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83章 今日做饭了吗(二合一)

    五行宫内。

    五位宫主联手打开上古秘府。

    各派留下的典籍中都有书写,得五行宫传承者,得上古秘府。

    某种程度上没错。

    但得到某一宫的传承无用。

    只有集齐五行之力,才能成为秘府的真正继承者。

    否则哪怕五位宫主已经大乘,将五行之一修到了接近大圆满境界,也顶多只是秘府的看守者罢了。

    “我们只能借用秘府的五分之一威能。”

    三岁奶娃娃渐渐升空,将稚嫩手掌与其他四位宫主贴在一起。

    他们唯有联手,才可以与五行秘府取得联系。

    “大胆,你个老金,为何把手放在我土宫之上?”

    “可恶,水灵,你不要压在我火的掌上。”

    “让让让,给我木灵一个手的位置!”

    众目睽睽,五人就打起来了。

    苏渔捂住额头。

    难怪他们之前只通过石碑与众人交流,这性格实在有损形象。

    “别争了,就按照我闯宫的顺序。”

    苏渔发话。

    一个后厨,打打闹闹像什么样子,效率低下。

    五个宫主刹那轻咳一声,低头,这才勉勉强强,有了暂时的安静。

    按序,打出灵诀。

    一瞬,一座宛若海市蜃楼般、七层高的红瓦飞檐高塔在五行宫上方的云雾中,徐徐升起。

    “苏少主,我等联手打开的通道只能维持三日。”

    双髻少女,额上火焰簪点点跳动。

    水宫绝美少女颔首,根根发丝都如清澈水流,落至地上却又不见水痕。

    “我等已经大乘,无法陪同少主进入。”

    “但少主放心,有我们在外看守,不会让您遇到危险,只是获得秘府认可,难度很大。”

    “若是不行,也不必强求。等少主化神之日,必定能成。”

    说着她就叹息,水袖飘飘,从五人‘联合’的手心收回自己的纤细素手。

    结果脸色一变。

    “啊,黏住了。”

    其余四个宫主顿时窒息。

    “你们松手!”

    “我也想,老沙你先放开——”

    “不行,五行之力聚集,分不开了。现在强行分离,秘府通道就会关闭!”

    众人:“……!”

    水宫之主嘤嘤嘤地就慌张了,“那只有等少主攻下五行秘府,得到五行之力加持,我们再分开了。”

    苏渔看着这手拉手的五胞胎,额角抽搐。

    怎么还有这种事?

    土宫之主笑着颔首,“少主别慌张,这是千年前上一任五行尊者陨落后,我们见五行俱全的灵根修士凋零,想出来的修炼办法。任一五行都有弊端,我们任何一个都无法与尊者实力相比,五行宫想要全力迎战,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们五人融合。”

    “当然不到最后危急时刻,我们五人也都想保持独自的清醒神智。”

    水灵嘤嘤嘤地用袖子擦了擦眼泪,“这修炼法子,我们一联手就会融合……所以自从修炼完成后,我们五人就分清界限,一日一小吵,三日一大吵。就怕关系太好,哪天串门聊着聊着,就变成一个人了。”

    苏渔:“……”

    大为震撼。

    众人面面相觑。

    五行宫真是为人修付出太多了!

    杭婉儿都有些心理阴影,不太敢去找小姐妹聊天了。

    否则就变成一个大杭婉儿、或者一个大雪宁了。

    “那怎么办啊,就没办法吗?”杭婉儿看水灵之主哭,都心疼死了。

    水宫之主嘤嘤嘤,“只能快些分开,趁着融合的还不够多。对不住少主,都是我们五人无用。”

    “本来还以为我们联手开个秘府通道,不至于就此黏连……”三岁小娃娃也被黏在了四人的手掌上。

    他另一只小手撑着额头,忧愁,“如此看来,真遇到大战,我们恐怕使出一次五行合击,就会彻底合五为一了。”

    四人都忧伤,但也没太难过。

    他们如此修炼,早就对今日有所预感,这才急着找各宫继承人。

    苏渔叹息,“这些待会再说。我先进秘府,争取快带你出来,你们就能尽早想办法分开了。”

    说罢,她站在飞饼宝帕上。

    杭婉儿等人迅速跟上,还有金昊天、水千溪、徐钍等人也纷纷随同。

    梅真儿被魔族夺舍,让各派都感到了危机就在眼前。

    协助苏渔获得上古秘府的认可,人修就多一分存活希望。

    苏渔要飞入秘府时,却顿下脚步。

    “小碧龟在吗?随我一起。”

    苏渔隔空喊了声。

    萧牧歌一怔。

    穆道人抖了下,“咳,不是我说的啊。”

    【也不是我说的啊。】

    碧玉龟惶恐地摊出细爪。

    穆道人摸了下鼻子,望向苏渔,“二徒儿你找什么龟,哪里有啊?”

    “别闹了,让你大师兄陪你进去!”

    萧牧歌:“……”

    碧玉龟:“……”

    苏渔点头,迅速飞至云雾中的五行秘府门前。

    萧牧歌按着斗笠,悠然跟上。

    一瞬,五行秘府的五扇相连大门就出现在他们面前。

    门口两座巍峨宽阔的玄龟石像,一左一右。

    【……道君,它们长得跟我有点像。】

    【你师妹是看到它们,才叫我的吗?】

    碧玉龟都有些吃惊,看着自己‘两兄弟’。

    萧牧歌垂眸。

    【我本来也是你在秘府中发现的。可能这秘府,跟你发现我的那个有关联。也许是一个仙君所有,也有可能两个仙君相识。】

    碧玉龟分析一波,两只眼绕晕了。

    萧牧歌按住斗笠,跟在苏渔身后,也望向眼前这五扇红漆大门。

    这大门门钉九行九列,门钹铺首口中衔环。

    预示着这上古秘府的主人,在仙君中的位列也绝不低。

    苏渔走到正门处,两扇厚重巍峨大门就徐徐从内打开。

    她脚下飞饼宝帕,微微停下。

    看清门内,是一处小桥流水与假山,再往前想探查,就是一面刻着五行水木等各色图案的影壁。

    她没感到秘府中任何生机,也没察觉什么威胁。

    丹田内五行大锅,哦,现在是五行小后厨都十分安宁。

    她宝帕飞入。

    但身后却想起一声声撞到大门的闷哼。

    “怎么关门了!”

    “苏师妹……”

    奚泉御剑,却在正门处被撞飞,仿佛有无形的屏障不让他通过。

    “难道是我对金系感悟不深?”奚泉沉思。

    又一次飞入,却被屏障反弹到十丈远,还是穆道人卷起风旋将他托住。

    奚泉皱眉。

    金昊天叉腰,“哈哈哈奚泉兄你放心,我代你去。”

    话音刚落,他踏火前行,却一瞬被门口石龟突然跃起的龟背撞飞!

    金昊天:“!”

    倒飞出去,他还不明白,“为何,我明明是火行功法,已经修炼到第六层了!”

    五只手黏在一起的五行宫主,抬头看了眼,也是摇头。

    双髻火焰簪的火灵,微笑,“正常。我们早说过了,上古秘府寻找的是五行灵根,而不是单一灵根的修士。”

    但金昊天踏着火稳住身形,就见到阎琰御剑,成功进了五行秘府。

    他愕然,“为什么他可以?”

    话音未落,就连郁东修炼算无遗漏、杭婉儿修炼七情六欲,都成功飞入了正门。

    金昊天瞪眼。

    但在郁东之后,徐钍也被五行秘府拒绝。

    冰魄功法的镂玉失败,青榕门柳冉也失败。

    “这秘府是看心情放人的吗?”

    说是可容纳一百个修士,可诸位弟子频频被拒绝,最终被放行的不足十人。

    苏渔,郁东,阎琰,杭婉儿,萧牧歌。

    穆道人抬头看了一眼,就倒退一步。

    青玄与张长老都复杂看向他。

    穆道人喃喃,“……破案了,为何老夫能捡到如此多优异弟子……原来老夫是那秘府之主,是仙人转世……老夫的秘府,自然只对老夫的徒儿开放,没毛病。”

    众人张嘴,又艰难闭上。

    竟然无法反驳。

    此刻,南浔比斗塔前。

    望着投影阵的陆一舟与卫钊,艰难对视。

    “三师兄,怪不得我最近隔着万里,观看二师姐闯阵,琴诀勘悟都日益增长,已经快迈入元婴中期了。”

    卫钊也是犹豫了会,点头,“嗯。”

    他也快元婴中期了。

    隔空观看二师姐,他也领悟了避雷之姜饼屋、反弹宝的一些精髓,境界不断增进。

    “原来如此,原来我们一直在五行秘府之主的身边。”

    陆一舟信了。

    “恐怕转世前,我们就是二师姐身边的大将。”

    卫钊:“……”

    “不然为什么秘府只有我们至穹峰的人能进呢?”陆一舟反问。

    卫钊竟然回答不出,良久只能颔首。

    五行秘府,就是至穹峰的。

    这推测好似没问题。

    苏渔进了秘府,一行五人也是惊讶。

    【道君,很是奇怪。你应该是因为超脱于此界,上古秘府的选人规则对你无效,你才混进来的。】

    【那其余人是怎么回事?】

    萧牧歌按住斗笠,望向前行的四个师弟妹。

    他是混进来的?

    不会说话,就别说。

    【照理,五行秘府吸引五行优秀弟子,也对他们青睐更多。谁想,九垚山、青榕门众人全被吐出,不合常理,不合天道,啧。】

    碧玉龟在他识海中撑着额头。

    【门口难道是我的真身?也许这里是我家,道君,你亲近之人才被我放了进来。】

    萧牧歌:“……”

    但随着苏渔,绕过前方雕刻着五行的影壁,他就见到了七层高塔前的匾额。

    ——舍。

    萧牧歌神识微动,体内元神瞥向碧玉龟。

    碧玉龟:“……也许这是我的名讳。”

    萧牧歌闭眼。

    这个牌匾独特的舍字,苏渔也看见了。

    事实上,她也在思索为何只有她的几个后厨骨干人员被放了进来。

    但看到这个舍字,她注意力被分散了。

    “我先测下。”

    郁东抱着罗盘。

    罗盘上小勺不断转动。

    它一会指向苏渔、阎琰,一会指向他自己、或杭婉儿。

    指完一圈,停顿一会,又开始了第二圈。

    像是陷入了什么困境,一个结果都无法形成。

    “这也正常,”杭婉儿一手从腰间警惕地拿下五仙绳,“若秘府真是过去仙人留下,我们才元婴,怎么测仙人之意?”

    这是亵渎。

    没有被反噬就不错了。

    但苏渔却是看了眼不停在他们四人打转的罗盘,将目光凝向身后的斗笠男子——双手都绑着细布的萧大师兄。

    这一眼,就让萧牧歌按住斗笠,沉默不语。

    罗盘主人郁东也表情复杂,“为何大师兄不能被我罗盘指到?这是否预示着什么。”

    过往他使用罗盘,结果次次诡异,好像答非所问,但它很少出错。

    杭婉儿顿时目露警惕,但望向萧牧歌,捂着作呕的胸口,一瞬又放松。

    “我还是很想吐。”

    “大师兄没有被夺舍,不是魔族奸细。”

    萧牧歌:“……”

    “行了。”

    苏渔点头,拍拍阎琰紧张的肩膀。

    “外面的五行宫主快要融合了,出去再问你们大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