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北栀 作品

5、第5章

    喻希微张着嘴,因为太意外。

    她猜裴渡对自己有意思是一回事,但从他嘴里说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的态度就像是突然心血来潮,邀请喻希将她头上这顶绿帽子给唐泽宴戴回去。

    甚至比喻希想的,还要刺激。

    第一感觉是挺开心的,毕竟她猜对了。但有了刚才那一通电话也冷静了许多,她实在没必要为了一个火坑,再跳进另一个火坑。

    秦昭说的对,裴渡不是她能把握住的男人。

    “裴总这是喝醉了说醉话呢,”喻希恢复正常,笑了下,“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裴总休息了。”

    她说完,就要从他身边溜走。

    憋着一口气擦过他身边时,裴渡道:“唐泽宴这么对你,你都能忍,喻小姐的气度比想象中要大的多。”

    喻希脚步顿了下,想回一句“不是狗咬了一口就要咬回去”,又觉得多余,回去之后,两个人就该再无交集,她摁了电梯,电梯刚好停在这栋楼层,她没怎么停留直接进去了,回到自己的房间。

    就当是一个离奇梦。

    喻希定的航班在上午,这一次有酒店的车直接送她去机场。

    登机之前,她发了一条朋友圈。

    用的是裴渡给自己拍的那张照片,配上简单的文案:圣莫里茨,旅行结束。

    她刚发出来,那些塑料姐妹花就像是住在朋友圈里一样,立刻点赞评论,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她们幸灾乐祸的嘴脸。

    ……

    喻希既然发了就想到会有这些牛鬼蛇神冒出来,她一点也不气,心平气和的退出界面,登机回国。

    *

    回国第一天,喻希关机回到公寓睡了整整一天。

    她家是三百平的小复式,一个人住有些浪费,她就将楼下改成了工作室,真正的做到了将生活融入到工作,工作渗透进生活。

    整个珠宝设计的工作室特别简单,就她跟闺蜜秦昭两个人。

    喻希花瓶的人设来源已久,所以工作实际产出是秦昭,她只算是个挂名老板。

    秦昭刷指纹进工作室,放下了包上楼将喻希捞起来。

    “再睡下去四肢非得退化了。”

    喻希被强制性拉着做起来,脸上睡眼迷离,一副我还能睡上三天三夜的困倦模样,她随手抓了抓头发,问:“几点了?”

    “十点了。”秦昭将手机递给她,已经给她开了机。

    一开机就是信息轰炸,她一个字都没兴趣看。

    “你打算怎么办,这次死心了吗?”秦昭立在她床边,问。

    喻希点头。

    都这样了还不死心,那她可真够活该的。

    “就是这婚一直就不是我跟唐泽宴的事情,即便是我们两个当事人都要退,长辈不答应还是退不掉。”喻希从床上爬起来,从衣柜里挑了件方领到膝盖上的白裙,看着就没什么攻击力,方便等会她卖惨。

    好在这些年她为了顺应唐泽宴的审美,在长辈眼里一直是温柔的,乖顺听话的,等会演起来得心应手。

    “那怎么办,跟唐泽宴那个臭渣男捆绑一辈子,大家表面夫妻,私下各玩各的?”秦昭提到唐泽宴这三个字就心里恶心。

    “我做不到。”喻希进浴室,从镜子里看着秦昭,“唐泽宴为了给他小女朋友一个名誉,一定比我更着急解除婚约,我是站理的一方,把委屈拉到最大,大到我大伯都抹不开这个面子点头同意。”

    去见长辈之前她一直这么想的。

    化着最淡甚至有些憔悴的妆,情绪也足够的低落。

    喻振兴跟喻希父亲有三分相似,更沉稳严肃,见喻希道:“好孩子,我知道你这几天难受,唐泽宴那个臭小子以后大伯帮你好好教训她。”

    “大伯。”喻希有气无力的打招呼。

    “你放心,你受的委屈大伯都知道,你现在是当局者迷不清楚,听大伯的,你别提退婚,他闹了这么一场,以后结了婚在你面前都站不住脚,对你永远于心有愧,好拿捏。”

    进包间见唐家长辈之前,喻振兴跟喻希叮一定不能感情用事,这件事由他来解决。

    推开门,唐家有威信的几位长辈都到场了,包括唐父跟唐母。

    喻振兴首先跟其他几位唐家的长辈打招呼。

    唐母走过来,挽住了喻希的胳膊,“希希来了啊,快,挨着我坐。”

    “阿姨,叔叔。”喻希坐过去,挨个叫人。

    “眼看着都瘦了一圈,这几天都没好好吃饭吧,你已经够瘦了,可不能像其他女孩子一样节食。”唐母态度格外的亲昵。

    “小二是个混账东西,阿姨代他向你道歉,他不是对你有意见,他就是要跟家里反着来,那个女孩说不定也是他找来气我们的。”

    喻希惨白着脸,“可阿宴对她很好,好到不像是演的。”

    “傻孩子,那女孩怎么能跟你比呢,在我这里,我未来的儿媳妇,这会是你喻希。”唐母再三保证。

    喻振兴开口,“说实话,这些小辈自己的事情本不该我们这些长辈出面,唐泽宴也不是第一次让我们希希难堪了,她父母过世的早,我要是不出面,我以后拿什么脸去见她父母。”

    错在唐家,面对喻振兴时就矮了半截,几个连连点头,让他消气。

    “我们希希是女孩,要脸面,还是都给句痛快话吧,要是还有结亲这心思,就把唐泽宴叫回来,跟外面的女人做个了断,两个人早一点把婚事办了。”

    “如果没有这个心思,大家也早一点说开,互相都不耽误。”

    喻振兴语气不卑不亢,“喻希虽然只是我的侄女,但我一直拿她当自己的亲生女儿。”

    喻希低着头,小半张脸都隐匿在阴影里,像是已经没心思说话了。

    唐泽宴脾气她知道,唐家逼的越急,他反弹的越狠,越会反着来,她再适时的表示绝望了,两个人就一拍两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