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104章 今日做饭了吗(二合一)

    飞升荒岛。

    空中天梯高楼上,摆放着若干案桌。

    每天案桌上都摆着小三牲,点着三炷香。

    在杭婉儿-仪式指导与奚泉-点香专家的引领下,一批批被叫到号的修士,上楼。

    “七号,青榕门千年前飞升老祖,后人代表上前敬香。”

    杭婉儿开口喊。

    “八号稍等,保持一丈距离。”

    苏渔擦了下手,最后再检查一番菜品质量与摆盘。

    发现没问题,就给了杭婉儿一个眼神。

    杭婉儿忙请青榕门后辈代表柳冉,把燃了的香插到香炉去。

    柳冉满脸紧张,“这样就行了吗?飞升的老祖真能收到?”

    杭婉儿轻咳一声,“你不信我们七层塔的口碑?”

    “不不不,”柳冉摆手,“只是我们从前也在门派内多次参拜祖师的画像。”

    她此刻望向垂在案桌前的师祖‘糖画’像。

    依旧觉得不太真实。

    苏师傅七层楼这几日休业,不卖丹也不卖法器,竟然开始做这些了?

    但柳冉刚准备问这案桌上小三牲怎么处理,能否让她带回青榕门,再在案桌上摆放一阵,就见杭婉儿已经姿势标准地开始打包‘外卖’了。

    小三牲都装进荷叶包。

    叠成三只小盒,装进一个竹编菜篮子。

    杭婉儿恭敬交给苏渔,朝柳冉念诵一句。

    “柳师姐,你可以对祖师带一句话。”

    “!”

    柳冉脸红。

    众目睽睽之下。

    “我师父让我问老祖,按照记载,她并不是修炼木系功法飞升的,大乘之后,她修炼的是什么大道,能否托梦下来。”

    “还有,请她庇佑我青榕门弟子修炼顺利。”

    苏渔不由抬头看她一眼。

    精通符箓、又有洁癖的洪蕴,当即指尖轻点空中。

    啪啪啪地,打出来一张外卖单。

    【下单时间:戊子年……】

    【备注:找青榕门弟子来烧香给我,但千万别让他们问我问题!】

    【1号口袋:

    三柱香*136仙石

    小三牲*11299仙石

    餐盒费3仙石

    仪式费14仙石

    烧香弟子留言2仙石

    ……】

    洪蕴把外卖单‘符箓’一起放到小三牲与香中间,让它沾染香火气息。

    又将柳冉口中说的话,伸手一点,生成第二张符箓‘卡片’。

    “柳师侄,你留言字数过长,下次记得精简些。这样我排版很难。”

    “你想要什么字体?”

    柳冉:“!”

    他们几番讨论确定之后,这个塞入附言小卡片的菜篮子就又回到苏渔手上。

    苏渔手腕朝上,拉了下众人都看不见的‘铃铛绳’,电话线的进阶版。

    很快,萧牧歌顺着绳索下降。

    深深看了眼苏渔。

    才接过她手中菜篮子,重新消失。

    柳冉站在下面,往上看,张大嘴。

    “……献给老祖的小三牲……消失了。”

    因为今日有前来‘供奉香火’的其他修士,萧牧歌为免麻烦,来去无踪,只有手腕绑着铃铛绳的苏渔能看见他。

    “这老祖真能收到?她真吃吗?”

    柳冉又惊又喜,但又有点可惜。

    她本来还想把苏渔许久不出手制作的丹餐,带回宗门呢。

    “那我现在就回去了?”

    柳冉有点不敢走,也不知道老祖吃完会不会马上捎话下来。

    现在她已经丝毫不怀疑,七层塔做的拜祖业务了。

    苏渔朝她安抚点头,“回去等消息吧,若是有回音我们七层楼会再通知你。”

    杭婉儿微笑,业务熟练,送柳冉离去,很快就叫下一号。

    还提前跟楼下各派弟子们叮嘱。

    “提前想好留言,控制在二十字内。”

    众人忙苦思冥想。

    苏渔今日一共做五单。

    保质保量。

    做完,今日就收工了。其他人都去收拾东西,她在楼上的躺椅坐着,决定等一下仙界客人的回馈。

    *

    五份外卖,各自飞入不同仙府。

    从天而降。

    “这么快就到了?”

    某座仙府内,四位仙人共住。

    他们都是千年前从人界飞升的,来自冰魄宗、青榕门、金霸门。

    四位都是宗门早期的祖师爷。

    他们中只有青榕门的老祖购置了一份小三牲套餐。

    其余三者,都只想购置香,就决定观望一阵。

    毕竟这一套也要1299仙石呢。

    四仙都在等待,直到一个标记‘七层楼菜篮子’的外卖抵达,他们才纷纷聚在石桌边。

    “天君推荐的,应该没问题。”

    “就算不行,我们也要夸奖一番,毕竟他尊位在我们之上。”

    “是啊,谁想到这南浔原本没出几个地仙,一下子光宗耀祖,来了个天仙尊者呢。”

    “南浔地仙们住的仙府,近日都涨价了。啧。”

    “谁让南浔运气好,天尊转世托生到了他们那儿呢。”

    青榕门老祖严肃,边拆包装边开口。

    “噤声,心有念,必被听见。”

    三者顿时闭嘴。

    天尊日理万机,十分忙碌。

    仙界如今仙人不少,若是仙仙念他,他都去聆听,也是忙不过来。

    他们可没有青榕门老祖那么怕事。

    但他们此刻也都沉默了……三个垒在一起的荷叶盒刚从菜篮子里拿出来,就溢出一股匪夷所思的冲天复合香气来。

    他们口鼻都被淹没。

    尤其拿出来的三根香仿佛尚未燃尽,袅袅香火气息,与他们之前千年闻到的都不同。

    上次只是从碧玉龟殿下口中闻到一丝,可如今近在咫尺,刹那他们就被这余韵悠长、缠绵悱恻又让仙身清醒的独特香气深深折服。

    今日的三炷香,是苏师傅的营业改良版——摩卡味吸吸冰。

    这燃香更粗。

    既然是要售卖,苏师傅从来都精益求精。

    她琢磨着香火要送到天上,那必定是配送途中不易损坏、燃地越久越好。

    吸吸冰,含在嘴里都需要一点时间慢慢融化。

    只能慢慢用手的温度将吸吸冰捂热,让它半化成冰水,连着碎冰一点点拼命朝上挤,再用力吸进嘴中。

    这一口费老大劲的吸吸冰吃法,让快感延迟,好似跋山涉水,历经长途才终于享用到,这一瞬仿佛站在高山之巅,回顾前路漫漫。

    嘴中冰凉爽透的快感翻倍。

    而摩卡混着可可的甜与牛奶的醇,让咖啡的香气更加丝滑浓郁,祛除了所有酸涩。

    “嘶——”

    三炷奶咖色吸吸冰,正好能让青榕门老祖两手握着,从上面冒着冰雾的小口处轻吸一下,就是仙体一激灵。

    “怎么样?”

    其余三仙迫不及待地问。

    甚至想蹭一口。

    “嗯,等下,让我再试试。”青榕门老祖让他们噤声。

    然后,一炷‘香’没了。

    两柱‘香’没了。

    三仙目瞪口呆。

    “这滋味难以描述,啊~”说话间,她就被口中细腻滑顺的摩卡冰舒畅地一哆嗦,仙体都要飞起,“我再多试几口。”

    “……”

    再感受,就被她吸没了。

    三仙都很馋。

    但青榕门老祖很快放下摩卡吸吸冰,拆开了那三个荷叶包。

    糖醋鱼浓郁绵稠的酱汁,透着一股沁脾酸甜。

    挑起一块鱼腹正中的软嫩白肉,在温柔如丝的糖醋汁里转一圈,再随着两三根煸香葱段,送入嘴里。

    很快一根鱼骨就从中掉落,证明它曾经存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