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兮冉 作品

第31章 崩文031%

    -

    凛阳少君不愧是道君之子, 只用了短短三天便将一团乱麻的云隐宗恢复正常。

    有他坐镇,哪怕云隐宗暂时没了宗主,也无别派宗主敢来夺权, 只是这终究不是长久之际,云隐宗的大能、长老们齐聚正殿, 因此事进行多次激烈讨论,终未寻得合适人选。

    “这偌大宗门, 难道就无一人能胜任宗主之职吗?!”大长老拖病赶来,因林扶风一事,他原本苍老的容颜更显沧桑, 说这话时手一直在发颤。

    众人沉默。

    其实不是没有,只是前有剑神林扶风做对比, 他在修真界的位置太高、又将云隐宗带的太高,他们在寻新任宗主时,不自觉就将要求拉的太高, 最重要的是——

    这云隐宗是由林氏先祖而创,无论权势如何更迭转换,最终掌握宗内大权之人必须是林家人。

    就是因此,云隐宗陷入僵局。

    林飒飒得知这些时,只用几字形容此番宗主定夺战:宗大破事多, 人菜眼光高。

    这么大一个宗门, 是林扶风一点点扶到修真界四大宗之首的地位, 它究竟为何能成为四大宗之首,这群长老心里没点数吗?

    是因为云隐宗修者众多全是天才吗?

    并不,而是因为云隐宗有林扶风, 他除了当世剑神之称, 还是修真界修为第二的修者。要不是因为有他, 云隐宗别说被封为宗首,就连四大宗的名号都挤不进去。

    说来也够悲哀的,林扶风一倒,他们才发现宗内根本就没几个能拿出手之人,云隐宗虽然综合实力算强,但这里并无顶尖修者,登上元婴的弟子都少之又少,更别说化神、或更高。

    “随他们吧。”林飒飒对此看的很开。

    只要火烧不到她身上,任由宗门起起伏伏,她安之若素专注自身。

    这日,她整理好心情提了食盒,终于做好心理准备去看林扶风,刚入山林,便遇到了贺兰陵。

    不……应该说是凛阳少君。

    浅黄的华袍低奢贵气,衣料上用银线勾勒着腾云龙纹,在阳光下泛着细碎流光。他面上依旧覆着半张面具,看到林飒飒,停驻朝她看来,淡淡唤着:“林小姐。”

    呦,这就装上了。

    林飒飒在心里冷呵一声,面上却佯装露出惊讶,微微欠身恭敬唤着:“凛阳少君。”

    没办法,修真界不仅弱肉强食强者为尊,还有着严格的等级划分,哪怕林飒飒宗主之女的身份已经很高了,但依旧高不过昭圣宫的少君之封。

    不知是不是多了一层高贵身份,林飒飒竟觉得贺兰陵气场全变,竟比以往显得莫测疏离。他面具后的眼睛幽幽落在林飒飒身上,轻抚衣袖直接点明来意,“林小姐对云隐宗的宗主之位可有想法?”

    林飒飒懵了瞬,不知他说这话是何意,难不成是在试探?

    在修真界,昭圣宫里的清霁道君就如同人间帝王,有着绝对强硬的话语权,凛阳少君是类似太子的存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林飒飒因知晓他皮下是贺兰陵,就不得不多想他这话中的含义。

    先前林飒飒就奇怪,这人好好的少君不当,跑来云隐宗当什么弟子,就算林扶风确实厉害,能有他道君老爹厉害吗?

    想到自家爹爹时常唤贺兰陵为‘贺兰’,她合理怀疑林扶风知晓贺兰陵的真实身份,就是不知她爹知道他多少秘密。瞥了眼不远处的茅草屋,林飒飒清楚贺兰陵定和林扶风见过了,就是不知他是以哪种身份去见,又同她爹说了什么。

    林飒飒心中有了猜测,谨慎回着:“飒飒不过小小筑基,哪敢肖想宗主之位。”

    这批不会是来夺权的吧。

    凛阳少君立在她面前,身高腿长气场很强,面具下的容颜情绪不明。听到林飒飒这话,他微勾唇角,悠悠的嗓音听不出有几分认真,“无碍。”

    “只要你想,本君便可助你。”

    ???只要她想,他就要帮她一个筑基得云隐宗宗主之位?究竟是她疯了还是贺兰陵疯了,这人究竟想干什么?

    林飒飒又感觉他大概看不上云隐宗宗主的权势,更像是来她面前装叉秀优越感的。

    “少君玩笑了。”林飒飒敷衍笑了声,有些装不下去了。

    凛阳少君不依不饶,“本君从不玩笑。”

    真是没完没了了。

    林飒飒可算知道,为什么宗内弟子都不怎么喜欢她了,因为她先前就爱借着宗主之女的身份横行霸道。以前她没觉得怎样,现在可算知道这样多烦人欠打了。

    她觉得装叉也要有个限度吧?

    “好啊,那飒飒就先谢过少君了。”林飒飒一改刚才的退让,忽然松口应了他的话,她笑眯眯道:“我爹爹从宗主之位退下后,外面不知多少人等着看我笑话呢,若我此刻能拿下宗主之位,也算为自己出了口恶气。”

    她说着冲贺兰陵眨了眨眼睛,“相信飒飒的背后有您少君老人家的庇佑,定会无人敢惹。”

    “对嘛?”

    林飒飒存心让贺兰陵下不来台,做好了看他推辞的笑话,谁知他只是掀眸瞥了她一眼,语气不咸不淡,“如此,你明早来大殿寻我。”

    林飒飒:“?”

    玩真的?还是硬着头皮强行装?

    望着贺兰陵远去的背影,林飒飒有瞬息的怀疑,这人真的是贺兰陵吗?

    剧情……应该不会出错吧。

    经此一闹,林飒飒心情有些烦躁。

    她提着食盒进入林中的茅草屋时,林扶风正对着院中花草发呆,大概是因变成了凡人,林飒飒从他背后站了许久他都没察觉,也不知贺兰陵同他说了什么,让他这般失神。

    “爹爹。”林飒飒轻声,将食盒放在木桌上。

    林扶风回神,看到林飒飒他先是一喜,紧接着强颜欢笑走近,“飒飒……你怎么来了。”

    林飒飒托腮坐下,“我来看看爹爹过的好不好。”

    想来是好的。

    虽然没了修为,但林扶风在云隐宗的地位未变,还不时有人请他回宗主持大局,态度恭敬。

    林扶风闻言愣了下,望着自己的女儿,他唇瓣微张似乎想说什么,最终只能吐出抱歉,“对不起。”

    林飒飒垂眸扒拉着食盒,“你把我养大,其实没什么好对不起我的,但我无法替娘亲原谅你。”

    她是明白林扶风散尽修为退位宗主的行为的。

    他最初追逐权利地位的目的,是为了让他与娘亲过上好生活,但也是权利与地位的追逐,让他将娘亲越推越远。当有一天,他得知自己努力得来的这些全是另一个女人的赐予,世界崩塌的尽头是满满的自卑与茫然。

    这个时候他该怎么办呢?

    林飒飒想,若林扶风勇敢些,当初在得知这些时,第一件事便是该查清真伪、做出选择。

    若他真的爱娘亲,就该选择相信娘亲将一切都告诉她,然后再将洛青铃赐予的修为与地位还回去,与娘亲从头来过,毕竟,他再狼狈的模样娘亲都见过,娘亲不可能会因这些嫌弃离开他。

    说到底,该如何做林扶风一直都清楚,但他不敢做也不想做。他爱娘亲,也爱他的权势修为,所以他宁可选择逃避隐瞒这些,也不肯将真相说与娘亲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