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兮冉 作品

第49章 崩文049%

    “……”

    富贵驮着林飒飒从水中出来才发现,他们已经不在先前的地宫。

    三面皆是石壁,四四方方的一角空间只有三丈长短,其中一半还被泉水占据。林飒飒从富贵身上下来,她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缓了会儿,才左右看了看,茫然道:“这里是哪儿?”

    富贵同样很懵,“我也不知道啊。”

    这也是它第一次入鲛泉。

    难怪鲛人从不在地宫的泉水中冒头,原来紫霄老祖在水中布了结界,一旦入水,便只能通向这间石室。林飒飒从地上爬起来,几步走到宽敞的洞口边,顿时倒抽一口凉气。

    “这哪里还是地宫,分明是给我们准备好的坟穴!”洞口外,白雾飘飘,是密密麻麻小到看不清楚的雪山林,他们所在的石室明显是峭壁上的洞穴。

    富贵凑上前看了一眼,连它都忍不住说了句:“好高呀。”

    很快它反应过来,“出了地宫,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林飒飒虽已到筑基,但她不会御剑术,乾坤袋中的飞舟也必须降落到空旷的地面才能升空,此处太小完全放不下它,所以也不行。见富贵迫不及待的模样,她想了想道:“你会飞,想走的话随时都可以走……”

    话还没说完,富贵就蹭上她的腿可怜兮兮道:“飒飒,你不要我了嘛?!”

    “我这不是看你想离开……”

    “要走我们也要一起走!我会飞,可以带你这一起走!”说着,富贵抖了抖身上的毛,从身后长出一对毛茸的小翅膀。

    林飒飒:“……我还是等贺兰陵带我御剑吧。”

    前提是,他要出来啊。

    焦急等待中,林飒飒不免担心他并未触到水中结界。她忽然想起,书中可没写还有个峭壁石室啊,虽没细致描写鲛泉,但很明显贺兰陵是在杀了鲛人后从泉水而出又回了地宫,带着洛水薇在地宫坍塌前原路离开了这里。

    他不会真的又回了地宫,结果看到她和富贵不在,以为他们提前跑路了吧?!

    正胡乱想着,身侧的泉水泛起层层涟漪激烈晃动,只听噗通一声,一只体型巨大的鲛人从水中砸出,紧接着便是贺兰陵冲出水面。

    林飒飒放了心。

    “陵哥……”想着二人在水中的不愉快,林飒飒准备先来一波诉情表白,走了一半的路忽然被喷出的鲜血阻拦。

    只见贺兰陵屈膝压在半死的鲛人身上,五指成爪掏向它的心口,鲛人破碎的尾巴拼命甩动,随着心口的鲜血喷涌,一团血淋淋的东西被贺兰陵掏出,绝望的发出嘶吼。

    “!!!”林飒飒和富贵有被吓到,紧贴在一起安静如鸡。

    很快,鲛人没了呼吸,被贺兰陵一脚又踹回水中,做完这些,他转身,侧颜和白衣侵染了大片血水,面无表情的朝林飒飒望来。

    滴答滴答——

    他颊上的血水被稀释成深粉色,顺着下巴滑落到地面,额间的法印还在发光。

    林飒飒有些紧张,看着他忽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因为,贺兰陵望着她的眸色太冷了,是完全没有温度的冷意,他虽然从鲛人手中救了她,但很显然,他并没原谅林飒飒窥伺他秘密一事。

    砰——

    就在林飒飒以为他又要对她出手时,贺兰陵鲜血淋淋的右手一松,任由指间捏着的血团掉落在地。同一时间,他失力跌洛在地,本就染血的衣衫变得更加艳丽,整个人像是在血水里捞出来一样。

    他受伤了。

    鲛人尖利的指甲有毒,生生刺入他的身体至今未出,距离丹田不足一寸。虽未直接伤及丹田,但指甲上的毒气已经渗入,他的丹田出现裂痕,真气逆行,气海翻涌,灵力已经无法动用。

    血团在地面打了几个滚,停在林飒飒脚边,听声音很是沉重。林飒飒低头仔细一看,发现血膜中露出黑紫的一角,富贵凑近看后很是惊喜,“飒飒,这是紫焚鼎!”

    原来,紫焚鼎藏在鲛人的心口内,这紫霄老祖好阴狠的心肠。

    林飒飒并未去捡紫焚鼎,而是看向贺兰陵,犹豫着没有靠近,“你……还好吗?”

    贺兰陵背靠泉水,面色苍白到近乎透明,轻扯唇角低哑道:“若你现在想杀我,易如反掌。”

    林飒飒闻言放了心,这就证明他已经没有对她出手的力气,欸了声朝他跑去,“哥哥说什么呢,我疼你都来不及,怎么舍得杀你。”

    “瞧你,这是伤到哪里了,都疼出汗了。”林飒飒蹲到他身边,胡乱帮他擦了擦额上的汗,也不在意他脸上的污血弄脏了她的袖子。

    贺兰陵不肯让她碰。

    偏头躲开她的手,他将目光落在不远处的紫焚鼎,语调平缓,“你不是一直想要紫焚鼎吗,捡起它,它就是你的了。”

    林飒飒愣了下,看了看紫焚鼎又去看贺兰陵,“你说真的?”

    捡起它,它就是她的了?

    贺兰陵想笑,奈何他现在浑身疼的厉害根本笑不出来,就连说出的话都有气无力,只能嘲弄道:“就算你此刻拿上它离开,我也无力反抗。”

    林飒飒沉思片刻,点了点头,“那行吧。”

    她先前没掩饰过自己想要紫焚鼎,如今紫焚鼎就在她眼前,贺兰陵都主动说要给她了,她更没有理由推辞说不要。有了它,她的任务就完成一半,为何不要呢?

    这么想着,她便起身去捡紫焚鼎,在泉水中洗去鼎身的血水薄膜,拿在手里把玩。就是这么个巴掌大小的玩意儿,不惜让清霁道君动用大半个修真界的力量得到,还被紫霄老祖藏得这么严密,它凭什么?

    “你说你爹要它干什么?”林飒飒拿着这只鼎翻来覆去的看。

    鼎身通体黑紫,就是普通炼丹鼎的缩小版,要精致没那么精致,要说拿来炼丹,这么小的鼎一次撑死炼一丹,要是炼坏了岂不是又亏药草又亏时间,哪个丹师会用这种鸡肋玩意儿?

    见她探手想往炉鼎内探神识,贺兰陵凉凉提醒:“鼎身有八十一重禁制,以你的修为,不等闯入第一重禁制,就会顷刻变成痴儿。”

    ?!这么危险??

    林飒飒连忙把手缩回,也没心情研究它了,打开乾坤袋随手扔了进去。

    得到了紫焚鼎,林飒飒心情大好,哼着小调又回到了贺兰陵身边,她蹲在他身旁歪头看了看他,去抓他的手,“我帮你疗伤吧?”

    泽兰传给她的治愈术她还没怎么用过,刚好拿贺兰陵练练手。

    贺兰陵未动,大概是疼的没力气动了,这次就连林飒飒的手都没甩开,他闭上眼睛,任由林飒飒用灵术探遍他的全身,听到她震惊道:“你的丹田怎么裂了?”

    “还有,你丹田上插的是什么东西?这么久了你怎么一声不吭?”

    她知道贺兰陵伤的重,但也没想到会直接伤到丹田,难怪他说她就算要杀他,他也没力气还手。因为太震惊,林飒飒直接动手扯他腰间的系带,贺兰陵终于有所反应,抓住她的手腕质问:“你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帮你治伤啊。”林飒飒轻轻一甩,就将他无力的手甩开。

    吃准了他此刻没有反抗的力气,林飒飒动手脱他衣服脱得无比顺畅,贺兰陵开始还想阻拦,但大概是因太痛,动了几下便闷哼出声,血液又从伤口挤出,吓得林飒飒出声威胁,“你再乱动我就把你绑起来。”

    她嘟囔着:“你想死我还不想死呢,这里这么高我又不会御剑,就指望你带我走了。”

    富贵听后凑上来,挥动自己的小翅膀,“飒飒你有我啊,我可以带你飞!”

    林飒飒白了它一眼,“你先保证自己能飞起来吧!”

    果然,她是有求于他,才会救他。

    贺兰陵别开面容,任由林飒飒扯开他的衣服,他听话了,林飒飒反而有些不自在,因为衣服扒到一半,她忽然想到贺兰陵所伤的丹田处在什么位置。

    “飒飒怎么不继续了?”富贵趴在一旁摇尾巴。

    瞅到它八卦的小眼神,林飒飒没好气,“你来!”

    “我才不要。”富贵哼唧道:“强行扒人家衣服的都是变态!”

    “你只舞狮懂个球。”

    “我就是懂。”富贵感觉自己被轻视了,高傲的扬着小脖子,“这可是你那话本中写的,里面的女魔修就强行扒过俏郎君的衣服,人家骂了她一页的变态,你还说作者是憨批!”

    林飒飒被噎了下,一时不知该问它只舞狮怎么还识字,还是该解释她之所以骂作者憨批,是因那俏郎君骂了女魔修不是一页而是两页的变态,她认为憨批作者写不出来是在强行水字数。

    这时,一道冷幽幽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林飒飒打了个激灵,猛地想起贺兰陵还听着呢。

    富贵在遇到她之前没看过话本,遇到她后身边又一直有贺兰陵,一人一兽唯一有闲情看话本的机会,可不就是贺兰陵入水杀鲛人的时候吗?!

    他那么聪明,肯定都猜到了,林飒飒还以为贺兰陵会出声嘲讽两句,没想到他只是冷冷看了她几眼,一言未发。

    也是,骂她两句又能怎样呢?他不还要靠她治伤活命吗?

    林飒飒咳了声,轻飘飘将这个话题遮掩过去,继续去脱贺兰陵的衣服。因丹田贴近腹部,林飒飒下手不敢再粗鲁,怕扯得太过看见什么不该看的,就算如此,贺兰陵的上半身也算让林飒飒看了个遍。

    “这好像是鲛人的断指。”一等扒开上衣,林飒飒和富贵都探头去研究丹田之上插着的锋利薄片。

    富贵叹了声气,“可这就难办了,鲛人的指甲有剧.毒,若没有解药,等毒气蔓延全身,你这小情郎就没救了。”

    此时,毒气覆盖过丹田,已经开始向周围蔓延。

    林飒飒的治愈术并不是万能的,想要解毒需要配合对应的药草,她皱了皱眉,问:“你知道怎么解鲛指之毒吗?”

    “我当然知道啦。”

    富贵甩了下小脑袋,看向洞口外的天空,“你们来时可遇到一种长有三只眼的白鸟?”

    林飒飒仔细一回忆,“不就是雪鸟吗?”

    “对,就是它们,取雪鸟心口的血,便可解鲛指之毒。”

    “就这么简单?”

    “简单吗?”富贵歪了歪头,“你要知道,雪鸟在地宫外,鲛人在地宫深处,要不是我们误入水中法阵到了这间石室,可就要再从地宫原路返回,能不能出去还不一定呢。”

    说的也有道理。

    只是林飒飒还有一事不解,“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富贵哼了声,有些不高兴道:“还不是那紫霄老头儿。”

    “这么大的地宫,只有我能陪他说话,他除了修炼就是给我讲他建造的地宫有多么厉害,还威胁我就算闯过了通阴大道,也会被外面的虫子吃掉。”

    所以,富贵虽出不了地宫,但对地宫的建造了如指掌,这也是它为何被困百年还不敢离开的原因。“就是没想到这老头儿还留了一手,要是早知道通过鲛泉就能出地宫,我早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