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75章 今日做饭了吗(修字二合一)

    房间里,苏渔端着这开水白菜,清澈如泉地让水灵门长老试。

    大长老已然是化神,低头看了一眼。

    白叶小瓣在碗中灵泉内,微微荡漾,仿佛素白睡莲,取自于水灵门后山灵泉中的参悟一景。

    “我能感受到它的滋养,应是对我们无害的,可以让千溪服用一些。”

    大长老生怕自己尝试了,就让千溪的服用量不够,影响这位弟子的突破。

    苏渔颔首,将碧玉小碗交给了床榻边的雪宁。

    佛子双手合十,矗立在旁边。

    然而,汤水经过时,他好奇地看了一眼。

    一瞬,他秀美面色就泛出微笑,头顶上顿时枝叶生长,开出了一朵白莲。

    拈花一笑。

    苏渔:“!”

    后厨的花色模具,又多了一样。

    水灵门众人都呆滞。

    顿时,朵朵白莲在屋中盛开。

    众人都感到了心境的安宁,焦急都散去半分。

    苏渔寻了把椅子坐下。

    开水白菜,这道菜的制作重点在于水量与火候的经验控制。

    一旦开火,就不再中途开盖加水,否则锅内温度变化,水分子间的热量传递被打破,食材表面生出凝固蛋白质,很难再让其中鲜味的核苷酸向汤水中浸出。

    而镜面般的清汤无暇,在于浮沫去除的彻底,与火候把握也分不开。

    一碗清汤,是水与火的双重艺术。

    “趁热服用。”苏渔小声提醒。

    水千溪正觉得元婴疼痛无比,被九道雷击缠绕,刻入骨髓的痛。

    到飞升时,修士必须承受九天雷劫,比这更艰难百倍。

    水千溪不止肉身痛苦,道心更是蒙上了一层恐惧与阴霾。

    她突然觉得自己不可能飞升。

    哪怕修炼下去,到了渡劫也必定会死去,她连雷陨宗的雷击都承受不住,痛得瑟瑟发抖,更别提天道雷劫。

    她不行。

    她愧对师父、师弟妹们。

    她生出了修炼的退却之意。

    她能感受到长老给自己吃了不少灵丹,替她补充灵气,稳固修为境界,可是她无法继续。

    心魔,随同雷无殇的落天九雷一起将她裹缚。

    这就是雷陨宗的可怕之处。

    以雷为攻击,让修士尝到天劫的可怕,再也生不出一丝对抗之意,甚至怀疑自己的修炼大道是否能走下去。

    水千溪痛苦地凝出一颗泪珠。

    但很快一道紫色雷闪,就在这泪珠上啪地宛若火花爆裂,让她痛地蜷缩。

    “长老……跟师父说,我辜负了她的期望……”

    水千溪睁眼见到同门,就忍不住泪流更多。

    紫色雷闪宛若小蛇,在她泪水斑驳的脸上游走。

    “雪宁,以后我不能修炼,就让湖渊带你们去秘境。”

    水千溪此刻无比庆幸,她与湖渊只来了一人。

    只是她出事,师弟师妹们都无碍,水灵门不至于伤到根本。

    她不过就是沧海中一滴水珠。

    百年之后,会有比她更优秀的弟子出现。

    “长老,今日起,把我的修炼资源都分给师弟妹们。”

    她这般,已经无法再修炼了。

    但水千溪艰难说完,就见面前哭成泪人的雪宁被杭婉儿一把拉到身后。

    杭婉儿撩起袖子,抢了雪宁手中的开水白菜,“我来!你们都哭太多了!”

    杭婉儿满目希冀,根本没有太多忧伤与彷徨。

    “千溪师姐,上一个这么说话的是我三师兄。他金丹破碎,以为自己是废物一个,但现在他天天住在秘境,谁让他回来,他就跟谁急。”

    水千溪一滞,忘了哭。

    然后就被杭婉儿拿着勺子,怼到她嘴边。

    水千溪下意识后仰,她看见勺中灵泉,“我吃了浪费——”

    她体内一凝聚灵水,雷电就无处不在,痛苦不堪。

    此刻看到灵水,就下意识感到害怕,根本已经道心受创了。

    但杭婉儿七情六欲功法,早就意识到她要躲,勺子追上来,就给她一口塞进去。

    水千溪:“!”

    “我三师兄也是跟你一样,给我们让出灵气丰厚的院子,结果呢,小半年不到,二师姐一出手,他就支棱了起来。哎呀,现在他一个金丹,能打三个元婴。”

    杭婉儿啧啧,“坚强,千溪师姐,你不要输给我三师兄啊。”

    水千溪刚想说话,就感到这看似清泉的灵水在口中徜徉。

    舌尖溢出一丝丝彼此交融的鲜醇与丰厚来。

    百转千回的鲜美中,她好似听到灵禽鸣叫,又似乎见到水流中游鱼与灵虾。

    山石被灵泉冲刷的哗啦啦声,不绝于耳。

    甘冽,从舌尖深处缓缓透出。

    这不是山水。

    其中的鲜美,如同百鸟荟萃。

    她低头,看向杭婉儿手中的碧玉小碗,只见其色清澈,一望见底。

    里面一朵白莲轻轻摇曳,与不远处秀美佛子额上开出的白莲遥遥呼应般,好似在生长。

    没多久,它就一瞬飞起,遁入他口中,被他一口吃下。

    水千溪:“!”

    杭婉儿:“!”

    秀美佛子:“……对不住,在下的功法,没忍住。”

    水千溪莫名地感到一阵求生欲,不是,一阵不甘。

    口中的鲜美还有余韵,清润回甘,这不是她的丹吗?

    她就算不能修炼,但也让她吃一口,再上路啊。

    苏渔扶额。

    但好在苏师傅还有备货。

    她很快拿出菜刀,将一个稚嫩的菜心切下。

    把菜心上的一层层雪色菜叶,小心地翻开,片片修成莲叶状,拇指大小。

    切完,又把它们归拢到菜心周围,成为一个玉白花苞。

    灵水煮熟。

    就将它虚空托着,放入杭婉儿手中喂到一半的汤水中,用银筷细细调整到中央位置。

    “对不住,给你再续上。”

    苏师傅拿出装了清汤的茶壶。

    宛若高山流水,清澈汤液顿时在空中划出一道清泉弧度,朝玉白花心冲刷而下。

    徐徐,白雾升腾。

    花苞仿佛受到千年灵泉的滋养,叶身圆润、叶角尖尖的雪色莲叶肆意舒展,一瞬开到极致的灿烂。

    脸红做错事的佛子,一瞬从眉心又开出一道白莲。

    在场所有水灵门弟子,目光都黏在这汤水上。

    似乎是初夏的风吹佛到屋内,带着百花甘甜芬芳的水汽,笼罩了他们。

    水千溪望向杭婉儿手中的碧玉小碗。

    推开她手中玉勺,直接伸出雷闪不休的手,端起小碗直接对着碗口,大口大口地喝入。

    玉莲漂浮,被她迅速张嘴吃进去。

    咔嚓咬到的片刻,水千溪才安心。

    但一瞬,清甜与爽脆,就在齿间的灵泉间跳跃。

    水千溪闭眸,体内元婴跳了出来。

    佛子双手合十,颇有负罪感,“在下吃了施主一朵白莲,就为你护法。”

    他敲动木鱼。

    很快仿佛千名僧人念诵。

    水千溪体内元婴,身上的九道雷击顿时被九道清泉般的水流包裹。

    这水流清澈,仿佛镜面,倒映出屋内一个个长老、弟子的身影。

    又一一倒映出北境秘境的冰魄鸟、霜牛……冰雾花……

    一众倒影,镜花水月般从泉水间游走而过。

    水千溪的气息慢慢增强,灵气精炼凝聚。

    【道君,她真的悟了。】

    在屋子角落的萧牧歌,双手环胸,望向正在擦拭厨刀的苏渔。

    “这是水。”

    水千溪的体内元婴念诵道。

    雷击在它上面,处处发出爆响,又将她新凝聚的九条水脉炸开。

    很快元婴又念诵道,“它又不是水。”

    九道灵泉凝成白莲,缠绕九道雷击,竟是不分上下。

    “但它还是水。”

    水娃娃轻叹一声。

    伸出两只水灵灵的小手,将她身上的九条雷击顿时捏爆,烟消云散。

    灵泉上的白莲盛开到了最大。

    水千溪眉心处原本的水滴,也化成了一道灵水滴落的白莲。

    她睁眼,眼中仿佛透出一道隐隐的泉水。

    她望向苏渔,一息下床,拜倒。

    “多谢苏大师点醒我,让我道心精益,我悟了。”一碗开水白叶丹。

    她先前以为是灵水,品尝之下,才发现是蕴含百转鲜味的汤。

    而后见到白莲盛开,才意识到哪怕再鲜美,本源终究还是水。

    她经历了三种境界。

    看水是水。

    看水不是水。

    看水还是水。

    她赫然想到这一路以来的修行路。

    一开始见识太少,后来境界开阔,才发现自己对水之道的无知。

    再到后面,经历的多了,逐渐掌握水的本质。

    原来这些都是水。

    水能载物。

    有容乃大。

    为什么她不能容纳雷劫呢?

    她也能。

    “我又欠你一次,苏大师。”水千溪脸红,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俯身道谢。

    苏渔忙上前将她扶起,却见一道灵泉抛物线般地在空中划出一道彩虹。

    她飞快后退。

    啪嗒啪嗒——

    水千溪说话间,众人都淋湿了。

    雪宁:“!这难道就是师兄说的信口开河,第六层功法!?”

    杭婉儿啊地捂住自己嘴。

    苏渔:“……”

    水千溪脸红地后退,一下退到床榻,一瞬坐下闭眼入定。

    水灵门长老激动站起,“真的是信口开河的初期,南浔诸位,你们的衣袍清洗费我们来出!”

    踏入第六层,对水之道的领悟,就是半只脚踏入了化神。

    剩下的只是时间积累。

    “多么……熟悉的一幕啊。”

    穆道人嘶一声。

    他不由羡慕又自省,复杂看向苏渔,“二徒儿,为师先回去打蛋了。”

    每次做这件事,他就感到自己对风的领悟更多。

    也许他打着打着,哪天也能增益了。

    哎。

    张长老更是羡慕,默默退出房间,一步跟上穆道人。

    “老夫琢磨着,明日也跟阎琰那小子一样,用剑给你们上小食?”

    穆道人:“倒也……不是不可以。上着上着,也许你就悟了本源。”

    阎琰:“……”

    至穹峰的岗位竞争,真是紧张啊。

    水千溪在领悟突破中。

    一日半的时间,她进阶元婴后期。

    这段期间,南浔众人也干脆在他们旁边房间盘膝修炼。

    既是守护,也是想全程目睹苏渔的厉害。

    而五行土宫中,果然在水千溪进阶时,天地异象降临,湖中宛若白莲盛开。

    青玄没出房门,一声叹息,“百年内,必定化神。”

    苏渔欣慰,打开门却见门口站着的水灵门化神长老百汇。

    “小苏师侄,我唐突了,但实在有个不情之请,能否等南浔在五行宫历练完,替我也看一下,你有什么丹能让我化神也进阶吗?”

    张长老、穆道人:“!”

    水灵门的人这么直接吗,果然是一泄如注啊。

    这位百汇长老,此刻是化神中期,七百多岁,脸皮显然比张长老还厚。

    “我知道,如果靠外力,飞升的时候根基不稳,必死无疑。可是……”

    他轻咳一声。

    “老夫连大乘都没到,还想什么飞升渡劫这么远的事情。”

    他这一说,张长老与青玄都齐齐一震。

    百汇叹气,他浑身没有一滴水,与千溪和雪宁都很不同。

    仿佛返璞归真,他身穿灰袍,一头白发插了根玉簪。

    “魔族将至,若是老夫增进,就能多保护水灵门几个弟子。若是能安然度过这场魔族灾难,老夫即便止步大乘又如何?”

    张长老深吸一口气,也不由赞同了。

    他也有些奢望地看向苏渔。

    苏渔始终不忍心拒绝任何一个食客,“那我便试试。”

    为了世界的和平,苏师傅责无旁贷。

    否则她的后厨也会在劫难中灰飞烟灭。

    她就要细问,却被百汇长老笑着制止,“不急,我看南浔还想去五行其他宫历练,老夫等得起。等离开五行宫——”

    话还未完,他就止住了。

    萧牧歌抬头望向天际。

    只听一道稳重却不悦的威严声响起,“你来做什么?这是我土宫。”

    一道水流声,潺潺不休。

    “当然是来找我水宫天赋异禀的继承者。水灵门千溪、南浔苏渔,与我去水宫。”

    南浔:“!”

    水灵门:“……”

    *

    五行水宫。

    水门上的投影阵内。

    雷陨宗的少宗主雷无殇与梅真儿合作,两个元婴巅峰,刚将冰魄宗的大师姐镂玉击败,抵达第三座瀑布的擂台前。

    “我认输。”已拿到火宫继承资格的梅真儿,柔媚地笑。

    第三座瀑布水帘上,赫然出现一道盘旋而上的千级阶梯。

    雷无殇笑着带师弟妹们走上水梯,但顷刻,阶梯在瀑布间消失!

    一瞬,雷无殇身形跌落,脸色巨变,一雷击出,才靠着反震稳住身形,从瀑布间跳下。

    “这难道是第四个考核?”他惊疑不定。

    但投影阵外,围观者一片静寂。

    就见水门上石碑,水迹变化。

    【雷陨宗雷无殇四分】

    【冰魄宗镂玉三分】

    【天盛宗梅真儿一分】

    ……

    【水灵门千溪五分——于五行宫内,临危参悟。百年内必化神,三百年内有望大乘,破格加分。】

    众人:“!”

    水灵门并未前来挑战。

    正疑惑,就见石碑上又是一行水迹新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