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兮冉 作品

第16章 崩文016%

    ……

    等林飒飒恢复意识时,她正趴在贺兰陵的身上。

    两人已经落地,周围铺满落叶,她动了动手臂坐起身,发现他们还在林子里。不同的是,林中雾气散了,丝丝缕缕光线顺着树枝缝隙钻入,隐约可见前方的路。

    “你还好吗?”见贺兰陵也坐起身,林飒飒关心问了句。

    贺兰陵轻应,单手撑地,他的另一只还搭在林飒飒的后腰,青丝披散肩头,好看的人凌乱下也自有一番美感。

    注意到林飒飒颊边留有一道浅浅划痕,他微微颦眉伸手去触,“为何要来?”

    “什么?”林飒飒后仰避开他的手,反应了片刻,她读懂贺兰陵话中的意思,啊了声茫然又无畏,“我也不知道,但我就是觉得你需要我。”

    贺兰陵怔愣,缓慢又很有深意咀嚼着她的后面几字,“我需要你?”

    “难道不是吗?”

    林飒飒无辜眨了眨眼睛,因破阵变得心情极好,弯眸笑着去勾他的脖子,“刚刚要不是我帮你,说不定你这具身体就又被业刹夺了去。”

    她逮着机会开始猛刷好感,“你看,在林中只有我信你帮着你,你毁阵时封启和洛水薇可都拼了命的往后躲,就只有我义无反顾冲到了你身边,这还不能说明我有多喜欢你吗?”

    “我都那么喜欢你了,你是不是也该相应有所付出,多少喜欢我一点?”

    就算不喜欢她,只要不对洛水薇增生好感,那她就是赚的。

    贺兰陵凝视着她,很有耐性听她说完一通歪理,不仅没反驳反而垂睫弯唇笑了,“说的也是。”

    林飒飒微没懂他这四字背后是对她前半句话的认可、还是后半句话的认可,又或者是都认可了。她心花怒放,作势去抬他的下巴想要看清他此刻的表情,将自己的疑问问了出来。

    只是还不等贺兰陵回答她,身后脚步声杂乱,洛水薇和封启匆匆跑过来。

    “陵师兄……”盯着两人男下.女上的姿势,她睁大眼睛语调发了抖。

    封启望着他们的目光有些复杂,也不知是不是刚被贺兰陵打了脸,这会儿只是望着他们抿唇不言。

    林飒飒这才注意到两人的姿势有多暧.昧,衣衫交缠,她竟是骑坐在贺兰陵的大腿上。

    最有意思的是,人家贺兰陵单手撑地另一手只是虚扶着她,而她坐人家身上不说,还去挑人家的下巴强迫人家与自己对视,怎么看都是话本中恶霸戏良妇的经典桥段。

    林飒飒讪讪把手收回藏入袖子里,她虽然脸皮厚,但也不是一点脸面都不要。

    轻咳了声,她故作优雅的从贺兰陵身上爬起来,本想张口解释什么,但注意到洛水薇委屈埋怨的目光,她心思一转决定彻底不要脸了,“早不来晚不晚,偏偏这个时候来。”

    林飒飒紧了紧腰扣,存心让洛水薇误会,硬着头皮嚷了句:“坏了我的大好事!”

    贺兰陵起身也在整理衣服,闻言动作一停,扭头朝她看来,林飒飒只感觉身上的皮一紧,忙往前蹿了几步替他们开路,“行了行了,既然破了阵就快离开这吧!”

    便宜占几次就行了,贪过必会反噬。

    -

    没了古阵惑乱,几人前行的路变得顺畅。

    按理说,他们此刻的心情应该随着眼前道路般轻松愉悦,可不知是不是先前发生的事都太尴尬,一时间谁也没主动挑话题,就连洛水薇都老老实实的没再作妖。

    “刚刚破阵的时候……”出乎意料,最先开口的人是封启。

    林飒飒本以为他是最不可能先开口的,毕竟他被贺兰陵打脸打的太狠,要换做林飒飒,这会儿都要找地缝钻进去了。偏偏封启不仅是脸皮够厚,竟还主动提起破阵一事。

    他道:“林中的狂风是师兄所引?”

    又来了又来了!

    林飒飒的心提了起来,下意识就去看贺兰陵。

    刚刚在林中,狂风确实是由贺兰陵掀起,开始,林飒飒还当他是想阻拦他们靠近,后来才发现贺兰陵是想迷乱他们的视线,让他们不知他是如何破的阵。

    百年古阵,说破就破,换谁都会有所怀疑。

    封启笑了几声,就好似玩笑般问:“这么大的风,我可是什么都没看到,都不知师兄是如何毁的法阵。”

    言下之意,遮遮掩掩必有猫腻。

    林飒飒听的紧张,已经开始担心贺兰陵的秘密藏不住了。贺兰陵忽然停下脚步,侧眸扫向他淡淡道:“我若想让你们看到,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这是,承认了?还是说这是要准备杀人灭口又或者直接摆烂?

    林飒飒懵逼的下一息,就听到贺兰陵悠悠又补了句:“我虽是云隐宗弟子,但我也是贺氏子弟。就像我不问师弟所在的封氏,师弟是不是也该准我保留几分体面?”

    “毕竟。”他顿了下语调放轻,带着几分玩味道:“谁身上没背着几个秘密呢?”

    一击必中。

    林飒飒总觉得贺兰陵意有所指,不由心虚的摸了摸头发。洛水薇咬住唇瓣直接低下头,封启的面色最难看,他总觉得贺兰陵不只是话里有话这么简单,他话中看似是以进为退,细品下更像是在恶意挑衅。

    就好似他不怕被抓到什么把柄,甚至还手握他的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