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猫 作品

第69章 来犯

    草棚内一众战兵正在百无聊赖地擦拭着各自的武器,尤其是火器兵,鸟铳的保养可是军内考核的重要一项,军士们平日里闲暇无事时就用细布仔细擦拭鸟铳。

    现下战时,军士们天天就在草棚里待命,颇为无聊,他们看到陈诺来巡视,人人都站了起来向陈诺恭敬打着招呼。

    “庄主……庄主……”

    陈诺每到一名军士面前,军士们都要向陈诺恭敬抱拳大声打着招呼,陈诺虽然在军中担任把总之职,而且还有官面上的徐州卫副千户官衔。不过为显示亲近,庄内人都称呼陈诺为庄主,在他们心中,陈诺是整个乞活庄的核心首脑人物。没有陈诺恐怕也没有了乞活庄,也没有了他们和妻儿老小的美满生活,因而乞活庄众人都对陈诺很是感激拥戴。

    陈诺看向其中一名憨厚粗壮的长矛兵洪声问道:“小子,马上要打仗了,害不害怕?”

    庄主向他问话,这名军士胸膛挺得笔直,他憨声回道:“自打我参军起,这条命就卖与庄主了,为我乞活庄打仗怕个球子。”

    “好!”

    陈诺重重拍着面前军士的肩膀,心中很是满意,军心可用啊!

    内中又一军士壮着胆子问道:“庄主,这贼寇怎么还不来?我们大伙可是等的手痒,听说我甲长说,他上次作战战后赏银可是得了十两银子呢。”

    有这名军士起头,众人都嘈杂起来,人人高声出战,求战之心迫切,陈诺笑骂道:“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打仗可是要死人的,想拿赏银你得有那本事活下来,知道不?”

    “知道!”众军士都高声应答,草棚内气氛一片火热。

    “嘭!”

    突然庄墙外一声巨响,随后庄墙上脚步声杂乱,没一会儿墙上摆放的报警鸣钟也哐哐响起起来。

    草棚内众人脸色一变,齐齐登墙向庄外开去,只见庄外几骑出现在众人视线中,为首的陈大义策马狂奔,不断摇晃着红旗,而他的身后几骑显然没有陈大义马术娴熟,都抱着马脖,翘着屁股颠簸着。

    这便是陈诺从军中挑选的几名夜不收,整个乞活庄内只有陈诺和陈大义会骑马,这几个夜不收聪明伶俐,匆匆训练下只会勉强骑马。

    陈大义等人进入庄内,仰头向墙上的陈诺高声禀报道:“土寇来啦,人数估摸着有三千人之众。”

    陈诺面容一肃,他高声喝道:“全庄戒备,所有战兵,辎重兵,辅兵陈兵备战!”

    “是!”

    甲叶铮铮作响,围拢在陈诺周边的哨长队官等军官都抱拳高声领命,照原部署布置守备任务。

    所有火器兵都已经上了跺墙,冷兵器手也在墙下草棚内列队,军中的医士们也在下方待命,一片紧张肃杀气氛。

    众人面容严肃,尤其是新兵脸绷地紧紧的,他们虽然方才在草棚内对着陈诺吹牛皮,但是他们都是第一次上战场,由不得他们不紧张。老兵们相比较倒是面容平淡,不少人更是脸色兴奋,等了这么久贼寇终于来了。

    陈诺头戴着帽儿铁尖盔,身披铁甲,外罩紫色大氅,身后披着紫色斗篷,腰间鞓带挂着腰刀,双插,威风凛凛站在庄楼之上,远远眺望。

    庄外一马平川,大雪过后大地银装素裹,白茫茫一片,有的只是狂风呼啸,一刻钟后庄南的平原的地平线上忽然出现一道黑线。

    黑线越来越近,目力可见都是乌压压的人头,旗帜漫卷,贼人嘈乱呼啸,脚步声震的大地都在抖动。

    贼寇中一批批马兵策马奔出,向前开路,他们经验丰富,绕着乞活庄四处勘察地势防御,可惜的是乞活庄只有南西两面有宽阔地势展开,他们巡查一番后就奔回到南边位置上,他们也看出来,庄南才最适合攻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