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兮冉 作品

第35章 崩文035%

    ……

    百墓窟秘境是由天地孕育出的独立小天地, 源于上古时期,时隐时现虚无缥缈,没有特定进出口。

    据传,秘境中蕴含充沛灵力, 混沌一体并无天与地的界限, 外人进入如没入虚空之境, 丧失方向与时间的感知,所以, 此秘境最开始被人称为虚无之境。

    为何后来就叫百墓窟了呢?

    因为古前有位醉心修道的疯癫筑基修士, 认定此处是修炼福地, 并立誓‘不入渡劫境,不出虚无墓’, 他将虚无之境当做自己的灵坟,要么在此处渡劫飞升,要么死在虚无之境永世不出。

    数百年过去了, 虚无之境隐隐现现几轮, 谁也没在见过那名修士。

    有进入虚无之境的修者言,那名筑基修士已入达成巅峰, 即将渡劫飞升, 也有人说自己进去看到了那名修士的尸体, 枯黄骨架悬挂于空, 死于自尽。

    至此,进入虚无之境的修士不减反增, 那句‘不入渡劫境,不出虚无墓’影响的修士越来越多, 不少当世大能在即将飞升时也选择入虚空之境赌一把, 进来的人越来越多, 出去的人越来越少,久而久之,虚无之境就被人称为帝王窟、百墓窟。

    那里埋葬着历世大能的肉身,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是飞升成功还是在此陨落,唯有秘境中一座座墓宫证明,他们曾经真的存在过。

    ——这些都是来自原文对百墓窟的介绍。

    单是看这段介绍,林飒飒就不愿去百墓窟了,更别提文中贺兰陵、洛水薇和封启在百墓窟的遭遇。忆起那些糟心事,林飒飒试图更改剧情,弱弱问身旁的贺兰陵,“咱能不去吗?”

    平安活着不好吗?

    随着那道威严声音散去,寂静的夜晚泛起波澜,众人蠢蠢欲动。

    “当然要去。”贺兰陵毫不留情打破林飒飒的希冀,他还在盯着光屏上的字,幽黑瞳眸映出浅光森寒,轻牵唇角道:“如此热闹的场面,我怎能错过。”

    可你不是不喜热闹吗?

    林飒飒想说又忍住,她不是看不出贺兰陵此刻的情绪不对,不过可以理解。

    仔细看看光屏上的文字,林飒飒将注意力放到那行‘寻得神器紫焚鼎者,可入昭圣宫赐少君之封,享贺兰一门功法’上,若她是贺兰陵,看了这话也不会高兴。

    这清霁道君什么意思?

    这修真界谁人不知,能被称为少君的只有道君之子,其他人哪怕修为再高家世再好,也担不上少君之封。清霁道君这下直接把至高无价的少君之封当成赏赐,暗示谁能找到紫焚鼎献与他,谁就能入他贺兰门当他的干儿子。

    一宫两少君,他把凛阳少君置于何地?

    不知是不是林飒飒太过敏感,她总觉得清霁道君这行话是单独写给贺兰陵看的,就好像在说‘本尊能用你也能换了你’,让人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圣诏大半夜出现,并非只给贺兰陵和林飒飒看,而是从四面八方涌入降现,凡是炼气以上的修者皆可看到。

    远处的嘈杂声已经越来越大,云隐宗灯光大亮,想来宗内弟子都得了圣诏,激动下无视宗规出门讨论,头顶还有过路修者疾驰而过。

    圣诏之下,写明了清霁道君找寻紫焚鼎的原因,也标明了百墓窟的危险,建议最好金丹之上的修者入内寻宝。

    当然,百墓窟不属于任何人,不关乎修为生死,任何人都有权利进出,旁人无权干涉。此次因涉及帮道尊寻宝,所以进入百墓窟者,需在圣诏上报名留下姓名宗派,方便圣昭宫后续进行统计跟近。

    林飒飒眼看着贺兰陵抬指朝圣诏按去,她做着最后挣扎,抱住他的手臂软声:“哥哥再想想。”

    “那可是百墓窟啊,里面很危险的,你都是少君了没必要争这个名头了吧。”

    贺兰陵终于低眸扫向她,嗓音平静喜怒不辨,“正因我是少君,才要去争。”

    “飒飒。”

    他唤着她莫名一笑,“你可能还不了解我,我这人霸道惯了,属于我的东西就只能是我的,宁可毁了别人也抢不得;凡是我想要的,哪怕不择手段也必须要得到,我得不到,别人也休想有。”

    林飒飒自认足够霸道蛮横,却还是被贺兰陵这番话惊到了。

    一时反应不过来,她被贺兰陵拂开往后退了步,眼睁睁看着他抬手将指腹的血迹滴入圣诏。光屏发出红色亮光,须臾出现‘昭圣宫-凛阳少君’几字。

    不是云隐宗,不是贺兰陵,他是要昭告所有人,道君之子凛阳少君也要入百墓窟寻紫焚鼎。

    !!!真是凑热闹不嫌事大啊,这下所有入百墓窟的修者都要沸腾了。

    原文中,贺兰陵也是在诏书上以凛阳少君报名,又以云隐宗弟子贺兰陵的身份入了百墓窟,期间无数人都在寻找凛阳少君的踪迹,直到紫焚鼎现世众人入了昭圣宫,才知凛阳少君便是贺兰陵。

    她……也一定要跟着去吗?

    林飒飒是真心不想入百墓窟,想到洛水薇如今没了修为不一定也跟去秘境,起了犹豫心。然而就只是这么一小会儿的挣扎,耳边的铃铛声摇晃不停,【请反派尽职尽责完成任务,切勿崩文!】

    【请反派尽职尽责完成任务,切勿崩文!】

    女主都没了,这文不早就崩了吗?她还跟去百墓窟做什么?!要不是贺兰陵就在身旁,林飒飒非要和书灵问个清楚。

    报名有时间限制,眼看着圣诏即将消息,林飒飒终还是伸手触上光屏,将自己的血滴入其中。一等上面出现‘云隐宗-林飒飒’,她才甩了甩手吸.吮指腹的血渍,几乎是她离开的瞬间,圣诏消散了。

    “看什么?”林飒飒见贺兰陵望向她,没好气怼了句。

    夜色下,贺兰陵白衣墨发俊美异常,黑黝黝的眸子落在林飒飒气鼓鼓的小脸,他看出她的不情愿,“既然不想去,又何必报名。”

    “我为何报名你心里没点数吗?”林飒飒口中含着自己的手指,吐字有些模糊不清。

    口齿间腥甜蔓延,她鼓着腮帮瞪圆瞳眸,看起来有些凶又有些娇蛮。尽管很想激情开嗓辱.骂这个大憨批,但理智告诉她,入了百墓窟她还得靠着男主苟命,所以话语咽肚拐了个弯,出口就成了——

    “我舍不得陵哥哥哇。”

    “此去一别,谁知咱们何时再见,要万一你在秘境邂逅佳人不喜欢我了怎么办。”

    “不可能。”贺兰陵听后反驳,看了她一眼意味不明道:“我很专情。”

    呸,我信你个鬼。

    林飒飒做出惊讶欢喜状,“哥哥是说只爱我一个吗?”

    她靠近,“要万一你在秘境中遇到你那亲亲小师妹洛水薇呢?”

    贺兰陵不说话了,他垂睫似在思考这个问题,也并未回答他是否只爱林飒飒一个。只是在半响后,回:“命盘显示,她依旧是我未来的妻。”

    所以呢?你想表达什么?

    林飒飒不知该不该感谢,这次贺兰陵没有当着她的面,直接说他要选洛水薇,但就算如此,林飒飒也想翻脸了。

    伸手捧住贺兰陵的面容,她面带微笑一点点抚摸这张俊美脸颊,在贺兰陵颤眸看向她时,她双手用力狠狠掐住他的唇角,左右拉扯下死手狠掐,直接将他的俊容拉扯变形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