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猫 作品

第219章 反击(三)

    “如墙而进!”

    三面盾阵整齐踏步,吼喝着前进,三面盾阵的缝隙间则是一众铳兵簇拥在里面,他们或蹲或站着,有前有后,分层开铳。

    想从相隔缝隙间冲进来的流贼们一个个被打倒在地,倒在地上痛苦惨叫。

    三面盾阵渐渐合围,与其说是半圆形大阵,从城头高处看,则是一个颇为不规则的长方阵大阵在合围墙体内的流贼。

    “吼!吼!吼!”

    三面盾阵的重盾手们提起盾牌,有节奏吼着,整齐向前逼去,后面的三排长枪兵也是整齐踏步前进,森寒的长矛密如林,探出盾外不断吞吐着收割人的性命。

    三面的盾兵们整齐向前踏步十步后就落下大盾,此时的三面盾阵已经彻底合围,左翼、右翼和正面盾阵缝合住,没有一处口子。

    流贼们面如死灰,看着盾阵逼来都是尖叫着往后逃着随着官军军的合围盾阵越逼越近,他们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

    可偏偏后面还有不知情的流贼源源不断地从墙头跳下来,更加加剧了墙内空间的狭窄,兵士作战,每人起码得要占地一步才能挥舞起来刀斧等武器,左右皆是人,不少流贼都不敢挥舞武器。

    有的凶悍流贼不信邪,嚎叫着先前冲锋意图破了官兵盾阵,但都失败了,空间的狭窄让他们冲锋的势头都提不起来,没跑几步就贴到盾牌跟前了,哪能蓄上力?

    看着前面倒地同类的尸体,他们的身上皆是长枪扎出的血洞,有的甚至更严重,腹部的大肠都长枪挑了出来,鲜血腾腾冒着热气。

    众贼面色惨白,都是拥挤着往后退着,他们想要逃,但是拥挤着全是人根本无处可逃,一些贴在墙根下机灵的流贼拼命爬墙向外爬着,但是前方的流贼却怎么也逃不了。

    流贼人潮越来越挤着,一些流贼甚至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啊!”一贼惨叫着,他被拥挤着人潮挤到了一处推到的拒马跟上,尖锐的倒刺刺穿了他的后背,这贼惨叫哀嚎,泼足力气向前面还在拥挤后面的人疯狂劈砍。

    不这样的话,他迟早被后退的人潮挤死,这类的情况陆续发生了,一些流贼为了活命对着身侧同伴下手。

    “官军老爷饶命啊!小的愿降,饶我一命吧。”

    最前面的流贼却是避无可避,眼瞧着官军的盾阵逼到了跟前,后面森寒的长枪还在向外突刺,终于有贼承受不住,他扔在手上武器跪哭求着。

    “饶命!饶……”

    满脸泪痕的流贼还欲求饶,他大哭大叫着,后面的乞活军将士却不理,一枪刺进了他张大的嘴巴里,凶劲的枪头透过后脑颅而出。

    旁边一贼看见用双臂死劲钳制住这杆长枪,要想用蛮力将长枪夺过来。

    盾阵后面一声冷哼,第二排的一杆长枪戳来,一枪就直接点在了这流贼的心口,流贼不声不吭就瘫软在地,临时死还在死死抱住长枪,怎么也不放手。

    一排排的长枪向外吞吐着,肆意收割着人命,三面盾阵下皆是流贼倒地的尸体,随着包围圈越来越小,地上倒地流贼的尸体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