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65章 今日做饭了吗(修字三合

    “还没开门吗?”

    “我还想去南浔二层楼碰碰运气, 看看今日是否有缘?”

    “谁不是呢?”

    南浔店铺外,此刻不时有北境弟子来张望。

    释迦门的僧人都离开了。

    他们这才围拢过来,可没想到南浔依旧停业中。

    金昊天扛着三叉戟, 湖渊摇着纸扇,两人都有些着急地徘徊。

    雪宁微霜面对面站着, 警惕看向对方。

    “说起来, 这其实也怪你痴迷的天盛宗,”微霜拿着两截鞭,就不满看向雪宁, “那长老不依不饶,非要抢走苏大师找到佛子的功劳。这下好了, 今日到现在苏大师都没去秘境营业。”

    “她肯定是心情不好。”

    微霜担心。

    雪宁咬唇。

    南浔其他在秘境的小队, 也全撤回了。

    南浔钱师兄都跟她说,今日休息。

    在店门口排队的北境弟子听得更是焦虑, “二层楼的苏大师心情不好, 那要歇几日啊?”

    哪个炼器师没一点脾气?

    可集市没剩几日了。

    他们急。

    冰凌宗断眉八师兄也是叹息,表情自责。

    “也是怪我冰凌宗,师姐师兄、长老无一个在现场。”

    “苏大师在秘境带我们历练,给我们冰凌宗三百多人炼制……套餐赠品,她必定是识海疲惫,结果还被人怀疑,被人抢功。我们冰凌宗三百多人都没能护住她, 让她受了委屈!”

    微霜听得都快流泪了。

    她怎么才到第四层功法如履薄冰呢?

    如果像十年前的大师姐一样, 已经跨入第六层冰天雪窖的门槛,也不至于让天盛宗跟释迦门的元婴长老, 碾到苏师姐的脸面上去。

    她这个爱慕者, 实在是不够资格。

    “最后, 还是苏大师自己出手,让天盛宗跟释迦门齐齐闭嘴。”微霜崇拜又心疼,“她肯定对我们冰凌宗,对北境很失望,也不知道几时能缓过来。”

    说罢,就瞪了雪宁一眼,“你还在苏大师门口做什么,去你倾慕的天盛宗那边!”

    雪宁退后一步。

    她倾慕的梅真儿小姐是……坏人吗?

    雪宁紧紧捏着手里苏渔炼制的两只银镖,冰凉触感才让她赫然醒转。

    今年她都没去过天盛宗店铺啊!

    雪宁脸色微变。

    什么找梅真儿小姐神魂拓印……她迷恋上开盲宝后,就一直在秘境为南浔打工了,连福运符箓都没有去求。

    毕竟她功法突破、又有自保的金螺法宝,嗯……福运符箓似乎没有用。

    但她思考间,其他北境弟子就慌了,看向微霜。

    “谁能在苏大师这里说上话?跟她表达下,这件事,我们都站在南浔这边啊!”

    谁不想求法宝、丹药?

    修行靠自身,自己强才是真的强,靠福运符箓,避开灾祸,提高修炼速度,可也没有自己能够顿悟,法宝增益来的重要啊。

    “对对,这事站南浔!”

    “苏大师别气啊!我们北境人分的清是非啊!”

    大家的高喊,很快传入南浔店铺,以及整条街边的旁边门派店中。

    “代表我冰凌宗核心弟子,我们不再购置天盛宗的任何事物,除非他们向苏大师道歉。”

    微霜带头走出一步。

    断眉八师兄颔首,“我们宗主向来恩怨分明,也会支持我们。”

    雪宁呼吸一紧。

    很快一个水流般声音也响起。

    “我水灵门也只向南浔采购。”水千溪踏着二层鎏银宝架,抵达。

    北境的两大门派,全都支持南浔!

    越来越多的散修,也加入了附和!

    整条街的南境各门派店面,不少弟子跟长老都走了出来,目光复杂。

    南境的势竟然变了。

    天盛宗……一夜之间,竟然被南浔压倒一头。

    南浔店铺内。

    朱莺突破到元婴,刚服下一颗新的福袋丹,又一次让元婴遮上了一层朦胧轻纱。

    “苏师姐,苏师姐,外面喊起来了。”

    卢月升匆匆在二层喊了声。

    他们现在都随同杭婉儿等人,喊苏渔师姐。

    他形色既自豪又激动,“大家都在问你,心情好些了吗?什么时候再开业?”

    二楼杭婉儿等弟子都露出仰慕神色。

    穆道人已经又回了他的葫芦,闷声却自豪地开口,“二徒弟,为师的咳,为师朋友的元婴也不急于这两日,你先将修真盛会的事务处理好。为师这边不着急。”

    他说完这话,张道人不由皱眉扫了他丹田一眼。

    显然不认同。

    “小苏师侄,你师父……朋友的元婴顶多再撑两日吧。”

    穆道人轻咳一声。

    杭婉儿都忍不住摸着丹田里的镜面金丹。

    以人为鉴。

    七情六欲,一照便知。

    虽然修为差异,她无法探查师父元婴的具体情况,但她感觉到师父的情绪。

    “师父,你那个朋友就是你……”

    穆道人:“!”

    “咳。”

    苏渔当即打断杭婉儿。

    小孩,不懂事了啊。

    “师父,七师妹的意思是,你那个朋友是不是你交情最好的朋友。”

    杭婉儿顿时领悟,“啊对对!”

    穆道人:“……”

    怎么感觉他暴露了?

    苏渔轻咳一声站起,“师父,叫你朋友来吧。”

    穆道人:“…………”

    苏渔双手背在身后,徐徐走进暂做厨房的珠帘后。

    “如今也确实该营业了,免得将我们修真集市的正事落下。”

    “七师妹,你便去门口说一声,今日酬宾——对修士的元婴问题,开放五折优惠。师父的朋友,也是如此。”

    穆道人:“!”

    连他的钱,弟子也要收啊。

    *

    穆道人还有些担忧,怕自己丹田元婴真是气运导致的损毁,那样即便二弟子的丹将他治好,恐怕气运还会从其他地方流逝,譬如他弟子们。

    正犹豫间,却是听见了外面排队客人的惊呼。

    “怎么回事,我好像手都冻起来了。”

    “啊,我的脚动不了,冰住了。”

    “是冰凌宗的人!”

    转而,穆道人就见一个有些娇小的金丹女孩踩着脚下薄冰,鼻尖冰凌闪烁,显然是冰凌宗核心弟子中天赋极强的。

    她一脸激动与恳求,着急地满头都是汗珠,全一粒粒凝成了冰晶。

    “苏姐姐,原来你还能治元婴的问题?我刚发玉简给我大师姐,让她赶过来了,求你帮帮我大师姐!”

    穆道人愣了下,竟然也有人与他一样,元婴受损?

    微霜急得直喘气,嘴中吐出一团冰雾,“我大师姐在秘境受伤,服了不少再塑丹,可是都没能重新结婴。”

    她说着就着急,面向苏渔拱手拜了拜。

    苏渔忙托住她手臂,将她带到二楼玄铁小桌边。

    “别急,慢慢说给我听。”

    微霜不敢坐下,看向她身后。

    苏渔顺着她目光转向后方,就见二楼楼梯已经全部冰冻住了。

    森冷的寒气从一楼逐渐蔓延。

    一道清冷、让人听着不由发颤的寒凉嗓音,优雅却又歉意地响起,“苏大师,抱歉,我听说南浔今日出售修复元婴的丹,就忍不住来此处,想亲自问一问,是否真的有。”

    她显然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冰寒灵气。

    元婴修士的威能猛烈,不是金丹以下可以抵御的。

    店铺中一楼的三品防御阵,已经轻颤了起来。

    可这个冰凌宗大师姐,甚至还没有走入店铺一步,还只是遥遥立在店外,发声询问他们。

    穆道人皱眉,“这元婴像是漏了。”

    比他还离谱。

    “罢了,老夫的葫芦借你一用。”当即他将手中葫芦抛出。

    一道冰魄顿时将葫芦冻住。

    隔了几息,纷涌到一楼的冰霜才逐渐化去。

    木梯上,响起了优雅的脚步声。

    苏渔不由看去。

    就见一个曼妙的婀娜女子,浑身都好似冒着丝丝寒气,一身银缕衣上冰凌花无数。

    此刻她双手捧着葫芦,葫芦一丝丝吸取她不停散发出的寒气。

    她走上二楼。

    大家才看清,她头上带着一个白纱斗笠,纱巾一直垂落到肩膀,遮住了她的脸庞。

    “苏大师,”她微微欠身,声音仿佛冰魄般清脆,“我是前冰凌宗内门弟子镂玉,但如今因为我功法问题,已经自请去了外门。”

    “大师姐!”微霜双眼泪蒙蒙。

    镂玉摆手,“听微霜说,多亏你在秘境中对她们多加照顾、炼丹让她们克服了冰魂素魄功法的弊端,多谢苏大师了。”

    苏渔想上前虚扶她,但立刻感受到一股寒意扑面而来,比在冰雪秘境中更严寒。

    杭婉儿从芥子袋里拿出好几把玄铁椅子,让众人坐下。

    镂玉扶着白纱斗笠,颔首道谢,“其实我的问题在北境也不是什么秘密。一年前,我为了探访上古秘府,深入秘境,遇到了数只五品妖兽。”

    “脱困前一阵缠斗,元婴就受了创。用了许多丹都无济于事。”

    苏渔疑惑,“但你身上寒气外溢,似乎灵力并不弱。”

    一声叹息,从白纱斗笠中幽幽传出。

    “是,我功法运转都没有问题,但是我的元婴在不停变弱。”

    穆道人瞬间心虚地捂住自己丹田。

    “苏大师,你才金丹,”镂玉沉默了片刻,“本来,我不应麻烦你。提前让金丹知晓元婴秘密未尝是件好事。每个人的道不同,结成的元婴也有些差异。今日让你看,很可能在你日后的修行中给予错误引导。”

    她这话一说,别说穆道人,就连杭婉儿的表情都有几分古怪。

    苏渔更是哭笑不得。

    她都见好几次了。

    “这位美师姐,”杭婉儿拍了下胸脯,“别担心,我师姐刚治好一个元婴突破的问题。别说是她,就连我也看过了元婴凝结的过程,没问题。”

    镂玉沉默。

    青玄等人都扶额。

    至穹峰上的弟子就是这等彪悍。

    “那好。”

    镂玉认知了南浔弟子强大的心理素质,当即她双手在葫芦上掐诀。

    “诸位小心我的寒气。”

    一息,她丹田,就跳出了一个周身都仿佛被冰雪飞舞包围的雪娃娃。

    通身雪雕冰琢般剔透白皙,圆滚滚的藕节般小胳膊,更是十分可爱!

    苏渔的脸当场被这雪娃娃激得一亮。

    苏师傅天生对萌物的抵抗力不行。

    哎,没办法,审美太高了。

    这元婴一出,二层楼上所有桌椅、青瓷花瓶,都凝出一丝冰霜。

    但很快雪娃娃周身飞舞的雪花一停,双肩以上的飞雪就去了三分,众人才看出了异常——

    这小巧素洁的可爱元婴,扎着两个麻花小辫垂下,两边都垂着弧度相似的鬓角刘海。

    可如今右侧辫子却是歪歪扭扭,被利器斩断半截,这一边的刘海更是好像被剪刀粗暴剃掉了半边。

    微霜呆滞的声音,不敢置信地响起,“大师姐……你元婴的问题,就是这……?”

    竟然是体内元婴的发型弄坏了!

    镂玉不自在地伸手扶着白纱斗笠,轻轻一声,“嗯。”

    南浔众人都沉默了。

    半饷青玄才轻咳一声,看向苏渔,“元婴能短暂离体,具有灵力与神念,是元婴修士的本源。因此元婴……受创,相当于修士本源受伤。若是不及时修补,哪怕些许,也对修士产生莫大影响。”

    这就是镂玉无法控制自身寒气的原因。

    她对自身强大灵力的掌控,在本源元婴受创后,变弱了。

    “我也想修复,”镂玉着急开口,但有些羞涩,“可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说罢,雪娃娃元婴四周的飞雪加速飘动。

    很快在右侧辫子剪断处,凝结出一条新的雪色辫尾,编发的花色与发丝都十分细致,栩栩如生。

    新凝结的刘海也飘逸漂亮,更胜雪娃娃左侧的完好处三分。

    可没多久,风雪一卷,雪娃娃刚凝结出的辫尾、刘海就被风雪消融。

    众人一怔。

    正着急,就听镂玉叹息一声。

    “我现在梳发技巧比以前更佳,总觉得与之前完好的那一半搭配在一起,不是很合适。”

    “但我又狠不下心,对自己下手,把完好的那边元婴打碎,也一起重塑。”

    镂玉忧伤。

    南浔店铺二楼一阵静默。

    谁能想到,是这样的原因,导致元婴无法自我修复。

    原来是她梳头技巧,比当初第一次凝结元婴时提升了呢!

    编发手艺增进的镂玉,想要元婴新老发辫相仿,结果新辫修修补补,怎么都跟以前的不一致。

    “怪不得你吃丹药都没用,”杭婉儿真是没想到天下女修,各个如此精妙有趣,“哪怕补足灵气,但你的编发手艺回不到从前……”

    众人全往后扬起脖子,抬头看天。

    青玄轻咳一声,“这也情有可缘,元婴代表自身,若是镂玉师侄有心结,对自己元婴有所不满,就难以让元婴进阶,踏入化神。”

    苏渔听得摸了下鼻子。

    这是心病啊——对称强迫症。

    发辫必须要两边对称,才能接受自己的元婴。

    今日,苏师傅难不成要做一日托尼老师吗?

    苏渔面色古怪。

    一个厨师要做出形色完全对称的料理,可以吗?

    ——只要模具做得好,一切皆有可能。

    苏渔顿时有了些想法。

    她朝镂玉走近,“失礼了,贵客。容我测量一下你雪娃娃的具体尺寸。”

    镂玉:“……!”

    苏渔从芥子袋里拿出把短尺,不顾冰霜寒冷,量下了雪娃娃左侧发辫与刘海、以及各种圆润小脸、小胳膊的尺寸。

    苏师傅今日菜谱——娃娃雪糕之脆皮香草冰淇淋。

    她站起,就回了自己的临时后厨。

    但她走进去半刻,又走出来,“不一定会成功,若是失败,此单不收灵石,另外赠送一份小食作为补偿。”

    说完,她走进珠帘后就一愣。

    “师妹,有什么要在下帮忙的吗?”净思佛子双手合十,竟是秀美温和地走到她面前,含笑问道。

    苏渔本来摆手,但想了下又点头,“那你进来,用下你的拈花一笑。”

    拈花一笑,落于敌者身上,顷刻落下如盛开花苞般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