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兮冉 作品

第60章 崩文060%

    “……”

    【云隐宗少宗主林飒飒和昭圣宫的凛阳少君被清霁道君赐婚了, 二人将在六个月后成婚举行合籍大礼。】

    消息一经放出,轰动修真界。

    有人不解云隐宗何时多出个少宗主, 有人不知林飒飒是谁, 也有人美梦破碎心生羡慕,更有人在得知林飒飒只有筑基修为时,大骂她凭何能当少妃, 相隔千里就开始心疼起凛阳少君,认为他是被逼的。

    而圣昭宫中,被无数人心疼的凛阳少君, 正握着林飒飒的手与她十指相扣, 闭眸为她疏通经脉丹田。

    林飒飒卡在筑基上期已经许多天了,来到昭圣宫后,她便感觉丹田中的灵气膨胀凝结, 临近结丹却总差上半步,反反复复数次,她被折腾到萎靡不振,今日趁着这股凝结之气再现, 贺兰陵主动提出帮她疏导牵引。

    有炼虚大能的帮助, 没多久,林飒飒便感觉自己拥堵的气流通畅了,后面的路她没再需要贺兰陵帮忙, 而是靠自己的实力晋升结丹, 等睁开眼睛时, 身后的衣襟已被汗水浸湿。

    “成了。”呼出一口浊气, 林飒飒感觉自己升境后身体又轻盈不少, 视野能放的更远。

    贺兰陵为她捏了个祛乏咒, 拉着她从榻上起来, “要沐浴吗?”

    林飒飒确实有些想洗澡,她看向他,“在你这儿?”

    贺兰陵拉着她往寝宫深处走,悠悠道:“我这有处云雾泉,可润肤美白。”

    难怪他的皮肤这么好。

    盯着贺兰陵的侧颜看了看,林飒飒自觉跟上他的步伐,嘴上却客套着:“这样不好吧,刚刚可有不少人看到我进了你的寝宫。”

    “他们看到又何妨?”贺兰陵笑着提醒她,“飒飒,我们马上就要成婚了。”

    婚期已定,林飒飒已经被打上少妃的印章,如今世人皆知,她将是他的妻,就算天道也无力更改。

    林飒飒果然被噎,一向口齿伶俐的她,一听到‘成婚’二字就蔫儿了,等到了灵雾泉,她没好气的把人往外面推,“就算马上要成婚了,你也不能偷看我洗澡。”

    “去外面守着去。”

    贺兰陵没有强留,离开时顺道拎起她肩膀上的小富贵,林飒飒很不满,“我只是让你走,又没让它……”

    “它是公的。”

    轻飘飘几个字,让林飒飒对他的强势占有又有了新认知,她睁大眼睛很不能理解,“那又怎样,它只是一只舞狮啊。”

    富贵反驳:“我是虎狮!虎狮!!”

    林飒飒管它是舞狮还是虎狮,在她眼里它都只是一只蠢狮,无性别之分。作势要去夺贺兰陵手中的富贵,却被他侧身避开,贺兰陵耐性同林飒飒解释:“它已开灵智,将来总会修成人身。”

    “况且,以它的智商,你不懂的它未必不懂。”

    “?”这话听入耳中有些怪怪的,林飒飒听不懂,“你是在骂我吗?”

    贺兰陵低笑着摇头,“我没有。”

    “我怎么觉得你就是在骂我?”

    贺兰陵好认真回视着她,“飒飒,我真的没有。”

    林飒飒勉强信了他,将人赶出门外。

    在她褪衣迈腿泡入云雾泉时,门外透出贺兰陵隐约的轮廓,他轻声嘱咐着:“我就在门外,有事唤我。”

    “谁要唤你……”林飒飒小声嘟囔,没入水中鞠起一捧水拍了拍脸。

    舒服的吐出一口浊气,没有富贵的陪伴聊天,她只能无聊的闭气眼睛。视线陷入一片混沌,心也跟着安寂,只是几息之后,她不由又想起昨日宗门大会的场面,随着道君那句赐婚吐出,所有人都将目光定在她身上。

    真像是一场无边大梦。

    直到此刻,距离赐婚已经过去了一整日,她还是感觉整个人飘飘的没有落地感。她很不安,也很紧张,在点头应下后,她看到贺兰陵在对着她笑,甚至生出几分愧疚无措。

    “算了……”林飒飒又往水中埋了埋。

    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她就没有后悔的余地,至少,婚事已成,她的命算是保住了。想到几个月后将要发生的男主男配的大战,林飒飒皱了皱眉,又在心里问了一句——

    她的命,应该保住了吧?

    毕竟,贺兰陵现在不喜欢洛水薇,就连封启都……

    “啧。”忆起封启,林飒飒又开始烦躁了。

    林飒飒和贺兰陵虽已订婚,但两人依旧是分开居住,她住的院子距离贺兰陵的宫殿不远,是话本中洛水薇居住的地方,独立的一座宫殿奢华又宽敞,林飒飒便将云隐宗大半的弟子都迁了过去。

    等她从云雾泉出来,外面天都已经黑了,贺兰陵吩咐宫婢给她准备了一套新衣,鹅黄的裙衫轻盈精贵,腰身的系带上点缀着几朵珍珠小花,林飒飒勒紧圈绕打了个结,站在落地铜镜欣赏了很久,“好看吗?”

    贺兰陵站在一旁轻应,“好看。”

    “我也觉得好看。”林飒飒心里美滋滋的,感觉这身衣裙衬的她的腰身线条极美,但她还嫌不够。

    松了系结,她吸了口气想要重新勒一勒腰身,系带却被贺兰陵勾走,只是随手抚了抚林飒飒的小肚子,林飒飒便绷不住松了气,她气鼓鼓问道:“你干嘛。”

    贺兰陵将那条系带一松再松,环绕了一个舒适的范围才重新打结,温声道:“已经够细了,勒那么紧不难受吗?”

    林飒飒小声怼去,“要你管。”

    “嗯?”贺兰陵像是没听清,抬头看向林飒飒,“飒飒说什么?”

    林飒飒没勇气重复,鼓了鼓脸颊没吭声。

    若是成婚的话,他确实有管她的资格了,但是好烦啊。

    正想着寻个什么理由离开,没一会儿,宫婢领着楚忧进来,对着贺兰陵行了个礼道:“少君,林宗主寻小姐有事相商。”

    林扶风虽然辞去云隐宗的宗主一职,但无论宗内还是宗外都还是恭敬唤他一声宗主,云隐宗的很多事暂时都离不了他。说是有事相商,其实都知这只是一个催人回去的借口,作为林飒飒的亲爹,他容不得自己女儿在旁的男人房中待那么久,就算是已经订婚的少君也不行。

    “那……我走啦。”林飒飒有些开心。

    步伐轻盈的挎上楚忧的手臂,林飒飒拎起小富贵放在肩上,头也不回的出了贺兰陵的寝宫。

    贺兰陵静看着她离开,直到人影彻底消失在眼前,他才低念了声:“没良心的小东西。”

    就算赐婚的圣诏已下,好像还是没有彻底束缚住她,真是让人不安。

    -

    林扶风和楚忧等其他云隐宗弟子,是在林飒飒献完紫焚鼎的下午才赶到,之后众人都住在同一座宫殿。

    对于林飒飒能取得紫焚鼎,大多数弟子都觉得不可思议,可等得知贺兰陵是昭圣宫的少君时,这种不可思议又有些可以理解。

    在林飒飒进入百墓窟寻宝的这段时间,林扶风废去灵根从凡人的养气开始重修,短短时间竟也到达炼气修为,对于剑术的慧根并未泯灭,反而比先前更为精湛,当然,这些都是秘密,林扶风只告诉了林飒飒等几名亲信,在外人眼中,他依旧只是一个凡人。

    来到昭圣宫的当天,林扶风就将林飒飒召回身边,问她对于今后有什么打算。林飒飒心中确实有了打算,却什么都不能说,只能说自己喜欢贺兰陵,想与他在一起。

    林扶风大概是不满意的,他抿着唇角似乎有话要劝,但对上林飒飒澄净的眼眸,他又觉得自己没资格说什么。在贺兰开霁为两人赐婚后,林扶风也只是问了一句:“你当真想好要嫁给贺兰陵了吗?”

    林飒飒点头,之后他便再也没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