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47章 今日做饭了吗(二合一)

    至穹峰上, 酒香与花香融为一体,飘荡四溢,本是悠然酣睡、恣意小憩的最佳时刻。

    但此刻一声惊呼, 顿时打破平静。

    难得放纵自己半日、想要借着半醉半醒在竹林,抱剑看景的阎琰, 一瞬脸色巨变, 瞬间左手食指逼出体内酒气,神台清明, 当即御剑冲向师妹小院。

    郁东刚从兑换处回来, 也立刻匆匆赶去。

    陆一舟都披着衣袍,抱琴赶过来。

    “怎么了,七师妹!”

    “七师妹?!”

    他们也不敢直接闯入师妹的房间, 只能在外干着急。

    半饷才听见师妹房间一道木桌碎裂的巨响, 转而就见杭婉儿肉疼且气恼地从里面踏着红绫飞出。

    她手里是暗淡了不少的五仙绳。

    “师兄,有个登徒子跑到我房间了, 竟然藏在我卧床上!”

    什么!

    几人顿时恼怒。

    “岂有此理, 竟然来我至穹峰作恶。”陆一舟平日性情最好, 此刻都忍耐不得, 当即御琴而起,百鸟齐飞。

    阎琰三十多把剑,浮空穿梭。

    杭婉儿跺脚, “至少是金丹中期以上的修士, 我刚用五仙绳绑缚,都被那黑影拍飞。我还没看清楚, 他就破窗而出!”

    郁东望去, 就见她房间一片狼藉。

    他立刻神色凝重,拿出罗盘, 看着上面勺柄不断偏移震动,最终都没得出结果,更是皱眉。

    “你们去将其余师弟妹们都喊出来。我去看一眼二师姐。”

    陆一舟当即朝杭婉儿肃然看去。

    杭婉儿沉重点头,拔下银簪,就飞向后院。

    顿时至穹峰上一阵大乱。

    师妹们纷纷神色紧张地站在峰头空地,身边都是师兄师弟持剑保护在她们身侧。

    “怎么会有金丹闯入我们峰头撒野?这是欺负我们没有师父!”

    “这次大比二师姐带我们风光地大胜,莫非是有人觉得我们威胁到了他们的峰头资源,想要暗害我们?”

    “从前都没有这种事,督察堂绝不会容忍弟子私斗。”

    “五师兄去小厨房看过了,也没有发现。”

    师弟妹们议论纷纷。

    杭婉儿握钗听着,逐渐运行功法。

    但七情六欲,竟然也没找到什么异样。

    可他们谁都没发现,小厨房中,一道毛茸茸、黝黑的短腿圆滚滚,又飞快绕了回去,努力将自己覆着厚实短毛的小嘴,偷偷塞进一个盛着花蜜酒丹的白瓷小碗里。

    用熊掌偷偷打开,小嘴一吸,就是一小颗。

    乌黑又圆润的熊眼中,顿时露出一丝迷离与沉醉。

    *

    后院房间中。

    苏渔正低头看向玉杯中的梨花状冰,配以胭脂色花蜜酒,她一口抿下,享受液体的顺滑,双眸闪烁。

    没想到,峰头小印凝结的冰块,竟让她体内五行大锅无效了。

    她刚才在小厨房做的第一份花蜜酒,用这花冰冰镇,并没有凝练成丹或者丹粉,就是普通凡间的酒液。

    可一旦她将花蜜酒从冰魄中倒出,酒液又凝聚成了丹。

    神奇。

    这峰头小印有什么乾坤。

    苏渔拿出小印,灵力感知一番,没发现异常,只能又塞了回去。

    这冰魄她也没察觉有什么奇异之处。

    苏渔眯眼,享受地饮下半口润滑微甜的酒液,觉得自己终于活过来了。

    以后她自己若是想吃什么,再也不用拼命将灵气耗尽了。

    这份没有成丹的酒,被她留下独享。

    她知道,其余人都更爱灵丹。

    “二师姐,小心,有敌袭!”外面陆一舟高声呼啸,琴音破空而至。

    苏渔一愣,忙收了梨花杯,推门出去,“敌袭?”

    陆一舟当即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表情凝重,“我们还未找到对方。”

    苏渔立刻拿出峰头小印。

    若是重要的灵器房、峰主房间被破,触动禁制,峰头小印会有所感应。

    但小印纹丝不动。

    “会不会有人来偷二师姐炼制的丹药跟法宝?”陆一舟抱琴思索,“二师姐,你可有什么东西遗失?”

    苏渔观察了下房间,很快摇头。

    “重要物资我都放在芥子袋里,房间没有贵重物品,也没人进出的痕迹。”

    但有人来犯,说明是安全问题出了疏漏。

    苏渔凝重思考了一番,当即安排。

    “即日起,每日两个弟子巡视峰头,一有不对立刻警示。这件事再与张长老说一番,看他是否能派遣得用的金丹弟子来协助我们,相关费用从他欠款里扣除。”

    陆一舟表情不仅没放松,反而更紧张了。

    “没有物品遗失,会不会是冲着二师姐你来的?”

    “对方不知道二师姐的住处,才错跑到七师妹……”

    但他刚说到一半,就听外面杭婉儿一声惊呼。

    “遗失了,四师兄,有物品遗失了!二师姐刚留给我的白蜜花酒丹,没了全没了!”

    “!”

    *

    百御峰上。

    “师父,”周章焦急万分,“熊风不见了!弟子已经照你说的,日日与它一起吞吐修炼,它应该早已视我为主。可今日跟着我出峰,竟然一转身,它就不见了,莫非是被哪个元婴长老捉去了?”

    他焦急道,但很快座上面容宛若干涸树皮的老者,沙哑开口。

    “不该。”

    “内门元婴,谁人不知,我百御峰座下有罡熊。”

    周章咬牙,“它如此野性难驯,师父,就不能抽出它一缕魂魄吗——”

    老者当即拧眉,“我与你说过多次,这是邪术,咳咳……”

    他喉中仿佛有痰,喘息如风箱,“这不是御兽大道。更何况它还未到元婴,若是此时抽魂,日后再无进益可能,难道你有金丹御兽就已经满足?”

    周章低头,没吭声。

    可是目光触及老者佝偻的后背与稀疏白发,目中就闪过一丝狠厉。

    “弟子错了。”

    “弟子只是过于焦急,想要拥有一只强大御兽。”

    老者叹息,“我即将坐化,你沉下心,但凡能驾驭它,我座下御兽与百御峰迟早都会交与你。若是不行……咳咳咳,焦急也不济事。你多克制自己,别再闹事了。”

    迟早,迟早。

    一年复一年。

    要迟早到什么时候!

    到老头子坐化,若是他还没办法让熊风听话,老头就会把座下四品御□□给督察堂,难不成让百御峰交给其他人继承吗!

    周章咬牙。

    正说着,门外一道声音传来。

    “大师兄,找到熊风了,它回来了。”

    “!”

    周章立刻兴冲冲出门,再也没朝老者看一眼。

    老者一声叹息,身形顿时更佝偻了几分。

    “熊风!”

    周章大步走到门外,横眉竖眼,就见到一只走路歪歪扭扭的半人高蠢熊,当即想到今日在钱清秋面前出的丑,一条带着倒钩的赤霞色长鞭瞬间从手中飞出,狠狠抽打过去。

    “你个不服管教的蠢货!我让你跑!我让你——”

    通报弟子惶恐上前,就想阻止,“大师兄不可!”

    三品妖兽一旦作为御兽,也只能被抽打,因为神魂落下了契约,不得不服从。

    可御兽日夜作伴他们御兽师,也是知道疼的啊。

    “滚!不然连你一块抽!”周章痛斥。

    他见短腿黑熊眼中迷离,更是恼怒,一脚踢向他,手中鞭抽更重了几分。

    一瞬,那弟子就被踢到角落,但还没悲伤爬起,就见那黑熊化作一道黑影,朝着这长鞭冲去。

    一阵扑鼻花蜜与酒香传来。

    只见两只熊掌幻化出金光,一瞬抓住赤霞色长鞭,啪一声,熊掌反抽向周章,将他一瞬抽飞到了院门上。

    黑熊眼神迷离,很快砰一声倒地,掌心抓着长鞭,发出了阵阵响彻天地的酒醉鼾声。

    “!”

    周章爬起,吐出一口血,竟然还有颗断牙,“你这畜生!”

    他冲过去就恼怒踢了黑熊两脚。

    但金丹巅峰的黑熊,防御远超同类,一阵罡气外溢,就将他反震地摔在地上。

    百御峰其他弟子立刻眼观眼鼻观鼻,目视地上,仿佛有什么法器。

    师父即将仙逝,大师兄暴戾霸道。

    熊风无人可管。

    他们余光看到熊掌中生着倒钩的赤霞色长鞭,心中悲怆。

    他们百御峰的未来,在哪里啊!

    *

    数日后,至穹峰各个弟子都从秘境归来。

    一个个喜滋滋地将赚取的灵石,跟妖兽骨肉带回来,交给郁东登记。

    如今他的小院,已然成了整座峰的账房。

    “我这两日赚了八千五百灵石。”赵然高兴。

    郁东瞄了他一眼,“还欠六万三千五百。”

    赵然抱着额头,“我明日再去。”

    郁东颔首。

    但很快就听苏渔从外传来一声问询,“你们谁送我一截长鞭?”

    郁东一愣,“嗯?”

    什么长鞭?

    他这个账房,不是,至穹峰第一算无遗漏的小管家,不知道此物啊。

    苏渔拿过来给他看。

    只见她手中,是一条生着十数个鎏金倒钩的赤霞色长鞭,轻嗅间,有股妖兽皮毛味,郁东翻看,算无遗漏心法与多年游历的见识就立刻辨认了出来。

    “这是三品上等法宝赤霞鞭,极其狠辣,专门对付皮厚肉糙的防御型妖兽,不仅吸食气血,而且还会一次拉出数块血肉来。”

    郁东皱眉。

    “价值预计在十五万灵石,如果寻到适合卖家,可以售价十七万灵石。”

    苏渔听了就不喜,扔给他,“你问下是峰头哪个弟子放到我小厨房的,若三日没有人认领,就尽早处理了。”

    她走了半步,就驻足,“找个炼器师将这倒钩取下来再卖。”

    苏师傅烹饪,也是取之有道。

    龌龊的折磨手段,她是看不上眼的。

    “这倒钩给我,我用来晒腊肉。”

    “!”

    郁东忙应下,他自己就学过炼器。

    虽然不能炼制三品法宝,可拆下这倒钩,还是没有问题的。

    但谁想郁东前脚刚以十三万的高价,出售了这拆完倒钩的赤霞色长鞭,苏师傅又收到了一个莫名出现的三品法宝。

    苏渔撑着腰,站在小厨房前,看向自家一群懂事的师弟妹们。

    她前方是一柄雕刻着朵朵火云的火灵剑。

    挥出后自带一道熊熊烈火。

    郁东给出的估价大约是十二万灵石。

    “怎么回事?”苏渔百思不得其解,“我们峰来了个田螺姑娘?”

    总不见得有外人喝醉了,把法宝扔到她小厨房来吧。

    最近张长老让两个金丹剑修,日日来至穹峰坐镇,他还亲自前来,给他们所有房间布置了禁制,宵小也不能自由来去。

    他们至穹峰的弟子,这才放心出门历练。

    “你们做了好事都不承认,那师姐我就不客气地收下,拿去卖了。”

    杭婉儿刚从秘境历练回来,银簪上串了七八只完整二品妖兽,一路拉到至穹峰上,正高兴地卸下。

    她这一趟就能还债七八万灵石了。

    闻言就惊奇,“这真是离谱,从未听过我们南浔门还有人做这样的大善事。”

    她欢快进了小厨房,往灶台下一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