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117章 番外完

    莲宝什么时候出壳,成了众仙都关注的问题。

    这孩子太特别了。

    在九转塔随着她爹时,她动也懒得动,安静地不行。

    去了七层丹塔,随着娘时,莲花蛋蛋就总能戳起一个个小包,孩子在里面好像手舞足蹈。

    苏渔与萧牧歌观察了半天,得出结论。

    “这娃想出来了。”

    “但当初她在肚子里,打定主意要变成蛋蛋,把养分幻化成莲花花瓣,一层又一层把自己裹得太牢,现在……”

    一时半会,她小胳膊小腿儿,挣扎不出来了。

    苏渔按住眉心,“宝这是像谁啊?”

    苏师傅一世精明。

    萧天君低头,看了孩子一眼,摸摸莲花蛋蛋的尖尖,”像她娘。

    “.....”

    与她娘一样,总喜欢尝试新鲜、与众不同的路。

    苏渔瞪着眼,竟然无法反驳。

    这娃随她。

    但又是个有自己大主意的宝宝。

    新手爹娘观察许久,终于找到了规律,知晓了孩子的个性。

    这孩子学习能力强,但懒,偏偏又嘴馋。

    如果是她不感兴趣的事情,连爹都不理。可一旦她爹开始享用早膳午膳,她就开始闹了。

    稍许不看,在小床上流口水,都能把她自己淹没。

    某日萧牧歌看公文,就听到哗啦啦的水声,急忙朝小床看了眼,已经是蛋蛋游泳。

    “莲宝这就学会水系仙诀了?”碧玉龟,本想做个师父,结果还没教,娃就自己成才了。

    萧牧歌心惊动魄,把湿漉漉的蛋从湖水里捞了出来。

    把它擦干,清洗一番,又把小被褥烘干,才重新放回去。

    自此,他再也不敢在孩子面前用膳了。

    结果第二日,轮到爹带的莲花蛋蛋,就十分不满。

    小蛋尖尖蹦跶,卷着小被褥,瞬移到正偷偷躲起来用午膳的亲爹面前。

    蛋尖尖一瞬,跃进他的工作餐——番茄炒蛋盖浇饭里,滚了一身番茄味。

    萧天君:“……”

    他的脸都黑了。

    碧玉龟还乐得鼓掌,“宝宝聪明,瞬移都学会了!”

    再轮到苏渔带蛋蛋的日子,萧天君就不敢再放她们娘俩去七层塔后厨。

    “莲宝瞬移到锅里,你捞都来不及。”

    苏师傅背着莲花蛋蛋,就是一颤。

    画面太美,不敢想象。

    孩子嘴馋,循着菜香而去,在壳里吃不到就想在饭菜里滚一圈。

    莲花花瓣稍许能浸一些味道进去。

    苏渔只能放弃,抱着孩子在小花园坐着,跟小家伙谈心。

    “宝啊,你快快长,只有挣破蛋壳,娘才能给你做好吃的,灌汤包、螺蛳粉、咖喱饭……”

    莲花蛋蛋自此开始努力了。

    爹不让她去七层塔,跟着娘亲一起在后厨工作。

    她只能努力地快快长大。

    她有好几个师父、师祖——穆道人、张长老、青玄、金昊天、佛子、杭婉儿、熊风……

    每日,他们不管她听得懂听不懂,都给她讲鉴别渣男、脚踢坏人的方法,风系、金系仙诀,剑法、刀法。

    莲花蛋蛋,飞速成长。

    仙界,到处可见一个小蛋蛋,努力学习着。

    小剑小刀飞舞。

    苏渔还专门做了一条蛋蛋背带裤,可以让宝宝把刀剑放在背带裤口袋的芥子袋里。

    终于有一天,莲花蛋蛋在向七师父杭婉儿学习擒拿术时,她勇猛地朝‘稻草人’敌军冲去,啪嗒一下,响起了破裂声。

    杭婉儿吓了一跳,“蛋蛋你破了?”

    她冷汗直流,但又激动地手抖。

    结果把蛋捡起来,四下检查,才发现是二师姐做的背带裤,被蛋蛋一激动,裆口挣破了。

    孩子日日长一分。

    衣服很容易跟不上生长速度,蛋蛋又天天舞剑冲锋,今日裤子终于破了。

    苏渔做的这条背带裤,为了不磨伤蛋蛋的肌肤,是很柔软的棉布质地,又透气,又考量到她爱流口水的性格,用的原料是竹笙,能吸许多水分。

    而两根牵着竹笙裤子的背带则是金针菇质地,有韧劲,还能调节长度,这样莲花蛋蛋长高了,也还能继续穿。

    结果……今日就在杭婉儿教娃的日子里,背带裤坏了。

    莲花蛋蛋都呆了,蛋尖尖往自己掉下的裤裤,低头望去。

    一看,就凝固了。

    有一瞬的小惊慌。

    把娘亲为她亲手做的小裤裤,弄坏了,怎么办?

    这条裤裤蛋蛋还是很喜欢的。

    每日苏渔要给她穿时,她都很积极,自己就会跳到背带裤里去。

    因为这条裤裤,闻起来香气不明显,不会让蛋蛋流很多口水,却又跟娘亲身上的气味很像。

    而且,它很方便,裤裤前面就有个大兜,里面放着她擦口水的帕子、围兜兜,还有各种师父师伯送她的小飞剑、小风扇……

    现在坏掉了,蛋蛋愣了下,就哇一下大哭。

    眼泪跟口水,一起流出来了。

    杭婉儿吓死,发现灵水源源不断,要把这块小花园都淹了。

    “莲宝,停!”

    “背带裤不是坏了,是换另一种方式陪同你。七师父这就帮你炖煮成汤,从你莲花蛋蛋的花瓣缝隙里,给你喂进去好不好啊?”

    抽泣的莲花蛋蛋,顿时止住颤抖。

    眼泪含在花瓣缝隙里,好像露珠摇晃。

    但很快她就随着杭婉儿的动作,不再难过。

    竹笙白白胖胖,好像绵密丝网,清洗之后,略微浸泡,再放入杭婉儿的储备高汤中,稍微沸水一滚就全熟了,一颗颗宛若白絮漂浮起来。

    再搭配着金针菇-背带、香菇-镶边口袋,就是一碗竹笙杂菌鸡汤。

    热气袅袅间,轻轻一吹,喷香的油珠儿就翻了个浪,将胖胖竹笙摇摇晃晃地挤做一团,软软地碰在一起。

    嘶——

    杭婉儿狠狠吸了下口水。

    莲花蛋蛋都凑过来,将蛋尖尖挤在她手边看。

    咕嘟咕嘟。

    当苏渔看了眼时间,放下铁锅,去七层塔后院,准备带学艺的莲花蛋蛋回家,刚到小花园门口,就碰上了来接她们母子的萧天君。

    正好,夫妻同行。

    但他们到了花园门口,就听见了大口吞咽的急匆匆声音。

    两人对视一眼,忙赶到杭婉儿面前,就见她将一根粗粗的吸管,从莲花蛋蛋的花苞缝隙里戳进去。

    秀气又急切的吞咽声,从莲花蛋蛋内传来。

    杭婉儿手中的玉碗,竹笙杂菌汤的水平线,飞快下降。

    苏渔:“!”

    她走过去,但萧牧歌的速度却更快。

    玉碗菌汤一降到底,他就接过莲花蛋蛋,竖着抱在怀里,轻轻拍打蛋背。

    没多久,嗝~~一声响亮的饱嗝,被他拍出,从莲花蛋蛋内舒畅传来。

    萧天君面露得色,朝苏渔望去。

    他学的拍奶嗝手法,果然没有白费。

    但拍着拍着,突然觉得不对。

    莲花花苞,从他掌心中间……裂开了。

    孩子爹僵住。

    苏渔又惊又喜,“蛋蛋破了!她肚子吃饱,撑破了。”

    孩子爹:“……”

    低头,果然就见花苞瓦解,露出一块粉粉嫩嫩、却很是鼓鼓的小肚皮。

    一只藕粉般软软小手,羞涩捏住花瓣一角,轻轻翻开。

    露出一张吃得两颊通红、嘴角还挂着油光的可爱小脸蛋,以及一双略微害羞的葡萄大眼。

    “裤裤,吃吃~”

    萧天君的手都抖了。

    “她像你。”

    尤其是这双眼睛。

    苏渔心房都像被一击打到。

    屏住呼吸,才敢低头,检查她的小手手跟小脚脚。

    看到都好才松了口气,亲亲宝宝软软、嫩嫩的小脸蛋。

    杭婉儿眯眼笑,将一勺竹笙塞入自己嘴里。

    鲜美滑嫩,一包汤水在嘴中滋开,回味无穷。

    “莲宝总算出来了。”

    她闭眼享受鲜汤,还砸吧嘴给莲宝看。

    “不愧是二师姐,一裤多用,搞定小娃娃了!”

    莲宝眨眨眼,啊一声,望着七师妹迅速吃完的竹笙,小眼泪就流出来了。

    裤裤~

    她的!

    “哇——”

    “……”

    苏渔忍不住笑倒在萧牧歌怀中。

    幸好。

    她家别的不多,就饭菜最最齐全。

    *

    多年以后。

    凡间一直有个传说,如果有幸遇到一家名为仙乐的家政公司,务必要请这些家政替自己做一餐饭。

    虽然这些家政们有些是帅哥,有些是美女,但值得信赖。

    “哈喽啊。”

    穿着背带裤、扎着丸子头的粉衣女孩,按响门铃,靠在墙边,微笑摆手。

    “我是仙乐二十八号,你的家政专家,莲莲。”

    “今夜,你有什么想达成的愿望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