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兮冉 作品

第54章 崩文054%

    林飒飒是个对生辰很看重的人。

    儿时她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便是‘生而为人, 意义非凡’,不提他人只管自己,她儿时总觉得自己将来是个要干大事的人,天道让她降临, 定是要让她救万物于水火, 扶起摇摇欲坠的修真界, 是真正的天选之女。

    楚忧每当这时总要叹气, 怪自己不该给她讲太多乱七八糟的话本, 就算这样埋怨着,她每年的生辰都会办的隆重热闹, 至今也是如此。

    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旁人一拿生辰为由求她做某件事,她都尽量满足, 毕竟,一年只有一次生辰,过了便不能重来,所以都该好好珍惜对待。

    “你想先去哪儿?”行在热闹的长街, 林飒飒扭头问封启,思索着该送他怎样的生辰礼。

    封启脸上多了笑容, “你不是饿了吗?就先去吃饭吧。”

    两人去了城中最好的酒楼,点了满满一桌菜,看着笑容满面离开的店小二, 林飒飒小声:“你也太大方了, 咱们就两个人, 那么多菜吃不了就浪费了, 不然划掉几个?”

    封启摇头, “这是我第一次过生辰。”

    林飒飒微愣, “难怪之前都没见过……我还以为你都是和洛水薇偷偷过。”

    “怎么会。”封启顿了下,犹豫着似乎想说什么,终是没有开口。

    说是陪封启过生辰,可基本上都是林飒飒在吃,他辟谷吃的很少。临近饭末,林飒飒端起茶盏与封启碰杯,伴随着清脆的叮咚声,她将杯盏中的茶一饮而尽,“都在水里了。”

    “我干了,你随意。”

    封启虽然不知她是什么意思,但有样学样也仰头灌下。

    “咱们再下去走走吧。”望着楼下热闹的街景,封启还不想回去,他还有话没能说出口。

    林飒飒想着要给封启买生辰礼,正有此意,便点了点头随他往楼下走。

    街道两侧都是摊铺,有卖吃食的也有卖木雕小玩意儿,林飒飒一一扫过,偶尔会停驻扫两下。她身边的封启很有耐心的陪着她逛,走至中途,他们看到一名圆脸小女童站在街上,她手中拎着一个小花篮,逢人就送花,人家给她钱她也不要,稀奇的很。

    “那是张大善人家的小女儿,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跑来街上送花送祝福,这小姑娘也不是谁都给,只给合眼缘她自己喜欢的人。”隔壁的店铺老板好心给林飒飒解释,“就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

    正说着,圆脸小女童跑到了林飒飒面前,歪头看了看她,忽然从竹篮中掏出一支吉祥花。

    林飒飒有些惊讶,“给我的?”

    小女童点了点头,睁着清澈的眼睛也不说话,刚刚同林飒飒聊天的老板小声道:“这孩子不会说话,她喜欢你,你就收了她的花吧。”

    原来如此。

    林飒飒接过她手中的花,蹲下身在她耳边快速说了句什么,指腹有意碰上她的手腕。

    小女童对着她眨了眨眼睛,仰头又看向封启,封启冷清清回视,忽见女童又从篮中抽出一枝花,递到了他的面前。

    “我也有?”封启愣住。

    女童再次点头,一等封启把花接过,便一蹦一跳朝远处跑去,寻找着下一个有缘人。

    “你刚刚对她说了什么?”看着手中的花,封启表情复杂,这还是他第一次收到陌生人如此纯净的善意,但他怀疑这份善意是由林飒飒给予。

    林飒飒闻了闻手中的花,随口道:“没什么呀,我刚刚对那孩子用了治愈术,告诉她等她送完了篮中的花,睡一觉就能开口说话了。”

    “没了?”

    “不然呢?”林飒飒知道封启想问什么,便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要相信,这个世间还是好人多,有人厌弃你,就会有人喜欢你,我不会是你的唯一,之后还会有千万个像小女孩儿这样的善良人,愿意为你送上鲜花祝福。”

    封启捏紧手中的花沉默,也不知将她的话有没有听入心里。

    林飒飒暗自叹气,也没再多说,拉着他走近一处热闹的玉石摊铺,绸布上摆了满满一排玉佩坠子。

    “姑娘,为这位公子买块玉佩吧,咱家的玉都是上好的紫光玉,绳结现串,还送配饰香囊,里面的符纸可以写些祝福话。”

    林飒飒挑了半天,拿起末尾那块吉祥云纹的圆形玉佩,“就要这块吧。”

    “姑娘好眼光。”老板笑眯眯递过一只小香囊,指了指旁侧,“那边有笔墨,二位可以去那边写祝福。”

    林飒飒看到香囊上的绣纹噗嗤笑出声,比到封启脸旁歪头看了看,“这小虎头同你还挺像。”

    封启扫去一眼也弯了弯唇,“好丑。”

    摊铺旁支着几张小木桌,只有偏角那张还空着。借着微弱的烛光,林飒飒一笔一划在符纸上写着什么,封启探头想看,被林飒飒用手挡住,“不能看哦。”

    封启只能别开目光,看向隔壁的花灯摊铺,一男一女正仰头挑选,男人背着剑女人腰间别着法器,明显是一对道侣。选到合适的灯笼,女人高兴抱在怀中,走到昏暗处趁着四下无人,踮脚亲了亲男人的脸颊。

    男人明显察觉到封启不加遮掩的目光,望来时也没生气,而是冲着封启礼貌颔首,拉着自己的道侣含笑走远。

    “阿启。”

    “阿启?”耳边忽然传来林飒飒的声音。

    回头,林飒飒正好奇望着他,顺着他的目光什么也没看到,“看什么呢,我喊你好几遍了你都不理我,是不是故意的。”

    “不是,我……”封启刚要解释,林飒飒忽然对他伸出拳头,拳面与他鼻梁相隔不足两指,成功拦住他后面的话。

    眼睫颤动,他坐在原地不躲不闪,不解看向林飒飒,林飒飒欸了声气馁,“你怎么都不怕呢,还想给你一个惊喜来着。”

    说着,握拳的五指张开,一串精致挂着小香囊的玉佩从她的掌心掉落,在烛火下泛着莹润紫光。她将玉佩递到封启面前,笑着道:“阿启,祝你生辰康乐,这是送你的生辰礼。”

    “送……我的?”封启表现的很意外。

    他没过过生辰,也不敢想会收到谁送的生辰礼,今日随林飒飒出来一趟,他已经收获太多的惊喜。指尖轻微颤了两下,他缓慢接过这串紫光玉佩,用两手捧着态度虔诚,又带着几分茫然无措,只顾低头盯着看。

    “你怎么不动?”林飒飒看着好笑又心酸,“想什么呢。”

    封启回:“我在想,你刚刚是在给我写符纸祝福吗?”

    “对呀。”

    “那,我能打开看看吗?”

    “当然可以。”

    封启拿帕子铺在桌面,小心翼翼将玉佩放在帕子上,然后打开了那只小小的虎头香囊。他生怕弄坏了里面那张符纸,所以动作格外的缓慢,一点点展开了符纸,上面写着:

    【愿岁并谢,与长友兮,岁岁年年同相庆,吉乐如意长伴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