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99章 今日做饭了吗(修字二合一)

    至穹峰上,天空一片漆黑。

    洪蕴以一人之力点亮半边天空,替苏渔照亮后厨,让光辉洒在每一个努力‘吸尘’的众魔脸上。

    魔主的魔气—通心粉—萧牧歌(魔气真空)—魔气输送给众魔。

    只有魔主一魔受伤的场面,达成了!

    魔主大军七分之四的魔帅、魔族们,仿佛吃了顶级魔丹,又被洪蕴暖洋洋的日光照射到,全露出了真心的笑容,眼中熠熠生辉。

    是幸福的眼泪啊~

    洪蕴看到他们如此的表情,心中一动,向正准备下一道攻击‘菜品’的苏渔行礼。

    “小苏师侄,多亏你点醒我。”

    没有当初那道墨汁丹,就没有今日点亮人魔两族的洪蕴。

    苏渔抬头,就见到洪蕴边说,身上边闪现一道刺目光辉,一颗钻石般闪耀的元神凝结。他一步,踏入化神。

    在这黑夜的人魔存亡危急关头,他终于理解了日之辉对于这个世界的意义。

    张长老、穆道人嘴角抽搐。

    “现在哪里危急了?”

    他们衣袍都没乱,连上场的机会都没有。

    真是离离原上谱。

    “我去缠住那个七分之三不听话的魔帅!”穆道人体内四元婴顿时亮出风旋,宛若一个搅拌机,飞快冲向众魔乱斗场。

    张长老也冲了进去。

    苏渔想叫住他们都来不及,青玄也已经飘飘然站起,青竹四散。

    去的快,就有敌魔。去的慢,敌军都没了。

    他们急。

    但刚冲进去,一块臭豆腐就擦着张长老的脸,飞向七分之三敌军。

    一团饺子皮,差点将穆道人包起来,冲着敌魔而去。

    吃剩的翅中骨头——还残余着魔饕一丝口水,从青玄发丝边飞过,锁住对方的一个魔帅的小喉咙。

    冲进去的各派长老们,纷纷被迫止住脚步。

    金昊天、水千溪等人,浮在空中,早已有技巧地吃瓜子,边看战局,边朝下津津有味吐出瓜子壳,“看我机关枪——呸呸呸……”

    “长老快闪,误伤我不管啊!”

    一个六品瓜子壳,就带走两三个魔卒。

    众长老:“……”

    众魔都乱了。

    七分之三的魔们,痛不欲生。

    砸在身上的臭豆腐好香,外皮油炸到金黄,外脆里嫩,在甜酱与辣酱里翻滚一圈,能把魔馋哭。

    可一碰到,他们就宛若陷入了沼泽。

    整片地面都化作了如同豆脂般的嫩滑,他们深深陷入。

    手脚都无法在其中用力抓到什么,根本爬不上去!

    一个个被这臭豆腐的香味与热烫淹没口鼻。

    相比之下,被包袱皮裹住的魔们,就没有臭豆腐沼泽这么折磨。

    包袱皮没有这么香,一个个将他们悬空吊起,能让他们探头看到外面的情形,看到那些七分之四‘曾经同伴们’大口吃进一个香喷喷的鸡翅,吐出来一块锁,将他们首领给捉住了。

    他们目瞪口呆,并且在嘴角流下羡慕的眼泪。

    “愿意归顺的,找郁东掌柜与他的道侣,有钱的交钱、没钱的签债契!”

    魔饕吃饱了,大喊一声。

    郁东是谁?

    他道侣又是谁?

    全人修都没想到,在人魔战场上,郁东与朱莺两道侣成了最亮眼的崽。

    朱莺拿出六品棋盘,棋盘已解锁到第二道禁制。

    当场就能指挥两个魔将带领魔卒,两军对垒——一队负责收银,一队负责债契,现场井井有条。

    “排在右侧,收银。”

    “排在左侧,签契约。不要插队,队伍里不许打架。”

    郁东一边收灵石,一边递出魔元公主床丹,帮助他们离开魔主禁锢。

    场面热闹非凡。

    众人都看得入神。

    其他门派,特别是西境、北境,离南浔较远的九垚山等等,他们设想过无数次,人魔大战时,会是多么激烈悲惨的情景。

    万万没想到会这样。

    就连琢磨是否多制作点瓜子子弹的苏渔,都很欣慰地看向朱莺与郁东。

    她把收银台交给他们小情侣,实在很放心了。

    “动作快,服下公主床、经脉丹的魔,迅速去萧道友身后!”

    很快各个门派协助维护现场秩序。

    归顺长队从至穹峰,排到了南浔派的门口。

    想加入的魔太多了。

    吸取魔主魔气的队伍越来越长,一个个魔吸饱了,换下一个干瘪的魔上。

    魔主身上的黑雾不断变得稀薄。

    它怒吼着翻滚,乌爪拍动身下的山群。

    “你们竟敢背叛我,死——”

    魔气张牙舞爪,化为一条丑陋十头虫,朝在队伍末尾打去。

    但一息就被萧牧歌拦下。

    他绑着细布的手,迅速拿出二师妹提前给他分.身们的面筋团,在空中翻飞,放入油锅。

    瞬息变成了一颗颗滚圆、膨胀的油面筋!

    他从掌心推出,就将这个二师妹说叫安全气囊的东西,推到了这道魔主攻击处。

    就听啪一声,十头虫刺破这‘气囊’油面筋,冲入了里面,萧牧歌伸手拂过,将它封口,就变成了一个‘塞肉油面筋’——往后扔到了排队等魔气的众魔中。

    队伍末尾一个魔拿到,还没反应过来。

    苏渔就已经提着大锅飞快冲过来,将这‘塞肉油面筋’浸到加了老抽、生抽与砂糖的酱汁里,加水盖锅。

    在魔主愤怒地翻滚大吼时,她往锅里撒上翠绿小葱,一碗正宗的油面筋塞肉就热气腾腾出锅了,被苏渔赠送给刚差点被击中的倒霉魔手上。

    “恭喜,你幸运地抽中了‘被魔王选中’礼包。”

    苏渔持锅微笑。

    众魔:“!”

    “魔主看我,我也背叛你了!”

    “就是,我也背叛了,你怎么不对我出手?是我不配吗!”

    “看看我,我不想做魔了——什么都不如人,日日都黑夜,我还注定只能做个三品魔卒!为什么?我也想当将军啊!你给我一拳吧!”

    魔主:“!”

    本来还害怕自己背叛会被魔主惩罚的魔卒,看到幸运儿后,都被壮胆了。

    而且还有一个面带慈悲的佛子,对着他们微笑敲打木鱼。

    “各位道友,这如何是背叛?”

    佛子拈花一笑,在众魔间开出了铺天盖地的花卉。

    “放下屠刀,已不是魔。你们与人,又有何区别?”

    “人就是魔,魔就是人……”

    众魔面色恍惚。

    魔主:“!吼——”

    大怒,魔主的愤怒终于被佛子叨叨给彻底点燃了!

    “人修!你们要付出代价!”

    它身形暴涨十倍,吸住它黑雾的百道弯曲修长管子,一瞬被挣断。

    萧牧歌低喊,“退后。”

    他身后的魔与人,顿时结阵后退。

    但本在犹豫要不要背叛魔主的第七魔帅,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这暴涨的黑雾一瞬吞没。魔帅一怔,发出惊惧怒喊,“我没背叛您!”

    黑雾中涌动不止,好似激烈挣扎。

    可两三息,就失去了动静。

    顿时黑雾又殷实了。

    萧牧歌身后的众魔呆滞。

    原本在魔主身边的观望魔们,立刻反应过来,惊怕四散,朝人修逃来。

    黑雾浓得化不开,但此刻宛若吞吐,一呼一吸间,慢慢收缩入那庞然大物的体内。

    终于,雾气中庞然大物的身躯,清晰出现。

    ——那是一只具有十颗头颅、两只乌爪,虫般身体的怪物。

    众魔手中的鸡翅都快掉了。

    这是他们的魔主?

    不可能,他们的魔主,怎么可能这么丑!

    魔涩,代表欲望的色.魔统领,看它一眼就要崩溃了。

    她服务数百年的就是这丑东西?

    “它十张脸都不一样……”

    杭婉儿治好了呕吐病,可现在看向这玩意儿还是被恶心到了。

    它的十颗头,都接着一根长长的脖子,每张脸的样貌不同。

    “是上一次前来攻击人族的魔帅……模样!”

    不知道谁喊了声,魔与人都觉得寒毛直立。

    细看之下,它修长的十根脖子,就是一个个身躯般。

    其中七条都能看见当年魔帅们身穿的铠甲,而现在就像是那脖子的纹路,他们都没了手,只有一张脸还能看清。

    愤怒、嫉恨、贪欲、□□……每张脸都有着不同的罪恶。

    而这七张脸旁,还有一个更粗壮的脖子,支撑着个狰狞又威严的脸。

    “这是一千三百年前突然陨落的魔主?”

    魔尔大惊失色。

    竟然是被这一任魔主吞噬了。

    而第九个头就属于它自己,这一任魔主,可现在已经雌雄难辨,只能看见模糊的五官。

    吞噬,让他早已忘记了自己的模样。

    此刻第十个头,竟然就是被这怪物吞噬的梅有德,八品天书已化作了它的一部分力量。只有这部分躯体,是白色的。

    另外,还有个肉球,在它巨大躯干的背部隐隐跳动,似乎是活的,马上要生长出来。

    “这是刚才被他吃进去的那个魔?又要长出一个头了?”

    穆道人凝重。

    洪蕴面如土色,洁癖党已崩溃。

    魔尔窒息,“它疯了。”

    吃掉了上任魔主与魔帅,还不知道吃了多少魔卒。

    “被吞噬、却没死去的魔元留下了无穷的怨恨、愤怒、诅咒。”魔涩红唇僵硬,“这恐怕与我们无法突破也有关联。”

    魔饕也有点想哭,“所以,我们吃的魔气都是脏的?”

    一千多年,他们魔主就是个半生半死的怪物。

    整个魔域的魔气,都被它吞吐的尸体气息污染,导致他们一代代魔吸收魔气都有上限。

    这些魔气也慢慢改变了他们的身体,经过漫长岁月,逐渐变得跟从前记载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