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兮冉 作品

第25章 崩文025%

    -

    林飒飒入了后山才发现, 这里灵力充沛自带结界,是个独立的小天地。

    一踏过结界,入目的便是广袤田野, 空中飘着几只纸鸢, 远处开着五颜六色各类花植, 后面隐约透着竹屋一角, 全然不是后山模样。

    林飒飒此刻有些尴尬。

    因为这里不是山林, 也没什么能让她隐匿躲藏的遮挡物, 她就这么和贺兰陵大喇喇闯入, 两个大活人站立在田野中,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见。

    吉祥自然也不是瞎子。

    歪身看着跟它进来的两人,它眨巴的圆眼睛毫不惊讶,语气疑惑无辜, “你们跟着我干嘛呀?”

    兽类敏锐, 早就察觉了林飒飒的气息。

    林飒飒见它不慌不怕,依旧是先前呆萌傻乎乎的模样,暗自窃喜笑着喊:“吉祥啊, 我们有些事想问你。”

    “你想问什么?”吉祥一屁股坐在田野中, 压弯大片花植打了个滚,一副求摸摸的样子。

    林飒飒没养过小动物,见它这样求助看向贺兰陵,贺兰陵摇了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他也没有养过。“比起我, 它应该更喜欢你。”

    虎狮兽凶猛彪悍, 也就只有林飒飒把人家当蠢狗, 贺兰陵瞥向还在打滚的吉祥, 深知这小兽并没想象中无害。

    林飒飒硬着头皮蹲到它身边, 顺着它的大脑袋胡乱往下揉搓,手感竟意外的柔软,“我想知道,你主人为何这么憎恨外界人呀?”

    她打算循序渐进,一点点问。

    吉祥直接将大脑袋拱入她怀里,乖乖回着:“因为外界人坏。”

    “神农谷悬壶济世,出世时救人性命从未害过谁,可却被那群忘恩负义之徒追杀捉捕,要不是谷中先祖及时带谷人隐世,神农谷早就亡了。”

    这件事林飒飒倒也有所耳闻。

    上百年前,神农谷实在太厉害,有传言得神农谷一人,仙福永享寿比天齐,他们不害人也不拒人,无论仙魔都一视同仁救治,最早的丹修一门,便是从神农谷分出来的。

    物极必反,水满则溢。时间久了,太过昌盛的神农谷便被人盯上,有人恨他们救了仇人,有人妄图独占他们,也有人眼红想要置他们于死地。说不清从哪天开始,神农谷在修真界过的越来越艰难,在一次次的迫害下心灰意冷,只能避世隐居,并发誓永不再踏入修真界。

    “他们的确太坏,活该之后医修没落,有病无医。”林飒飒揉搓着吉祥的大脑袋,看到它用力点了点头,“就是,他们活该!”

    觉得铺垫的差不多了,林飒飒佯装顺口一问:“那你知泽兰宫主与云隐宗有何恩怨吗?”

    吉祥傻乎乎回道:“主人和云隐宗没有恩怨呀。”

    果然有误会。

    不等林飒飒高兴,就听吉祥大喘气补了下一句:“主人只和云隐宗的宗主有仇。”

    “哦,就是你爹。”

    林飒飒深吸一口气,“你们神农谷不是百年前就避世了吗,他又没出过神农谷,怎么就和我爹有仇了?”

    “因为——”

    林飒飒竖起耳朵听,却听吉祥哎呀一声:“主人不让说呢。”

    一口气没上来险些被噎到,她感觉自己被这大头玩意耍了,恼火去推它的脑袋,“玩你的去吧,我看咱们是没什么好聊的了。”

    “别呀。”吉祥死赖着在她身边。

    它似乎很喜欢黏着林飒飒,将大脑袋挂在她手臂上撒娇道:“你再问别的嘛~我知道的肯定都告诉你。”

    “真的?”林飒飒停了推拒。

    见吉祥嗯嗯点着头,她换了个话题问:“你主人喜欢什么?”

    有欢喜就有弱点,林飒飒不敢再直接问,想要拐着弯在吉祥这里套点有用信息。吉祥欸了声,毛茸茸的卷尾巴下垂,似有难言之隐,只是睁着无辜的圆眼睛看着林飒飒,却不答话。

    见林飒飒又要推它,它嗷嗷着连忙回:“小徒弟!”

    “主人最喜欢他的小徒弟了。”

    林飒飒对这个小徒弟有印象,她记得泽兰腕上就戴着那位小徒弟送他的藤链,言语间虽冷淡,但其中的放纵之情她还是能感受的到。

    这确实是一条极为有用的信息。

    林飒飒与贺兰陵对看一眼,继续追问:“那位小徒弟现在在哪儿?”

    吉祥哼了声,闷闷道:“你们找不到的,她为了个野男人背叛了神农谷,出谷同人私奔了。”

    ……原来是个女人。

    林飒飒心思一沉,结合吉祥和泽兰先前的话,她忽然有些忐忑激动,搭在吉祥脑袋上的手有些发抖,她压制着情绪,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那位小徒弟……叫什么?”

    吉祥弱声:“主人也不让我告诉你。”

    如今这些都是它多说了的。

    到底没能再问出什么,林飒飒有些气馁,不由看向贺兰陵,却发现他微微眯眸正盯着她的身后。

    “你在看什么?”林飒飒随着他回头。

    田野的风清爽,迎面吹来极为舒适,周遭花植也跟着摇晃。不远处的田野中,不知何时出现一名白裙女人,她背着竹篓头戴斗笠,正朝着竹屋的方向走。

    微风扬起女人轻薄的白裙,她停下脚步撩开帽檐上的薄纱,弯身采了几株药草继续往前走。

    隔着一大段距离,林飒飒并不能看清那人的全貌,但那熟悉的轮廓已经让她无法再保持平静,忍不住喊了声:“娘……”

    那是她出门云游多年的娘亲。

    林飒飒眼眶泛起潮湿,想也不想朝着竹屋的方向跑,吉祥惊了一下想要拦她,但林飒飒跑的太快了,它张嘴连她的衣角都没咬到,只能跺脚大喊:“别去!主人不让你过去!”

    正迈着四爪想去追,一道更快的身影踩着它毛茸茸的大脑袋掠过,吉祥嗷嗷叫着:“你怎么也过去了!”

    “要是被主人发现,你们可别说是我让你们过去的。”

    “不对,我本来就没让你们过去,都回来!”

    贺兰陵衣袂飘飘,如轻盈的羽毛轻点田野,几瞬就追上了林飒飒,他拉住林飒飒的手臂,将人拽回身边道:“别过去。”

    林飒飒已经距离白衣女人很近了,她扒拉着他的手指着急拍打,“让我过去,那是我娘。”

    “我早就说过,我娘没死她只是出去云游了,你看——”

    “她现在就在那里。”距离她只有短短几步。

    贺兰陵抓她抓的更紧,随着林飒飒的目光看去,他终于能看清白裙女人的相貌。温婉动人生着一双清澈眼睛,与林飒飒眉眼极为相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