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北栀 作品

12、第12章

    说起来,两个人的确已经在洗手间遇见两次了。

    喻希眼巴巴的瞧着他问:“他们走了吗?走了我们去吃饭吧,好饿。”

    “走了,带你换个地方吃。”裴渡叹气,拿她没办法。

    “换一个地方再遇见了怎么办,还是就在这里吧。”这种事,她不想要再经历第二次。

    裴渡抬手找到了她的手握住,她的手很小,他一只手就能全包了,停在半空看了眼才放下去道:“我想他们应短时间内应该不想吃饭了。”

    “为什么?”喻希偏过头,注意力落在他说的那句话上,而完全忽视了他们两个第一次牵手的事实。

    裴渡拉着她往前,只给她留一个侧脸,“我就是知道。”

    走了好几步,喻希才反应过来,她小声的“啊”了声,又担心自己声音太大,引得其他人看过来,但好在,没有人注意。

    裴渡手指指腹在她指腹压了压,连带着指腹的温度传了过去。

    作为礼尚往来,喻希摁了摁他的手背。

    她在裴渡稍后一点的位置,唇角忍不住微微翘起。

    最后,是裴渡选的一家法国餐厅。

    在上甜点时,喻希打开了包,拿出来时双手握成了拳头,伸直了手臂,“借一下手。”

    裴渡学着她的手势伸过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影子游戏。

    喻希将他的手臂反转过来,将五根手指打开,然后将手里握着的东西放进了他的手心里。

    裴渡看着手心里躺着的两枚袖扣。

    “前两天买衣服的赠品,我没地方用就送给你了。”开始是因为她只拿一个手提包,连带着盒子一起放进去显得很突兀,那么小的东西也不适合捏在手里。

    最后就拿出了袖扣,舍弃了盒子,现在也觉得更合适,她不喜欢太正式的感觉。

    袖口躺在掌心,发着淡银色的金属光泽,从材质就知道不便宜,风格简约,他握紧手,掌心里像是会发烫一样,却问:“挺不错的,哪里买衣服送袖扣这么会做活动?”

    喻希抿唇笑了下,“不告诉你,你心思不纯,就是为了白嫖袖扣才去。”

    *

    出餐厅的同时,唐泽宴直接打通了秦子君的电话。

    他性格谈不上好,尤其是着急时,口气就很冲,“你现在在哪里?”

    “……阿宴,你怎么那么凶,我……”

    “我问你,你现在在哪里?”唐泽宴拿出车钥匙,开车门直接上车。

    那边传出来一些杂音,电话就换了一个人接,“既然你直接打过来了,也省了我再费次功夫,直接回老宅来。”

    唐泽宴一拳打在了方向盘上,鸣起了刺耳的长笛,他发动引擎,直接往老宅的方向开。

    他心急火燎的赶回去,到客厅时见到立着的秦子君,交握着手不停的揉搓,眼泪不停的往下掉。

    “爸,你干什么,我不是说了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跟我说吗,你找她干什么?”唐泽宴走过去,伸手握住了秦子君的手腕,挡在了身后。

    “说,我倒是想跟你说,我每天能见到人影吗?”唐父朝秦子君递过眼神,“再说了,这次是人家主动找上门,跟我可没关系。”

    “你来了正好,你自己惹的事情自己处理。”

    “君君?”

    唐泽宴反过去看秦子君。

    秦子君满脸都是眼泪,咬着唇,“我不想总是躲在你的身后,我也想做点什么,我只是想跟叔叔证明,我是真的喜欢你,不管你有没有钱,我喜欢的都是你这个人。”

    很奇怪,放在平时他心早就软的一塌糊涂。

    可现在他一点情绪波动也没有,冷静的就像是一个旁观者,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唐泽宴问:“你来难道不是逼我做决定吗?”

    “我没有这个意思,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离开才几天,两天,我让你等着我的消息,你过来是因为不信任我?”

    秦子君眼泪掉的更凶了,一直摇头。

    唐泽宴闭了闭眼,烦闷的感觉,“我先送你去机场,给你定最近的航班。”

    说着就要带着她出去。

    秦子君睁着眼,一时难以消化,一反平时温顺,质问:“我在这里会打扰你选择,还是你本身就已经做了选择,而我是被舍弃的那一个?”

    “从这件事出来我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我跟你说了,也在网上说过了,不然你告诉我,我还要做点什么你才能放心?”

    唐泽宴嗓音拔高了几度。

    变了,是真的变了。

    秦子君本身就心思细腻,不是没有感觉到唐泽宴的变化,而且是从喻希出现开始。

    以前,她只见过照片,承认的确是漂亮,还在想可能是因为上镜,不然唐泽宴怎么会那么讨厌她,后来见到真人才知道,真人要比照片漂亮。

    秦子君那一刻感觉到嫉妒。

    “我知道了,我自己回去吧,不麻烦你了。”她知道像唐泽宴这种被宠着养出来的公子哥,吃软不吃硬,她表现的天妒人怨的,只会引起他的反感。

    果然,唐泽宴呼出一口气,“算了,我先给你找地方住下,就当是度假。”

    唐泽宴在他们家附近定了酒店,处于愧疚,定了最好的套房。

    从酒店回来时已经是下午,上二楼卧室时,家里的管家递过来一个饰品盒,“是喻小姐送来的,说是给您的。”

    “知道了,谢谢。”

    唐泽宴杨装着漠不关心的态度随手接过来,一直到回房间,他看到盒子的牌子,勾唇笑了下,果然,那个袖扣是买给自己的。

    白天里,跟喻希那点不愉快也就烟消云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