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兮冉 作品

第2章 崩文002%

    -

    贺兰陵是她爹林扶风手底下的大弟子,温润如玉性情极好。他属于天赋型修者,年纪轻轻不仅在剑道上有了造诣,还精通各种术法符箓,就连卦道也有所涉及。

    最重要的是,他长得还特别好看,全宗上下就连林飒飒养在湖里的鹅都喜欢他。

    唯有林飒飒是个例外。

    她不太喜欢贺兰陵,从儿时见他的第一眼就不喜欢,如果非要找个理由,那她便是仇慧。

    起先,她是觉得贺兰陵这人聪慧过了头有些可怕,虽不喜欢他,但还能和他正常相处,后来,她爹把洛水薇捡回了宗,她在看到贺兰陵对洛水薇各种温柔关照后,这种不喜欢就变成了厌烦。

    聪明长得好有什么用,眼光有问题,人是个瞎的。

    如今林飒飒看完了整本书,事实证明她对贺兰陵的不喜欢是对的,这人温和无害的外表下,隐藏着无数小秘密,至到她死,林飒飒也没能将他看穿。

    真不愧是男主啊。

    林飒飒对危险的感知向来敏锐,若不是逼不得已,她是真不愿意和贺兰陵接触。如今既然接了反派任务,那她只能尽职而为,想着法子给男女主找不痛快了。

    一等扑入贺兰陵怀中,耳边的铃音警告消失了,同时林飒飒也察觉这人有多高。

    她自认高挑身材好,但在奔入贺兰陵怀中后,竟不及他肩膀高。第一次同男人如此贴近,她闻到一股清幽的冷香,不确定埋首多嗅了两下,确认这批偷偷用了香粉。

    多少沾点变态那味。

    “林师妹?”贺兰陵大抵也没料到林飒飒会往他怀中扑,一时怔愣并未将她推开。

    林飒飒口中塞了两颗糖葫芦,被酸到小脸微皱说不出话,她努力吞咽,仰起面容与贺兰陵对视,擦着胭脂的唇色比糖葫芦诱人,弯起深深弧度。

    看到她笑,贺兰陵轻低面容长睫掀动,勾唇回以笑容。

    林飒飒被他的笑容晃了下眼睛,抱着他的腰身追问:“陵哥哥想飒飒了吗?”

    林飒飒以为,贺兰陵被她这般调.戏纠缠,会羞赧不自在,甚至慌乱恼怒。然而贺兰陵比她想象中难搞,男人没有丝毫不自在,像是哄孩子般轻飘飘吐出一字,“想。”

    啧,这倒把林飒飒给整不会了。

    被她这一折腾,洛水薇挂在贺兰陵臂弯的手早已收回。她见洛水薇干站在一边没了笑容,心情好了不少,松开贺兰陵往后退了几步。

    “我爹呢?”再看向贺兰陵,林飒飒已经兴致缺缺没了刚才的热情。

    贺兰陵也不惊讶,很是温和道:“师父正在殿内疗伤。”

    “我爹受伤了?!”难怪他回来第一件事不是来看她。

    林飒飒心里一紧,当即提着裙摆迈上台阶。临走前,她还不忘扔掉洛水薇的糖葫芦,口中嘟囔着:“什么鬼东西酸的牙软,狗都不吃。”

    洛水薇听后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眸中泛出水汽。

    “师兄。”她抽了抽鼻子,有些沮丧道:“师妹还是很讨厌我,我该怎么办。”

    贺兰陵低眸看着自己的袖口,本该白净的衣面染着一小块糖渍,是林飒飒刚刚窝在他怀中吃糖葫芦蹭上的。鼻息还沾染着少女独有的甜香,他语调平平安慰着小师妹,“无碍,偌大宗门,能得她喜欢之人少之又少。”

    “师兄定是那少之又少之人。”

    洛水薇似开玩笑,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试探,“师妹好像很喜欢你。”

    “是吗?”贺兰陵挑眉,简短二字让人无从揣测心意,扭头看向大殿。

    殿中,林扶风刚刚换下血衣。

    疲惫倚在榻上,他乌黑的发垂落在地,脸上是没有血色的苍白。不等他再次催动灵术,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不经通报直接推开殿门,大步迈入。

    “飒飒。”林扶风无奈唤了声,全宗上下也只有她这么放肆。

    林飒飒几步跑到榻前,见林扶风衣袍宽大看不出伤势,扑跪在他面前关心,“听说您受伤了,伤哪儿了快让我瞧瞧。”

    林扶风截住她伸过来的手,低咳了几声安抚,“爹伤的不重,没什么大碍。”

    “可你脸都白了。”

    林扶风:“还不是年纪大了,这些日风餐露宿受了累。”

    这借口蹩脚到像是哄傻子。

    林扶风是大乘期天花板的修者,名号放在修真界是数一数二的大人物,早已辟谷不食人间烟火。要不是遇到什么棘手的东西,绝不可能伤成这样。

    偏偏林飒飒就信了。

    作为刚刚到炼气期的新手,她对修道了解的少之又少,狐疑看了林扶风几眼,最后她说:“那您这些日好好休养,吃点荤的多补补。”

    平日她就觉得她爹吃饭少。

    父女二人这段对话,被刚至门槛的贺兰陵听了个正着,一时不知该不该进去。

    林扶风察觉到了,努力缓和着呼吸,他在听了林飒飒的话后沉笑了几声,轻轻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让爹再好好看看你。”林扶风又咳了几声。

    他修为高深,容颜早已定格,五官俊秀看起来颇为年轻,和林飒飒站在一起更像兄妹。

    “醒了就好。”如今见人醒了,他淤堵的心结散去不少,总算放了心。

    林扶风伤的太重,无法在林飒飒面前维持太久的平和,又简单交代了几句,他便以处理宗务为由催促人回去,林飒飒虽还想再和林扶风说会话,但她该懂的事都懂,只能勉强点头离开。

    “那您要多注意休息哦。”

    她往外走,贺兰陵往里走,两人擦肩而过时,贺兰陵很有礼貌唤了她一声师妹,若是以往,林飒飒必然不理会,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她抬头瞅了贺兰陵一眼,轻轻发出一声:“嗯。”

    这一转变落入林扶风眼中。

    在林飒飒离开后,他不由对贺兰陵感慨,“经这么一遭,这孩子的性情总算知道收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