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兮冉 作品

第28章 崩文028%

    “……”

    林飒飒感觉自己真的要嗝屁了, 因为她又入了原书世界。

    这次不再是密密麻麻冰冷的文字,而是一幅幅鲜活真实的画面,奇怪的是,这些场景画面, 她都未从在书中见过, 直到——

    她看到自己躺在水晶棺里。

    难道这又是什么没写出来的隐藏剧情?

    林飒飒来兴致了, 想看看自己死后又发生了何事, 她在天上飘啊飘, 飘在奢华威压的昭圣宫。她想着,自己好歹是四大宗之首的剑神之女, 就算在修真界风评不好,但他们怎么着也会装装样子落两滴鳄鱼泪吧。

    然而并没有。

    昭圣宫不仅没有被林飒飒的死亡影响, 宫内张灯结彩处处洋溢着欢笑, 要不是知道他们是在准备贺兰陵和洛水薇的大婚, 林飒飒还当这满宫的红帐囍字, 都是在庆祝她这祸害已死的大喜宴。

    淦, 林飒飒有些生气了。

    不愿再看到这些笑闹着的人, 更不想看到洛水薇或是贺兰陵丑陋的嘴脸, 她赶紧往回飘回到存放自己尸体的冰库中。因为再看下去, 她可不敢保证自己从书中世界出去后, 会不会没忍住拿剑捅死这对杀千刀的狗男女。

    她尸体还没凉透呢,就这么着急成婚上杆子大结局吗!!

    林飒飒气鼓鼓落在自己的冰棺前, 趴在上空往里面望。

    真好看啊。

    林飒飒端详着自己‘沉睡’的面容, 哪怕失去了生命力,她也是一尊最漂亮惹眼的‘尸体’。不知是谁换下了她身上的血衣, 为她重新梳理描妆换了新衣, 掩盖了身上的伤口。隔着一层透明冰盖, 她的轮廓微微模糊带着朦胧美感,就是——

    有点吓人。

    林飒飒嘶了口凉气,亲眼看到自己死去的样子,还是挺吓人的。

    就这么围绕着冰棺飘啊飘,林飒飒也不知自己飘了多久,她出不了书中世界就只能守在自己的尸体身边,想看看外面那群人,究竟何时才能想起这冰库里还有具尸体。

    咔。

    有门被开动的声音,林飒飒打起精神,终于有人来了。

    总算不是喜气洋洋的花衣,来人身披缟素系腰绖,外面罩了一件黑色大衣。在看清那人的面容时,林飒飒不仅不意外反而还有些委屈,喃声唤着:“爹爹……”

    来看她的人是林扶风。

    是了,林飒飒来世间走一遭,好像除了林扶风以外,身边没有一个亲人,也就只有她爹爹对她还算真心疼爱。

    可是,这不是林飒飒记忆中的爹爹。

    眼前的林扶风,发丝银白,原本俊美年轻的面容横落了一道道皱纹,如同迟暮老人。神农谷之行失败后,林扶风为了保命修为尽失成了凡人,直到此刻,林飒飒才察觉原来他也会老、会死。

    “飒飒,爹爹来陪你了。”林扶风轻轻抚摸冰棺,手背满是青筋褶皱。

    他似乎也有些看不惯自己现在的模样,叹了声气将手指蜷缩入袖袍中,躬身将脸颊贴在了冰棺上。要不是距离林扶风极近,林飒飒也不会看到他的肩膀在抖动,他似乎在哭,许久许久后才有了力气去唤林飒飒的名字。

    “爹爹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你娘。”

    明明说好了要好好照顾他们的女儿,到头来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上天似乎给他开了一个巨大玩笑,此刻他活着的每一息,都像是无声嘲讽。

    “师父,您在里面吗?”冰库内的安静被打扰,门外传来洛水薇的声音。

    随着冰门推开,露出一角绯白衣裙,只是不等洛水薇靠近,便被林扶风厉声喝止,“站那别进来。”

    林飒飒被吓了一跳,还从未见过林扶风如此严厉过。

    可当他的面容再转向林飒飒时,已经恢复温和平静,他嗓音带着冷意,“飒飒不喜欢你,如今她已不在,你也不要再来扰她安宁。”

    洛水薇听话站在门外未动,有些哽咽着哭问:“师父还在怪我吗?”

    “薇儿、薇儿真的不知事情会变成这样,对不起,薇儿知道错了,师父怎样惩罚我都好,可是求您不要抛下我好吗?”

    听着还怪可怜的。

    林飒飒仔细观察着林扶风的表情,见他沉默许久还以为他心软了。目光直直落在冰棺中的女儿脸上,林扶风沉默了半响才道:“我没怪你。”

    什么?!

    林飒飒要发火了,紧接着就听到林扶风又说:“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都是我的错。”

    “是我不该优柔寡断,不该心软收你们为徒,更不该将你们放在我的飒飒身边。我本以为你们能陪她长大给她快乐,却放纵你们害死了她,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师父……”

    林扶风打断她,“你走吧。”

    “我女儿尸骨未寒大仇未报,你的大婚我不会参加也不会祝福,今后我与你们三人各走各路再无干系。若你还念及我们曾经的师徒情分,就去劝贺兰陵放我们父女离开。”

    “这昭圣宫,我和我女儿高攀不起。”

    这一刻,林飒飒忘了这里是书中世界。

    “爹爹……”听着林扶风这些话,她心口发闷眼眶潮湿,视线模糊逐渐看不清周围景象。等她擦干眼泪时,眼前像是被蒙了层大雾,林扶风的身影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你来干什么?”林飒飒听到林扶风冷声质问。

    周围的场景变得越来越模糊扭曲,隐约透出一抹白衣轮廓,之后,林飒飒不知又发生了何事,只感觉时间在飞速的流窜,眼前凌厉的剑光闪过,她听到林扶风笑着道:“飒飒,荛儿,我来找你们了。”

    不——

    意识到发生了何事,林飒飒倏地从书中世界惊醒。

    -

    闺房中薄帐半拢,成串的琉璃珠挂在窗檐反射出七彩的光,当清风吹来时,琉璃珠碰撞发出悦耳的响动,空气中熏香弥漫。

    望着头顶熟悉的床幔,林飒飒还有些回不过神,偏头往四周看了看,确定这里是她云隐宗的卧房,她懵懵道:“难不成……又重来一次?”

    她的记忆还停留在为贺兰陵挡伤害,怎么只是睡了一觉,人就回了云隐宗?

    “什么重来?”薄帐被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撩开,贺兰陵端着药碗迈入,很自然的坐到她的身边。

    低眸看着还不知情况的少女,他探手覆在她的额间,确认她没有因伤烧坏脑子,便随手帮她撩了撩睡乱的碎发,轻问:“伤口还疼吗?”

    不提还好,贺兰陵这么一说,林飒飒便感觉肩胛处有种撕裂的疼痛感。

    她从小到大没受过什么伤,忍不住哼唧了两声,十分诚实道:“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