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74章 今日做饭了吗(修字二合一)

    投影阵中, 苏渔等人准备用叫花鸡。

    地上的九垚山弟子也纷纷苏醒。

    他们茫然坐起,就哎哟捂住了自己的头或肚子。

    “好疼,我好像被什么打到了。”

    但摸了下又放在鼻下闻一闻。

    “好香。”

    一瞬,他们想起来了——叫花鸡火球阵!

    浓郁的香气此刻更是霸道地, 仿佛一击让他们深陷在泥地中, 不能自拔。

    他们站起, 就听见金昊天恳切的声音。

    “小苏师妹, 我向你购置一整套叫花鸡火球盲宝, 可否?”

    他口水都要滴下来了。

    而且感觉到了这火炮制的泥球, 对他参悟也有效。

    苏渔没犹豫, 擦了下厨刀就点头。

    这一轮的擂台,他们制了十只叫花鸡。

    员工餐只能解决一只,剩下一只带出去给师父等人。

    顶多再留一只作为库存。

    其余, 作为一个经营的后厨,还是最好就地出售。

    食材的新鲜,在刚制作出炉的那刻,是最佳的。

    她一点头, 郁东飞快拿出算盘。

    一只整鸡分成七大部分, 鸡头、鸡脖、鸡胸、鸡翅、鸡腿、鸡爪、鸡脊背。

    这每一处的肉质、骨骼不同。

    开出的法宝也是不一样的。

    “七个部位, 爪腿翅都是一对。金师兄, 你累计在我们南浔二层楼消费的灵石已经超过百万,便给你打个折扣。一处盲宝按照五万灵石计算,那就是五十万灵石一整套,如何?”

    金昊天龇牙。

    贵啊。

    但这里面开出的法宝, 也能让师弟妹们去秘境历练。

    斩杀妖兽, 一进一出就能赚回来。

    “好!”金昊天咬牙, “它能击败九垚山那些土大个, 这价格值!”

    九垚山的土大个们抬起头,“……?”

    苏渔见到他们醒来,当即微笑,“过来坐一坐,喝杯灵茶恢复下?”

    徐钍带头抱拳,“多谢苏师妹。”

    他们已经失去继承五行土宫的资格,但没打算立刻离开。

    他还想留着看一眼,南浔进入五行土宫的场景。

    九垚山属土,未来总要与五行土宫的继承者打交道。

    徐钍也早已了解苏渔的为人,当即就放心地带师弟妹们盘膝坐在金霸门身边。

    他们端起苏渔赠送的免费灵茶。

    没一会儿,才知道自己入了‘贼窝’。

    苏师傅的灵茶,是不能贪图免费、随便喝的。

    他们本想入定,结果就见金昊天付灵石,拿到了一只完整的油皮光亮、金黄肉汁都从金皮溢出来的整鸡……丹!

    它发着四品丹药的光晕,香得却是比任何凡间酒家都离谱。

    他们坐得近,简直受到了双倍打击。

    坐了一会,就听苏渔温和开口,“需要我帮忙切配吗,还是你们自行手撕?”

    手撕。

    金昊天还没回答,刚碰到鸡腿,稍一拉扯,都没用力,这酥嫩到极致的鲜香鸡肉,就颤颤巍巍地从骨头上扯下来。

    一瞬脱骨。

    它在土壳中大火烤制,里面早已是嫩得骨肉分离。

    汁水还完全锁在其中,毫无蒸发,一碰手上就是金灿灿的喷香油亮。

    金昊天忍不住将这莹亮光润鸡、残余了一丝鸡肉的腿骨放到口中,嗦了一下。

    当即他就一颤。

    “灵禽的鲜美,软嫩酥滑,吃起来依旧保留一丝筋骨,劲道不失……这鲜中带着源源不断的热气,是火的香味,透过夏日荷叶的清新回甘,还有一丝山菌炙烤的火鲜,在我体内激荡。”

    “啊~”

    金昊天想要吟诗一首,失败了。

    仰头他就在黄土之上,喷出一个炽烈的火字。

    ——鲜!

    爽歪歪极了,他嘴角沾着油光,将啃干净的鸡腿骨啪地一下吐出。

    叮一声。

    它掉在徐钍身侧的地上。

    一只坑洞顿时出现。

    三道霞光落下去。

    ——哈哈哈,我今天开出三品上等法宝了!

    金昊天边笑,边伸手到坑洞中,摸出了一根金光灿灿的长棍,顿时一棍朝旁边小山劈下。

    就见一只冰魄灵禽的三丈高虚影,冲天而起。

    一半翅膀是火光,一半翅膀是黄土,席卷向那座小山。

    顿时将它淹没,炸成了焦黑碎末。

    “!”

    这是火土两系的法宝,适合火土两类修士。

    九垚山又是被这攻击画面冲击,又是被香气席卷,顿时深深地被迷住了。

    击败他们的火球,竟然在它土壳之下,不仅有丹,还有法宝能开出来!

    这是什么……天才炼器炼丹师啊。

    徐钍望向苏渔,如梦似幻。

    想到她大师兄说的,要让他手下留情,他就哭笑不得。

    他徐钍发誓,从未见过这样有惊才的女修。

    稳重的徐钍,此刻都咽不下灵茶了,不由急急开口,“苏师妹,我们能不能也采购一套……不,三套!”

    这土系带火的法宝与丹药,对他们九垚山弟子很有用。

    杭婉儿与郁东佩服地望向苏渔。

    二师姐所到之处,都是冤大头,不是,都是南浔二层楼的客人啊。

    苏渔一脸悠然,朝徐钍客气颔首,“好,相逢便是有缘。”

    郁东迅速拨算盘,面色沉重,“客人,因为你们没有足够的南浔贡献值,也没有累积到百万交易额。三套盲宝,共计二百一十万灵石。”

    徐钍的眉角狠狠跳了下。

    他听到价格,不由犹豫,但迟疑不定时,就见杭婉儿敬重望向苏渔,开口道。

    “客人,这是击败你们的火土球。二师姐将丹宝放入其中,乃是一道深意。若是你们采购,我可以带你们举行一场迎接法宝的特殊纪念仪式。”

    “??”

    追悼会之后,还有迎接仪式?

    徐钍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掏钱了。

    要知道,他过去在天盛宗采买土系法宝,都没有遇到过这种仪式。

    这是什么?

    跟法宝追悼会还不一样?

    杭婉儿当即肃然站起,示意他们可以开始手撕整鸡了。

    徐钍立刻跟几个弟子动手,一人撕下鸡翅,一人扯下脖颈……

    他们放入口中,轻轻一抿,油香四溢的软嫩外皮就入嘴即化。

    而他们也看到了鸡腹中塞着的山菌、玉虾……

    徐钍一震,多重香气齐齐在他齿间爆发。

    而他们手中的鸡锁骨成了一只木萧,鸡翅尖成了一把金刚杵。

    杭婉儿沉重开口,“诸位,请一起拿起你们手中法宝,跟我默念。以此法宝,纪念九垚山今日之败。”

    徐钍:“……!”

    九垚山:“!”

    突然沉重地停下了手,是不可能的。

    又撕下一块塞进嘴里,心情沉重得低下头。

    杭婉儿恭敬地望向苏渔,“它的诞生击败了你们,以后法宝在身侧,便是督促你们,日日反思今日为何败。”

    徐钍一震。

    “这就是我二师姐量身为你们九垚山定制的一道法宝深意。”

    杭婉儿肃然,

    “败并不可怕,日日反思,便可增益。此道法宝即日起,便在诸位身畔,日日督促诸位。”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若不努力,日日败,日日落于人后。”

    “九垚山客人,你们可记住了?”

    徐钍鬼使神差,拿着手中油光光的木笛,郑重站起。

    他朝着苏渔就是行了个半礼,又朝着杭婉儿拱手。

    “谨记苏师妹教诲,谨记杭师妹教诲。”

    九垚山众人全都拿着不同的法宝。

    “吾等谨记,多谢苏师妹赐教!”

    投影阵外,观看的众人都恍惚。

    九垚山长老更是面色复杂。

    这……南浔怎么这么会忽悠?

    七万一个,不一定适合他们的法宝,但让他们不仅掏重金,还感激涕零。

    不过仔细想,这南浔说的法宝欢迎词还真有几分真谛,蕴含了修炼的心境点拨。

    九垚山长老,忍不住感激地看了青玄一眼。

    土门上的石碑,众人以为一切尘埃落定,就它已经不会再跳动了。

    结果又一次出现小字。

    【南浔苏渔再加十分。】

    众人愕然。

    站在外面的萧牧歌却是暗中颔首,撑起的结界,让他独享一只叫花鸡腿也不会惊扰到任何人。

    他分了三分之一给碧玉龟。

    一龟一人,同时塞入口中,同时僵直。

    【道君,难怪她赢了那些土个子。这道,融入了火、木、土三行。】

    荷叶属木,大火炮制,靠土作为媒介。

    萧牧歌点头,望向投影阵中的俏丽身影。

    就见她已经洗净了手,在九垚山与金霸门弟子都手撕叫花鸡、大口吃肉,大口吐骨,吃得满嘴流油时,她已然带着南浔弟子走进了朝他们打开的山门之中。

    本以为要走不少路的苏渔,却发现这条路,仿佛移动的自动扶梯。

    她踩上去,脚下土壤就徐徐移动。

    很快一片光亮,出现在她面前。

    眼前是一座位于高山之巅的壮丽雄伟宫殿,数道圆柱矗立,散着厚重的沉静土壤气味。

    苏渔站在南浔首位,刹那脚下生出一只巨大石猿,栩栩如生,威猛刚强。

    正是刚才攻击他们的那些。

    “准备汉堡宝——”

    杭婉儿准备御敌,却见这石猿温和且恭敬地低头,将苏渔托在它左肩,让她坐着带她入殿内。

    杭婉儿一怔。

    南浔弟子很快也发现自己脚下的土有了变化,纷纷生出了一只只石猿,体积要比苏渔坐着的那只小一半左右。

    他们都受到了五行土宫极高的礼遇。

    投影阵外观看的人都愕然。

    五行宫数百年前打开一次,在场的人,许多都没见过。

    而此刻他们目不转睛随着苏渔进入殿内,就见到了五行土宫的主殿样貌。

    碧玉雕砌的圆柱华美奢侈,地面是能映照出人影的无暇白玉。

    主殿的尽头,摆着一排玉质蒲团。

    此刻,一道沧桑却温和的女子声音响起。

    “南浔苏渔总计得分,一百一十分。”

    停滞半刻,响起一道碎碎念。

    “错了。重来。”

    “南浔苏渔总计得分,一百二十分?”

    很快,她半是怀疑,半是嘟囔。

    “我是不是又算错了?”

    “嗯,重来,哎罢了反正苏渔是第一,几分都不重要。”

    “我就不该听老火的,搞什么计分。”

    “嗯就这样。谁揭穿我、说我算学不好,我就将他埋在土里。”

    投影阵内外一片窒息。

    就连苏渔都额角跳了跳。

    “咳,南浔弟子逐一坐到蒲团上来。”

    这道温和慈祥的女声,清了清嗓子,郑重道。

    苏渔颔首,其他弟子纷纷行动,全在面前碧玉.蒲团上盘膝。

    “你们四位元婴,六位金丹,其中八位并非土系法诀,然而却通过了三项土相考核。”

    “第一座悬崖,改变环境。”

    “第二座石猿山,抵御攻击。”

    “第三座擂台,战胜九垚山。”

    “你们可攻可守,不放弃身边同伴,智勇双全,评定上等。”

    顿时一道光柱落下。

    源源不断的黄土,将他们淹没。

    杭婉儿瞪眼就想抵抗,但却感受到黄土伴随着精纯的灵气。

    黄土淹没到她胸前,她闭眼,仿佛就看到生活在土壤之上的各个喜怒哀乐人群,好似通过他们站着的土地,感受到他们七情六欲,瞬息她体内结婴。

    手中持镜的小元婴,左手腕七根红绳漂浮,右手腕六根银丝荡漾。

    她的道,七情六欲。

    她结婴之后,修为依旧不断提高,一跃到了元婴初期。

    没多少时间,就升了两个小境界。

    杭婉儿吃惊。

    她看向左右,发现郁东也是笑眯眯地闭眼,手中算盘不停在土壤中拨动,修为提升三个小境界,到了元婴中期,比她略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