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北栀 作品

18、第18章

    喻希也不辜负裴渡说的饭友, 话音一转,就是约饭。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她换上了一件露肩的连衣裙, 袖口两边跟腰身收紧,裙边到膝盖的上十公分, 又做了褶皱的小设计,再加上小雏菊的点缀, 为性感更平添了几分元气跟性感。

    喻希腿很直,冷白皮, 脚上穿着系带凉鞋, 行走起来,摇曳生姿。

    美好的事物让人心情愉悦, 好看的衣服包包是,美食是, 裴渡暂时也是。

    她到餐厅的时候,裴渡已经到了。

    这是当地比较有名的西餐厅, 主厨从业二十年,在意大利法国学习十年才回国,比较年轻化,口味也做出了一些调整, 更符合国内口味。

    餐厅的装修颇具异域情调,灯光在环境的影响下偏金色,简约低奢。

    喻希迎着裴渡的视线走过去。

    他起身替她拉开椅子, 两个人擦面过,她只是不经意瞥到他没带领带,衬衣的扣子解开了一颗,露出了突出的喉结, 再往上就是线条流畅紧绷的下颚线。

    就,挺性感的。

    喻希将美好事物重新排序,裴渡必须暂列第一。

    服务员拿过菜单。

    喻希来过这家餐厅几次了,边点边向裴渡推荐,“我很喜欢这里的海鲜浓汤,黑松露鹅肝吃饭也很绝,口感很丰富,特别建议你尝试一下……”

    她说完抬头,正对上裴渡的视线,安静又专注,她才发现在他连菜单都没有看。

    “就按照她说的各一份就好了。”裴渡将手里的菜单递过去。

    喻希:“怎么都点,要是不合你口味怎么办?”

    “合你口味就够了,”裴渡道:“我不挑。”

    “那好吧,我的眼光你可以相信。”喻希这一点,还是比较有自信的。

    餐从头盘开始送上来。

    喻希喝了点樱桃白兰地酒,漫不经心的道:“你可能要做好随时成明面成为我男朋友的准备了。”

    “怎么,我已经有转正的资格了吗?”裴渡比她更淡定。

    喻希撑着脸,手指点了点,“我们俩的事,唐泽宴知道,我堂嫂也知道了,所以离我大伯知道也不远了,这两颗雷都不太稳定,随时都有引爆的风险。”

    裴渡低笑了下,“说来说去,是你要做准备。”

    “我已经准备好了。”喻希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

    “哦,你大伯问你的时候你准备怎么说?”裴渡放下刀叉,问。

    “我首先肯定是先卖惨的,是唐泽宴先混蛋,把我心给伤透了,大家退婚一拍两散都没啥关系了,我再开始新的恋情也很正常。”

    “但我大伯那么讨厌你,肯定会说,跟谁都行,怎么能跟裴渡,他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之类的,我肯定得先点头,附和他。”

    裴渡听完,故作不懂的问一句:“你说的附和,是一起骂我的意思吗?”

    “是的,但你放心,都不是真心话,”喻希忍着笑,继续说,“那我得我当时孤独弱小又无助,伤的心肝脾肺肾没一个好地方,然后完了你就出现了,我不得就沉沦了啊,总结来说就是你勾、引的我,我可太无辜了。”

    “如果你大伯让你分手呢?”裴渡顺着她的话问。

    喻希好看的眉形也跟着皱起来,,“我刚开始肯定会拒绝的,这你点放心,但他要是太坚定了,那我肯定遭不住的。”

    一副你放心严刑拷打都不用上,我人就已经叛逃的模样。

    她还想说什么,被裴渡塞了一块切好的厚牛排,牛肉本身的香味溢出来,堵住了她的嘴。

    “我倒是有其他的方法。”

    喻希正在咀嚼,没张嘴,用气音疑问的“嗯”了下。

    裴渡循循善诱,“你要说,你分不了,因为你已经被我勾的没了魂。”

    “……”

    喻希脸微微发烫,嘴上还要说:“嘁,不要脸。”

    一直到晚上,她还没出息的,脑子里重复着裴渡低沉嗓音说出来的那句“勾的没了魂”而满床打滚,到早上回忆起来,痛批自己也是有过一任男朋友的,这么经不住风浪属实太丢人了。

    *

    喻希收到新丽那边的给她们确定答复后,第一时间把林薇给加了回来。

    林薇正一肚子火没出骂呢。

    还没等喻希发一句话过去,她已经开始噼里啪啦的开骂了。

    “怎么想来跟我炫耀吗?你别以为你真拿到合作你就真的了不起了,就凭你这点实力你真的觉得自己行吗?”

    “你不就是靠着你大伯的面子吗?小的时候大家可怜你独苗,现在你这叫啃老你知道吗?”

    “就你这种开个挂名的工作室的大小姐,接几个项目就真以为自己才华斐然了,实际上谁不知道你脑子一点东西也没有。”

    “没了喻家,你什么也不是!”

    “……”

    喻希看着一条一条的消息往外冒,想林薇这些话大概是憋了快一天,否则也不会一顿输出都不带停的。

    秦昭不理解她怎么又把林薇给加回来了,“你不是在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我没有,我其实挺平静的,还觉得挺搞笑。”喻希等着林薇说完了,特别白莲的回复一句,“对不起啊林薇姐,我只是拿到项目高兴,跟你分享一下喜悦,你要是不喜欢就当我没说。”

    说完,就把林薇给拉黑了。

    也算是梅开二度。

    “她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项目我们拿到了,她只能干生气。”喻希切出界面,给秦昭发了写字楼的照片,“拖朋友找了几个性价比高的写字楼,你先看看,有满意的我们明天就去看。”

    秦昭颇为意外,“你来真的?”

    喻希拿过包,“我什么时候来假的了?我回老宅一趟,你慢慢挑,多着呢。”

    秦昭转过办公椅,看着她背影,一时神情复杂,总觉得喻希这段时间心里藏着事没告诉她,总之挺反常的。

    司机在公寓楼下等着了,喻希直接上了车。

    喻振兴近两年都将公司交给了喻宵,自己更长时间待在老宅,平时也跟普通上了年纪的老人一样,打打拳养养花什么的。

    喻希回去找他时,他正在看晚报。

    “吃饭了吗?”喻振兴摘下眼镜,“也到吃饭的时间了,正好陪我一起吃个饭。”

    “正好挺饿。”喻希摸着肚子,笑了下。

    喻振兴笑,“过来吃饭。”

    厨房熬了汤,喻希习惯性先喝汤再吃饭,她双手撑着饭桌,眉眼也跟着耷拉着,小口的喝着汤。

    喻振兴瞥她一眼,停下筷子问:“怎么闷闷不乐的,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又听到外面什么风言风语了?你别搭理,是那些人是非不分,我们希希值得更好的。”

    自从跟唐家退婚,喻希被嘲的人都麻了,她大伯也会听到一些风声。

    “不是退婚那件事,”喻希单手撑着脸,“大伯你说我是不是活的特别的失败,都这把年纪了,都没有一件做的特别好的事情。”

    “谁说的,你在大伯眼里就是最好的。”

    喻希显得更郁闷了,一口气干完了一碗汤。

    “那是在大伯你眼里,在别人眼里,我就是个小废物,花瓶,除了美貌一无是处。”

    喻振兴只当她是小女孩的愁思,“缺钱了?大伯给你打,有什么事出去买几个好看的包,好看的衣服治愈不了的。”

    “不是缺钱,我想工作了。”

    “你不是有工作室,一直在工作吗,最近还谈到新丽的合作?”

    喻希将手机解锁递过去,上面是跟林薇的聊天记录,喻希眼巴巴的看着他,“我不想再被别人指着鼻子骂了,完了我还反驳不了,她林薇不就是有份工作吗,也是家里开后门送进去的,她都能高我一个脑袋。”

    “就为了这事?”喻振兴就当做是女孩之间的斗嘴。

    “这关乎到我的尊严了!”

    “好好好,你的尊严,那你觉得大伯该怎么做才能让你有尊严呢?”喻振兴看着喻希长大的,学习成绩一般,玩心也很大,没什么野心,也没什么脑子。

    就是他喜欢的,傻一点的,好掌控的小姑娘。

    喻希从对面绕过来,拉开椅子坐在了喻振兴的身边,“大伯要不然你让我进公司吧,你随便给我一个什么位子,不要太忙,能浑水摸鱼的那种就好了。”

    喻振兴皱眉,“怎么想到去公司,朝九晚五的可没你想的那么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