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小鸨 作品

第1732章:你的面子我已经给了

    钱朵朵是谁啊?

    她可是省城赫赫有名的名媛,就算钱家不如从前了,走到哪里,仍然是一副千金大小姐的作派。

    只有钱朵朵对别人呦三喝四的份儿,还从没有别人对她喝叱的时候。

    钱朵朵对赵旭冷笑道:“姓赵的,这里可是省城,不是临城,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酒会是怀安集团杨小姐举办的,你算老几?让我滚,你有这个资格吗?”

    话音刚落,就听传来了杨岚的声音。

    “钱朵朵,你要是不愿意在酒会呆着,就给我滚出去!”杨岚俏脸寒霜说道:“我让你滚,有这个资格吧?”

    钱朵朵回转过头,见杨岚冷冰着一张俏脸站在不远处。

    钱朵朵刚才嚣张的气焰,立马熄灭。换上一副笑脸,对杨岚说:“小岚姐,你是对我开玩笑的对吧?”

    “开玩笑?”杨岚怒道:“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杨兴,立马让钱朵朵给我滚出酒会!”

    钱朵朵没想到,杨岚居然会为了赵旭,和自己翻脸。

    杨兴给钱朵朵使了个眼色,钱朵朵会意,见父亲钱力夫走了过来。

    她急忙走到钱力夫的身前,说:“爸!小岚姐,让我离开酒会,你快帮你求求情。”

    钱力夫皱了皱眉头,不解地问道:“朵朵,倒底是怎么一回事?”

    “哎呀!你先别管怎么一回事了。快帮我和小岚姐说说!”钱朵朵摇着钱力夫的胳膊撒娇说道。

    钱力夫瞪了女儿一眼。

    刚才,他在赵旭这里碰壁。女儿钱朵朵,知道钱力夫受了赵旭的气,就带着几个要好的姐妹,气势汹汹来找李晴晴算帐。

    让钱力夫费解的是,这件事情,怎么和杨岚扯上关系了?

    钱力夫来不及细问。如果女儿被杨岚撵出去,那他这张老脸算是丢尽了。

    钱力夫带着女儿钱朵朵来到杨岚的面前,说:“杨小姐,小女怎么得罪你了。怎么听说你要把她撵出去?”

    杨岚毫不客气地说:“钱朵朵和我的贵宾起了冲突。”

    “贵宾?”钱力夫挑了挑眉毛。

    “对!就是临城商会的会长赵旭先生。”杨岚也不想和钱力夫直接撕破脸皮,说:“让你女儿留下也可以,让她给赵会长道歉。否则,立马让她给我滚出这里。”

    “怀安集团”,可是省城第一大集团。就算钱力夫是商会的副会长,也不敢试其锋芒。

    如果之前,钱家如日中天的时候还可以。

    现在,钱家不比往日,他钱力夫下届能不能当选商会的副会长,还是个未知数。但如果能取得“怀安集团”的支持,他这个副会长,还有希望继续蝉联下去。否则,怕是要凉凉。

    钱力夫对女儿钱朵朵,说:“朵朵,还不赶快向赵会长道歉!”

    道歉与被逐出酒会,这两者之间,钱朵朵最终还是选择了前者。

    她一脸委屈的模样儿,极不情愿对赵旭说了声:“赵会长,对不起!”

    赵旭神态淡漠地说道:“你对不起的不是我,而是我老婆。我老婆原谅你,才做数。”

    “你......”

    钱朵朵贝齿紧咬着红唇。

    让她一个富家名媛,低三下四给别人道歉,这已经是破天荒的事情了。

    赵旭这小子也太过份了,居然还让自己向他老婆道歉。

    杨兴给钱朵朵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你如果不想离开酒会,还是乖乖按赵旭说得做吧。

    钱朵朵瞧着李晴晴说:“李......李小姐!对不起。”

    李晴晴不想一来,就替赵旭四处树敌。

    她是一个以大局为重的女人,笑了笑说:“钱小姐,可能你对我有些误会。不过,不要紧!误会解开就好。”

    钱朵朵身边一个叫辛珊的富家女看不过去了。

    她们这些富家女,做事向来我行我素,什么时候看过别人的脸色。

    可是现在,钱朵朵却放下身段,向一个外地的女人道歉。

    辛珊冷笑道:“临城那种地方,再怎么说也是小地方。就算某些人是商会会长,又能如何?老婆穿得很寒酸,来参加这种酒会,真是丢人啊!我要是你们啊,都没脸来参加酒会。”

    “土鸡就是土鸡!什么临城第一美女。我看就是一个村姑罢了!土鸡永远也不会飞上枝头变凤凰的。”辛珊对李晴晴揶揄着说。

    原本,钱朵朵向李晴晴道歉,杨岚就不准备追究这件事情了。也算是给了钱力夫面子,双方都有台阶下。可这个辛珊没头没脑,来了这么几句,立马又将现场的气氛重新引爆起来。

    “寒酸?”金中听了怒从心起,对辛珊说:“辛小姐!你说人家是村姑,我看你才是村姑吧!你全身行头加起来,也不及人家李小姐一枚小小的胸针。告诉你!人家李小姐原本就是凤凰,你才是土鸡、笨鸡、傻不拉几!”

    “金中,你别太过份了!告诉你,别人怕你,我辛珊可不怕你。说我全身行头加起来,不及她的一枚胸针。你知道我腕上的手表多少钱吗?可是价值一百五十多万的百达翡丽。”

    钱朵朵碰了碰辛珊。

    辛珊对钱朵朵说:“朵朵,你碰我做什么?我们是省城正牌的名媛,难道还怕了他们外地来的人不成?”

    “我不是要和你说这个。辛珊,你看她的那枚胸针,好像龙凤翔珠宝的那件镇店之宝,孔雀钻石胸针。”

    辛珊定睛一瞧,只见李晴晴晚礼服上戴着钻石胸针,在灯光的辉射下,熠熠闪亮。

    在场之人,都是出身于富贵人家,自然能分辩出真假。

    “真得是那枚孔雀胸针!”辛珊惊呼道。

    金中冷笑道:“人家这枚胸针,可是价值八千八百万。比起你的百达翡丽手表如何?难道你穿得内衣,也是镶钻的不成?”

    八千八百万啊!

    就算钱朵朵和辛珊身世显赫,也不可能花八千八百万,去买一枚小小的胸针。

    杨岚对杨兴道:“杨兴,把辛珊给我轰出酒会,不许踏进半步。”

    “小岚姐,我......”

    话还没说完,衣领直接被杨兴给揪住了。

    杨兴揪住辛珊,将她扯了过来,对身边的保安吩咐说:“把辛小姐轰出去,不许她踏入酒会。”

    两名保安一左一右,架起辛珊就走。

    就听辛珊不住地叫道:“小岚姐!小岚姐!......”

    杨岚盯着钱力夫,神色严肃地说:“钱副会长,你的面子我已经给了!要是令媛,再闹事的话,别怪我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