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62章 今日做饭了吗(修字二合一)

    在微霜的羡慕目光中, 冰凌宗的断眉八弟子穆寒,拿起桌上的方形琉璃小碟, 用筷子夹起了一颗护腰丹。

    ‘护腰’般霜牛卷裹缚的白菇有些修长, 但菇顶一个个圆圆润润,仿佛小斗笠,光滑细嫩。

    夹起来, 赤色酱汁跟莹亮油光就从上面滑落。

    穆寒迅速放入口中。

    这丹仿佛刚从铁板上取下, 一股灼热顷刻刺激涌入。

    一咬下去,薄软的霜牛卷就滑嫩触到齿间,鲜香肉汁与脂水,丰富地刹那四溅, 但顷刻又落入脆爽有嚼劲的白菇绵密口感中,与其中吸饱的清甜酱汁、蕴含的山野菌鲜,严丝密缝地融合。

    咵嚓咵嚓,每一次咀嚼,穆寒口中都发出声响。

    鲜鲜嫩嫩的霜牛与劲道延绵的山菌,仿佛是琴箫合奏,向他识海双重攻击, 每一下都让他大汗淋漓。

    “怎么样啊, 八师兄?”

    微霜急得跺脚下薄冰。

    八师兄嘴巴都用得油光光的。

    她亲眼看着, 那可可爱爱的白菇沾着香喷喷、油光发亮的酱汁从他筷子尖消失……

    简直扼腕啊。

    穆寒闻言就擦了下额头,刚硬的脸颊微微发红, 看向微霜, 轻咳一声。

    “师兄吃的太快,还没记下这丰富的鲜美滋味, 就已经没了。最好再来一颗, 师兄这次好好记下来, 再告诉你。”

    微霜:“……”

    但说罢,穆寒断眉处的冰霜,缓缓融化,滴下一滴晶莹。

    苏渔忙伸手拿出玉简,匆匆记录这食客的‘服用调查报告’。

    穆寒还想要再来一颗。

    结果旁边历练的弟子,不小心,飞出一道冰刀朝他后背疾速而来。

    “八师兄——”

    那弟子吓坏了。

    但还没等微霜反应过来,穆寒体内金丹就一瞬跳了出来,仿佛大为警惕般,凝出一颗带着‘护腰’的罡气,将那小刀震飞。

    修士的金丹,不会随意跳出体内。

    但它好像是热了……一边冒着丝丝寒气,一边金丹中间扎着条金色腰带,忍不住在冰天雪地晃悠一圈,透透气才又缩回去。

    就这么一圈,穆寒突然回神。

    他金丹醒了……

    不需要被妖兽、修士攻击,它就自己热醒了!

    行走在秘境,以后他再也不会有‘沉睡’危险。

    他再也不需要跟着南境修士来秘境历练了,他自己就可以!

    这么多年来,困扰他们冰凌宗的最大难题,迎刃而解。

    微霜仰慕望向苏渔。

    苏师傅却淡定无比地摆手,“小事。”

    “我脱,我戴。”

    “哈哈哈哈护腰是可拆卸的,冷暖自己调节啊!”

    秘境中很快响起冰凌宗狂妄且疯子般的笑声。

    北境弟子听得都一头雾水。

    但没过两日,大家就发现,秘境入口处,排队等天盛宗互助名额的北境弟子少了一大半。

    不仅水灵门弟子不常见,就连平日最依赖他们的冰凌宗弟子都不见了。

    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天盛宗弟子,不由在第二日,疑惑拦住了大摇大摆正独自进入秘境的穆寒。

    “穆兄,这几日你们怎么不需要我们守护?”

    穆寒握着冰刀,微微一笑,“嗯。自从有了护腰,师父再也不担心我们的历练问题了。”

    天盛宗:“?”

    天盛宗弟子强忍着,挤出笑容。

    “我们都带着梅真儿小姐的符箓,也能帮助你们提高历练悟性。”

    穆寒拒绝,“不用,吾辈修士当自强。我自己历练——”

    但说到一半,他眼角余光却瞄到了一袭姜黄衣角飘动。

    一瞬,他就变了脸色。

    边发玉简通知所有师弟妹们,边就激动冲到南浔桌子前。

    “苏大师,缘分啊又让我们相遇,我自己历练不行,求您带带我!”

    “……???”

    北风卷起霜雪,打到天盛宗弟子的脸上。

    *

    天盛宗。

    梅真儿皱眉,“冰凌宗弟子都去南浔的队伍了?”

    李奕鸣拿着棋盘无奈摇头,“南浔推出了一个带人闯荡秘境、就赠送法宝丹药的活动,实在是——”

    梅真儿一听就皱眉。

    “莫非是那个南浔二层楼的炼丹师?”

    她已经听说了这个人,可如今却分不出心神在这事上。

    她郑重望向李长老,“今年集会比斗还有变数。”

    “昨夜释迦门长老与我爹千里传讯,他们失踪佛子可能在北境。”

    李长老一怔。

    “若是能找到佛子,释迦门承诺,赠送三次预言机会,但凡拿到,就可以在集会卖给其他门派。释迦门一次预言,价值三千万灵石。”

    “南浔炼器师,三十日呕心沥血能炼制多少法宝?炼到吐血,也追不上这九千万的差距!”

    李长老一喜,“我这就拿着小姐的福运符箓去寻。”

    *

    秘境门口。

    苏渔抬眼望向南浔第二小队的报名桌前,就是一怔。

    数个眉上或是发丝染着冰霜的男修女修们……一眼她都看不到尽头。

    他们全穿着制式相同的冰魄蓝衣,腰间是冰魄凝成的丝带。

    数量之多,苏师傅都数不过来。

    断眉穆寒站在最前排,挠了脖子,“多吗?还好,我叫的匆忙,核心弟子除去元婴、金丹巅峰、无需急着历练的,也就来了区区三百二十二位而已。”

    苏渔:“……”

    冰凌宗要历练的核心弟子,全来了?

    “苏师姐,今日还请多多指教!”

    冰凌宗一群弟子们发出震天整齐的吼声,冰魄刀剑齐出。

    秘境入口其余人惊呆了。

    苏渔悠然叹了口气。

    当后厨绽放光芒,生意就是如此地好啊。

    大型‘企业’的团餐也找上门了。

    苏师傅从不让食客失望。

    几百人份的大型企业团建餐,苏师傅顶得住。

    很快,他们一行人进入秘境。

    “苏姐姐,这是你要的我们每人喜好。”微霜很快就脸红红地跑到苏渔身边,双手奉上十二块玉简。

    徐徐展开在半空中,苏渔仰头都差点看不完。

    微霜脸红。

    没办法,三百多人的核心弟子队伍啊,每个人需求都不同。

    有的人想突破冰系功法,有的人又想尝尝南境特色的丹。

    有些要增加防身罡气,有些要增加剑法凌厉……

    “苏姐姐,我们是不是太过分了?要不,你别理会我们,挑一两个就好了啦。”微霜赶紧收起玉简,不想为难苏渔。

    众口难调。

    三百个修士的嘴,要同时满足,确实很难。

    但苏师傅太有这样的经验了。

    苏渔当即看向远处,十几个遍地开花‘抓娃娃机’——吊在绳上的妖兽们。

    冰魄参、冰海鲍、冰魄鱼、冰魄鸭……

    水里,山中,天上,几乎都有了。

    苏渔顿时有了想法,“嗯,你们专心修炼,力竭时就有正餐供应了。”

    微霜一怔,崇拜之色根本无法遮掩。

    如果要问在华夏菜谱中,有什么料理,是集合了百家口味与烹饪方式,那苏师傅首先想到的,就是站在闽菜顶端的满坛香,又名佛跳墙。

    不仅烹饪主料多达十八种,涉及海陆空三类,而且食客将会在这道汤品中尝到一个后厨所能展开的所有烹饪手艺——

    老鸡的炒、排骨的炸、猪蹄的烧,凝成满坛香第一层汤底的煮、焖,以及第二层汤底海参等海货的泡发、煨……

    它集齐所有火功技巧,以最合适的烹饪方式,分别料理二十多种食材,最后将它们的精华全保留到一只汤锅里。

    所以佛跳墙,又有百家菜的美谈。

    此刻,面对冰凌宗三百多个不同的吃鸡吃鸭或是吃鱼的要求,苏师傅当即想到了它。

    让阎琰切配她要的部分,苏师傅就从芥子袋中拍出了她的双耳铁铸大锅,与几个酒坛。

    熊风立刻熊眼一亮。

    但苏渔拍了拍它的脑袋,“不是给你的。”

    酒坛底部放入竹篾,将炒制的老鸭老鸡排骨,层层逐一码在坛中。再倒入醇厚香浓的酒液,用微霜凝结的纯净冰魄化成泉水,满到九分,最后用荷叶封口。

    这样,产生的汤汽涌到荷叶上就会凝成滚珠,缓缓滴落下去。

    与上升的竹篾香气,与坛中循环渗透的酒香,逐渐交融。

    这样的汤,要足足煨三次,每次都会用到不同的主料。

    苏渔体内五行大锅一片华彩。

    ……

    冰凌宗的人正乐此不疲地打妖兽,但一道又一道宝光,在他们身边落下、亮起。

    大家都惊住了。

    他们早就嗅到了喷香的鲜美气味,可却不敢从妖兽身上分神。

    可现在,看见宝光、丹晕齐现,他们都忍不住了。

    “苏姐姐,那我们就先用小食,休息一会再继续。”微霜脸红地带着师兄们,凑到苏渔身边。

    一走过来,就见苏渔正坐在上百道宝光丹晕之中,简直被丹跟法宝包围了!

    别说微霜,就连杭婉儿等人跟着他们回来,都看呆了。

    但苏渔很快抬头,朝他们微微一笑,“稍等,我这边还只到一半。”

    “?”

    “!”

    冰凌宗弟子噌噌后退,差点退到被绳扼住喉咙的妖兽身上。

    她都坐在丹药山里了,这还只到一半?

    “额,其实我还想着,我们三百多人,今日肯定拿不到小师妹说的现做法宝……我等几日再拿,也可以。”

    “是啊。”

    冰凌宗都是讲道理的。

    今日三百多人来,也就是想体验下小师妹说的‘娃娃机式’历练体验。

    谁想到,南浔二层楼,不讲修仙德,要吓死他们了。

    最后还是杭婉儿胆大,走过来张望了眼苏渔左侧四个铁盘装的法器、丹药小山。

    每个上面都有一道丹晕,是一品丹。

    虽然品阶不高,但至少数量上百了。

    数量一多,丹药质量下降了也是正常。

    杭婉儿不由请命,“师姐,我先把这些发出去,让他们有的人先用起来?你总是说,趁热服用、开盲宝是最好的。”

    苏渔看了眼她指着的地方。

    四个铁盘,分别放着第一道高汤煨制剩下的老鸡老鸭等物,这些是真正的……边角料。

    这些煨汤剩下的料,是不能给客人单独上菜的。

    大半滋味与精华都已经进入到了高汤中。

    这些边角料倒也不会浪费,她可以继续把它们放进汤锅,作为以后老汤锅底使用。

    苏渔摸了下鼻子,“这些不能给他们,是师姐的炼丹残渣。”

    杭婉儿:“!”

    冰凌宗:“??”

    一品丹是残渣?

    “那、那这个呢?”

    微霜颤抖着指向旁边海参、鲍鱼的铁盘……这些都有二道丹晕!

    “这也是残渣?”

    足足十几盘啊。

    苏师傅扫了一眼。

    这是她要在后续第二次、第三次高汤煨制过程中放进去的主料,此刻刚经过初步加工。

    “这些是半成品,还没制完。稍安勿躁,你们先用点茶水?”

    二品是半成品?

    杭婉儿跟冰凌宗众人,这次一起往后连连退了三小步。

    杭婉儿直接啪地一屁股坐在地上。

    苏渔:“?”

    杭婉儿眼睛已经闭起来了,皱眉盘膝坐着,捂住了自己磕到的后腰。

    “师姐,我要突破了。”

    “我丹田撑不住了,我感受到冰凌宗三百位兄弟姐妹的心境波动,我不行了……我金丹好像要炸了……”

    她要突破了。

    才刚金丹不久,可七情六欲功法,一旦遇到人的七情波动,就会隐隐进展。

    如今在苏渔身边,她感受到了冰凌宗三百人的惊愕、敬仰与惊惧!

    她撑不住了。

    她要突破到金丹初期……不,可能直接金丹中期了!

    冰凌宗的人,也是惊愕地在冰面上一退再退。

    微霜哭笑不得,“原来小姐姐你的功法修为,是根据我们心境波动来增益的?那估计你这几日就要元婴了吧?”

    对不起啊,她跟师兄师姐们实在是太……没见识了。

    才这么惊讶,让人都受不住突破了。

    一品丹药、法宝是残渣,二品丹药是半成品,怎么有这种事情?

    更惊奇的是,南浔还有人因为他们惊奇而突破了……这就让他们冰凌宗很尴尬了。

    “我们是废物吧?”

    “我常年在冰凌宗,自以为在北境中能排名前百,可如今才知道我是井底之蛙,目光短浅啊!”

    “人外有人,人外有人啊!”

    冰凌宗的人心境波动地更厉害了。

    他们在冰面上感慨一声,就小碎步般地退后一步。

    跟南浔比,他们觉得自己太无能了。

    “我这么没用,以后会不会死在妖魔大战?”

    “哎,被打击了,原来我什么都不是!”

    “这几日天天跟着天盛宗,我以为我长进了,结果还是一事无成!”

    这么退着退着,他们面色痛苦,站在雪地上,却仿佛无依无靠,好像随时冰面都可能无情破裂,让他们掉进一个无底洞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