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87章 今日做饭了吗(修文二合一)

    “二师姐,又有魔气了,果然就是那喝光鸳鸯底的家伙!

    杭婉儿瞬间冲进后厨。

    苏渔正检查完三灵联手完成的蚂蚁上树,闻言就挑眉。

    “他被魔族夺舍了?”

    杭婉儿摇头,“不是夺舍。是魔族卧底,他试吃蚂蚁上树-侦查丹后,体内魔气就散出来了。”

    “魔族丧心病狂,竟然想潜伏进我们七层塔,不过还是逃不过二师姐的手掌,他把侦查丹汤汁喝得一滴不剩,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

    咳。

    苏渔摸上眉心。

    第一个念头竟然是,魔族如此节约粮食。

    “走,去看看。”

    她背着双手,身为七层塔之主,带着杭婉儿以及其他三灵,一步踏到塔内四楼。

    就见一个披着黑袍、带着风帽的高大家伙。

    他正被郁东的九柱算盘锁住喉咙,两条腿都陷入了土灵的泥土之中。

    粗壮双臂则是被青玄的数道高竹禁锢,绑在身后,不得动弹。

    “我不是魔族――你们认错了!”魔桑高喊,抵死不从。

    但郁东嗬一声笑,“别装了,就是你。青玄长老,把他帽子脱下来,魔族必定有角。”

    魔桑面色大变,在土中疯狂挣扎。

    苏渔背着双手,看向他。

    五行塔内,顿时飞出一把菜铲,将他风帽掀开。

    一瞬,魔桑面如死灰。

    暴露了。

    出汗、流泪,竟都会魔气外泄……

    “果然,你有魔角――”郁东看着他额上就大喊,但喊到一半,顿住。

    众人就见这肤白的魔,额上确实有两只角,但却摇摇欲坠,似乎略微一碰,就要落下来。

    与历代手札所绘的魔族完全不同。

    “等下,兄弟,你这魔角……自己黏上去的吗?要掉了。”

    魔桑:“……???”

    角怎么会掉!

    自从魔族成年起,魔角就在额头破出。

    修为越高,魔角上圈纹就越多道,是魔族身份、实力的象征。

    他挣扎着就想去摸,但一动,就听啪嗒两声。

    低头,就见掉在泥地里的两只……尖锐魔角。

    非但掉了,本来漆黑、象征着混乱恐惧与邪恶的玄色魔角,竟然雪白一片……了?

    他魔角掉了。

    他魔角还白了。

    “!!”

    魔桑得出结论,两眼一翻就口吐白沫、晕死过去。

    “啊。”

    杭婉儿还想逼供,瞬息退后一步。

    “二师姐的侦查丹太厉害了,还让对方洗白了。”

    字面上的洗白。

    苏渔轻咳一声,捂住眉心。

    *

    魔族的象征是什么?

    三样:体内魔元、一对魔角、以及体内魔气。

    现在……魔角没了。

    如果再失去魔元,魔气都没有地方储存,他就将跟人修一模一样,再也不是魔,只留下刀枪不入的强横肉身。

    如果这是梦魇,魔桑想立刻醒来!

    但当头一盆冰水浇下,魔桑睁眼,就发现自己双臂被绳索吊在了半空。

    而正对面,就是光线过于璀璨、让他不得不痛苦闭眼的日头。

    “强光逼供,让老夫来,一切丑陋在老夫的阳之大道中无所遁形。”

    魔桑眼角艰涩。

    但很快一面镜子出现在他面前,杭婉儿跃跃欲试,“让我来,看看我七情六欲如今能否对魔族产生效用。”

    “别跟他废话,在他身上戳十七八洞,他还能挨得住?”金灵与张长老都十分粗暴。

    火灵也是没耐心,“杭师侄,你问。他不说,烧死他算了。”

    魔桑:“……”

    魔族没魔权!

    但谁让他被抓住了,还是来人界作恶的。

    魔桑也有点心虚。

    而他们闹腾间,苏渔已经背着双手,走入了这七层高塔的第三冰库――临时充当的囚室。

    “这里之后不能再放食材了,”苏师傅嫌弃,“再多捉几个这冰库还放的下吗?”

    是时候找一个空间大道的员工了。

    她一来,杭婉儿就立刻给她让位置,“二师姐,你怎么来了?刚还见你在处理大肠。”

    魔桑:“……”

    是他想的那种大肠吗。

    他努力在强光下睁眼,快要流出眼泪时,终于勉强看清一身月华、仿佛披金的纤细女修。

    她比他们魔族雌性要纤细至少一半,但却如此凶猛。

    昨日是铠甲,今日连大肠都不放过。

    苏渔很随意地在一个小板凳坐下,语气温和,却让这魔发憷。

    “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她之所以来,是因为很感兴趣,魔族与人类的区别,为何他们吃了她的料理就被‘洗白’了。

    杭婉儿点头,立刻催动体内元婴。

    小元婴抓住一面妆镜,就跳了出来。

    镜面照在魔桑脸上。

    “说!你们是不是跟梅有德勾结,除了你跟你同伴,还来了多少魔族?”

    魔桑在强光中吃力咧嘴。

    他不会背叛魔主,否则体内魔元就会炸裂。

    “梅有德?我不认识。”

    “没有其余同伙,只有我一魔。”

    他嗤笑。

    但一息,元婴手中镜面留下两道黑水,杭婉儿不悦叉腰,“说谎!”

    她当即看向苏渔,“二师姐,他们就是与梅有德勾结,还有不少同伙。让我来问问他,到底多少个。”

    魔桑:“?!”

    他挂在绳索上的强横手臂,一瞬爆发出铁杵般肌肉。

    当即这绑缚他的五品龙须绳,崩裂。

    “若我还有其余魔族相助,会被你们抓住?!南浔早就被灭了!”

    他没想过逃走,只是爆发出让人修恐惧的肉身力量,能让他们相信他的谎言。

    魔主至少要三十日,才能到人界。

    一定不能让他们提前发现他们进入的通道在哪里。

    魔桑挣破龙须绳,还耀武扬威地将这断裂龙须绳踩在脚下,捻成泥!

    杭婉儿等人都倒退一步。

    龙须绳一旦破裂,就会还原成本来的普通面食模样。

    下到高汤里,这又细又长的龙须能够穿针,略微沸水煮过,加入高汤、灵蔬,就能成为一道不失鲜美、令人浑身发热的精致阳春面小食。

    这其中,蕴含着苏渔的一道真意。

    “完了……”杭婉儿怔然,望向还在用脚底碾压这龙须面的魔族,地上龙须都成了一摊灰不溜秋的烂泥。

    魔桑知道自己逃不过,但看到他们害怕也是哈哈大笑,“怕了吗!”

    但抬头,就见到杭婉儿同情看着他的目光。

    “你完了。”

    魔桑:“??”

    果然苏渔沉默。

    看了眼被绷断、落在地上不成样子的龙须面,她眉心就深深皱在一起,无法舒展开。

    “看来,你这个魔族很不懂规矩。”苏渔开口。

    魔桑莫名感到后颈一阵发凉。

    苏渔一瞬掏出双耳铁铸大锅,扫了眼这魔族的铁杵般粗壮胳膊。

    揉面,切成小剂子,搓成直径头尾一致的长条,大约是这龙须面的十倍之粗。

    她捏着长条头尾两端,反方向拧起。

    再将头尾对连,继续对拧。

    链条般粗壮、超级大.麻花的面胚子,就完成了。

    苏渔灵火点燃,热了油锅,在那魔族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十条金光闪闪的粗链就闪着霞色,展成三丈长,飞出锅外。

    一瞬,热气腾腾又冒着扑鼻炸香朝他席卷而去。

    魔桑在这香气中,都忘了挣扎。

    刹那结实链条扎入冰库墙面,绑住他双足双腕,直接将他拖曳至墙面。

    魔桑:“!”

    十条腕粗的链条,将他全身绑缚。

    苏渔眯眼,“再挣破试试。”

    “……”

    苏师傅的后厨,不养废物。

    自然也不愿意养一些不事生产、仅仅耗费粮食的人。

    她转头看向被这被铁链吊起来的魔族,“快些坦白,我没有耐心。说完,就做点人做的事。”

    魔桑一怔。

    什么意思,要策反他?

    不,他不会背叛魔族。

    “苏少主,他魔角掉落,魔气恢复速度减半,但体内依旧留有魔元。”

    土灵知识丰厚。

    “只要魔元在,他就依旧是个魔。天然服从于魔主,不会为我们所用。”

    魔桑表情一松,没错,就是这样。

    “我记得典籍中有写,魔元与神识类似。”

    苏渔挑眉。

    “是,但还有些不同。”

    木灵开口,“当年大战,第一批背叛魔主、投降于我们的魔,在魔主注视下魔元自爆。后来的魔再也不敢背叛魔主,哪怕我们捉到也只能杀了。”

    每只魔体内的魔元,都被魔主掌控。

    他们不会背叛,也不敢背叛。

    “我们还一度怀疑,在一定距离下,魔元能让魔与魔主进行沟通。”

    土灵补充。

    “当年,但凡关押了几只魔族的门派,最后都损失惨重,门派内防御阵、高阶修士的伤亡人数远超其余门派。”

    魔桑张嘴就想要否认。

    但土灵瞄了他一眼,“我们怀疑,就是被俘获的魔,获得了门派内部信息透露给魔界大军。所以,少主,盘问之后,此魔不得久留。”

    魔桑顿时闭嘴。

    魔也是怕死的。

    进入人界,只是想获得更好的生存环境。

    并不是为了死。

    他在魔族也算是一只年轻、还尚未成婚的魔。

    美好生活还没展开。

    哎。

    但没错,体内魔元就是这样,容不得他自己做主。

    “原来如此。”

    苏渔沉吟。

    这魔元,听起来有些像是信号发射与接受器,还有单向的引爆设置。

    这确实很棘手。

    但,苏师傅出手,金丹都能遮蔽,那人修的神识呢,魔修的魔元呢?

    “魔元在哪里,是什么样子的?”苏渔沉吟。

    “呵呵,”魔桑笑了,“伟大的魔族,魔元受到魔主的恩赐而生,比你们凡体的神识要强大太多。哪怕我死,魔元也不会黯灭。”

    说罢,他就引动身上魔元。

    星星点点的魔元,顿时在他额间出现。

    仿佛浩瀚星辰,一颗颗忽闪忽灭,无穷无尽。

    又仿若鬼火,缥缈不定,时不时飘入他的身躯四肢,滋养他超过的强健血肉。

    “你们最好放了我,否则我死的那刻,魔元也会让魔主立刻知晓我死在何处,魔主不会放过你们!”

    木灵蹙眉,“难怪当年大战之时,我们占了一会上风,魔族援兵很快就到了。”

    “杀了走漏风声,不杀,留着也走漏风声,这魔元真是恶劣啊。”杭婉儿拿着五仙绳,气恼道。

    这魔体内的魔元不止一个,大部分在额间,又有在躯体中游走的。

    只要漏掉一颗没及时灭绝,就会通风报信。

    苏渔刚将大锅清洗完毕,突然有了点感觉。

    望向这魔族体内闪耀如火的魔元,她觉得自己能像当年遮蔽朱莺金丹一样,今日做一个信号屏蔽器。

    将在身躯游走的魔元,全屏蔽了。

    苏师傅开口。“我试试。”

    魔桑:“?”

    苏渔低头,就烧起了热锅。

    对待敌人,自然越狠越佳。

    不能像对朱莺棋子金丹那般,采用薄如蝉翼般的外皮,那样万一被魔族挣破,就很麻烦。

    所以,外皮务必要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