人面面相觑,这是什么声音,这么整齐?

    阎尔梅忽然道:“是士卒整齐跑动的声音,看,他们来了。”

    众人定睛一看,只见校场外整齐地跑进一队队的军士,他们个个全副武装,跑动时。队列竟丝毫不乱,只听一片整齐的轰隆踏步声。

    一队队长枪兵和刀盾兵,一队队火器兵,他们整齐踏步而来,跑动之间一大片耀眼的红色和兵器的寒光闪动,令人不敢逼视。

    乞活军众兵衣甲内村红色鸳鸯战袄,外披青色罩甲衣或者青色齐腰棉甲,露出鲜红双臂,头戴红笠军帽,围着青色肩巾,打着绑腿,脚下踏着革翁鞋。

    一色统一的衣甲给人以强大的压迫感,令人赏心悦目。

    一队队,接着就是一总总军士跑到校场上列阵,三通鼓后所有军士都列战完毕,众军士便静静不动。

    他们跑动和排兵队列丝毫不乱,井然有序,演武厅众官从高处往下望去,军阵无论从哪个方向看去,都是一条直线,竟不需要任何临阵整顿。

    台上众官看得啧啧称奇,都是探头探脑看着,眼中有着好奇敬畏,今儿个他们可算开了眼界了。台下的士卒皆是成年青壮,个个魁梧有力,他们腰板挺直,目不斜视,神情从容,一看就是百战老兵,精锐之士。

    众官往常见到的官兵好多都是一些老弱病残,青壮很少,就算是其他营内的营兵青壮虽多,但是军容举止也差了一大截。

    众官看见的平常官兵脸上麻木不仁,或是嬉皮笑脸,吊儿郎当,军纪散漫不堪。而他们面前的这支军队,各兵身上带着一股英武之气,让人眼前一亮,他们脸上浮现的是自信,骄傲,蓬勃朝气。

    台上的史可法看得眼前一亮,原本稳稳端坐着,这时候已经站立起来了,幕僚阎尔梅也惊奇看着台下的军队,颇有深意看了陈诺一眼,原来这陈诺没有说谎,这样的强兵怪不得能打胜仗。

    史可法吃惊看着台下军队,心中震撼莫名,他也经常带兵,他知道调教出这么一批强兵多么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