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无贱 作品

第563章 教训

    哦,感情你林亭枫上一次北寄贝的事件之中不求自己,是因为等着这回憋一个大麻烦是吧?

    那个刘同庆是好招惹的么?

    即便是景永安,也不敢说自己的资产人脉和影响力就能比刘同庆强多少。

    为了一个林亭枫,和刘同庆对着干甚至闹翻,那绝对不值得。

    所以景永安才在这时间把林亭枫找过来,其实是没打算给他说什么好话的,反而是预备警告一下林亭枫。

    至于林亭枫和景屿秋是朋友什么的,呵呵,那不是扯淡吗?

    朋友?什么是朋友?

    简单说,其实就是能够给你提供价值的人。

    价值有两种,一种自然就是最为实际的利益价值,这样的人,能够成为朋友。

    但是千万不要谈感情,谈感情,伤利益,不值得。

    至于第二种,那就是能够给你带来情绪价值的人,也就是一般人口中说的朋友了。

    或许是有共同的爱好,又或许是真就特别谈得来,总之和对方相处,会叫你感觉十分放松舒服,甚至能将不少事情都和对方倾诉。

    这样的朋友,以景家的背景,那几乎是不用奢望的。

    首先靠近他们的人,就很少会有不包含利益考量接近他们的。

    就算是偶尔有,你也完全无法区分。

    那么最保险的办法是什么呢?简单,就是不要这第二种朋友呗。

    大家是商人,一起谈话自然是谈的利益,谈感情?那就扯淡了。

    所以他们对于林亭枫的判断,也还是一个准备抱他们景家大腿的小商人而已。

    这样的人,景永安和景屿期见的多了去了,大概是个什么形象态度,他们心中都是有数的。

    这一次,听说景屿秋因为林亭枫而招惹上了刘同庆,这就是做的过了。

    他们景家,不能被这么利用。

    景屿期觉得事情可能有点不大对。

    林亭枫的态度,叫他怎么也感觉不到那种巴结的目的,他和景屿秋甚至是景屿楠相处的时候,都显得十分自然。

    自然的甚至都有点过分了。

    景屿期感觉不对,但是这时候,已经没时间再去单独和自己父亲商量了。

    只能带着林亭枫朝里走。

    到了一个房间门口的时候,景屿期将景屿秋和全纯都给拦下:“我们去那边坐一会,林先生,我父亲想和你单独聊一聊。”

    林亭枫点头,给了全纯一个放心的眼神,这就推门进屋。

    景屿秋不满道:“这事情也有我的份儿,我也是辛锐视讯的董事,我该进去一起……”

    景屿期一推他:“别闹,我们去那边坐会。”

    他又看向全纯,从头到脚的一扫,目光尤其是在全纯的双脚着重扫了一下。

    随即点头:“林先生还真不是一般人,这为保镖小姐的身手一定不俗吧?”

    全纯一愣,这还是她跟着林亭枫出门,头一次被人认出来她是保镖的。

    平时就全纯那张人畜无害的娃娃脸儿,迷惑性实在是太强了,几乎不会有人看出她是保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