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猫 作品

第185章 杨明起

    “轰轰……”

    尘土飞扬,潮水般的队伍在官道上涌动着。

    上千只马骡踩踏在官道上,激起漫天黄沙尘土,奔雷的马蹄声响彻,还有战马嘶鸣声,马上骑士的呼号声。

    在最前方,“罗”字大旗飘扬,旁边还有稍小的“杨”字将旗,一行马队旗帜众多,每五十一队,管队便有一面标旗,奔腾时管队奔在本部马队最前面然后一队的马兵尽跟着标旗走。

    官道宽不过五米,只能两马并列驱驰,然后两马之间在奔腾中自然保持着一马的距离,显示着这支队伍行军井然有序,精锐。

    马队奔腾,从官道南面滚滚而来,骑上骑士大多马术娴熟,个个头裹红巾或戴毡帽,基本上都穿着红衣,披着斗篷,神情骄横凶残。

    特别是奔驰在最前面一半的马兵,这些人个个携带马刀,这其中少部分人还是双马,马鞍旁或者背后捆缚着双插,又穿着厚厚棉甲,看着更加精悍。

    这些马兵是整支马队的精华,皆是精骑,是真真正正的骑兵,全都拥有马上劈砍博战的能力,余者马兵能力再好也只能乘坐马兵。

    至于那些身披棉甲,携带双插的骑兵更是流贼老营的核心精锐,他们马术娴熟,马战更胜一筹,或多或少都有马上骑射的本领。

    千人的马队奔腾,蹄声雷鸣似的作响,声势骇然。

    “杨”字将旗下,曹营大将杨明起策在膘肥的战马上奔腾,身体稳稳当当显示着其精锐的马术。他走到官道上还是习惯性地左右看着,只见官道沿途皆是杂草丛生,偶尔可以在路边看到一具具倒地的尸骸。

    他起兵东进永安城路途上,一路上看到的都是这样的景象,荒凉,毫无人迹。

    沿着官道继续奔腾,他忽然看到官道左侧的一座小山这山不高但是蔓延到了官道,再看山上光秃秃的,除了半人高的杂草和道路边的灌木丛,就剩下石头了。

    但是杨明起猛地手一扬,勒马停住奔腾脚步,身后就是一大批马匹止步的声音,人嘶马叫,整支马队整体在一瞬间都顿住了脚步,激起道上烟尘漫天。

    杨明起身边的一将领探头不解问道:“小杨领哨,怎么了?”

    此时的曹营中将领姓杨的居多,罗汝才帐下有三杨,老杨是罗汝才的亲将杨绳祖,还有大将杨承祖,这杨明起论起年岁资历和战功,自然是小杨。

    为了方便区分三杨,闯营曹营中都称呼杨明起为小杨将军。

    杨明起三十五六,正是年富力强的的年纪,面容粗黑,穿着一身镶铁棉甲,大红的斗篷,带着红缨毡帽。他是曹营中的老人了,崇祯初年起就跟着罗汝才起事,大小战事历经无数,对着战场自然有着无比敏锐的嗅觉。

    他心中感觉哪里不得劲儿,抬眼望着四周,尤其是牛聚山,用着陕西本地方言道:“驴球子,咱老子总感觉这地段不对劲儿啊。”

    身旁将领暗自翻着白眼,无奈道:“小杨领哨,官道旁边就一座不高的秃山,四周全都宽阔平原,这有啥不对劲儿的?额们这一路上也不是没见过这种地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