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59章 今日做饭了吗(修字二合一)

    北境秘境,冰天雪地。

    深处凝结的寒冰往往是百年以上的,因此,跟凡间的冬日寒冷还不同,修为稍弱一些,筑基以下就会发抖,手脚僵硬。

    此刻苏渔一手拿着北境妖兽图谱,一手看着秘境地图,正在比对。

    还轻声提点副手,“客人有什么忌讳、特殊喜好,我们要提前问清楚,别让客人中途感到失望。”

    郁东等人当即受教,“是,师姐。”

    “服务过程中,也要实时关注客人的体验情绪。”

    她说完,就将南浔前三个小队已经探索小半的秘境地图,交给郁东。

    这下大家纷纷动了起来。

    当即摆出小桌子,进行客人答疑与咨询。

    “南浔在搞什么呀?好像很有意思。”

    “包吃包法宝包历练……附赠顿悟?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

    “哈哈哈,但反正本来也在排队,问问呗。”

    秘境门口本来就有好几个队伍。

    天盛宗互助有七个小队,还有其他门派的,如今北境弟子都在外排队。

    大家闲着也是闲着,都好奇围到了南浔第二小队客人寥寥的咨询桌前。

    但走近一看,大家就一脸被骗。

    “老兄,你们才刚凝结金丹啊?”

    这发传单的,不是,拿着算珠吆喝199999漫天要价的郁东才金丹一日。

    浑身灵气都有些飘。

    “你不会在我们北境突破金丹的吧?南境秘境互助,我年年参与,还没见过筑基弟子来啊。之前说南浔败落,我还不信……”

    不仅郁东,杭婉儿也是刚金丹一日。

    陆一舟、阎琰还落后些,两人都是筑基。

    大家那是看一眼,就觉得自己腹中金丹都疼了。

    他们金丹期的北境修士,跟着一群筑基、刚金丹的弟子去历练,哎呀,这腹中金丹能保住?不给妖兽挖过去,他们就集体去南境算了。

    实在是欺负人啊。

    为首的北境汉子,金丹后期,带着师弟妹们历练,真是无语,“你们南浔没多少精英,不来就是了。硬撑着来我北境秘境带人,那不是误人子弟吗?”

    这人身着一身银丝织成的劲装,手上拿着的大刀都是冰封为鞘。

    他左边眉上仿佛断成两截,仔细看其实是中间结着一块冰,将眉毛分割了开。

    显然是冰凌宗的。

    “看不起我们是轻,要你们有个三长两短,不会碰瓷我们北境的人吧?”

    北境其余人一听,都是惊恐往后退了几步。

    这一退,就不得了。

    看清了郁东等人身后,端坐着的姜黄衣裙女子。

    冰天雪地里,一片白茫茫,她衣裙如耀眼星辰,细绢衣袖往下落了一截,露出雪白手腕,纤细手指正在翻看——北境的妖兽图谱大全。

    “!”

    临时抱佛脚!

    大门大派,只要修炼入门,第一件事就是学习妖兽图谱,免得未来遇到危险而不知如何应对。

    “这位,不会也是你们南浔第二小队……”握着冰刀的断眉壮汉,扶额。

    郁东微笑又露出恭敬神色,回头看了眼苏渔,“这是我们师姐,也是我们第二小队的主事人。”

    北境众人:“!”

    金丹更他老子的疼了。

    但郁东一让开,他们倒是看清了她。

    皓齿蛾眉,一身淡然,却又意外的让人感到明媚。

    重点是——也金丹刚入门?

    众人叹息。

    “如果只要1999灵石,我就跟你们去了。”

    “长得好看,做我师妹可以,但是金丹入门,来秘境帮我一个金丹后期,南浔听我说,谢谢你……”

    苏渔:“……”

    好在,去秘境探路的若梦、常青,与被闷太久、一出来就忍不住撒欢的熊崽,很快就回来了。

    熊崽直接耍赖地滚到苏渔面前,熊掌拖着一条冰魄鱼。

    要她做!

    苏渔伸手拍了拍它鼓起来的肚皮,直接将冰魄鱼收进它脖子间的芥子袋,“午膳再用。”

    熊当即哼唧地倒下。

    北境断眉修士顿时脸上一僵。

    原来人家还有两个金丹,还有一个三品上等妖兽!

    众人都闭嘴。

    那确实是可以来秘境。

    “对不住,原来你是御兽师。是我轻狂了。”

    断眉修士立刻道歉,但很快也是真诚给予建议。

    “不过,听我一句劝,你们19万灵石的单人收费,实在过分昂贵。哪怕送灵宝,但不一定与我们功法相合,很难等到合适的。其他门派单人一次只要一千灵石。”

    “你们如此下去,今日恐怕颗粒无收。”

    苏渔颔首,打开门做生意,对于建议,她很欢迎。

    然而这就是市场定位的问题了。

    “抱歉,这位道友,”苏渔朝他微笑,“因为我们只来几日,所以无法在北境推出多种类型的套餐供君选择。目前只有这样一份打包服务,数量也是极为有限。”

    “若是犹豫,你可以再考虑一会。”

    断眉修士:“……”

    他不犹豫啊。

    19万灵石,他都能定制三品上等法宝了。

    “无妨,”苏渔宽慰,“这次遗憾与道友擦肩而过,若是有缘,下次还能再相逢。”

    断眉修士不好意思地摸鼻子。

    他冰凌宗没这样的冤大头。

    再相逢也没用。

    但他刚要转身,就听几个冤大头,不是,几个北境弟子惊呼。

    “有缘,不会是南浔传说中的二楼吧?”

    “欸,我就觉得‘有缘’两字耳熟,原来如此,你们也听说南浔二层楼了!?”

    断眉修士正发愣。

    他身后一个身着冰凌花裙的长辫小姑娘,眉眼弯弯如新月,手中是弯了几圈的冰魄九节鞭,当即笑盈盈走出来。

    “莫非你们就是让雪宁背负欠款、不得不卖身,不是,卖艺不卖身的南浔二楼?”

    她身量不高,显得比别人矮小三分,鼻尖是点点雪花般的闪烁冰晶,但看向苏渔等人就双眼一亮。

    苏渔身边的杭婉儿点了下头。

    “三师兄!”长辫小姑娘立刻激动望向断眉修士,“我跟她们去,你去天盛宗排队吧。”

    断眉修士:“?”

    “小师妹,虽然你继承了不少灵石……”

    但她已经走到苏渔面前,说话间鼻尖冰点闪闪,“我是冰凌宗核心弟子排行最末的微霜,我跟我另一个师姐,凑够两人,可以吗?”

    当即她就豪爽得支付两人份的灵石给郁东。

    苏渔终于合上妖兽图谱,微笑起身,“好,相逢是缘,启程。”

    郁东立刻摆出一个木牌在桌上——南浔第二小队,有缘再见。

    断眉修士:“!”

    *

    秘境入口立着数道冰凌柱,入眼就是一片白茫茫大地。

    苏渔背着双手走在最后。

    杭婉儿已经在做客人咨询了,“两位微霜师妹、凌霜师妹,你们今日有什么具体的需求?”

    微霜新月般弯起的双眼中闪过一丝感激。

    她没有需求,她就只想花灵石感谢南浔二层楼。

    她跟雪宁,同年同月同日,分别加入冰凌宗与水灵门,成为了核心弟子中的最小师妹。

    后来在北境处处碰头。

    每次她凝结成冰,雪宁就将它化成水。

    每次雪宁凝结出水,她就把它结成冰。

    她们的功法、修为层次差不多。

    相爱相杀……不,只有相杀。

    这次雪宁率先突破到水灵功法的第四层,结果就让南浔二层楼制服了!

    高兴。

    让雪宁吃瘪打工三十日,南浔有缘二楼就是她微霜敬仰的朋友!

    微霜仰慕望向姜黄衣裙、负手而立的苏渔,这位小姐姐样貌出众,人善心美,哪怕修为低一些,但也没关系。

    “这位南浔师姐,你的三品罡熊很厉害,在秘境历练没问题。”

    微霜仰慕,脸上的些许冰花都在闪耀。

    “但你们不用在意我跟师姐,我们冰凌宗的功法十分特殊。”

    在秘境互助,只有天盛宗能帮他们。

    微霜跟师姐相视一笑,“我们这次来,只是倾慕南浔二层楼,想与你们结交一番。”

    “功法特殊,莫非你们修炼的是冰凌宗的冰魂素魄?”郁东交友广,立刻想到了。

    微霜意外地看了他一眼,笑道,“没错,这位师兄知道那就最好,别误会我们。修炼冰魂素魄,让我们在北境冰封的秘境中,觉得尤其舒适,仿佛这里是我们的本源之地。”

    这就导致,她们在这个秘境中没有任何危机感。

    “我跟师姐在这里,都只能发挥出功法的十之三四实力。”

    微霜说着,她身旁师姐也是面露无奈。

    因为体内金丹一到冰封秘境,就好似回到了老家,彻底陷入安心冬眠,金丹运转比她们在冰凌宗洞府中,要慢上至少一倍。

    许多冰凌宗修炼此功法的弟子,在秘境被妖兽杀死时,都还面带微笑。

    仿佛危险妖兽,都无法让他们在死前反应过来。

    这种懈怠十分可悲,但他们却无法自己控制。因为并不是他们神识的放松,而是以冰系灵根与冰系功法为依托的金丹懈怠。

    她们着急,但就是无法把冬眠的它叫醒!

    “那你们在北境历练,”杭婉儿瞪眼,“不是相当于自断一臂?”

    她没来过北境,第一次听说。

    微霜摸上自己鼻尖的冰凌,苦笑,“是。但我们如果去南境,修为提升就会变得缓慢。”

    冰魂素魄,在北境寒冷之地修炼飞快,所以她们都是金丹中期了。

    可任何功法都有利弊,她们在北境斩杀冰雪妖兽,也受到了天道限制,冰系金丹会时不时冬眠,对冰雪妖兽先天存在好感。

    直到心法勘悟至第四层如履薄冰,才能克服。

    真是……

    杭婉儿觉得匪夷所思,“生死之际,不突破,都不能让金丹醒?”

    “可以,”微霜身边的师姐轻笑出声,“心法没突破前,也不是没办法。我们只要被修为接近的冰系妖兽攻击一下,金丹就能被立刻唤醒,立刻爆发出平日十二成的实力。”

    但她很快苦笑,“要是倒霉,被一击即中要害,就可能直接重伤或死去。”

    苏渔听得眉角跳动。

    这功法太凶残。

    微霜遗憾地望向苏渔,“我很仰慕南浔二层楼的风采,也想与你们一起历练,可是太难了。只有天盛宗带着福运符箓,才能让我们恰好遇到修为接近的妖兽,恰好被它不伤到要害地攻击一下。”

    她师姐顷刻点头。

    但点到一半,就见苏渔从芥子袋里掏出了一口双耳铁铸大锅。

    不仅如此,她还将一个冒着热气的大汤锅,掏出来放置在了雪地上。

    “我大概知道了,”苏渔朝微霜二人微笑,“那请客人先就座,给我们盏茶的时间。”

    微霜:“?”

    她茫然时,那汤锅就被灵火灼烧,慢慢冒出了一股诱人的香醇鲜味。

    闻到之后,她识海都微微一颤。

    “等下,这样会招来妖兽……”微霜连忙阻止。

    但已经晚了!

    香气飘散,妖兽本就嗅觉灵敏,况且,她们说话间就已经朝秘境内部走了大约三里路,此刻已经站在了二品妖兽与三品妖兽的分界点。

    雪地中顿时响起妖兽皮囊擦过冰雪的簌簌声音,数量很多,至少十几来只,从她们所站的四面位置,由远及近地响起。

    微风夹着飞舞的碎冰沫子,一片腥臭的湿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