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兮冉 作品

第53章 崩文053%

    ……

    林飒飒死在修真界的夏日。

    那时, 昭圣宫的奇花异株绽的灿烈,万宗大会刚刚举行到中期,海纳大试还在准备阶段,但大部分散修都已聚集在帝王城中, 等待着万宗大会最后的结果。

    林飒飒没有等到结果, 她是想等的, 可贺兰陵和封启这两个狗贼不给她机会, 但也怪她, 当时何必为了跟洛水薇争那一口气傻兮兮的往战局中凑呢,不然的话, 死的该是那洛水薇。

    “飒飒?”垂落的手指被人攥住, 林飒飒回神,看到贺兰陵颦眉望着她, “你到底怎么了,是不舒服吗?”

    他说着就要去摸林飒飒的额头,被林飒飒一巴掌拍开,清脆的‘啪’声绝对带点私人仇恨。

    想起自己的惨死结局, 林飒飒现在一看到贺兰陵就来气,但也没想到她这力道打下来声音会这么大, 就连林文彦和封启的目光也被吸引过来。

    贺兰陵的手背被拍红,沉沉垂着视线落在她脸上,林飒飒这个时候后悔已经来不及, 但打都打了道歉是不可能的, 她心里其实也有些怵, 只能把脑袋往贺兰陵怀中一拱, 借着衣袖的遮挡勾了勾他的小指, 闷声:“我就是有些累了。”

    “腿软, 头晕,意识也有些迷糊。”

    “现在只想睡觉。”所以她打了就打了,别和她计较。

    贺兰陵也确实没准备同她计较这个,他只是不喜林飒飒对他排斥的态度,如今见人主动往他怀里钻,他也顺势把人搂住,摸了摸她的头发道:“那就先找家客栈休息吧。”

    如今万宗大会还没正式开始,这里距帝王城也很近,先从此处落脚休息两天不成问题,林文彦和封启都没意见,其他几名弟子自然跟随。

    这里不得不说一句,贺兰陵虽然狗贼又变态,但林飒飒说的话他是真的往心里记。严格遵守飒飒主外他主内这一点,所以客栈是他按着她的喜好找的,客房也都是由他一手安排,其他人都听他的。

    到底当了多年的少君,他似乎有着天然的号召力。

    “等等。”林飒飒才刚从心里夸了他,随意听了一耳朵忽觉不对,“为什么只要六间房?”

    当初进百墓窟的有三十人,如今算上林飒飒他们,一行只剩七人。七个人,六个狗男人只有她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家,怎么只要六间房了?是谁要住屋顶吗?

    贺兰陵解释:“你和我住一间。”

    “不行!”这次说话的人是封启。

    自从在百墓窟出来,他就冷着脸沉默寡言,难得主动开口。冷冰冰看向贺兰陵,他说话毫不客气,“二位还没办合籍大礼呢,就这么着急住一起吗?”

    林飒飒闻言看向他,莫名觉得这话针对性太强,好像连她都一道损了。

    贺兰陵在人前一直温和好脾气,面对封启的针对,他也只是轻轻笑了下,“师弟可能记性不太好,我与飒飒早在去寻神农谷时,就住过一间房,若我没记错的话……师弟那时也同洛姑娘住了同一间,你们二人是不是也要补办一个合籍大礼?”

    洛姑娘?洛水薇?

    这就从亲亲洛师妹变成生硬的洛姑娘了吗?林飒飒来精神了,暗叹贺兰陵果然是个狠人,连自己‘未来妻’的玩笑也开得起。

    这件事封启确实理亏。

    那时,他被洛水薇所惑眼里心里只有她的影子,只求洛水薇多看自己一眼,巴不得林飒飒和贺兰陵住在一起。如今他弄清了自己的心意,又怎能容忍自己心属之爱同其他男人住在一起?

    “我同洛水薇什么都没有做,我们只是在桌前坐了一夜。”封启有些着急的解释,主要是怕林飒飒误会。

    贺兰陵悠悠接口,“我同飒飒住一间房,也只是为了更好的照顾她,何况,我和她已是天地为鉴的道侣。”

    “她哪里需要你来照顾?你们算什么狗屁道侣。”封启的性子到底不如贺兰陵沉稳,当着众人的面,就摆开要打架的架势。

    气氛一时剑拔弩张,站在封启身侧的同门连忙拉住他的手臂,林文彦适时出来调解,“我知师兄疼爱师妹,可出门在外还是该多注意,你们虽然是道侣,但现在就住在一起……林宗主知道了该会不高兴了。”

    “对对对,该分开住,咱们又不差那一间房钱。”林飒飒顺势接话。

    她现在需要独立的空间来思考后面的路怎么走,若是同贺兰陵住在一起,她连剧情册都不敢拿出来看,还得费心神应付他,这可比不休息累多了。

    不给贺兰陵拒绝的机会,她直接从他乾坤袋中掏出银钱往桌面砸,“老板,七间上好的客房!”

    “好嘞——”老板速度极快的把钱收起,生怕他们再反悔。

    既然林飒飒自己做了主,众人也没资格说什么了,封启对现下的局面很满意,贺兰陵则沉默不语看不出喜怒,给足了林飒飒该有的面子和尊重。

    各自领了房牌回屋,林飒飒挑了间向阳的大客房,进了屋正要关门,一只白皙有力的手忽然用力截住门沿,贺兰陵堵在门边低眸看她,“就这么不喜欢同我在一起?”

    林飒飒惊了下,若她是只长耳兔,这会儿脑门上的毛茸耳朵都要耷拉了。富贵这狗东西见情况不妙,跳下林飒飒的肩膀嗖的一声先躲进了屋。

    林飒飒干笑了几声,这个时候只能选择装傻,“哥哥说什么呢?”

    贺兰陵可没那么好糊弄,盯着她的瞳眸深邃黝黑,表情极淡。

    林飒飒暗叫不好,只能再次往他怀里钻,搂着他精瘦的腰胡乱拍了拍,软着声音哄:“飒飒那么喜欢哥哥,怎么会不喜欢同哥哥在一起呢。”

    “就像表哥说的,我们虽是道侣,但到底还没办合籍大礼,也不差这一两时。再说了,就算是道侣也不能天天腻在一起呀,我们也都要有自己独立的小空间,不然再恩爱的情侣,黏久了也会相看两厌。”还好她提前看了话本,林飒飒说完舒了口气。

    贺兰陵表情依旧很淡,但落在林飒飒身上的目光柔和了些,他把人往怀中搂了搂,反驳道:“不会厌。”

    “我恨不能将你绑在身上。”

    “……”林飒飒想说,她会厌啊,她真有些被贺兰陵的深情感动到了,但谁知道他是不是嘴上说说而已。

    这话自然不能说出口,林飒飒只能佯装甜蜜的烦恼,小声嘟囔道:“哥哥好黏人哦。”

    贺兰陵听后不以为耻,反而笑了声:“你先前黏我更紧,现在把我追到手了,反而嫌弃我太爱你。”

    “飒飒,做人可不能这么没良心。”

    林飒飒心里一慌,总觉得贺兰陵话里有话,不像是单纯的调侃。她现在越来越招架不了他了,为了避免说多错多,她踮脚主动亲了贺兰陵一下,“飒飒好爱哥哥,哥哥最好了。”

    “哥哥快回去休息吧,飒飒真的困了。”

    生怕贺兰陵继续纠缠,林飒飒又一连在他唇上啄了两口,贺兰陵眸色渐沉,在她退离时又把人捞了回来,启唇给了她一个结结实实的深吻,用力吮去她唇角的水润。

    “记好了。”贺兰陵用大掌撑着她的后颈,殷红薄唇从唇角漫游至耳垂,用低低哑哑的嗓音在她耳畔教导,“下次哄我要做到这个地步。”

    不然他不会轻易心软。

    林飒飒遭不住他这天天不重样的索吻,脑子里晕晕乎乎被他搅成了浆糊,她有些站不稳要往贺兰陵怀里栽,被他稳稳扶住推离怀抱。

    在林飒飒懵懵看向他时,他似忍不住又俯身亲了亲她的眼睛,林飒飒不受控制闭上眼睛,听到他说:“好好休息。”

    她还休息个屁,魂都被他勾散了。

    -

    修为越高的修士,对休息的需求就越少,像贺兰陵这种逆天到炼虚的境阶,估计都不需要睡觉,只靠打坐就能恢复精力。

    林飒飒倒也不算说谎,在百墓窟中折腾这么久担惊又受怕,只靠打坐已经满足不了她的精神损耗,她确实需要一个安稳舒服的环境睡一觉补充体力和……脑力。

    睡前,她在卧房放了屏蔽神识入.侵的法器,又掏出剧情册仔细研究了一番。富贵趴在她身边维持着巴掌大的体型,与她凑到一起看剧情册。

    “你看得懂吗?”林飒飒有意试探。

    富贵眨巴着眼看了好一会儿,摇头道:“这是文字吗?瞧着又像是什么图腾,单看好像还能看懂,组在一起就像看天书似的的,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林飒飒放了心,“你说对了,这还真是天书。”

    她对自己创造的符号很有信心,就算当时贺兰陵站在她身后看了个大概,估计也认不出这些图形表达的含义,顶多就是觉得她可疑。再说了,自从她与贺兰陵掉入真正的地宫后,这书灵好似死了一般,再也没出现过,想来一切都在可控范围,没什么危险。

    富贵信以为真,“天书?”

    “这可是天机,窥伺天机你不怕遭雷劈吗?”

    林飒飒哼了声道:“放心吧,要劈也是先劈他贺兰陵,我做的这点事天道估计都看不上。”

    富贵有些听不懂,但一提到贺兰陵,它倒是还有些疑问:“我被紫霄老头儿抓去百墓窟时,这修真界还是以强者为尊,现在不是了吗?”

    “怎么不是?”林飒飒把剧情册收起来,“现在依旧是强者称霸,修为高、会打架才是硬道理。”

    “那你为何不高兴?”富贵疑惑道:“我出生时,世间的炼虚修士可都是要被供起来的,就算如今修真界变得更强了,但炼虚修士依旧只有少数吧?你那道侣修为都要破大乘了,你不该替他高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