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6章:吃里扒外的狗东西

    ()        ,最快更新女神的上门豪婿(又名:女神的超级赘婿,主角:赵旭) !

    面具等人纷纷表示同意。

    如果仓促对“五族村”发动进攻,很难做到一举成功。毕竟,“五族村”内,可是有着实力不俗的高手。

    面具说:“既然如此,那大家这两天都减少外出,只派人盯着五族村的动静就行。大家抓紧调息,争取一举成功。”

    鬼医对赵康唤道:“赵康,我们走吧!”

    赵康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说:“好的,义父!”

    他在“师傅”和“义父”这两个词中衡量了一下,最终还是觉得叫“义父”最为稳妥。

    鬼医和赵康离开后,面具将房门关上。

    千手人屠骂咧咧地说:“鬼医也欺人太甚了。当着我的面,抢我的徒弟。”

    面具出声对千手人屠安慰道:“屠兄,看开些吧!鬼医不是你我能够招惹的。”

    “是啊!”鹫爷附和着说:“赵康那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居然能被鬼医给看上。我看他,早有出师之心。”

    千手人屠目露凶光,恨声道:“这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当初若不是我收留他,他就要被人家打死了。”

    “算了吧!”番僧瞧了千手人屠一眼,说:“千手,要以大局为重。只要拿下五族村,东厂自然会奖赏你。至于徒弟嘛,你再随便收一个,不就行了。”

    “我只是咽不下这口气!”千手人屠说。

    番僧说:“你打得过鬼医吗?”

    一句话,怼得千手人屠哑口无言。

    正因为,他千手人屠打不过“鬼医”,他才选择了忍气吞声。这老家伙,居然当众挖自己的墙角。

    千手人屠怀恨在心。

    赵康随着鬼医出了房间后,对鬼医说:“义父,我搬来和您住在一个房间吧,方便照顾您老人家。”

    鬼医“嗯!”了一声,说:“也好!”

    鬼医对赵康叮嘱道:“你小子别高兴的太早,我虽然答应收你为义子,又收你为徒。要是让我发现,你心怀不轨,小心我一掌毙了你。”

    赵康身体打了个冷颤,强装镇定说:“义父,放心吧!从今以后,您就是我赵康最亲的亲人。我将和赵家恩断义绝!”

    赵康将鬼医送回房间后,将自己的随身之物,拿到了鬼医的房间。对鬼医大献殷勤,又是给其按摩,又是端茶送水。

    虽然,干得活都是苦差事,但赵康却乐在其中。

    鬼医能让自己三年之内,就变成“天榜”高手,想想都让人激动。

    赵康在服侍过程中,对鬼医问道:“义父,我也知道,错过了最佳的学武年龄。听说,想成为一名天榜高手,非常不容易。您倒底有什么办法,能让我成为天榜高手?”

    鬼医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说:“难道你忘了我另外一重身份?我可是一名医生,号称鬼医,可不是浪得虚名。你嘛!需要用我特制的药浴,每天浸泡,用药物来改变身体的骨骼。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弯道超车,完成武功上的蜕变。”

    赵康听了眼前一亮,惊呼道:“真的有办法?”

    “当然了!你以为,我是在和你小子信口开河吗?”

    “不不不!我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赵康兴奋地说。

    一边说着,一边给鬼医按摩着。

    鬼医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说:“那邪医有点自负,自以为从我这里学了本事,就天下无敌了。所以,我才没将全部的本领教他。你嘛,要是表现好,我便可以将我的本领对你倾囊相授。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赵康听了大喜。

    这才知道,“邪医”并没学全鬼医的本事。

    “义父放心,以后我们父子相依为命。我赵康,一定让您过上皇帝般的生活。”赵康大拍马屁说道。

    五族村!

    一个年约十四五岁的少年,来到门口,对保镖说:“哥哥,我想找赵啸天!”

    保镖对少年叱道:“小屁孩儿,赵啸天也是你叫的!”

    “是一位姐姐让我来找他的。”

    “你姐姐是谁啊?”保镖问道。

    “我也不认识那位姐姐。你帮我通报一下,好不好?”少年对保镖说。

    保镖不耐烦地挥手说:“去去去!你以为赵老爷,是谁想见就能见到的?”

    话音刚落,刀疤吴铮走了过来。对手下问道:“什么事?”

    “铮哥,这小子要找赵家老爷,赵啸天!”

    刀疤吴铮瞧了瞧少年,见一张稚气的脸上,写满了天真,不像是坏人。出声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找赵啸天做什么?”

    “我叫王琦,找赵啸天当然有事。”

    “什么事?”

    “这个,我不能说,必需见到赵啸天本人才行。”

    刀疤吴铮对手下使了个眼色,说:“看着这小子,我进去通报!”

    “是,铮哥!”手下应道。

    刀疤吴铮快步进了“五族村”,到了赵家村之后,对赵啸天言明,说有一个叫“王琦”的少年找他。

    赵啸天闻言紧皱起眉头。

    他在“五族村”虽然不是一件隐秘的事情,但也不是什么人,想见就见的。

    再说,他也不认识叫“王琦”的少年啊。

    “吴铮,那少年有说找我什么事吗?”赵啸天问道。

    刀疤吴铮摇了摇头,说:“没说!”

    “走,带我去瞧瞧。”

    赵啸天跟着刀疤吴铮走了出去。

    来到“五族村”门口后,赵啸天打量了一眼门口的少年。

    这孩子一看就是个初中生,长得很秀气。

    赵啸天走到少年的近前,说:“你好,我就是赵啸天,你找我有什么事?”

    “你就是赵啸天?”

    少年仔细打量起赵啸天来。

    他对赵啸天问道:“你的玉牌呢?”

    一听“玉牌”二字,赵啸天脸色微变。瞧了瞧周围,对少年说:“你随我进来!”

    “赵老爷,小刀和少夫人他们不让陌生人进五族村。”刀疤吴铮阻拦道。

    赵啸天对刀疤吴铮说:“吴铮,出事我负责!并且,我只带他进来,不会进五族村内部。”

    “那好吧!”刀疤吴铮点了点头。

    赵啸天带着少年进了“五族村”后,停留在奇门暗桩之外。摘下了脖子上的玉牌,递给少年。

    少年拿起“玉牌”一看,反面果然刻着“赵啸天”的名字。

    从衣兜里掏出一支笔,递给赵啸天说:“赵先生,这是一位姐姐让我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