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112章 番外缘续2

    苏渔与萧牧歌二仙, 带着碧玉龟、熊风,飞快赶往凡界升至仙界的入口。

    这七十余年,他们年年等候。

    但至穹峰的师徒,都没有一个上来。

    苏渔当年飞升时, 羽化成仙, 她铸造的通天之楼、烹制的蛟三件也具备了仙格,无法继续留在凡界原地。

    天梯在被她脚踩着上天时, 蛟三件也完成了最后一次通讯, 让至穹峰师徒目睹着她一步步等位飞升。

    但没多久, 它们就与被她再次扔下凡间的丹塔一般, 不知飞射到地上何处,陷入沉睡。

    也许是百年,也许是千年, 等候下一任有缘人寻到它,将它唤醒。

    而天梯、电话的消失,让人仙两界的通讯又被再次切断。

    可虽然如此, 苏渔也经常听到至穹峰师徒的音讯。

    金霸门、冰凌宗,……各门各派,乃至魔帅们,陆续有精英、长老飞升。

    他们次次都会带来至穹峰的消息。

    “你飞了之后,他们发现天梯消失,本想去拿出你的二代天梯重铸, 结果回了峰头才发现它们也早已化为团团仙气,在原地消失不见了。”

    “你师弟卫钊消沉了半日,就打算接替你, 再次重铸通天之楼。他觉得, 你做的这些, 不应该随着飞升而消失。”

    “如果老天不允许凡人通天,那他就铸造一条凡间路,能有多高就多高,让这条修仙路冠你的名,被后代知晓铭记。”

    苏渔路?

    救命。

    苏师傅第一次听见,就想拒绝接受。

    “陆一舟消沉了会,也找你师父说,想要延迟飞升。他要闭关编写曲调,大多仙人传说、大乘之后的修炼法则都在典籍中流失、模糊,他想要编词传唱,让你与他们的这段故事,让人修能飞升的事迹,尽可能地流传下去。”

    “你师妹杭婉儿,让我带信上来,让二师姐再多等她一些时日。她失言了,不能马上来仙界与二师姐团聚。”

    “因为她看见二师姐完成自己的仙路历练,才意识到自己的还没去做。”

    “她要带上隐形丹,去帮助世间受苦女孩。若有一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与她一样,加入这项帮助女孩的队伍中。到那时,才是她飞升之日。”

    此刻,苏渔站在仙界飞升口,对这些过往口信,都历历在目,仿佛还在昨日。

    她的副手们,师弟师妹们,终于独当一面了。

    她站在通道口,往凡界张望,心里既期待又怕再次遗憾。

    “也许,这次也不是他们飞上来。”苏渔叹息。

    萧天君将她肩膀拢住,“不急,到了时日,自然就会飞来。”

    苏渔点头。

    她不急,只是思念罢了。

    她知道,他们都在凡间做着各自的事情。

    郁东与朱莺延续她的事业,在修仙界,联手开连锁移动丹车。

    不仅挣钱,还资助了许多因缺灵石而无法修炼的修士,继续追求飞升。

    阎琰则是被她从仙界扔下丹塔的传承点醒。

    张长老飞升后,南浔问心剑阵的看守长老一职缺失,阎琰思考之后接替了张长老的位置。

    待到有了新的南浔弟子成长,足以接替他,他再迎接天雷飞升。

    他们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与事业。

    苏渔很欣慰,看了眼身边表面平静的萧上仙侧脸,“师父当时就说,要等弟子们都飞升了,他最后才走。”

    “听说他后来的七十年里都致力于徒步,要再捡几个天才弟子。”

    “……”

    这都怨他们,当初怎么就抱着一起下凡,一起落在南浔,就差几步路摔在穆道人前呢?

    说穆道人气运不好,他们二仙自己都不信。

    事实上,是整个仙界都不信。

    当穆道人终于拖家带口,带着他亲传弟子们,一起飞向仙界。

    最后一段路,受到了仙仙的瞩目。

    “师父,好像大家都在看我们。”

    卫钊保持着握刀的姿势,但事实上,他的大刀不到仙阶,无法带入仙界,被他转赠给南浔别的刀修弟子了。

    “别慌,三徒儿,我们多人齐齐飞升是比较张扬。”

    穆道人觉得没什么,反而大大方方地四个风扇旋转在身侧,边往上飞,边朝往下看的众仙挥手。

    兴致勃勃,还十分自信。

    杭婉儿也是点头,阎琰与郁东望向仙界入口,面带微笑与期待。

    他们终于来了。

    天梯消失,二师姐炼制之物的库存也大多消失不见,这让他们意识到,他们成仙后恐怕也会如此。

    他们不能就此离开。

    为了让二师姐的事业在凡间持续,为了让至穹峰后继有人,他们花了整整七十年,在凡间继续奋斗,终于完成各自使命。

    思念、以及失信于二师姐的迟到内疚,日日纠缠。

    每次有飞升的人修魔修,他们都会拜托对方带话给她。

    今日,他们终于上来了!

    “这都是值得的。如果不做万全准备,飞升上来我们也只是个小仙,怎么保护二师姐呢?”杭婉儿叉腰。

    没错。

    阎琰也认可地点头,“待会立刻去找师姐师兄。”

    穆道人师徒,在通道的最后一段路,望见了仙界的云雾缭绕,仙山于缥缈间若隐若现,仙鹤与仙雀时不时经过,恣意又洒脱。

    陌生的环境,让他们深吸一口气。

    但又充满向往。

    “不知南浔人仙的大本营在何方,二师姐怎么样了,有没有被欺负,工作量大不大。”

    郁东边说,边掐指一算。

    算无遗漏。

    仙界应该也有复杂的背景关系。

    之前大师兄虽通过十蛟视频电话与他们通信,但对于仙界的信息,大师兄却从未透露过很多。

    天机不可泄露。

    如今他们上来了,近乡情更怯,也很怕大师兄是报喜不报忧。

    “欸快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