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91章 今日做饭了吗(二合一)

    东境山壁打开了一扇小门。

    魔气近在迟尺。

    但大家都停了下来。

    此刻他们正在等待报废的‘水管’送别仪式。

    因为穆道人、金灵,参与了刚才的马达组件,木灵土灵、水灵负责镇守戒备,都十分疲惫,需要休息。

    当即,杭婉儿站起来,肃穆开口。

    “就以此道软管的破灭,纪念今日我们人魔同心,共同协作,打开了一扇通道之门。”

    “魔只要向上,就是好魔。人,要是堕落,也是坏人。”

    “人魔本没有什么好坏定论,就让我们一起记住今日共同奋战过的痕迹――”

    “软管丹,你去吧。”杭婉儿吟诵结束。

    众魔都听得心血沸腾。

    魔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虽是签了劳契,可他们也怕这些人修并非真心接受他们。

    事成之后,还会将他们灭杀,或是永生囚禁。

    但现在,他们忍不住默默别过头,擦了下有些热的眼角。

    没想到,人修还专门纪念与他们魔一起努力的日子?

    就连魔主都没给他们这样的纪念仪式呢。

    “都是我魔灭没用!”

    魔灭狠狠捶地,想到刚才吸食灵气的软管法宝,足足六品啊,可却在他手持之下四五分裂,宝光破灭,彻底毁损。

    “若是我魔灭的魔元更强大一些,就能生出更粗壮的小指脉,也不至于吸纳这灵气过慢,导致这通心软管宝承受不住。”

    他容纳的少,给下一个魔运送的灵气就慢。

    这就导致大量灵气淤堵在管道内,加速了软管宝的折损。

    “我也有责任。”

    站在第二顺位的魔图深深低下头。

    “都是我急于表现,按照新得的经脉粗细,我也轮不上第二位,都是我抢了第二位置,又没本事。”

    其余魔将一听,都垂下肩膀。

    废了两条六品法宝,他们都脱不了干系。

    要是在魔城,犯这样的错误,绝对会被魔主鞭抽。

    众魔有些慌。

    结果一柄柄飞剑,端着个桃木托盘到他们面前。

    还没打开,就涌出了香浓气味。

    杭婉儿朝他们笑了下,“让我们一起服用这法宝残骸,铭记今日心得,为它默哀。”

    众魔:“!”

    ――奶油黑松露鸡肉通心粉。

    “别客气。”

    苏渔已经自己端着一盘,开始享用了。

    “今日量多,不够还能加。”

    两根三丈的长管通心粉,煮了两大锅。

    她一招呼,众魔也不敢磨蹭。

    当即看向托盘上摆着石色的浅口大圆盘。

    就见这有些深灰的石色盘上,散落着一段段断裂的鹅黄色通心水管,一根根全裹着厚厚的乳色奶油酱。

    擦出的黑松露碎末,点点布在上面。

    众人不由望向魔图。

    魔图顿时挺胸。

    这是他服下水围城-馍丹、魔元被修补后,配合木灵,在阴暗潮湿的魔气下,生出的松露。

    颗颗又大又香。

    按照苏师傅的话说,这是他劳动的产出。

    他应该多吃点。

    魔图忙拿出竹筷要扒拉,但苏渔却给他们发了银叉。

    叉子一刺下去,就在浓稠的奶油酱中转了一小圈,拧了三四个通心管在银质闪闪的叉尖上。

    为了去掉过多奶味的腻,其中还加入了黑醋。

    一口下去,绵密的奶油挂在通心粉外部的棱纹上,与黑醋的酸完美结合,奶香四溢又恰到好处的微微开胃。

    星星点点的松露碎儿,还在舌尖透出一股湿润的森林气息,好似露珠从松枝上滚落,带来了草木与泥土的淡淡香气。

    醇厚却又清新,淡雅却又不轻浮。

    多层次的回味,在通心粉的筋骨中完整保留。

    嚼一口,就渗出来一分。

    不仅不腻,还感受到了它的价值不菲。

    “这竟然是我用魔气培育出来的?”

    魔图真没想到。

    大家服用的都十分舒畅。

    软管破裂是因为充斥过多灵气,如此用下,瞬间穆道人、木灵消耗一空的灵气都得到补足。

    面对打开的魔界通道,众人跃跃欲试。

    “魔城,除了魔主所在的主城外,另外七座副城全是魔帅看守。这次我们要找的统帅魔尔,就在暴.乱之城。”

    魔灭开口。

    “暴.乱之城的魔气,哪怕普通魔族进入都要特别小心。”

    几个魔将颔首。

    “一旦被魔气附体,就很容易愤怒、狂暴,无法控制自我,想要破坏身边的东西、同类。”

    苏渔明白了。

    看一眼芥子袋,可掐、可发泄的白馍已经就位。

    她手一挥,“好,那就把我们的移动丹车开进去。”

    “……!”

    这次苏师傅的战略是蚕食。

    趁敌人不注意,从边缘处吃到对方的中心。

    再配合移动早餐车,轻便上阵,一旦战斗结束,就可以迅速撤退,符合快速二字。

    郁东已经拿出算盘,开始推算丹单的价值。

    “这次我们的任务有两个,一是捉走魔帅,让魔主孤立无援,十万大军成空。”

    “二是收集魔气,寻找新品种的丹材,向魔民们收购,多多益善。”

    “开车!”

    郁东也跟着二师姐挥手。

    魔族通道口内仿若隔世,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

    涡旋已经不在,但谁都不知道,这其中是否有什么未知的可怕东西。

    这次青玄、张长老,以及自告奋勇加入搜查梅有德小队的阎琰,与其他门派轮流值守

    巡逻四境界,没有一同前来。

    卫钊、杭婉儿等其他核心师弟妹,跟着苏渔。

    另外五灵后厨团队,以及风旋马达穆道人,法务专员萧牧歌与碧玉龟,还有重要的点灯专家洪蕴长老,也都随行。

    “大家小心。”

    通道的一片漆黑之后,似乎就是平摊大路,直接走进去都行。

    但扑面而来,苏渔已经嗅到了腐朽般的腥臭,露在外面的肌肤感到了一阵不适的冰凉与潮意。

    浓得化不开的阴暗、混乱烦躁等负面情绪,都有些朝她袭来。

    魔界,连低阶的普通魔卒都会觉得不适,更别提人修。

    众人走了几步,就都拿出芥子袋里的灵石狠狠吸了口。

    苏渔毫不犹豫地做了个手势,“全上车。”

    刹那,一辆经由她烹饪炼制而成的南瓜马车,六品法宝在通道内出现――爱心早餐车。

    车厢内是一个大约可容纳十人后厨的宽敞空间。

    里面放了切配用的料理台面、清洗水台,外加三个灶台空间。

    还有两边马车车窗,可以出菜、摆盘的出菜口。

    甚至连郁东收钱的小板凳都安置在了出菜口边缘。

    五脏俱全的移动早餐车,即将营业!

    上了马车后,苏师傅摸着灶台,心情就有一丝小雀跃。

    南瓜马车的车厢外部仿佛镀了一层金,四只巨大木质滚轮,很快就驶入了通道口。

    洪蕴一瞬日光般点亮前路。

    但魔气浓郁,他的光也仅仅只能照亮车前十来丈的距离。

    他们的神识感应,在此处也不能频繁使用,到处都是不适的负面压抑情绪,让灵气、神识消耗加倍。

    “苏大人,我们替你撑起魔气防御罩!”

    十二魔将守护在马车周围,立刻充当起了保镖与打手的职责。

    魔灭与魔图一左一右,戒备望向四周。

    这暴.乱之城并不是他们的主城,他们对这里也不熟。

    “到了!”

    通过大约五丈的通道,眼前就逐渐有了光。

    一整片充满着乌色,宛若被墨泼洒的黑白世界,在他们面前缓缓展开。

    干涸的玄色硬土,枯萎的墨色树干,乃至偶尔经过怪叫几声的三头大鸟,在他们马车之上展开了漆黑的宽阔羽翼。

    有光亮从天际投射下来,但很微弱。

    就好像在眼前蒙上了一层灰黑般的面纱,入眼的一切都是朦胧、且漆暗的。

    “这里就是暴.乱之城的外沿荒野,一般很少有魔会来。三品以上的魔卒都在城内居住,或是在城外军营。”

    魔灭介绍道。

    他指了下直行方向。

    “若是摩尔大帅归来,也会回中心的城主府。暴.乱城的看守据说是七大副城中最宽松的,我们有机可乘。”

    在这暴.乱之城中,谁都可能随时发狂、暴躁。

    守城的魔卒,看到比自己高阶的魔,都不会仔细探查,免得对方突然发怒,魔卒都吃不了兜着走。

    “我们最好在天际完全变黑,什么都看不见之前入城。”

    他们的……南瓜金质马车只要涂黑,就不是很显眼。

    就像他们额上金角暂时涂黑了一样,隐匿在这浓雾环境中,根本不会让这些头脑发胀发疯的魔发现。

    但魔灭刚说完,就见移动早餐车――被他们众魔护送、隐藏,但它仅仅向着魔族领地,挪动了一步。

    一步,就停下了。

    十二魔将:“?”

    “我们已经到了。”杭婉儿替他们解释。

    众魔:“?”

    刚说好的行驶进去呢?

    就滚了一圈轮子?

    他们回头就能看见刚通过的入口。

    这里离魔城的中心还很遥远。

    但苏渔朝他们微笑了下,“一般移动丹车,都在客流最大的地方。”

    杭婉儿自信叉腰,放光芒地补充说明,“我二师姐在何处,何处就是客流最大之地。”

    苏渔轻咳一声。

    师妹又膨胀了。

    她看中的是此地的未来。

    一旦人魔建交,这里的通道口就相当于交通枢纽,地铁换乘站点。

    苏师傅的第一辆爱心早餐车,就要放在这里。

    人流大,有前途。

    “别急,客人不来,我们就发下传单。”

    “!”

    客人,是说魔尔大帅吗?

    *

    暴.乱之城,城主府。

    大帅魔尔回到屋内,就一拳暴躁砸向床榻上的虎头骨。

    他在梅有德面前炫技失败,放出的魔气追踪被炼制消失,灰溜溜地回了魔界。

    刚又被魔主当着其他几个大帅的面大骂一顿废物,丢了大脸,一路回到自己的城内,还是恼怒难消。

    “可恶!”

    他紧握着拳,又松开。

    魔主是个屁!

    你能耐。

    怎么不自己出通道,干掉南浔?

    只会骂他废物……

    但这念头刚动,他额间魔元就跳动了下,钻心的疼搅动他脑壳儿般,要撕裂了他。

    魔尔面色刹那沉下,握拳抵着跳痛的额间。

    只要对魔主有一丝不忠不敬的念头,体内魔元就不会放过他。

    哪怕他已经是统帅级别,七大城之首,离魔主的位置只有一步之遥,也只是个傀儡。

    魔主让他死,他就活不过明日。

    很快又会有新的魔取代他。

    “废物……没错。”

    魔尔咬牙,从卷着黑雾的床榻石枕下,拿出一张牛皮纸。

    当即面无表情地诵读,“啊伟大的魔主,你就是我的光,引领我前进。”

    ――呸!

    “但凡您驱使,我魔灭都将肝脑涂地,为您冲锋,我一定会弥补这次疏漏!”

    ――必须在二十七日通道打开后,找到摆脱魔元监控的办法!

    正要翻下一页,手中牛皮纸叠却突然掉出了一页奇怪油纸。

    魔尔一怔,低头。

    【你想得到什么?】

    【魔元、经脉、丹田、元婴,更强的体魄?】

    【权利,魔石,还是一次惬意的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