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兮冉 作品

第75章 崩文075%

    没关系。

    洛青铃开始并没将林飒飒放在眼中, 因为对付她很简单,她也早已为自己留了底牌,准备在适当的时机一举倾覆云隐宗。

    可她没想到, 林扶风为救洛水薇中了勾襄之毒, 而林飒飒竟找到了神农谷请来了泽兰,当真相浮出水面, 哪怕洛青铃没有现身,林扶风也好似猜中了她的计划, 竟主动在众人面前废去修为。

    真是走了一步好棋啊。

    当洛青铃得知这些时, 恨得心都疼了。

    她年少时唯一的天真热烈, 全都给了林扶风,为了和他在一起,她抛弃家族不顾性命,甚至还将家族唯一炼制出的稀有丹药偷偷喂服给他,她给过他真心,在得知家族蒙难时,她还试图还他自由不让他卷入危险中, 可林扶风是怎么报答她的?

    他不爱她了,他要忘了她, 甚至身边还有了新的爱人。他获得了强大的修为权势,变得尊贵高高在上, 而她为了那份天真的爱被毁了家族前途, 凭什么?

    这些,本该都属于她的。

    “林扶风,你当真好狠的心。”

    看着面前的男人, 洛青铃红了眼眶, “若不是我, 又怎会有今日的你。”

    “是啊,没有你,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林扶风望着她的眼神没有温度,“你救过我一命,给了我丹药,同时也拆算我与荛花毁了我的家,这笔账你想怎么算?”

    洛青铃有些想笑,“怎么算?”

    “林扶风,你觉得你我之间的恩怨还算的清吗?”

    “你以为你废去修为就能还清我吗?”她冷戾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就算你不废去修为,不解勾襄之毒你一样会变为废人,你这哪里算是还我!”

    “因为你的好心,我洛氏一门被妖邪盯上,我被迫联姻成了家族的罪人,却还是害的家族落败流亡。我这些年受了多少苦你知道吗?你在云隐宗被人尊称剑神欢欢喜喜的准备大婚时,可知我在洛氏又是什么处境?”

    洛青铃恨极了,“你怪我背叛你同旁人成婚,怪我辱你弃你,可我若不那样做,妖邪盯上的不只是我们洛氏,还有你!”

    “林扶风,你真的爱过我吗?你若爱,怎会因我的羞辱说放弃就放弃,你若爱,怎会轻易忘了我爱上别人!但凡你真的爱过我,在我求到你面前去救洛氏时,你就不该那般刁难同我炫耀你过的有多好!”

    自林扶风在她大婚那日狼狈退场,其实洛青铃对他心中就有了恨,等林扶风这个名字重回修真界,她对他的恨就更多了。她永远忘不了,在她满怀期待苦等在云隐宗门外数日、终于见到林扶风时,他牵着另一个女人的手笑意温柔,是如此的耀眼夺目。

    从那日起,洛青铃便决定毁了他们,哪怕不择手段。

    年少时为了救林扶风,她确实喂给过他一枚丹药,那丹药也确实是洛氏研究数百年才炼制出的能助修炼的奇丹,但并没人试验过能不能成功。

    洛青铃也不知林扶风在修炼上的天赋,究竟是因那枚丹药还是他自身,不过无所谓了,不管是什么,有了这枚丹药它都只有一个结果。洛青铃抓着这点成为自己的底牌,一旦林家父女威胁到她的谋划,她便会将其抛出,定能让林扶风身败名裂,连带着林飒飒也会成为过街老鼠。

    只是她没想到,多年后的林扶风,竟看穿她的底牌亲自毁去,没了这张底牌,云隐宗和林家父女便不受她威胁,计划落空,害得她只能继续躲在阴暗中等待机会。

    等啊等,她等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她隐忍谋划了数年,眼前着大计将成,又眼看着自己一步步走向衰败,末了连自己的女儿都没了。

    洛青铃本该绝望,可好像老天一直在帮她,绝处逢生,又让她获得了残破的天魔之力,迎来了新的转机。这大概,是对她当年良善痴情的补偿。

    林扶风听后不为所动。

    当年他就是顾及恩情太过听信了洛青铃的话,才会落入陷阱家破人亡,吃够了教训,他再也不敢信她一句话,哪怕她说的都是真的。

    “我只想知道,当年你中毒引我前去看你,荛花被妖魔掳去是不是你的手笔。”

    洛青铃轻蔑一笑,“是我做的,如何?”

    以前的她或许还不敢承认,如今她手中握着林飒飒的命,又有天魔助力,他林扶风一个废人能拿她怎样?她不妨把话说的再明白些,“你的爱太轻贱,既然你能轻易放弃我,那南岭荛花若是死了,想来你也可以再去爱别人。”

    “爱谁都是爱,你何不重新来爱我呢?”洛青铃自认她不比南岭荛花差。

    林扶风终于维持不了平静,“我早就说过了,过去的事已经是过去,就算没了荛花,我也不会爱你!”

    只要一回忆起,荛花哭着质问他为何去的那般晚,他就痛到无法喘息。怪他,全都是他的错,是他没有好好保护好她。

    “你有什么恨可以尽管来找我,荛花没有做错什么,她肚中的孩子也是无辜的,你这么做不怕遭天谴吗?”

    “该遭天谴的是你!”洛青铃不甘示弱,“她哪里无辜,她抢了我在你心中的位置就该死!要不是我在前面铺路,哪里有她当宗主夫人的份。”

    “我只恨当年做的还不够绝,早在你们大婚那天,我就该让你们身败名裂!”

    林飒飒听不下去了,她浑身寒凉,被洛青铃恶毒的言语刺激的剧烈反抗,“原来是你害死了我娘,我要杀了你!”

    林扶风也拔剑朝洛青铃冲去,被贺兰陵抬手拦住,“师尊,飒飒还在她手中。”

    林飒飒不管不顾,“不要管我,今日就算我死了,也要为我娘报仇!”

    洛青铃吃力带着林飒飒后退,有几次险些让人跑了,她用魔气控制着,死死盯着面前的林扶风和贺兰陵,“不想让她死,你们最好给我老实些!”

    他们已经在这里耽误了太多时间,吉时即将延误。

    贺兰陵身上还穿着大红的喜服,红衣坠地隐现金线龙纹,若非是在这山洞中,他该更耀目惑人。此时他森冷凝着洛青铃,问:“你想要什么?”

    洛青铃也不愿再耽误时间,轻扬下巴示意他们看向中央的圆石法阵,“很简单,只要你把业刹从你体内放出,我就放了林飒飒。”

    林飒飒当即大喊,“不要信她的,就算你放出业刹,她也不会放过我。”

    “她刚刚说了,要让我们全都死在这里……”

    “你给我闭嘴!”洛青铃掐住她的脖子。

    见贺兰陵站在原地不动,她着急催促,“贺兰陵,你是要这一身修为还是要林飒飒,可想好了决定。”

    “我数到三。”

    洛青铃手上用力,掐的林飒飒说不出话,“只要你将业刹放出来,我保证放你们离开。”

    林飒飒还想说话,但已经呼吸不顺。

    看到林飒飒的脸都憋红了,贺兰陵眯了眯眼睛,在洛青铃吐出‘二’时,缓步走向法阵。

    额间的法印微微发亮,他两指并拢轻轻覆上,轻轻叹息,“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这显然不是在给林飒飒说话,更不是在对林扶风和洛青铃而说。洛青铃察觉到不对,不等反应,背后阴影笼罩,大富贵以极快的速度扑向洛青铃,林飒飒顺势反身,与富贵配合的极为默契,将手中的戒指迅速砸到她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