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兮冉 作品

第81章 崩文081%

    “……”

    贺兰陵将林飒飒带到了悬崖之上。

    在众人眼前, 他将她推了下去。

    所有人只看到了贺兰陵的发疯,看到了他的无情冷戾,却只有林飒飒知道, 在他推她坠崖时, 贺兰陵抱着她的手臂力道紧到发颤, 似乎是不想放手。

    “林飒飒。”

    从他怀中坠落时, 林飒飒听到他在她耳边呢喃:“我还你百年自由。”

    悬崖上的风很大,崖岸是众人的惊呼。

    贺兰陵的语速太轻, 轻到好似没有重量,让林飒飒一时分不清究竟是风声,还是贺兰陵真的在同她说话。

    她开始坠落。

    寒风烈烈,蜂拥着林飒飒往崖下坠, 奇怪的是,那么怕死的她, 在坠崖时依旧没感到害怕。她仰身背对着悬崖, 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贺兰陵看, 他也在看她。

    白色的衣衫染血,他站在崖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面容晦暗不明, 额间殷红的法印隐现光芒。似乎有人在骂,他毫不在意的笑出声,紧接着转身离去,毫不犹豫。

    几乎在他消失的瞬间, 林飒飒腕上的锦鲤亮起金光,同一时间戒指上的金龙一跃而出, 用尾巴卷起林飒飒往崖上冲。

    悬崖之上, 林扶风和封启正准备往下跳, 崖底忽现金光。

    等到耀目的金光退散,林飒飒已经好端端站在崖上,封启急忙上前,一把将人抱住,不等说话,就又被林扶风扯开。望着自己平安无事的女儿,林扶风拍了拍心口脸色稍霁,“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飒飒,今日之辱,爹爹定要让昭圣宫给你一个交代!”

    他虽然毁修为没了剑神之名,但在修真界威望很高,如今随着他以凡身重新修炼进阶,名声更盛从前,贺兰开霁对他很是忌惮。

    就算是拼了这条老命,他也要为自己女儿讨回个公道,不然以后谁都能上来踩一脚。

    封启被林扶风赶走了,等林飒飒被女弟子搀扶回宗,富贵急匆匆跑出来,“你总算回来了,快跟我来。”

    在林飒飒和封启屋顶谈心时,富贵就守在不远处,贺兰陵出现时它没有现身,是因为它看到了更可疑的人,一路追去却又被引回院子,富贵跳上大敞的窗牖,发现榻上多了一支玉筒。

    “我刚刚检查过了,里面没有危险。”富贵将玉筒叼给林飒飒看。

    林飒飒没有出声,关好门窗,她将自己的神识注入,眼前出现一行行小字,为首的三个大字为——

    陈罪诏。

    内容言:

    贺兰陵狼子野心,欺我感情骗我入局,欲利用云隐宗为后盾帮他成事;后云隐宗落败,他便开始冷落敷衍,口口声声说着爱我却与洛青铃合谋绑我,更利用我爹爹林扶风来杀洛青铃。

    洛青铃死路下指认贺兰陵的阴谋,道出天魔一事,我虽疑惑但未全信,这才答应延迟大婚。之后我数次询问贺兰陵有关天魔一事,察觉到他身上的蹊跷,却被他囚禁,引我入幻境使我神志不清,企图篡改我的记忆,在我清醒后,又想杀我灭口。

    我本爱他,可他无情我又何须留恋,顾书此信于道君。

    贺兰陵身有天魔,企图借此夺得天地之位,我知晓他太多秘密,他定不会放过我,还望道君护我周全。

    落款:云隐宗,林飒飒。

    刚刚看完,眼前又出现一行赤色小字:【你身上恐有通耳咒,玉筒中的内容万不可告知他人,就当是你所写。】

    通耳咒?

    林飒飒懵了下,此咒上身,加以特定的词汇,所说所听皆能入施咒人耳中,相当于身上长了别人的耳朵。

    她先是一怒,紧接着就明白了什么,富贵一直趴在她身边,见她眼睛都红了,忙问:“飒飒你怎么了?”

    林飒飒压抑着情绪,佯装恼怒一把挥开桌上的物件,恨恨道:“去查,看看是哪个大憨批搞出来的恶作剧,我林飒飒就算当不成少妃也比她们高贵,岂容得下她们嘲讽爬到我头上!”

    “贺兰陵!”咬牙念出这个名字,林飒飒看到腕上的锦鲤图腾似乎亮了下,她不知是不是贺兰开霁开启了通耳咒,哽咽着道:“他如此欺我骗我,害我被人耻笑侮辱,几次三番想要杀我,以前那些情话果然都是骗我的!。”

    “他无情别怪我无义,从今日起我与他势不两立!”

    林飒飒大声道:“给我拿玉筒来。”

    “这仇不需要爹爹来报,我要亲自报!”

    她全都明白了。

    难怪贺兰陵会突然对她改变态度,难怪他会什么也不肯说,定是贺兰开霁怀疑到他们的头上,他为了护她才不得不出此下策,营造出二人不合的假象,试图将她推出贺兰开霁的视线。

    难怪在她一连串的质问下,他只回了句:“你知道的太多了。”

    对,她知道的确实多,可她还是不够聪明,竟然现在才看出他的暗示。

    只是,这支玉筒真的是他放的吗?

    很明显,当时富贵是被另一人支开了,难不成贺兰陵还有同伙?

    林飒飒想的脑袋疼,只能问富贵有没有看清人,然而那人包裹的太严实了,富贵只看到一团黑,连高矮胖瘦是男是女都无法分辨。

    捏着这支玉筒研究了很久,林飒飒又想,若这玉筒当真是贺兰陵所为,那她这样直接将天魔一事告知贺兰开霁,他会不会有事?

    既担心此举伤害到他,又担忧不照做会影响贺兰陵的计划,林飒飒纠结了大半夜,终于还是将那支玉筒发了出去,她想,与其担忧贺兰陵会不会有危险,她不如想想该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

    很明显,她现在也被贺兰开霁盯上了。

    贺兰陵如此煞费苦心才斩断两人的关系,说明贺兰开霁很可能拿她下手,贺兰陵有天魔护着,就算打不过还能逃跑,可她若是成为贺兰陵的软肋,只会无数次被他用这种方式甩开。

    尽管贺兰陵这样做是想保护她,但仔细想过后,林飒飒还是觉得难过不舒服。他什么都不愿意告诉她,就好像她是个没用的废物,这种感觉实在太憋屈。

    【你给我些时间,我定能助你达成所愿。】

    【贺兰陵,让我来帮你。】不由又想起那夜树下,她对贺兰陵的承诺。

    她说了那么多,可贺兰陵只回她:【我不需要你帮。】

    当时,她还以为贺兰陵是不信任她不肯原谅她,如今才发现,他哪里是不信任她,而是打从一开始,就不愿让她蹚这池浑水。他去行逆天之举,却想让她安逸百年。

    好像在他的计划中,一直将她排除在外。

    林飒飒有些想发笑,心中却只有满满的苦涩。

    “我要变强!!”林飒飒发了狠。

    直到此刻,她才真正明白修真界为何慕强以强者为尊,只有真正强大,才可以为所欲为。就算不为了贺兰陵,她为了她自己,也必须在修真界闯出一番成就。

    .

    云隐宗改名了。

    这些日子来发生了太多变故,走的走散的散,随着云隐宗易主,人心涣散更为低迷。这个时候,林飒飒忽然跳出来大力整改宗门,她几乎遣散了以往所有的弟子,将宗名改为——

    归飒宗。

    并非归她林飒飒所有,而是回归洒脱自由之意。

    此宗不看根骨,不惧家世,只收品德俱佳心怀信仰之人,因经历过封启的身世,林飒飒还特意点明,不在意是人是妖又或是半妖,归飒宗统统都收绝不歧视,这一点也写入了宗规里。

    可以说,归飒宗刚刚成立时,云隐宗鸡飞狗跳修真界也当成了笑话,几位长老更是一哭二闹三上吊,拉走那些被遣散的弟子,另立云隐宗,唯有大长老的首徒天玄子和他的徒儿林文彦留了下来。

    等到归飒宗招收弟子这天,不少人都跑去看热闹,未曾想归飒宗外竟来了数十人,偏偏林飒飒摆架子没有全收,而是一一面审后再决定去留,四十多人里,只留下了八人。

    “老子还真是开了眼了,就看看她能折腾到几时!”这是看热闹的人最常说的一句话。

    半个月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