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兮冉 作品

第77章 崩文077%

    .

    林飒飒和贺兰陵约在漪澜宫的树下相见。

    已经是深夜, 富贵不放心她自己出去,便想同行,但这次被林飒飒拒绝了。

    虽有些畏惧如今的贺兰陵, 但她在潜意识里, 还是觉得贺兰陵不会伤害她,而且两人就在漪澜宫外,若贺兰陵真想对她做什么, 她嚎一嗓子整个昭圣宫都能听到, 算得上绝对安全。

    “真的不让我跟着吗?”富贵眼巴巴看着她。

    经过林飒飒多次的失踪出事,它已经有了阴影, 所以就算是去见贺兰陵,它也想要跟随。

    林飒飒很欣慰它的改变, 抬手摸了摸它的小脑袋, 想了想叮嘱, “我应该很快就能回来,若是天亮还未归, 你就去让我爹爹找贺兰陵,总归我除了在贺兰陵那里,也不会去其他地方。”

    富贵点头, “那我就守在门边等你。”

    “好。”

    看了眼外面的天色, 林飒飒吹熄蜡烛悄悄出了漪澜宫。

    严酷的燥热终于有所消散, 夜晚的风带了几分凉意, 告别富贵, 林飒飒脸上的笑容消失有些心事重重, 她其实没有十足的把握去面对贺兰陵。

    可, 事情总要解决啊。

    林飒飒揉了揉脸颊, 到了外面, 树下空荡荡的没有人影,想来是贺兰陵还没来。莫名就松了口气,她缓着步子慢吞吞往树下挪,边走边想着一会儿要和贺兰陵说着什么,等到了树下,却发现暗处透着一角白衣,那人安安静静靠树而立,不知站了多久。

    “陵、陵哥哥?”林飒飒被吓了一跳,没想到他来的那么快。

    贺兰陵隐在阴影中,并没有因林飒飒的出现而挪动,语气依如铃铛中冷淡,“这么晚还敢约我见面,飒飒,你胆子不小。”

    林飒飒的胆子其实一直不小,不然也不会骗到贺兰陵头上,再得知他修为达炼虚的情况下还想着踹人逃跑。

    “毕竟明日就要走了,有些话还是想当面说清楚。”

    林飒飒话音才落,贺兰陵就又笑了,明明在笑他的嗓音中却没多少笑意,悠悠道:“你欠我的债还没还完,是凭何认为我会放你走?”

    林飒飒有些受不了他的态度,“难道你还想把我永远拘在昭圣宫里吗?”

    贺兰陵顿了下,在黑暗中扭头看她,“是个好主意。”

    “你不要太过分。”林飒飒有些恼了。

    贺兰陵轻嗤,像是感受不到她的怒火,嗓音悠悠道:“这就过分了吗?林飒飒,就算我当真要这么做,你信不信也无人能管我?”

    毕竟,他是少君。

    林飒飒有些难受。

    大概是见惯了温柔好脾气的贺兰陵,她第一次发现原来他还可以这么尖锐咄咄逼人,让人毫无招架之力。其实林飒飒是可以反击的,但她辜负了他已经在他面前低了一头,实在做不到强势。

    深吸一口气,她努力缓和着情绪,别开面容道:“我不是来同你吵架的。”

    贺兰陵没再说话,静静听她说。

    林飒飒道:“我承认我做的不对,但我没有选择,自私点来说,我欺骗你的感情只是为了活命,也是受了逼迫。我自认从神农谷开始,就一直护着你帮着你,就算我是假意,可我确实为你受过伤吃了苦,至少从未害过你。”

    林飒飒除了对他有感情亏欠,在其他方面自认问心无愧。

    只谈感情问题,她觉得他们不至于闹到要死要活变为仇人的地步,林飒飒若真的足够恶毒没良心,大可以继续欺骗着他的感情,甚至拿着他手中的把柄反过来威胁制衡,但她不会这么做。

    因为她同样清楚,贺兰陵为她付出了多少。

    若感情债无法依靠感情来偿还,那或许可以换一种方式弥补。林飒飒想了一整晚,她的想法很简单,那便是帮助贺兰陵得到他想要的。

    “你给我些时间,我定能助你达成所愿。”

    毕竟是在昭圣宫里,有些话林飒飒不能明说,只能隐晦暗示。她现在手上有云隐宗,虽只有结丹修为,但她的修为增长很快,再加上林扶风的帮助,她愿用百年的时间重新构建一个新的宗派,成为贺兰陵身后的护盾。

    贺兰怀滢已经陨落,如今的贺兰陵就是在孤军奋战。

    就算他的修为能达到和清霁道君一样的高度,可他弑父的行为无异于是在挑战整个修真界,就算他成功杀了贺兰开霁,修真界也不会容下他。

    “贺兰陵,让我来帮你。”林飒飒说的是真心话。

    其实有句话她还想说,她想说她对他还有感情,可以学着继续爱他加深这份感情,若是他愿意给她时间,她会有勇敢主动对他说爱的那天。

    只要……他还肯信她等她。

    嘴巴张了又张,望着贺兰陵冷淡的侧颜,林飒飒终是选择沉默了。

    她可以大胆无畏的付出亲情友情,唯独在爱情上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是个十足的胆小鬼。她不敢说出这句话,是觉得自己已经没资格了,更怕贺兰陵嘲讽对她来一句:“你骗了我,是哪里来的自信我还会爱你?”

    他,应该已经不会再喜欢她了。

    想到这些,林飒飒心里更为难受,眨了眨眼垂下脑袋。

    贺兰陵等了片刻,见她没其他想说的了,就问了句:“都说完了?”

    “嗯。”林飒飒听到他又问了句:“就没什么其他要补充的?”

    “没有了。”

    她认为,她提出的条件已经足够优厚,选择站在他身边当后盾,也便是选择与整个修真界为敌,代价极大,足以弥补感情的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