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兮冉 作品

第85章 崩文085%

    “……”

    林飒飒带贺兰陵是偷偷摸摸溜回了归飒宗。

    先前还一口一个宗主独大多厉害, 这会儿她猫着身拽着贺兰陵往黑暗中藏,还试图带人翻窗回房。

    对上贺兰陵似笑非笑的眼眸,林飒飒逞强, “那群圣使还没走呢,我这么做是为了保护你, 在时局还未明朗前, 你最好先不要现身。”

    确实长进了不少。

    贺兰陵对此无异议, 轻咳了声点头,“走吧。”

    林飒飒先他翻窗进去, 担心贺兰陵的身体情况, 她忙回身去扶他的手臂,“小心点,别摔到。”

    贺兰陵似乎觉得好笑,“我还没那么脆弱。”

    林飒飒扶着他的力道不松, 轻哼一声:“你现在的身子我可比你了解多了。”

    赶回来的这几日,林飒飒边走边为他疗伤, 灵力在他体内不知游走了多少遍, 对他的伤情比他本人更清楚, 而这话落入旁人耳中, 莫名就变了几分味道。

    贺兰陵瞥她一眼, 明知她没那个意思,还是淡淡接了句:“你还不够了解。”

    林飒飒不服, 正要反驳,屋内的响动引来两人的注意,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儿从榻上爬起来, 他揉了揉眼睛表情有些呆, 望着窗边的两人茫然唤了声:“飒飒?”

    “你干嘛要翻窗进来, 门坏了吗?”

    林飒飒懵了下,见到贺兰陵的喜悦太甚,她险些忘了富贵经常跑她房中来睡觉!

    现在赶人出去已经来不及了,富贵已经注意到她身边站着的人,几步走了过来,“他是?”

    此时正是黑夜,房中并未燃灯,然而兽类在夜间的视力也极好。在看清男人的相貌时,富贵的圆眸大睁嘴巴都合不拢了,哆哆嗦嗦的伸出手指,“他他他他不是――”

    林飒飒一把把人拽到身边,按下他的手道:“叫娘。”

    “娘?”

    “真乖。”林飒飒故意曲解富贵的意思,一本正经道:“乖儿子,以后他就是你亲娘了。”

    为防止贺兰陵误会,她又拉着富贵赶紧给贺兰陵解释:“这是富贵,已经化形了。”

    贺兰陵虽然被雷劈了,但好歹修为都在,当然看得出眼前的小孩子是富贵,只是他不知,“我怎么就成他娘了?”

    “因为我才是他爹。”

    她这爱占人便宜的毛病是改不了了。

    富贵现在可没心情纠结谁是爹谁是娘的事,他整只兽还处在惊恐中,拽着林飒飒的袖子问:“你怎么把他给带回来了?!”

    富贵并非什么都不懂,这么多年来,它不是看不出林飒飒心中还念着贺兰陵。可是纵使当年贺兰陵伤害林飒飒的行为是迫不得已,可如今他又是弑父又是被天罚,如今整个修真界都在寻他的尸骨。

    九九八十一道紫雷罚啊。

    想当年穷凶极恶导致生灵涂炭的灭世大妖,试图挑战天道都只引来十八道紫雷天罚,不等劈完就魂飞魄散了,贺兰陵却被劈了八十一道天雷还好端端站着,这得是多么可怕的东西!

    如今林飒飒主动把人领回来,若让修真界发现就已是危险,若是再次引来天怒……

    富贵简直不敢再往下想。

    林飒飒可管不了那么多,她不在意修真界也不畏惧什么所谓的天道,她现在只想带贺兰陵好好休息。一巴掌拍在富贵的脑袋上,林飒飒威胁道:“废话少说,去趴我外面守着。”

    富贵还想再说什么,却无意撞到贺兰陵轻飘飘的一眼,他明明一言未发,只是对他弯了弯唇角,富贵却感觉脖子上直冒寒气,呜了声缩起身体,瞬间化为兽身蹿出门外。

    这么多年不见,这个男人好像变得更可怕了呜呜。

    .

    把人找回,终于能安安稳稳的睡一觉了。

    林飒飒的卧房中只有一张榻床,不过好在够大够宽敞,睡两个人绰绰有余。在她折腾床榻的时候,贺兰陵沐浴洗尘换了身干净衣衫,墨发柔顺的披散在身后。

    等他出来时,林飒飒已经躺在榻上,她对着贺兰陵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过来吧。”

    贺兰陵默了瞬,忽然想起以往他多抱她一会儿她就腻烦,更别提躺在同一张榻上了。

    带着一身潮湿水汽,贺兰陵躺到林飒飒身边,不等做什么,林飒飒如猫咪般主动凑上前往他怀里钻,两只手臂紧紧圈抱住他的腰身。

    拱了拱寻了处舒适姿势,林飒飒埋在他怀中大吸了一口冷香,似喃喃自语,“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抱着有些硌手。”

    贺兰陵片刻后才回抱住她,沉默着摸了摸她的头发。

    两人就这么交项相拥,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隔了好一会儿,怀中传来闷闷的声音:“贺兰陵,你睡着了吗?”

    贺兰陵回:“没。”

    “我也没睡着。”多日赶路,灵力耗损,林飒飒其实已经很累了,但就是睡不着。

    她又在贺兰陵怀中蹭了蹭,“那你能不能给我讲讲,你这百年都藏在哪里,又做了什么。”

    贺兰陵沉默片刻,也没隐瞒,“我和阿娘藏在一处深渊裂缝,除了修炼并未做别的。”

    他说的轻飘简单,企图几句话就掩饰这百年的消失,可林飒飒不是傻子,她睁了睁眼睛,轻轻问了句:“那里……是不是很黑?”

    贺兰陵又回了简洁二字,“还好。”

    为了隐藏行踪,他寻到的深渊裂缝定是不见天日被人抛弃之地,别说太阳,就连月亮也看不到。在一处伸手不见五指的深渊,每日除了修炼就是修炼,时间看起来流逝很快,有时又会让人觉得一息都难以忍耐,在这反反复复的枯燥中,若非有强大的信念支撑,崩坏只在一瞬间。

    林飒飒鼻头有些酸涩,忽然有些不敢再继续问了。

    她换了个话题,“天魔你都炼化了?”

    “本来是没有的。”贺兰陵说到这里忽然轻笑了声,似讽刺道:“多亏了那八十一道天雷,才能将天魔彻底劈散归我所有。”

    饶是贺兰陵再强大,也无法将天魔之力完全炼化,只能与贺兰开霁争分夺秒的抢占先机。不过,他终是低估了贺兰开霁的卑劣,为了破坏他的计划,他不惜再次利用炉鼎修炼,比贺兰陵预料的早十几年重回渡劫期。

    可以说,贺兰陵的确是被贺兰开霁逼出来的,那个时候的他,体内还有一缕业刹残魂迟迟无法炼化,与贺兰开霁对上并不是十足十的胜算。

    偏偏这个时候,天罚来了。

    那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劈的不仅是贺兰陵,其实也有贺兰开霁,只不过贺兰开霁顶不住几道,早早就被劈没了肉.身,就只有贺兰陵还在强撑,他不仅挺过了天雷,还利用天雷之力炼化最后一丝天魔之力,让业刹在自己体内彻底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