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63章 今日做饭了吗(修字二合一)

    北境秘境, 就没这么荒唐过。

    百年都没有的稀奇事,释迦门的佛子加入了南浔!

    在秘境的各派长老以及弟子都飞快赶来。

    原本杭婉儿等人落下的禁制,已经解开。因为太多元婴长老到此处了, 联手之下, 他们这点禁制根本不够看。

    幸好, 满坛香都被他们吃完了。

    冰凌宗三百多人无比庆幸。

    青玄与张道人,很快也降落到此处多是三品妖兽出现的地方。

    一眼就见到苏渔正在一群冰凌宗核心弟子的后方,倒腾她的铁锅。

    而那如今已然长出头发的秀美佛子, 正双手合十, 在他们落地不远的地方, 认真听着身边杭婉儿说话, 时不时慈悲颔首。

    “原来如此,你们苏师姐是至穹峰排行第二。在下是她师兄, 那在下就是南浔至穹峰排行第一的大师兄。”

    佛子悟了。

    杭婉儿:“……”

    刚到的青玄、张道人:“……”

    “青玄, 张道人,好啊,难怪你们刚才不找佛子!”都把人拐到自己门派了!

    南境其他长老全都无语,他们刚还御剑、缩地成寸, 在北境找来找去。

    合着全是无用功。

    金霸门长老就很庆幸,自己没动。

    但也忍不住开口, “不地道啊, 青玄,我们两派——百年情谊,嗯?怎么都不提前告知我一声?”

    张道人顿时发笑, 呛得差点把元婴笑出来。

    青玄扶额。

    这不是, 他也才知道吗?

    “各位, ”青玄左右四望, “虽说这个历练秘境最高妖兽也不过五品,但我们如此多元婴、化神在此处停留也是不妥。很容易引发妖兽暴.动,不如先出了秘境再说。”

    “说什么?青玄,你们还不把佛子还给释迦门?”

    天盛宗李奕鸣拿着棋盘,怒斥着上前一步。

    要走,他天盛宗第一个不同意。

    “释迦门长老都可作证,他们是拿着我们天盛宗的四品符箓才找到秘境此处,找到了佛子。”

    要是离开了秘境,那怎么说得清楚,天盛宗的三个预言可就飞了。

    一个预言就价值三千万灵石。

    李奕鸣眯眼,挡住秘境唯一的去路,“你们急着离开,莫非就是想抢走天盛宗寻到佛子的功劳?若是担心妖兽,大可不必。”

    这个秘境就是给弟子历练用的。

    转而,他就扔下手中棋盘,当即铸起五品防御阵。

    “说清楚,我们再一起离开!”

    释迦门为首的长老,白须到了胸口。

    闻言就叹息一声,望向南浔等人,“确实如此,我等是受了天盛宗的协助。请南浔尽快归还佛子,否则就是与我释迦门为敌。”

    “什么归还?”

    张道人正要呛声,就听佛子出声反驳。

    他金刚目不怒而威,却又有稚子般清澈,“在下隐约记得自己足足十三年不得勘悟,今日突破,与释迦门无关。”

    释迦门长老差点窒息,“众生皆苦,就是我释迦门心诀第五层!”

    佛子似笑非笑,“那你说下一层是什么?”

    “第六层,拈花一笑。”释迦门长老锡杖敲了下。

    佛子颔首,“这确实许多施主都知道。”

    释迦门:“……”

    “我把拈花一笑的心法背给你听!”长老上前一步,就要传音。

    但佛子拧眉,双手合十,“长老妄言。去妄归真,需多观自心,自觉本性。你记得心法,与在下有何关系?”

    “……!?”

    “如今师妹丹药,助在下参悟自心,即为在下行走之道。若释迦门也是在下去处,那是否有丹,助在下参悟拈花一笑?”

    “若有,在下便信,可能在下与释迦门确实也有些渊源。”

    释迦门长老愕然。

    这怎么可能有丹药?

    他自己都还在第五层众生皆苦!

    “佛子,天下没有这种丹药!”

    天盛宗李奕鸣不由轻笑,“确实,众人皆知,拈花一笑乃是释迦门高阶长老才会的第六层心法。别说南浔不知道如何修炼,就算知道,也不可能炼制丹药。”

    张道人甩袖,“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要我们真炼制出来了,难不成你做主,让释迦门并入我们南浔吗?”

    佛子是释迦门每一代最通佛性的弟子,据说持有释迦门最重要的五品法器——万僧木鱼,并让它认主。

    一旦释迦门本任的释玄尊者圆寂,佛子就会继任,再选出下一任佛子。

    释迦门之所以必须找回佛子,就因为除非佛子身死,否则那件五品法器就无法更换主人,也无法选出新的佛子,他依旧是释迦门下一任主事人。

    若是释玄尊者圆寂,佛子还在南浔,那释迦门可能真要并入南浔了……

    众人瞠目。

    释迦门长老也是埋怨地扫了李奕鸣一眼。

    而后他上前一步,朝青玄叹息道,“佛子口口声声叫的南浔师妹,不知道她人在何处?南浔也是成名已久的修仙大派,能否让她出面与佛子解释清楚?”

    杭婉儿等人立刻目光闪闪发亮,崇拜地回头,看向此刻正在冰凌宗百人后的二师姐。

    青玄也是颔首,转头就唤了苏渔一声。

    “小苏师侄。”

    但他喊了声,她却是专注在炉子后,头都没抬。

    “啊,”杭婉儿拍了下额头,“青玄长老,我二师姐刚嫌这边太吵了,给自己加了禁音诀。她现在听不见你们说话。我这就去喊她。”

    青玄:“……”

    释迦门:“……”

    很难不怀疑南浔是故意把佛子拐走的。

    但苏渔很快就挑眉,不是很乐意地擦了下双手,迅速走到他们面前。

    “青玄长老有何事?”

    “我正在给冰凌宗的弟子们准备临别赠品,很赶时间。”

    她说罢,就回头看了眼冰凌宗三百多个核心弟子。

    这样的企业团餐大单,苏师傅希望给对方留下一个深刻的五星印象。

    所以,她准备额外制作一道精品,给他们带回去。

    可就连她,也无法在短时间完成三百人份的赠品。

    但又不能让贵客久等,所以此刻她真的很赶时间。

    张道人轻咳一声,看向佛子,朝她眨了眨眼。

    苏渔扶额,“原来还是这事,我已经向他解释过了。”

    苏师傅做生意,向来诚信。

    她看了眼释迦门的来人,只能又去一身褴褛白衣的秀美佛子面前,口齿清晰,让众人都能听清楚,“佛子,我已经与你说过了,你不是南浔的人,我也不懂你们的菩.提.功法。”

    张道人与青玄飞快对视一眼,面色古怪。

    当初百御峰赖上小苏师侄时,她也是这么说的。

    然后呢……

    然后,小苏师侄就是百御峰峰主了啊!

    他们对这句话再熟悉不过了。

    但释迦门长老与天盛宗李奕鸣都松了口气,“佛子你听见了——”

    可不过片刻,一脸富态的佛子就双手合十。

    “迷者凡夫,觉者佛。在下迷失数年,今日在师妹协助下才重见大道。师妹为何不认在下这个大师兄,可是在下做错了什么?”

    释迦门:“!”

    天盛宗:“!”

    苏渔朝他们摊手,眉眼间已经有了几分无奈,“你们都听见了。就这样,没事的话,我继续去忙了。”

    她说完就走,顺手给自己打上隔音诀。

    佛子,这是气运女主那边的情节。

    苏师傅可不想留着做比照组,多听一个字都没必要。

    而且吵来吵去,实在是妨碍她的后厨效率,影响她做正事。

    要不是被缠上,她现在恐怕都已经完成一半数量的赠品制作了。

    苏渔当即回到自己的砧板前。

    此刻砧板上正摆着一个海碗,里面盛了大致六分满的高品质灵水。

    她给自己加一道封闭禁制,也是无奈之举。

    冰天雪地,只要不点燃灵火,很快海碗里的灵水就会凝固成冰。

    她只能用灵力展开禁制,保证水不凝结,食材不会被冻伤。

    感到温度终于被脚下的灵火燃烧到如春般的适宜,她才从芥子袋里小心地端出了如白玉般的凝脂水豆腐。

    一整块宛若玉床大,拿出来的动作哪怕再平稳,这四四方方、白嫩嫩的水豆腐还是颤颤晃晃,好像稍一不小心,就要碰碎了。

    苏渔洒了点水在上面,又将厨刀刀面沾上水,才开始动作。

    她今日便要在冰冻雪地中,送北境弟子平日不常看见的玉脂硕花一朵——千丝重瓣花雕豆腐。

    这道菜九分都在刀工上。

    三日不练刀工,成品都会大打折扣。

    苏师傅深吸一口气,左手轻柔按住这巨型嫩脂水豆腐,右手厨刀就又稳又快,飞速切了下去。

    ……

    “你们听见了,这跟我南浔没关系,是佛子遵循大道。”

    张道人嘴角忍不住抽了下,望向面前的天盛宗与释迦门。

    真是天道好轮回!

    他转身就要走,去看看小苏师侄又在倒腾什么好东西。

    至穹峰等人也跟着他,准备离开。

    “等下,”释迦门长老深吸一口气,“我释迦门祠堂,供奉数代长老的舍利子,若是服下也能勘悟众生皆苦。”

    “南浔是否盗取了我释迦门舍利子?”

    “好你个无妄,别人炼丹厉害,就是你家的?”张道人瞪眼。

    青玄皱眉,“释迦门慎言。”

    释迦门长老无妄,往前一步,“否则如何解释?功法不外传,而三年前我释迦门舍利子遗失两颗,至今下落不明。”

    天盛宗李奕鸣顷刻笑了,“要弄明白还不简单?”

    “今日各派都在,不如做个见证,看看南浔还有没有丹能让人突破!”

    他手持棋盘呵呵一笑,“若是拿不出,要么归还佛子,要么释迦门舍利子遗失、功法被偷的事就好好跟南浔算一算。”

    “我呸!”张长老愤然唤出本命剑,“本来南浔没想过要什么佛子,你们倒讹上了!那我不带走他,都对不住你们了!”

    释迦门长老无奈叹气,“天盛宗的话虽然直接,却是有理。我并无恶意,我身边弟子,有一个正巧还未悟透众生皆苦,若南浔炼丹师能当场炼丹,不使用舍利子,让他突破,自然解了我心中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