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兮冉 作品

第72章 崩文072%

    “陵……哥哥?”门边突兀传来林飒飒的声音。

    不是虚幻, 这次是真实的。

    神识回收,贺兰陵睁开眼睛, 看到刚刚睡醒的姑娘头发微乱, 踌躇站在门边望着他,圆润黑亮的瞳眸中沾染着朦胧雾气,像是刚刚睡醒。

    注意到他握在手中的铃铛,她好奇问了句:“你在干什么?”

    贺兰陵轻闭了下眼睛, 嗓音微微低哑, “没什么。”

    并非故意瞒着林飒飒, 而是他脑海中突兀多了几段陌生片段,是他从未经历过、又觉得万分熟悉的片段,更像是某种缺失的记忆。可他很确信, 如今的他是完整正常的, 他的记忆并未缺失出现遗漏。

    铃铛中的内容还有很多,贺兰陵准备等全部看完吸收后, 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再告诉林飒飒。

    随手将铃铛挂在腰间,他起身去牵她的手,摸了摸她脸颊上的睡痕, “头还疼吗?”

    林飒飒摇了摇头, 目光仍旧盯着他的脸看, 不由又问了句:“你真的没事吗?”

    试探着抬手,贺兰陵配合俯身, 她的手有些小心翼翼的触上他额心殷红的法印, 茫然不解, “为什么它一直在发光。”

    是很浅的暗红光芒, 衬的贺兰陵白皙俊美的面容平添妖异, 也让人莫名畏惧。

    若林飒飒没猜错的话, 通过她这些日子以来的观察,只有在贺兰陵情绪波动不稳或压抑不住体内天魔的情况下,额间的法印才会闪动。

    贺兰陵垂落长睫,握着林飒飒的手,他牵引着她滑动指腹,轻轻描绘着法印轮廓。儿时他曾小气的一下都不让她摸,如今却愿意让她随便摸,这一转变奇妙又让人心动,很快便让林飒飒忘了自己的疑问。

    “你看。”他含笑看着林飒飒,“是不是正常了。”

    随着林飒飒垂下手腕,贺兰陵额心的法印已经沉寂无光,又恢复先前的模样。

    轻飘飘几句话便将此事掀过,林飒飒心中还藏着别的事,也就没再追问。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她揉了揉眼睛,“我该回去了。”

    想来她白天那个状态,应该吓到了楚忧。

    贺兰陵嗯了声,“不急,先带你去试试婚服。”

    原本,林飒飒今日出门就是要来找贺兰陵试婚服的,谁能想走至半路会突然触发剧情,莫名其妙就完成了任务、搞没了话本女主。

    因这场意外,后续引来了很多问题,不过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麻烦,于贺兰陵而言同平日没什么区别。

    他能常心对待,但林飒飒有些做不到了,盯着桌面上齐整漂亮的婚服,她有瞬间大脑空白失了反应,没有抬手去接。贺兰陵维持着递婚服的动作,微微挑眉,“怎么了?”

    他以为林飒飒是在气这次没人重视,解释了句:“姑姑病了,女君原本在等你,但出事后她见你情绪不好,就先离开去处理洛水薇的事了,不然我去请她过来?”

    “不用了。”林飒飒哪里是在想这个事。

    伸手接过婚服,犹如千斤重,她小声敷衍着:“我现在就去试。”

    她早已没了嫁人的心情。

    在她转身朝屋内走时,贺兰陵盯着她的背影微微眯眸,嗓音依旧温和,“需要我帮你吗?”

    “我自己可以。”

    重新修改过的婚服,更为华贵繁琐,林飒飒一个人穿起来极为费劲,也不太想穿。

    废了好一番功夫,她才慢吞吞穿好中衣,瞥了眼衣架上的凤纹袍服,她抿了抿唇有些烦躁,站在镜前整理衣发。

    她这是怎么了?

    看着铜镜中身穿婚服的少女,林飒飒在心里问着自己。

    此刻的她有些迷茫有些忐忑,有道声音一遍遍在她耳边提醒着:【任务结束了啊,你自由了,再也没有人可以约束你做不喜欢的事,你的性命无忧了,为何还要这样逼迫自己?】

    【当初不是说好的任务结束就踹人吗?之前不是还不甘心嫁人吗?怎么?现在没了束缚,难道你还要嫁给贺兰陵当什么破少妃?】

    【你真的还想嫁给他吗?】

    ……林飒飒不知道。

    她现在心里太乱了,一边想要不顾不管疯狂的做回自己,一边又被迫换上婚服,接受众人的期待祝福。

    她发现,自己做不到先前的洒脱无所谓了,当初攻略时说的简单没良心,可林飒飒究竟无情无义之人,但凡贺兰陵对她坏一些没那么好,她都可以做到立即翻脸跑人,可现在的她……还逃得了吗?

    “怎么了?”正对着镜子发呆,贺兰陵掀帘进来。

    见她这大半响只换了中衣,他也没说什么,拎起衣架上的外袍走到她身前,“来,伸手。”

    林飒飒有些心虚,“我自己可以穿。”

    “穿到天亮吗?”贺兰陵将衣服披在她肩膀上,倾身去理她背后的长发。

    两人靠的很近,又是面对面而站,他躬身为她梳理长发的姿态直接将她圈困在怀中,林飒飒闻到他身上好闻的冷香,只要再稍稍靠近些,就能把脸贴到他衣服上埋蹭。

    因为心不在焉,后面的衣服几乎都是贺兰陵帮她穿的,而她只需像个人偶般站在原地,任由贺兰陵摆弄。

    “好了。”系好宝石串带,贺兰陵站直身体,用漆黑的瞳眸盯着林飒飒看了片刻,又探指去整理她的衣领。

    他搂着人重新回到镜前,与她一同望着镜中的红衣姑娘,几乎是将她半抱入怀中,“喜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