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玉 作品

第 16 节 芊芊

    就在那一天,她的相公死了,她的爱情也死了。

    生于承德十九年的明媚春天,死于承德二十二年的萧索秋日。

    (一)

    很久以前,就有人对芊芊说过,你不该叫芊芊,你该叫钱钱,视财如命,一毛不拔的钱钱。

    说这话的是谢尘,彼时绝色坊的首席妆师,平时玩笑不羁,手艺却是卓绝,又加之一身白袍,玉树临风,在坊里一群姑娘间颇为显目。

    那日万里晴好,他忙里偷闲,倚在柜台,对着埋头记账的芊芊嬉皮笑脸道:

    「老板娘,当真不考虑给小的多涨点月薪?」

    芊芊眼皮都未抬一下,十指纤纤,算盘拨得人眼花缭乱,淡淡道:

    「你去梁都大街上打听打听,还有哪家开得起这样高的酬劳,除了我绝色坊,就是前头东街的红袖馆了,你若能豁得出去,依你这身皮囊去那混个一等小倌倒是不成问题的。」

    话一出,偌大的绝色坊顿时响起一片笑声,谢尘也跟着笑,身子却靠近芊芊,在她耳边磨牙:「天下怕没有比你还抠门的老板娘了,真当改名叫宋钱钱。」

    两人正调侃斗嘴着,一个不速之客却踏进了绝色坊的大门。

    芊芊一抬头,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谢尘更是敏锐地察觉到她按着算盘的手颤了颤。

    来人是梁都首富洛家的大小姐与她的夫君——新科状元崔子钰。

    崔子钰是陪夫人来挑选胭脂水粉的。

    绝色坊的名气这样大,才开张短短三月,便已迅速席卷梁都,成为京中达官贵族的首选。

    这场相遇无可避免,只是早晚问题,尽管在心中设想了无数遍,但芊芊的脸色还是在看到崔子钰的那一刻,不可抑止地煞白起来。

    就像当初被他无情抛弃时的一样。

    四目相接中,那张依旧俊秀的面容在看到芊芊后有一瞬间的慌乱,却搂紧身旁娇妻的细腰,一声咳嗽,眸光几个流转间又极好地掩饰了过去。

    芊芊瞧得真切,心头冷笑不已,眼眶一涩,却是笑得哀凉。

    他们有多久没见了?掐指算算,自从半年前他狠心写下休书给她,然后头也不回地奔向自己的前途后,他们似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是的,半年前他们还是夫妻,还是说好一生一世相濡以沫,同甘共苦的夫妻。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书上写得多好,世间最骗人的情话也不过如此。

    遥遥相对间,气氛越发微妙,谢尘将一切尽收眼底,心底叹息,面上却不动声色,到底迎上前露了笑准备开口。

    那洛小姐却看也不看他,挽着崔子钰径直走到芊芊面前,笑得别有深意:

    「昨儿个才知道这绝色坊的主人竟是宋姑娘,我当一早就同崔郎来看看的,宋姑娘不愧是能人,当初要死要活地不肯放手,亏我还担心你会寻短见,没想到转身就跟着来了梁都,还开了这么大的妆坊,可见离了崔郎也不是活不下去嘛。」

    三言两语已将来意挑得明明白白,怕是崔子钰也蒙在鼓里,猝不及防地与芊芊碰面,硬着头皮陪自家夫人上演了一出好戏。

    芊芊牙头紧咬,望着洛小姐那刺眼的笑容,从不曾想过有人能无耻至斯,抢了别人的相公,还能以如此姿态前来炫耀嘲讽。

    却就在一片剑拔弩张的气氛中,芊芊还来不及开口,一只手已经揽过她的纤腰,下巴抵住她头顶,耳边是男子含笑的声音。

    「不好意思,得纠正夫人几点了。」

    谢尘笑得光风霁月,昂首直视着洛小姐,也不去管众人惊愕的神情,只不急不缓地开了口:

    「第一,来梁都芊芊是与我同行,并未跟着某些人不放;第二,我们情投意合,芊芊如今是不才在下的未婚妻,什么崔郎李郎想必也抵不过她的谢郎;第三,人嘛,都有糊涂的时候,前尘往事她不愿再提,我也只当说书先生的俗套故事一段,听过后就忘了。」

    「最后,夫人大驾光临绝色坊,在下想来想去,唯有坊中的长欢香配得上夫人,长长久久,欢香弥存,祝状元郎与夫人永结同心,白首不离。」

    (二)

    芊芊最不愿想起的记忆是半年前。

    那是承德二十二年的秋天,她跋山涉水来到梁都,到底不死心想向崔子钰讨个说法,却只讨来一纸休书,和洛家无情的扫地出门。

    她那时天真可笑,还抱有最后一丝希望,拉着崔子钰的衣袖不肯撒手,苦苦哀求道:「子钰,我们回家,我会努力卖胭脂,努力赚钱供你读书考取功名的,我们回家好不好……」

    那个身子一颤,抬首却望见倚在门边看笑话的洛小姐,立刻眸光一厉,狠狠地甩开了她,「快滚吧,别平白脏了我洛家的大门!」

    她灰头土脸地摔在地上,耳边全是那句嫌恶的怒喝——快滚吧,别平白脏了我洛家的大门,别平白脏了我洛家的大门……

    洛家,是啊,那时的崔子钰已是洛家的人了,顶着入赘洛家的名头,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仕途关节处处打通,参加会试后就将是摇身一变的新科状元郎,一路扶摇直上,从此平步青云,再不是小小城镇里,与她相守相依,清贫度日的那个教书先生了。

    风声飒飒,带着深秋的凉意,吹得她遍体生寒,她额上渗出冷汗,从地上一点点挣起,漆黑的眼眸直勾勾地望着崔子钰,脸色煞白。

    她不哭也不闹,就那样看着他,看着那身华衣忍受不住,眸中波光闪动,似有千言万语,却终究什么也没说,转身拂袖而去,挽过洛小姐,毅然决然地踏进了富贵堂,朱红色的大门哐的一声关上了。

    斩断过往,不留余地。

    她站在风中,站了许久许久,身影单薄得似一片落叶。

    她忽然想起,她嫁给他时,是几年前的春天,春光明媚,她穿着大红嫁衣,过小桥,穿山冈,满心欢喜地踏进了一贫如洗的崔家。

    他父母早逝,这些年孑然一人,家中冷冷清清,直到她的到来,像带来了春的生机,才给那间破瓦房增添了久违的温暖气息。

    书里写贫贱夫妻百事哀,她不信,拉着他浅笑盈盈,笑得满怀憧憬:「相公,我开胭脂铺好好赚钱,你也在家里好好读书,今年考不中明年考,总有一天你会高中状元,骑着大白马衣锦还乡,我们会过上好日子的……」

    她没日没夜地操劳,在街市经营着一家小小的胭脂铺,请不起人手,就把所有活儿揽过来一个人做。

    如此日复一日,终于有一次,她在为张员外家送香粉时,晕倒在了火辣辣的太阳底下。

    等到醒来时,她才知道她失去了什么。

    他们的孩子没了,那个悄悄降临了三个月的孩子没了,他赶来时就只看见一摊触目惊心的血。

    他坐在床边抱着她哭,哭得止都止不住,把什么读书人的斯文体统都扔一边去了。

    他说是他没用,没有保护好她们娘俩,他不是男人,他是个废物,枉读了那么多年的圣贤书……

    她听得心如刀割,却强忍住眼泪,喉头哽咽地搂着他不住安慰:「没事的没事的,相公我们还会有第二个孩子,第三个孩子,我们会儿女绕膝,过上好日子的……」

    却迟迟没有等来第二个孩子,她身体一直养得不大好,太夫说她很难再有孕,知道消息后他一宿未睡,当天方既白时,她推开门,看见他披着衣裳坐在院中。

    灰蒙蒙的天色中,他眼下一圈乌青,俊秀的脸庞像一夜瘦削下去,憔悴不堪。

    她心疼地一个劲地数落他,一边搓着他的手往嘴边呵气,他却忽然将她一把拉入怀中,心贴着彼此,声音嘶哑地响起:「芊芊,我不会负你,你相信我,我绝不会负你。」

    一遍又一遍的承诺不停回荡在耳边,仿佛还是昨天,一切历历在目。

    却不过物是人非。

    她孤零零地站在偌大的洛府门前,傻傻地笑,像个疯子,伸手捂住眼睛,只摸到穿过袖间的冷风,和那些从指缝间落下的泪水。

    就在那一天,她的相公死了,她的爱情也死了。

    生于承德十九年的明媚春天,死于承德二十二年的萧索秋日。

    (三)

    芊芊遇见谢尘时,正是最狼狈落魄的时候。

    热闹的夜市间,人来人往,她坐在酒馆门前,抱着个坛子,喝得酩酊大醉。

    眸中水光动人,脸上晕红泛起,那别有一番风情的模样,竟引来了几个地痞流氓。

    他们拉扯她的衣裳,把她推攘到了无人的小巷,她惊恐地瞪大了眼,拼命挣扎,却浑身软绵绵的使不出力气,就在危急关头,谢尘从天而降,一身白袍犹如神祗,将她从昏暗的小巷中解救了出来。

    她趴在他背上,夜风吹过她的乱发,她心跳如雷,后怕不已。

    谢尘不住安抚着她,她渐渐缓过了神,却咬紧唇,开始大颗大颗地掉眼泪,无声无息地就浸湿了谢尘的后背。

    他赶紧问她怎么了,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她在最凄惶无助时找到了宣泄口,无数情感汹涌漫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相公死了,我相公死了,我相公死了……」

    不管谢尘怎么问,她翻来覆去的就是这么一句话,撕心裂肺得当真有如新寡。

    等到再次遇见谢尘,已是三个月后,她绝色坊开张的时候。

    那夜他为她找了家客栈,安顿好了后就匆匆告别,连名姓也未留下。

    这回再见,他竟是来应聘坊中妆师的,雪白的宣纸上,笔走游龙,墨香扑鼻,洋洋洒洒两行字,写得漂亮极了——

    又踏杨花过谢桥的谢,何处无尘埃的尘。

    他抬头望向她,四目相接间笑得光风霁月,宛若故人重逢,他说:「谢尘,我叫谢尘,为红颜绝色而来。」

    就这样相识了,立于绝色坊的招牌下,外头熙熙攘攘,却仿佛与他们毫不相关,阳光洒下,两两相望间,他们的眸中只印刻着彼此的笑容。

    谢尘感叹芊芊的好能耐,三月前还是无助的弱女子形象,三月后已成为梁都最大妆坊的老板娘了。

    芊芊笑了笑,不置可否,漆黑的眼眸却闪过一丝怅然。

    那走投无路下的孤注一掷,那豁出去的巨大代价,那些不能为人所道的秘密……

    此中艰辛,如鱼饮水,百般滋味,到底只有自己知道。

    谢尘气走了洛小姐后,芊芊破天荒地早早关了店铺,提着两坛酒,架了梯子,与谢尘月下对饮。

    她很久没那么畅快了,拍着谢尘的肩膀笑得前仰后翻:「你都没看到他们出门时那脸色,和我炒得猪肝差不多了。」

    谢尘难得地没有跟着开玩笑,只是望着芊芊笑,像要望到人心底去:「你欢喜就好。」

    芊芊摇着酒坛,眸中已带了几分醉意,嘴角含笑:「欢喜,我当然欢喜……」

    那笑看得谢尘摇头暗叹,仰头饮了一口烈酒,不由又想起芊芊上次喝醉时的场景。

    (四)

    那是崔子钰高中状元了,洛家鞭炮锣鼓响个不停,向外宣布喜讯,洛小姐与状元郎择日完婚,佳偶天成,恨不能全天下人都知道。

    那一日梁都热闹非凡,崔子钰志得意满地骑着高头白马,打绝色坊前路过,俊秀无双的风姿不知迷倒了城中多少姑娘,他沉浸在喜悦间,压根没有注意到绝色坊二楼,倚栏而立的芊芊。

    谢尘站在芊芊身旁,看着她一分一分白下去的脸色,终于忍不住开口,欲拉她进去。

    「有什么可看的,你若喜欢,赶明儿我也考个状元回来,拱手送你,如何?」

    芊芊一动不动,任谢尘怎么拉也没反应,谢尘一声叹息,终是撒了手,白玉似的脸庞沐在阳光下,半明半暗。

    「不过是个负心汉,看了只会给自己添堵,世间繁华万千,何必执着一木。」

    是夜,芊芊不顾谢尘的劝说,抱着酒坛喝得东倒西歪。

    她语无伦次地说着话,推开谢尘的搀扶,脚步踉踉跄跄。

    她说,她要拼命赚钱,把绝色坊开得越来越大,大过洛家的财势,她要做梁都首富,做谁也不能欺侮的梁都首富。

    最后她倒在谢尘怀中,酒坛坠地,哭得稀里哗啦,像个被抢夺糖果,委屈不甘的孩子。

    她说,她不是铁公鸡,她不是视财如命,她只是想赚很多很多的钱,多到能买回她的相公,买回她死去的爱情。

    她说,她喜欢热闹,她想以后儿女绕膝,不让他们挨饿受冻,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可她现在除了钱什么也没有了,她不想一个人孤独终老……

    泪水浸湿了谢尘的白袍,他搂着芊芊,心如针扎,带来一片细细麻麻的痛楚,他在她耳边不住道:「你不会是一个人,还有我呢,还有我呢……」

    那样低喃的声音,也不知她听没听清,又或是醉糊涂了,醒来后只当大梦一场全都忘了。

    总之,她不提,他也不提,日子就这样含含糊糊地过下去。

    谢尘曾以为,就这般过一辈子他也是心甘情愿的。

    可如今月色下,他忽然又有了冲动,忍不住想要开口,却是芊芊先他一步。

    她支着下巴,望着他笑,已是半醉半醒的模样:「你就不怕把洛家得罪了?」

    他也跟着笑,伸手将她一缕乱发别过耳后,明明极肉麻的话,说起来却一派云淡风轻。

    「为了你把全天下人得罪了我也不怕。」

    芊芊咳嗽起来,借着夜色掩去脸上的绯红,谢尘好笑地为她抚背顺气:「至于吓成这样么。」

    好半晌,芊芊总算平复下来,一双朦胧醉眼却清明起来,盯着谢尘认真道:「我不值得你这样。」

    还不待谢尘反驳,她已经歪歪扭扭地站起身,对着月光大笑起来。

    「你看,我是一个弃妇,还失去过一个孩子,大夫说,我此生再难有孕,除了这座绝色坊,除了这些臭钱,我一无所有……」

    笑声戛然而止,她转过头蓦地对向谢尘的眼眸,语气含了哀伤,一字一句:「所以,我真的不值得你这样。」

    说完,两只手捂住眼睛,摇摇欲坠地转身想要离开,却被人拉住了裙角。

    「值得不值得,又是谁说了算?」

    清泠的声音在月下回荡,谢尘定定地望着芊芊,漆黑的眼眸不带一丝玩笑。

    他说,你曾道世间男儿皆薄幸,天下乌鸦一般黑。

    好看的唇角微微扬起:「可你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你瞧,我素来只穿白袍,哪里是什么黑乌鸦?」

    他站起来握住她的手牢牢不放,薄唇贴近她的耳畔,气息温热萦绕,清柔得像在梦中。

    「我不同,我与崔子钰不同,与你口中的薄情男儿更不同,你只需相信这点便可了。」

    (五)

    崔子钰开始常常光临绝色坊,无视芊芊的冷淡与疏离。

    她是真的放下了,波澜不惊的眼眸只有望见谢尘时才会泛起柔情,这一切被崔子钰尽收眼底,宽袖下的一双手死死握紧,捏得骨节都要发青。

    他如今早不是那个穷乡僻壤的教书先生了,梁都新贵推他首屈一指,芊芊也有所耳闻。

    听闻他在朝中左右逢源,如鱼得水,极受梁帝喜爱,官位越升越高,如今已做上了小储君的太傅,风光一时无人可匹,在洛家的地位更是今非昔比,连他的岳父洛老爷见了他也得礼让三分,更遑论曾经刁蛮任性的洛大小姐了。

    可这一切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要不是那日被崔子钰堵在后院,芊芊可能再也不会主动与他说一句话。

    那道身影依旧丰神俊朗,甚至比之从前的文秀,更添了几分意气风发的锐气,与举手投足间的清贵,难怪梁都流传着一句话——

    若得崔郎一回顾,不羡鸳鸯只生妒。

    妒忌谁?当然是那好福气的洛大小姐,许是风言风语传进了洛小姐耳中,她成天疑神疑鬼,看谁都像要抢走她的崔郎似的,心思过重下,竟一病不起。

    可怜躺在病床上都想着要打扮,唯恐色衰爱弛,于是崔子钰便每每替她来绝色坊买胭脂,体贴不已,惹得外人更加艳羡。

    只是谁也不知道,崔子钰的那一份醉翁之意不在酒。

    如今他在后院拦下芊芊,像是再也忍受不住,开口便问:「你与那姓谢的究竟是何关系?」

    说着,还不待芊芊回答,他已自顾自地急声道:

    「我去查过了,他不过是你坊中妆师,根本不是你什么未婚夫,上回你们是故意气我的,对不对?我每回来你都没好脸色,故意与他眉来眼去,也是想气我骗我,对不对?」

    芊芊原本有些气恼,听到后面却不由笑了,拂开崔子钰,仰头打量着他,可笑可叹:

    「崔大人未免想太多了,家有娇妻卧病在床,竟不避嫌反倒在此拉扯纠缠,这是个什么道理?退而言之,我眉来眼去也好,谈婚论嫁也好,与崔大人又有什么关系,崔大人管的未免太宽了?」

    一席话说下来,崔子钰早已煞白了一张脸,他上前还想拉住芊芊,芊芊却紧退数步,面色淡淡地下起了逐客令,末了,她含笑目视着他,一字一顿:

    「崔大人莫忘了,民妇早已不是云城崔氏了。」

    轻缈缈的一句话,却叫崔子钰身子一震,如坠冰窟。

    站在回廊上看了许久的谢尘,有一搭没一搭把玩着腰间的佩玉,终是唇角微扬,笑着走了出来。

    他极自然地揽过芊芊的腰,眉宇间光风霁月,拱手对崔子钰笑道:

    「下月十八便是我二人大喜之日,崔大人若是不嫌弃,可携夫人赏脸来喝杯喜酒,我与拙荆必定欢迎之至。」

    (六)

    这杯喜酒到底谁也没喝成。

    因为洛小姐在月底病逝了,洛老爷悲伤过度也撒手人寰了,洛家一片混乱,崔子钰成了一家之主,接手所有财产。

    请来的太医看出洛小姐有中毒的迹象,顺藤一查,就查到了她平时用的胭脂水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