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73章 今日做饭了吗(二合一)

    跨越第二座高山, 完成防御挑战,南浔几乎人人灵力枯竭。

    汉堡宝防御大阵,排在汉堡宝中的每一块鸡排, 不是,每一个弟子都竭尽全力。

    郁东跟阎琰,彼此搀扶着才能颤抖地坐下。

    在九垚山旁侧的空地, 他们盘膝就准备享受小食——九龙红袍茶香丹。

    苏渔炖煮茶叶蛋,选用的是上等灵茶, 九龙大红袍。

    每个弟子都拿到了一个白瓷小碗。

    这次杭婉儿张嘴又闭上。

    她累得直喘气,连法宝悼词都念不动了, “好香……”

    她嗅了嗅,勉强又能伸长脖子。

    于是杭婉儿做了个手势, 南浔与金霸门众人顿时齐齐低垂下头,面色沉重地望着茶叶蛋——默哀。

    太累了。

    他们实在念不动词了!

    默默在心中送它走, 永远记住它。

    苏渔扶额, 嘴角抽搐。

    而这一会功夫,她身边盘膝的徐钍等九垚山弟子都好奇地睁开了眼。

    他们转头就见, 这茶香丹表面裂开了几道缝隙, 冒着丝丝缕缕的热气。

    杭婉儿不怕烫地拿起, 红袍香气逼人的褐色汁液就从她指间蜿蜒滴落,溢着三道或四道丹晕。

    剥出的鸡卵般丹, 表面完整又无损,但蛋白的雪色上, 此时是红袍灵茶炖煮后形成的天然玉石般纹理。

    香。

    灵茶的气味,如影随形地飘入徐钍等人识海。

    让他们刚才抵御巨石猿猴紧绷的神识, 都有了隐隐的松懈与舒畅。

    而很快就见杭婉儿等人, 小嘴吧唧吧唧, 吃得满口生津。

    他们根本停不下来,很快面色红润,额头飘汗。

    显然迅速恢复了,还欲罢不能,依旧在进食。

    “这……”

    徐钍身边的师妹蓉幸,修为元婴初期,能明显感受到,这丹对她元婴跟识海的诱惑。

    这法宝欢送会,不,这丹药恐怕对他们九垚山弟子也有用。

    她咽了下口水,再也受不住香气的吸引。

    看苏渔望着师弟妹们享用小食的满面温和,不由脱口而出,“南浔这位师姐,还有没有这九龙红袍丹?我可以用灵石购买吗?”

    她一说出来,就被大师兄徐钍扫了眼。

    蓉幸吐舌,大师兄徐钍喜欢梅真儿小姐。

    之前他们都听说了,天盛宗跟南浔有点矛盾,梅真儿小姐还在北境的修真集市中受伤了。

    但蓉幸看到现在,不仅觉得南浔没什么问题,还发现他们都很有意思啊。

    特别是这个炼器炼丹的苏师姐。

    不过,他们九垚山跟南浔现在是竞争对手,哎。

    “没有……便算了。”蓉幸叹气。

    结果却有一只浸透了茶香的玄铁小碗送到她面前。

    抬头,她就见到苏渔并不为难、反而双目熠熠生辉的耀眼神色。

    “一只盲宝,六万。”郁东已经恢复了收钱的力气。

    “这么贵?”

    九垚山弟子失声。

    郁东桃花眼顿时笑眯眯,“客人,你好好回想,我们刚才是如何对敌巨猿的。”

    九垚山弟子一愣。

    客人……南浔怎么这么顺口啊!

    但一瞬就想起,南浔刚才就是用这九龙红袍剥下来的龙鳞甲对敌的。

    郁东笑着颔首,“一旦买入,若是运气好,你可能会得到四品法宝、乃至五品……拿走龙鳞甲后,你还能得到内里一颗丹药。这价格不用我说,你们就知道,六万真的不贵。还是看在我们有缘、今日相逢的份上,降价收取的。”

    确实啊。

    蓉幸立刻反应过来,马上掏钱。

    苏渔扬唇,“慢用。”

    她最快乐的时光,就是新客人的到来。

    当一个客人被自己的菜肴香气吸引,踏入店中,就是对一个厨师的万分肯定。

    苏渔欣慰点头。

    这茶叶蛋的炖煮并没有什么难度。

    一是选材,二是耐心。

    上等大红袍灵茶的香气与色泽,在鸡蛋未熟前,就从蛋一端敲得将碎未碎的气孔缝隙中隐隐渗透进去。

    待到全熟,又用勺子轻轻敲打蛋壳四周,保证蛋壳裂缝分布的均匀,让茶香五香完全渗透。

    最后,只要耐住性子静置,便可让这红袍茶色与香气,如同玉石纹路一般印刻在蛋上。

    这样的成品,堪称色香双全。

    “小心烫口。”苏渔对蓉幸出言提醒。

    蓉幸点头,立刻将这欲断未断的壳剥下,不顾形象地把滴着茶色酱汁的碎壳,放入嘴中抿了下。

    徐钍在旁边打坐,但其他九垚山弟子都有些好奇又期待地看着。

    “六万一只,至少要开出三品才赚。”

    “一二品就亏了。”

    但他们话音刚落,就听叮一声脆响。

    干净的碎壳,落在玄铁小盘上。

    一道宝辉,隐隐形成。

    “!”

    “一品龙鳞软甲,蓉师妹,你开亏了啊。”

    “至少亏了五万灵石,师妹你这运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差。”

    蓉幸沮丧地叹气。

    是啊。

    她向来气运不佳,但也习惯了。

    她当即把剥了壳的内里龙袍丹用灵力包裹,全送入口中。

    这让她垂涎的香气,才是今日吸引她的根本。

    一息,她就满足地闭上眼。

    下意识咬住,崩开的蛋白好似上等软玉,温热润泽,咬到其中,则是细腻紧实的蛋黄口感。

    醇厚的茶香,有着近乎花香的浓烈,但不知道为何,入口又柔和温顺,转而缓缓勾出一丝岩骨风姿。

    好似岩石般,厚重在她嘴中落下。

    香气延绵不绝,口中回香不散。

    好厉害。

    这丹竟然外层是软甲,内层是蛋白与蛋黄。

    坚硬、柔软、紧实,三层不同的质感,在丰厚茶香的统一下,给人不同的刺激。

    “原来可以是不一样的层次……”

    刹那,蓉幸的识海疲惫被灵茶扶平,浑身灵力也得到补充。

    “土……也可以?”

    她睁眼,源源不断的碎土凭空而降,掉落在她身上。

    她体内土瓷元婴娃娃,瞬息跳出。

    土瓷娃娃像是被一双看不见的手捏着,边转动边缩小半寸,宛若蛋黄般变得更为紧实,而外壳却又是盖上一层更为松软、光滑的土,仿佛蛋白。

    最后,刷上一层坚硬的石壳。

    蓉幸的元婴进化了!

    她掌握了三种不一样的土质。

    软土,松软适宜种植,铁铲就可挖动。

    硬土,坚硬略有粘性,需要用镐撬动。

    石土,玉石般岩块,无坚不摧。

    土瓷娃娃从一个毫无层次的土疙瘩,变成了茶叶蛋,bushi,变成了三种不同土形态的套娃。

    天地灵气转瞬即至。

    天降赐福!

    杭婉儿幸亏走的七情六欲之路,在蓉幸心境变化时,她就第一时间察觉,飞快打出洪蕴长老的隐秘符箓!

    一道刺目白光,顿时包围他们整个山头。

    然后响起她的声音,“五行宫的小世界点灯了。”

    九垚山弟子:“……!”

    他们就在蓉幸旁边,感受得真真切切,蓉幸体内灵气汹涌,然后天降赐福。

    她悟了。

    “这盲宝,我也要来一个!”

    “我也要!”

    开出一品软甲的蓉幸亏了?

    不,她赚大了!

    郁东笑眯眯地收钱,“我们诚信做生意,这一批单价六万,不会看你们突破就涨价,毕竟我们与诸位有缘。但下一次就不一定了,我二师姐随时都会突破,一旦到下个层次,盲宝价格翻倍。”

    九垚山的弟子一听,立刻要了个茶叶蛋。

    一开始他们还觉得自己能半截入土,能筑起城池,这防御软甲他们用不上。

    现在对不住,他们要!

    不要的怕是识海坏掉了。

    茶叶蛋一抢而空,徐钍都神色复杂,买了二十多个,但他一个都没服用,要留着拿回九垚山给其他师弟妹们。

    顺便,他还掏钱买下了杭婉儿用在蓉幸身上的遮掩符箓——价值二十万一个。

    哎。

    花钱如流水。

    徐钍望向已经闭眼休息的苏渔,突然觉得梅真儿小姐说的对。

    她受伤,完全跟南浔没关系吧。

    苏渔这个师妹,不仅炼器炼丹强,而且她没有私心。

    这样助九垚山突破的丹,就大大方方拿出来给他们了。

    他们还是竞争对手。

    南浔确实纯善,难怪南浔大师兄都要特地来叮嘱他,让他别伤人。

    徐钍歉意地拱手,“苏师妹,我之前对你们有所误解,实在对不住。今后,用得到我九垚山的地方,你随时叫我。”

    杭婉儿与郁东对视一眼,表情微妙。

    此情此景多么熟悉啊。

    杭婉儿捂着又隐隐提高修为的丹田,不得不拿出玉简,替二师姐记住。

    欠二师姐人情的人,实在太多了!

    每个要让二师姐找他们帮忙,二师姐怎么记得住呢?

    只能让杭婉儿小可爱,替二师姐记录下来。

    “多谢徐师兄了。”

    苏渔睁眼,朝徐钍微笑颔首。

    投影阵外,一片安静。

    因为山门上又亮起一道小字。

    【南浔苏渔加十分。】

    又加分了。

    明明没有在跨越山峰,在休息时间,她一人也在疯狂上分。

    九垚山长老面色复杂。

    青玄也面色复杂。

    “承让承让,哎,我家弟子就是闲不住。”

    “…………”

    正说着,投影中众人就步行到了第三座高山。

    这也是此个小世界中最后一道关卡。

    只要通过,他们就能进入正殿,见到五行土宫的宫主。

    苏渔立在这高耸入云的山前。

    只见山上有一道阶梯小路,能一直从山脚走到山顶,足足有千阶之多。

    但通往阶梯的路前,还摆着一个方寸擂台。

    她不由低头,翻看芥子袋,检查今日冰柜中的食材存货。

    检查完毕,才背着双手看向金昊天。

    金昊天没来由地后颈凉了一下。

    “擂台,难道是要我们在最后一关前,比出个胜负?”

    他额头冒汗。

    任何一个对手他都可以,哪怕跟南浔正大光明比斗都行。

    但对苏渔……他下不去重手。

    要是没有她,他可能到现在都无法坐下来入定。

    光这份恩情,他都很怀疑自己化神前能不能还清。

    “苏师妹,若真要两两对决,那我不上,你们南浔与我金霸门师弟妹们比一场吧。”

    金昊天苦笑。

    “我欠你太多,是不会对你出手的,而且如果没有你,我们金霸门也无法十人一起走到这个地方。”

    他说着,杭婉儿等人就表情古怪。

    “金师兄,哦,除了防御,你从没见过我二师姐出手。”

    金昊天:“?”

    他正要说话,九垚山的徐钍带着师弟妹们也到了。

    除了蓉幸领悟,其余还有两个弟子开出四品丹,但都没像蓉幸那般立刻元婴突破,但丹药也在他们体内留下,可以慢慢体会。

    此刻他们抵达擂台,也面色复杂。

    金昊天叹息,“看来你们也不想对苏师妹出手了。那不如我们对战?”

    正说着,却听一道威严声音响起。

    “九垚山对南浔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