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北栀 作品

36、第36章

    “你看着他们两个就一点感觉也没有吗?”

    唐泽宴出现在蒋雅琦的身后, 顺着她的目光,看着前面的两个,对着她低语一声。

    蒋雅琦的猛的转过头, 正好对上唐泽宴的目光。

    她失魂落魄了一整晚, 看着裴渡跟喻希并肩、牵手、对视……她麻木的就像是在看电影,但深知电影的女主角是她才对。

    看到是他,她心里好受了点,扯了扯唇角, “你看着自己前未婚妻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也一点感觉也没有吗?”

    “你觉得呢?”唐泽宴反问。

    蒋雅琦嗤了声, “也对, 你跟我不一样, 你是主动甩的, 能有什么感觉。”

    “你真觉得他们有感情,我今天看了一晚上, 只看出了一个字, 假,真他妈的假。”

    这话说到了她的心坎上, 不过表面没直接认可,而是道:“假不假的有什么关系, 总之他们是订婚了。”

    “还没订呢, 发生什么事都有可能。”

    蒋雅琦抬眼,“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可惜,既然这么喜欢,为什么不再争取一把?”唐泽宴看着她,问。

    这事换做其他人, 说几句可能蛊惑不了。

    但蒋雅琦不一样,她不用人蛊惑心里就已经有想法,只不过等着一个点爆发而已。

    唐泽宴要做的就是确保她在今晚爆发,“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问个清楚,既然他能选择一个不爱的女人结婚,为什么不能是你。”

    蒋雅琦没回答,已经开始出神。

    是啊,他也不爱喻希,为什么可以跟喻希结婚?

    为什么那个人不能是她?

    蒋雅琦整个人都魔怔了一样,不停的重复着两句话。

    过了会,唐泽宴又开口,“真要比起来,在裴渡心里,她分量不一定比你重。”

    “你真这么认为?”

    唐泽宴不置可否。

    蒋雅琦紧握住手,有些想法一旦滋生,就再也不受管束的疯长。

    只要给她一个机会,再给一个机会就好了。

    蒋雅琦不知道盯了多久,反正她现在就像是透明人一样,她看着裴渡跟喻希分开,她抬了抬眼,提着礼服的裙摆跟上去。

    她只是看着他背影,都觉得眼眶发热。

    裴渡对她来说,就像是可望不可即的梦,这么多年,她就是醒不过来。

    她追到了长廊,叫了他一声。

    裴渡脚步一顿,转过身,目光漠然,“有事?”

    蒋雅琦往前走了两步,小心的就像是走在云端,害怕一脚踩空,“你是真的想要跟喻希订婚吗?”

    “如果你要说这种事,对不起我没时间。”裴渡说完就要走。

    “你根本就不喜欢她!”

    “你骗她,你骗我,你也在骗你自己!”

    蒋雅琦情绪在这些天内积累,在这一刻突然爆发,“你都不爱她,为什么要娶她?”

    但前面的人像是一个字都没听到,继续往前。

    蒋雅琦心被揉碎砸地上,却没换来一点回音,她委屈又怨恨,不甘心的冲上去,从身后抱住了裴渡,“你就是个骗子,你谁都不爱,你只是爱你自己。”

    “喻希可以为你做的,我也可以,只要你说,只要你肯娶我,我什么都能做到。”

    裴渡拉开她的手,“你需要去看看脑子。”

    “我是真的爱你啊,即便是结婚,我也只是想气你,我从来没有想过嫁给其他男人。我知道自己下作,没自尊不自爱,可是只要跟你在一起,其他东西算什么?”

    蒋雅琦不放手,抓着裴渡的手缓缓跪下来,“我可以为你去死,她喻希可以吗?她就是个被宠坏的花瓶,她根本就帮不了你。”

    “只有我,只有我知道你要什么,我可以帮你的,我这辈子就是为你而生。”

    裴渡俯视着她,即便她哭的梨花带雨好不可怜,他心底一点波动也没有,只觉得麻烦以及厌恶。

    他认为他已经说的足够清楚了。

    “别拿你的脑子揣测我,”裴渡扯开她的手,没什么情绪。

    蒋雅琦眼泪汹涌,“为什么,为什么,我有哪里比不上喻希?”

    裴渡睨着她,“你跟她比的资格都没有。”

    “裴渡!我爱你,我真的爱你。”蒋雅琦哭的近乎绝望。

    但裴渡无动于衷。

    “雅琦,你在干什么!”喻振兴的声音,穿过走廊,传过来。

    “还不去把雅琪带下去,这么多人看着,不嫌丢人?”喻振兴再怎么气,他也不可能上去,只能叫自己儿子。

    喻宵没反应,“要丢人早就已经丢了,有些事早该说开了。”

    喻振兴气的怒不可遏。

    蒋雅琦视线模糊,但看过去,也能看到那里站满了人,刚才的那一幕,应该都看到了。

    或许有喻宵,不过她不在乎了。

    她心都碎成一片一片的,凭什么去管其他人。

    蒋雅琦扯了个笑,比哭更难看,转过头,仰着头看裴渡,神经性的笑道:“你说喻希现在怎么想?”

    唐泽宴出现的

    时候,喻希就知道没什么好事发生。

    所以他让其他人看过来时,她就隐隐有感觉是裴渡这边出事了,过来一看,果然,蒋雅琦又犯病了。

    喻希下意识去看喻宵。

    喻宵比她想象中的要平静的多,看着蒋雅琦,就像是看着一个不相关的人。

    太乱了。

    喻希拍了拍喻宵的肩膀,以示安慰。

    没想到喻宵反看着自己,皱着眉,“你还有心情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