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兮冉 作品

第50章 崩文050%

    “……”

    贺兰陵是在十二岁那年, 见到了林飒飒。

    一身红裙的小女孩儿可爱的像是年画娃娃,她拎着长鞭蹬蹬跑到他面前,明明需要仰头看他, 却趾高气扬的跳脚质问他,“你是谁你叫什么你从哪里来你怎么和我爹爹在一起!”

    一连串的问题毫不停顿, 也毫无意外被噎着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 见他在笑, 便睁圆眼睛怒视他,“你笑什么笑。”

    “问你话呢, 你和我爹爹这么久背着我跑哪玩去了。”

    她的态度过分的差, 对贺兰陵来讲甚至称得上冒犯,但奇怪的是, 贺兰陵竟觉得她好可爱,像只炸了毛很凶又很软的小兔子。

    她的这种张扬高傲, 让贺兰陵每次面对她时, 都能短暂遗忘自己背后的身份。好像他不是凛阳少君, 不是贺兰开霁的儿子,透过她那双干净圆圆的眼睛, 他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少年,毫无枷锁束缚。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意她的呢?

    嗯……好像从初见面, 他就对这个可爱的年画娃娃印象深刻, 为了追求那片刻的安宁,他也总爱出现在她身边。可惜的是, 这孩子敏锐又记仇, 不过是几次接触, 便开始提防排斥他。

    她不喜欢他。

    也是, 蓬勃向上的太阳,怎么会喜欢阴影中的脏东西呢,直到偶尔他听到她和楚忧的对话,那酸溜溜的语气毫不遮掩,“讨厌他需要理由吗?如果非要找个理由,那就是他太聪慧了,我仇慧!”

    “就像你前天给我讲的那个话本,男主啥啥都会走向人生巅峰,我啥啥不行连灵根都没有,嫉妒使我扭曲,一看到他我就来气,那种感觉像极了我刚刚骂过的那个话本反派。”

    楚忧被她逗笑了,“怎么就非要是反派呢,你这种设定,也可以是可可爱爱的女主,等待着男主来保护呀。”

    “我才不要被男主保护!”她高傲道:“话本中的女主都可废物了,要当就要当可爱迷人的大反派,看不惯男主就哐哐给他两拳,虽然最后会被他杀死,但提前爽过不受气也算值得。”

    “依照话本中的设定,我越是嫉妒他越扭曲就越强,说不定之后还能长出新的灵根呢。”

    她是反派,把他当成话本男主,真是太看得起他,也太贬低她自己了。

    贺兰陵想,若这骄傲的年画娃娃肯听他的话,他定要把她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本收起来,掰正她逐渐长歪的小念头。可惜,他越靠近,她便越躲避,长此以往,贺兰陵只能维持在一个安全距离,既不亲近,也不疏离。直到——

    洛水薇出现。

    贺兰陵未忘,他从未忘记自己将来要做什么,他的每一步都是精心设计好的,环环相扣容不得半分闪失。在从昭圣宫学习天机门玄术时,他翻看书册试图窥伺贺兰开霁的命盘,屡次失败。

    没想到他来到云隐宗的第二年,通过玄术竟意外窥得自己的命盘天机,上面显示:

    他的未来,没有林飒飒,只有洛水薇。

    他的未来,与林飒飒是两条平行甚至越来越远的线,却和那个名为洛水薇的女孩子纠缠打结,命盘显示,他未来的妻名为洛水薇,他与洛水薇成婚那日,便是贺兰开霁命陨之时。

    想要杀贺兰开霁,少不得洛水薇的助力,所以,洛水薇绝不能出事。

    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

    鲛毒易解,难的是帮贺兰陵取出丹田上的断指。

    林飒飒用了大半个时辰,才小心翼翼将那截长指甲取出,上面鲜血淋漓已经乌黑,她累的够呛,而贺兰陵却靠着她的肩膀睡着了。

    “过来。”用过治愈术,贺兰陵的伤口总算止了血。她见人睡得正熟,就对富贵招了招手。

    富贵几步跑到她身边,“怎么啦?”

    林飒飒道:“我快累死了,你过来替我当一会儿抱枕。”

    富贵才不要,只是话不等出口,就见林飒飒摸了摸乾坤袋,它只能垂着脑袋趴到地上,“好吧好吧。”

    林飒飒正要把身上的贺兰陵推到富贵背上,环抱着她的手臂一紧,耳边传来低哑的询问:“怎么了?”

    林飒飒僵着身体,见肩膀上的人闭阖着眼睛未睁,小声问:“吵醒你了吗?”

    “那个……你继续睡,我起来吃点东西。”说着,她把贺兰陵从身上推开,然而人并未顺从的靠到富贵背上,而是顺势撑身醒来,掀开眼睛望着她。

    “饿了?”他问。

    林飒飒点头,不敢看他直接去掏乾坤袋。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自从说出‘爱他’两字后,她的心就悬在半空不上不下,尤其是在贺兰陵主动吻了她后,她都不敢直视他了。

    是因太心虚了吗?

    她果然不适合骗人。

    心中一团乱麻,因眼前这种状况,她也没办法独自思考缕清头绪,感受到贺兰陵的目光还盯在她身上,她掏出点心丢给富贵一袋,又捧着一袋自己吃,硬着头皮问他,“你要吃吗?”

    贺兰陵瞥了眼她手中的油纸袋,很温和的样子,“不了。”

    看起来又恢复了先前的温柔和善。

    林飒飒松了口气。

    她确实有些饿了,就算被贺兰陵盯着,她也要先填饱肚子。每一袋的糕点都不一样,她的这一袋多是些裹酱软酥,无法一口吞食,偏偏拿在手里又黏腻。

    探头直接从袋子中叼出一大块,她鼓着脸颊含在口中,还有一大半露出外面,吞咽困难。

    正要找条帕子接一下,下巴被人轻转,身侧的人俯身压低面容,忽然扣着她的后脑帮她含住了大半糕点。软软的两唇有瞬间的相蹭,随着糕点断开又微微分离。

    贺兰陵将剩下的半块糕点卷入口中,未料内里的甜酱过于粘稠,在两人之间拉出长长丝线。

    退了一半的距离定在原地,贺兰陵见林飒飒正傻愣愣看着自己,他只能无奈再次贴近,将这些过甜的酱汁含入自己口中,顺便吮了下林飒飒满是甜酱的唇瓣。

    “好吃吗好吃吗?”贺兰陵一靠近,富贵就抬起了大脑袋。

    它眼看着两人亲上又分开,也看到了那拉丝的甜酱,口水都要出来了。贺兰陵垂了垂眼睫,只是轻勾唇角意味不明回了句:“很甜。”

    “那我也要吃!”

    贺兰陵回:“不行。”

    “怎么就不行了,呜呜我就要吃。”

    回过神来的林飒飒一把将糕点丢给富贵,“都都都给你。”

    她脸颊有些发烫,扭头又去瞪贺兰陵,“你不是说你不吃吗?”

    贺兰陵笑了笑,“本来是不想吃的,可看到你吃,我又想吃了。”

    “怎么了?”他问。

    还怎么了,林飒飒忍不住呵了声:“你还挺理直气壮,你到底是想吃糕点还是想吃我啊?”

    贺兰陵回:“吃你。”

    林飒飒被噎住,没太有好气道:“我不准你吃。”

    “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嘴长在我身上,我不准你吃你就不能吃。”

    “可飒飒不是说爱我吗?”面对凶巴巴的林飒飒,贺兰陵表现的一直很有耐心。见林飒飒不看他,他就去抬她的下巴,要求她看着自己,“你说你爱我,现在我也爱你,如今我们便是两情相悦,是道侣,飒飒可知道侣是什么意思?”

    林飒飒当然知道。

    云隐宗也有不少道侣,他们多都黏糊在一起,有好几次,几对小道侣半夜出来幽会被灵猫逮到,追的满宗乱跑,林飒飒当笑话听笑了好久。

    “道侣也不一定非要那么黏糊吧……”她多少没了底气。

    贺兰陵嗯了声,“道侣间的相处之道有很多,并不是所有道侣都愿意如此亲近。”

    林飒飒正要高兴,就听贺兰陵来了个大喘气,“可我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