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兮冉 作品

第8章 崩文008%

    -

    林飒飒的闺房很大,她的精致不仅体现在衣着,还有房内的贵物摆设。

    一踏入房门,呼吸间沁出清浅的馨香,这气息与林飒飒身上的味道极为接近,很好闻,但封启并不喜欢。

    “真是稀客。”林飒飒的声音隔着漆画屏风传出,懒洋洋又有些有气无力。

    并没有预想中的冷嘲热讽,见封启定立在屏风外不动,她欸了声招呼:“封师弟,进来啊。”

    封启依旧未动,冷冷盯着屏风上的白莲红鲤图,警惕道:“我就从这站着。”

    “怎么?”屋内传出一声笑,“你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该提防的应该是我吧。”林飒飒很有自知之明,说着大实话,“我真担心你哪天一个忍不住,就把我给掐死了。”

    这么说着,她还开了房中的防御法阵,法阵是由林扶风布下,只要林飒飒安安稳稳待在阵中,没个大乘期的修为奈何不了她。

    “进来吧。”林飒飒又招呼了他一次,“咱们好好聊聊。”

    “我和你没什么好聊的。”

    封启嫌恶皱起眉头,说出的话一句比一句让林飒飒火大,“我来,是不想让师姐担心。昨日的事我也并不后悔,你若气不过,大可以再让执法长老补足那三十棍。但我警告你,别再招惹我师姐。”

    不然的话,他就不只是掐死她这么简单了,他会让她生不如死。

    房中过甜的馨香让他越闻越烦躁,封启更喜欢洛水薇身上那浅浅的皂角香,就如同她温柔无害的性子,让人闻着可以抚平杀意。

    他已经开始想念洛水薇了。

    此刻的她,是候在门外正焦急等他出去,还是说已经跟随贺兰陵离开?

    想着这些,封启面色难看抬步往屋外走,余光有东西疾掠而来,砰的一声砸在他脚边,香灰弥漫,馨香变得更加浓郁。

    “真行啊封启,我在这给你好声好气说话,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林飒飒这暴脾气压不住了,“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来警告我?今儿我把话撂这了,你要是敢出这个门,我就敢把洛水薇压入宗狱乱棍打死。咱们就看看我爹是帮我还是帮你们!”

    这般恶狠狠的一番话,成功让封启停住脚步,甚至撩开帐帘走到屏风后。

    “林飒飒!你若敢伤师姐,我定不惜一切代价毁了云隐宗!”封启一脸阴狠的闯进来,若不是有法阵阻拦,他今日定要弄死她。

    林飒飒真是好害怕,轻轻拍打着胸口,她着素白寝裙倚靠在美人榻上,阴阳怪气感慨道:“我若是洛水薇,可真要被你这番维护感动坏了。”

    不惜一切代价毁了云隐宗?

    要知道,这世间除了道君所在的昭圣宫,就属东位云隐宗实力最强,敢同云隐宗宣战,无异于与整个修真界为敌。

    “只是,你这般深情以待,洛水薇不见得领情呀。”

    封启表情一僵,不由又想到洛水薇奔向贺兰陵的背影,声音更冷,“不用你管。”

    林飒飒啧啧,“我是不想管的,可洛水薇挡到我的路了呀。”

    要是平时,林飒飒才懒得和封启这么多废话,他敢对她甩脸子逞威风,林飒飒就敢把他让死里打。可如今不一样了,林飒飒要完成的任务实在太困难,单凭她自己很难成功,她需要找个同盟来帮她。

    怎么就挑中封启了呢?原因很简单,因为封启够疯够执着,最重要的是,他深爱洛水薇爱到无法自拔。

    洛水薇喜欢贺兰陵,林飒飒需要阻止贺兰陵和洛水薇牵手成功,而封启深爱洛水薇,林飒飒攻占贺兰陵的心又遥遥无望……

    这般理清思路,林飒飒便想,与其一昧只在贺兰陵身上浪费时间,倒不如把心思花在封启身上,只要助他得到洛水薇,就算林飒飒无法攻占贺兰陵的心,这男女主的姻缘线也能散的干净。

    “我想你也看的出来,洛水薇喜欢贺兰陵。”

    “巧了不是?我也喜欢贺兰陵,可偏偏贺兰陵更喜欢你师姐,可真让人为难。”

    封启逐渐将林飒飒的话听入心里,他隐约看透她的想法,微微眯眸盯着她,“你想做什么?”

    林飒飒简单明了,“贺兰陵,我的;洛水薇,你的。”

    她助他得到洛水薇,他帮她看好洛水薇。

    “……”

    这场谈话,是林飒飒预料中的没结果。

    多年来,她与封启一直不对付,封启此人又谨慎敏感,想要获得他的信任,并非一两句话就能成功。

    不过没关系。

    封启虽然用‘可笑’二字结束这场谈话,但他也没明确拒绝林飒飒。剩下的,只需要时间来推动,封启的独占欲那么强,只需让他多受几次洛水薇的刺激,不需要林飒飒去找他,他就会主动来找林飒飒。

    林飒飒一直在等待时机,可没想到机会来的这般快。

    第二日,她如约去找贺兰陵修习术法,正巧撞上洛水薇从贺兰陵院中出来。

    “师、师妹。”白裙姑娘抱着一柄长剑,袖摆处点缀着几株兰花,在看到林飒飒时,面上出现几分慌乱无措。

    林飒飒目光落在她紧抱的剑身上,绷着小脸语气不好,“你来干什么?”

    洛水薇又把剑往怀里藏了藏,有些心虚又有些委屈道:“我就是来看看师兄,没、没干什么……”

    林飒飒气笑了。

    有时候她真不明白,为什么人人都说洛水薇无暇善良,偏只有她觉得虚伪歹毒。好似从初见开始,洛水薇同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暗藏深意,偏偏林飒飒还全都听得出她的暗示。

    没干什么为何要抱着剑来?拿来给贺兰陵显摆自己的剑有多好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