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85章 今日做饭了吗(修字二合一)

    五行秘府,真的是炼丹师留下,一应考核都与炼丹师相关。

    众人真生出了这荒谬想法。

    很快苏渔到了塔内第三层。

    杭婉儿已经心有所感,走到了石砖上脚印浅痕之中。

    石壁上果然又是快要重生的妖兽碎块。

    但她五仙绳飞出,就像平日多次练习的那般,优美又恰到好处地绑住它们,保证它们上灶后,骨肉不散。

    “舍……丑陋。”

    杭婉儿思索后开口。

    投影阵外的众人讶异,“这也行?”

    壁雕中,妖兽碎块被妥善捆扎后,缓缓消失。

    通往第四层的阶梯已然升起。

    苏渔踏上木梯时,转头就给了杭婉儿一个鼓励的温和目光。

    赞美道,“练习是有用的,手艺进步很多,二师姐看着都很喜欢。”

    杭婉儿顿时美滋滋。

    在大家惊愕中,苏渔踏入高塔第四层,终于驻足。

    七层大殿,他们通过三层,还剩四层,但她身边只有最后一人陪同了。

    苏渔看向萧牧歌,萧牧歌低垂着斗笠,似乎也在望她。

    “二师妹,我会尽力助你。”

    他认真道。

    苏渔背着双手,看向前方,“我感觉,这五行秘府是在考核我的道。”

    她没说下去,但萧牧歌已经懂了。

    外面的五行宫,分别是金木水火土,考验的是单一功法的道。

    她能闯过,其实与这些大道都无关。

    而这座秘府,才是真正对她的考核。

    刚才三座大殿,看似是阎琰他们助她通过,但实则,他们全受到了她的影响,走的是她道的一部分。

    “秘府将金昊天、徐钍都排斥在外,因为他们的道与我无关。”

    阎琰他们却是参与到她的道中去了。

    他们体内金丹、结婴,都深深受到她的影响。

    “所以,萧大师兄,你是如何进来的?”

    萧牧歌脚步一顿。

    苏渔拿出芥子袋中的汤桶,走到了第四层案桌边,“他们都在楼下,听不见。碧玉龟也在吧?”

    “……!”

    【!】

    苏渔放下汤桶,翻出芥子袋里当初在北境拿到的赞美字条。

    扫了一眼,就嘴角上扬。

    “所以,你是足够强大到无视秘府规则,还是作为我的唯一食客进入我的大道考核呢?”

    其余人品用的都是丹药、喜爱的都是法宝。

    只有这个男人夸奖她的手艺。

    苏渔微笑着捏了字条两侧的卷边,将它抚平,重新整齐折起。

    赞美,苏师傅听过很多。

    可这是修仙世界的第一个真正赞美,苏师傅会把它收藏。

    所以,破案了。

    在她的大道考核中,与刀工、调味……等步骤一样不可或缺的存在——食客。

    这男人就是她的食客,被放进了秘府。

    “走吧,龟兄。”

    “……”

    【…………】

    萧牧歌按上斗笠。

    “师妹,你是不是对我存在什么误解?”

    但苏渔摇头,反问,“看来你没什么异常。”

    萧牧歌这才神识落在她身上,皱眉。

    苏渔沉默片刻,点了下头,“嗯,走进第四座大殿,我的嗅觉就失去了。”

    【!】

    碧玉龟都在萧牧歌识海,一个惊讶坐起。

    苏渔将那手写的字条放在鼻尖,嗅了下。

    “送来的时候,上面有鱼鲜与鸭架味,应该是我在北境做的小食。”

    “但现在,”她顿了顿,“闻不出了。”

    说罢,她又从芥子袋中拿了收纳好的一捆扎蹄。

    嗅了嗅。

    也是毫无气味。

    【舍。这座秘府留给后人的考核,看来围绕着失去。】

    苏渔颔首,仿佛听见了碧玉龟在他神识中的话。

    轻叹了声。

    “前三殿,对阎琰他们来说,是舍速度、舍焦躁、舍无用。”

    “但对我,是舍同伴。”

    “而到了此刻,我只剩下自己。还剩四殿,我自己的部分开始丧失了。”

    说话间,她已经走到了第四殿的长条木桌前,将高汤煮上后。

    竟然畅通无阻,通往上一层的木梯落下。

    因为她已经完成了舍去。

    萧牧歌在她进入第五殿前阻止,比她更提前一步跨入。

    然而,他什么都没发生。

    站在门口的苏渔,已经伸手摸上自己的下颚。

    开口,“萧大师兄,你会做饭吗?”

    萧牧歌:“!”

    投影阵前,众人望着秘府中动向。

    但画面、声音竟然一阵有,一阵没有。

    “萧大师兄,你是如何进来的,是因为你——哔——”

    “我的嗅觉失去了。”

    “哔——”

    画面时有时无,南浔众人都急死了,看向黏在一起的五行宫主。

    “怎么回事?”

    怎么还带屏蔽呢?

    穆道人却知道多半是涉及到了大徒儿的修为,这不重要。

    焦急问土灵,“这五行秘府考核的舍,怎么还剥夺我二徒儿五感!?”

    “是舍,也是得。”

    土灵思索道。

    “你们是否听过,继承秘府者如无意外,必定飞升。”

    众人一愣。

    土灵叹息,“如何飞升?但凡典籍记载,都写到飞升者均须脱离凡胎俗体。斩断来处,离开肉身,才能成仙。”

    穆道人倒吸一口气,“失去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断绝六欲,羽化飞仙?”

    土灵没说下去。

    倒是水灵嘤嘤了两声,“其实我们当年也只闯到了第六殿,最终失败。每人的执念与依赖之物都不同,要看苏少主自己了。”

    说到此,投影阵的信号又来了。

    五行秘府高塔中,苏渔边走边捣腾手里的汤锅。

    一句话就让投影前众人心急如焚。

    她转头看萧牧歌,一息她的双目就已经失去平日光辉。

    “幸好,我的双手还在。”

    萧牧歌身侧的右手,一瞬指间细带飘扬,隐隐就要展开。

    但苏渔一句话又让他绑回去。

    “失去的顺序,应该是按照我平日的依赖程度。”

    嗅觉,味觉,听觉,视觉。

    作为厨子,最重要的五感之四,她一一失去。

    她已经听不到萧牧歌说话了。

    不过也没关系。

    苏渔感觉自己是提前体验了苍老的滋味。

    她一直想要颐养天年。

    现在终于真正有机会这么做了,她只想对此说一个字——艹!

    实在太难受了。

    苏师傅竟然不能接受。

    她失去了嗅觉,无法甄选芥子袋中的食材,只能靠手去摸。

    视觉失去,就看不到锅中的变化,无法判断起锅时间。

    听觉失去,也无法根据炸物在油中的声音判断火候。

    没了味觉更是无法试验调味。

    真是……凎!

    任何一样,对她都尤其重要。

    “哎。”

    苏渔悠然叹息。

    如果老得躺在床上什么都干不了,她也许能接受这样的日子。

    可如今腿还能走,思维还活跃,她不想退休。

    苏师傅五感逐渐流失,没有恐惧,却看清了自己的真心。

    ——她还想再干一百年!

    她苦笑着摸黑往前走了一段,一段细带飘到她指尖,她一愣却很快抓住。

    细带牵着她往前走。

    苏渔琢磨。

    “还有最后一层……如果还必须舍去一样,那我希望是我的说话声,而不是我的触感。”

    “这样,我还能保留一次颠锅的机会。”

    她说话间,手中拉着的细布,顿了顿。

    似乎是萧牧歌停了下来,让细布坠了一段,没有了牵扯的紧绷感。

    苏渔将细布绕了一圈在腕间。

    她挑了挑细布段子。

    “如果我说不了话,那可能现在是我最后一句话了。”

    苏渔已经想好了如何在这样丧失五感的情况下,烹饪最后一道菜。

    “待会,锅里出香气时,你扯我一下可好?”

    萧牧歌站着,额上的斗笠已经拿了下来。

    望向她如水玉般的脸颊,哪怕望向空处的眼里没有聚焦,但也透着常人所没有的坚定。

    若不是她听不见了,他都想问她不害怕吗。

    上古仙人喜怒无常,谁都不能保证,此刻的五感失去不是永远,而只是暂时。

    “嗯。”

    他视线落到她轻缠着细布的腕间,答了声。

    苏渔等了下,侧耳倾听,当然什么也没听见。

    她的神识也无法透出体外。

    但很快就感到了指间细布轻点,顿时她扬唇。

    “那走吧。”她的语气十分期待了。

    只要走出秘府,就能结束一切。

    “如果下一关失去的是触觉,那就毁灭吧。”

    苏师傅侧过无暇脸颊,有些神采奕奕。

    主厨对于后厨的每一个人,都要了解真实水准。

    尤其在这样的时刻。

    “其实萧师兄早已大乘以上,渡劫吗?还是快要飞升了?”

    萧牧歌一顿。

    “我现在听不见,那就当你默认了。”

    萧牧歌:“……”

    苏师傅不是傻瓜。

    青玄长老一个化神,都没有崩开她的三品豆皮布料,那萧牧歌的修为可想而知。

    除此,还有太多太多疑点。

    随时能进出五行宫小世界的碧玉龟,以及让她五行锅都没了丹药效力的奇怪冰魄。

    还有金宫那场考核,突破的不知名第二人,在场消失的只有萧牧歌。

    苏渔琢磨间,就已经被萧牧歌带到了第七层大殿。

    她张了张嘴,然后轻咧了下。

    萧牧歌侧身,就看到她笑容耀眼,仿佛照在新雪上的日光。

    她失去了声音。

    但保留了掌勺的机会。

    还十分高兴。

    萧牧歌闭眼又睁开,替她望向眼前的第七座大殿。

    十张能坐上十人左右的楠木木桌,摆在殿中。

    不断有大大小小的神识光点,在木桌边座椅上出现。

    三支檀香,插在香炉中,已经燃起。

    一道神念,随之落入他们二人识海。

    【五行秘府终极考核。】

    【舍,无奈之舍,主动之舍……世间之舍,比比皆是。】

    【失去之物,孰轻孰重,若必需选择其一,你抛却何物?】

    【三炷香内,让此殿百道神念认可,并回答此题,才可通过。否则,失去的一切,在本秘府不得恢复。】

    萧牧歌眯眼。

    刹那,苏渔身前就出现了长条案桌。

    至穹峰后山倒座的小厨房,原样出现。

    数个被丝绳捆扎的蹄肉、荷叶包裹的鸡鸭,切成小排的骨……浮空在苏渔上方。

    全是阎琰三人在之前三殿中处理的。

    苏渔深吸一口气,扯了下腕间细布。

    萧牧歌顿时上前,正犹豫是否要神识进入她识海,就被她摸了过来。

    一手按到他细布裹缠的小腹。

    苏师傅一愣,“对不住。”

    她做了个口型,以飞快刀工的手速,迅速戳了下这硬邦邦的腹肌。

    挺好的。

    站桩特别稳,在后厨特耐操。

    她离开时,指尖滑过,去找他的手。

    萧牧歌一僵。

    她指腹温热。

    此刻在他臂间游走,宛若轻羽,似触非触,十分的难耐。

    他不由伸手抓住她手腕,按到他掌间。

    苏渔也松了口气。

    在他掌心写下字。

    ——记得告诉我锅中变化。

    一笔一划,勾点轻轻落下。

    哪怕隔着裹缠的细布,萧牧歌都感到蜻蜓点水般的轻痒。

    【道君……醒醒!】

    萧牧歌深吸一口气,目不转睛看向了苏渔锅中。

    她思索片刻,就开始操作了。

    这次做什么料理。

    若是平时,苏师傅有很多食谱。

    然而现在五感失去,苏师傅想到的便是海鲜烩饭。

    传统的西式海鲜烩饭,其中米粒仿佛半生。

    这种烩饭用到的短粒米吸水性强,哪怕吸饱水分,米粒中间都保持着坚硬口感。

    吃起来,米粒外层包裹着海鲜酱料的浓郁汁水,然而内部硬芯能让食客尝到谷米的原生态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