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猫 作品

第230章 杀手队

    林光祖的五总方向情况也极为不妙,这边方向的流贼精骑虽少但是他们的马兵战力彪悍不可小觑。

    流贼马兵下马射箭,也有好些人持着刀盾大棒等武器就嚎叫着冲了上去。

    在乞活军铳阵外围还有各总的六十多名刀盾手,平常他们都是使用大盾结阵盾墙来抵挡敌人。但是现在袭营,作战速度要快,沉重缓慢的大盾已经不适合在袭营这个纷乱战斗。

    刀盾手们都是持着半人高的方盾或者圆盾在铳兵外围护卫着铳兵们。

    看见流贼已经快步冲了上来,刀盾兵们呼吼着朝流贼扑去,外围的防线不能破,一旦破了铳兵被流贼近身,一切都完了。

    此时一个流贼马兵已经冲到近前,他左手持着沉重的盾牌,右手持着雁翎刀,他盾牌一个横扫就面前乞活军一个刀盾兵劈来的长刀格开,同时这贼长刀猛然劈下。

    刀盾兵惊恐看着,立刻将盾牌举起遮住自己的头面,不料这贼只是虚晃一招,他手上长刀瞬间变化自下而上撩起。

    刀盾兵只觉得胸口剧痛,惨叫一声扑倒在地,他的胸腹滋滋冒着鲜血,竟然被贼人长刀开膛破肚。

    雁翎刀乃是传统意义上的腰刀,雁翎刀长直身,刀尖弧度小,刀尖窄而略上翘,有反刃,作战功能多样化可劈可砍可刺可撩等。

    这贼一记撩刀式就将一乞活军刀盾兵杀死,信心大增,又是大步向前冲,又一个直斩,一个乞活军刀盾兵嘶声惨叫着,他握着武器的右手臂血淋淋掉落。

    后面的流贼马兵此时也冲了上来,他们个个搏杀都有一手,而且他们人数占优,乞活军刀盾兵抵抗不了,节节败退,死伤惨重。

    这时候的流贼已经冲到了乞活军铳兵面前,狞笑着举起手中兵器肆意屠杀着,铳兵们猝不及防之下根本都来不及抽出腰间的腰刀就被杀死。

    就算是拔出腰刀与贼对战也处于绝对的下风,他们只是火器兵,平日里训练的就是打射火铳,近战能力薄弱,可说是经验十分稀少,哪里比不过这些百战流贼老兵。

    一个个铳兵接连倒下,五总的铳阵已经岌岌可危。

    五总林光祖双目通红,就在刚才他看见他手下火器队的队官马顺染血战场,不知何处投来了一杆标枪,就算马顺披甲也无济于事,标枪透甲而出,鲜血染红了他的盔甲和斗篷。

    他临死前摇摇晃晃着死劲抓住透体的标枪,看了林光祖一眼,眼中满是焦急迫切。

    他的兵,他的兄弟不能再死了……

    林光祖心中剧痛,但他现在还没有听到中军鸣金撤退的命令,他不能退,看着军阵混乱,眼前的袍泽兄弟一个个倒下,浓烈的血腥味传到鼻中,那是他五总将士们的血。

    林光祖赤红着面庞,鼓足力气咆哮着:“护卫,随我杀贼。”

    “杀!”

    林光祖身侧的四个总内护卫兵跟随着他朝前冲了上去,此时得了林光祖抱定了决死之心,他就算是死也要倒在兄弟们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