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焗大龙虾 作品

第45章 今日做饭了吗(三合一)

    0042

    林中。

    苏渔左手是一颗通体白色的龙眼大妖兽内丹, 来自风魔鸟。

    右手是一颗灰白交错的妖兽内丹,来自迷幻噬人鱼。

    两颗除了颜色不同之外,前者核心处有风旋, 后者则是入手冰凉还带着不适的刺骨。

    风魔鸟叫声嘈杂,但双翅能形成罡风, 是风系妖兽。

    噬人鱼是半水性、半污染心智的妖兽。

    这两颗妖兽内丹上都有两条晕纹, 显示着他们的品级。

    “二师姐,这二品噬人鱼内丹价值在八千到一万灵石。风魔鸟稍微低廉一些, 二品内丹是六千到八千灵石。”

    郁东兴奋拨打着算盘。

    功法影响, 他忍不住要算一算。

    苏渔微笑颔首。

    后厨有个财务人员,终于账目她再也不用自己算了。

    “这些都归入峰头,按照我们本次的贡献。”

    郁东满脸放光。

    杭婉儿竖起耳朵, 阎琰擦剑的动作停了停, 陆一舟跟赵然都期待看向他。

    “算下来,我们每人能拿到两万九千四百灵石, 师姐能拿二十三万六千两百灵石。哦, 二师姐还有荣膺峰的应收账款十九万灵石。”

    郁东吐字的声音都有些发颤。

    至穹峰所有人都呆滞了下。

    杭婉儿撩起发丝, 露出自己皎洁秀气的耳朵, “多少?”

    一人两万九千灵石!

    赵然激动掰手指,“再来三次,我就能偿还二品梳篦的债务了!”

    陆一舟跟阎琰都忍不住咧嘴。

    以前他们去秘境, 都没有挣过这么多灵石。

    大比时候更不用说, 大师兄金丹强盛,没多少他们出手的机会。而且低阶妖兽都不敢靠近大师兄, 哪有今日, 那些风魔鸟穷凶极恶地朝他们扑来,想灭杀他们。

    来的好啊。

    越凶越好。

    更关键的是, 他们都修为增益,功法进步。现在面对二品妖兽,竟然都有一战之力,还有些轻松。

    “怎么就逃了六十多只呢?”赵然一脸自省地拍了下大腿,“都怪我学的不是归一剑,否则我也能跟六师兄一样,十七八剑飞出,绝对逃不掉了。”

    杭婉儿都后悔莫及,“我刚怎么还一只只抓?”

    她本想练七情六欲功法,练习自己的眼力。

    结果,这就草率自大了。

    对战时候,怎么她就在练习呢?

    苏渔欣慰地看向他们。

    不错,副手们已经学会自行总结今日得失了。

    技艺就是在这样不断的自省中磨砺、进步。

    学无止境。

    郁东计算完毕,记录了一番,桃花眼中隐隐光泽内敛。

    他的算无遗漏心法,又精益了些。

    算的越多,五感越敏锐,心法越强盛。

    “等大比结束,我就去兑换处出售这些妖丹。二师姐,是否要留一些?”郁东请示道。

    苏渔收了手上两颗,“留两成作为峰头库存,其余卖了换取灵石。”

    这样后厨的流动资产以及固定资产,都运转健康。

    到如今,她也回味过来了。

    门派大比排位,只要表现优异,每一题都给予弟子丰厚的奖赏。

    这次试炼场,妖兽与内丹就各凭弟子本事,可以收入囊中。

    苏渔对南浔这种奖惩制度十分满意。

    “二师姐,洪长老有没有审批我们的……小食申请啊?”赵然想起来了,顿时问道。

    众人纷纷期待看向苏渔。

    他们通过风魔鸟的试炼,发现已经走到了试炼场的中央位置,再往前,就是往年第四题的区域了。

    此刻他们就在原地打坐休整。

    顺便等待长老的回复。

    苏渔这才拿出玉简看了眼,一看就意料之中,遗憾摇头,“没通过。”

    本次三等排位,有言在先,不得服丹。

    赵然的表情立刻垮了,其他人也不由失望。

    “哎,不是师姐不给你们做,只不过门派有门派的规矩,”苏渔起身,顿时收起擦洗过的锅碗瓢盆,遗憾叹息,“你们身为弟子,门派的规矩必须遵守。”

    众人都垂头,无奈地点了点。

    投影阵前,看座上的红袍长老欣慰地颔首,横了眼某个为老不尊的剑修家伙。

    但刚欣慰到一半,就见到试炼场中的苏渔负手而立,明媚脸庞扬起,面向师弟妹们循循善诱道。

    “若是想不守规矩,那你们就要争气。以后做到掌门之位,规则都是你们制定,师姐的小食,还有谁不让你们吃?”

    杭婉儿等人的眼睛立刻一亮。

    “师姐,我也没这么高的志气……要不我就做个大长老?掌门可能还是要三师兄来做。”

    “三师兄做掌门,那我做副掌门?”

    红袍长老:“!”

    督察堂长老&峰主:“!”

    观战弟子都看得哑然了。

    张道人端着茶盏,肩膀抖动不止,“哈哈哈,好,老夫要努力活得久些,看到这一番盛事!”

    其余元婴都无语看向他。

    现在的掌门与大长老都是化神期巅峰高手。

    如果要取而代之,那至少要突破化神期,进入炼虚期。

    几个小小筑基,连金丹都没到,真是敢想啊!

    “这第三题,他们至穹峰是排名第四吧?三等前三峰远远领先其他峰头,至穹峰紧随其后,算是第四个完成。”

    “至穹峰在噬人鱼这边,落后了些。不过,他们一人都没有折损,完成质量几乎与陈书辛缥缈峰一样。”

    “嘶……这一题怎么评定序位,要看长老堂抉择了。”

    观战弟子议论纷纷。

    但至穹峰此刻没想这么多。

    苏渔觉得这次副手表现不错。

    当即,她看向众人,“既然长老不让你们用丹,那把损耗的……滚球宝拿出来用了吧。”

    她一说,赵然眼睛一亮。

    外面的观战弟子不由疑惑,滚球宝是什么?

    而没多久,他们就见到至穹峰五个核心弟子,肃然点头,纷纷从芥子袋里,仿佛是某种仪式感般,郑重拿出了一个灵气已经损耗殆尽的、没了半分宝光的一品宝器。

    雪球状、表面三个小孔,刚才将湖面一群噬人鱼撞飞的神奇法器。

    驱动时,雪球宛若小牛般高,但现在成为废器,已然缩到桂圆状微小。

    “这毁损了,还怎么用啊?”

    “修不好吧?”

    “至穹峰还这么穷吗,法宝坏成这样,还要继续用?缺钱的话,快让我花灵石租梳篦!”

    众人一阵激动。

    然而还未说完,就见投影阵中的赵然倏然站起。

    他不知为何,竟是看向了半空,背对投影阵而站。

    仰头呼唤,“裁决长老,您是不是在看我们?”

    众人一头雾水。

    红袍长老都挑了下白眉。

    大比期间,除非面临重伤以及生死危机,否则长老不会干涉,不会给予任何峰头弟子帮助。

    但就听投影阵中的赵然陈恳且恭敬道,“弟子赵然,这次没有服用丹药,您千万别再误解弟子了。”

    原来如此。

    红袍长老颔首。

    这弟子也算是守规矩了。

    “弟子这次服用的是法宝残骸,没有任何修为增进的。”

    !?

    红袍长老猛然抬头,表情全是讶异。

    看座上一位位峰主、长老都从其他峰的投影阵中收回目光,落在了至穹峰这边。

    “他说什么?我似乎没听清。”

    “老夫跟袁融在说话,这小子说什么?”

    众元婴都觉得自己听错了。

    但投影阵中,就见赵然说完,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老树桩子上就坐。

    还用灵水诀洗了下手,才从芥子袋里拿出碗筷。

    夹起了那用了一次、就已经失去灵光的二品滚球宝……

    “等下,师姐给你们倒点汤水,你们一起服用,口感更佳。”苏渔笑眯眯地拿着个双耳瓦罐,就给他们每人拿出的瓷碗中倒了一浅口。

    观战众人:“!”

    “多谢师姐!”投影阵中的赵然等五人全都涨红了脸。

    杭婉儿深吸一口气,“小十六,今日这法器悼词就交给你来念诵了。”

    “是,七师姐。”

    赵然瞬间严肃了几分,双手捧着这碗,就悲痛沉吟道,“今日二师姐为我等炼制滚球宝,助我们退敌噬人鱼,然,滚球宝损耗严重,失去灵光,彻底无法动用。”

    “法宝毁损,乃是我等实力低微,若是金丹巅峰,不至于如此。因此今日再破口腹之戒,领会二师姐藏在法宝中的深意。”

    观战众人:“?”

    赵然铿锵道,“修为低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唯有强大,勤奋修炼,才能守护住下一个法宝。”赵然说完,还重重吸了下鼻子。

    杭婉儿眼眶都红了,“不忘二师姐教诲!”

    说罢,她一个仰头,就端起白瓷小汤碗,喝起碗中冒着热气的白汤,将一颗滚圆、毫无灵气的雪白滚丸也吞入娇俏红唇之中。

    投影阵外,一片震撼。

    法宝毁损,一般会露出妖兽骨、破损内丹等炼制材料。

    他们愕然看向苏渔,就见她在试炼场中,负手而立,眉若轻烟,凤眸潋滟,一脸欣慰看着师弟妹们服用。

    至穹峰……可怕如斯!

    难怪他们变得这么强!

    每次法器破碎,都要吃进去,谁还敢不努力?

    “好!”张道人抚掌,他都不知道至穹峰有如此卧薪尝胆的传统,“南浔有此弟子,未来千年兴盛有望!”

    督察院长老们都一脸唏嘘。

    峰主位上,各个峰主都面色复杂。

    十一峰峰主袁融都笑着颔首,“难怪至穹峰今年不止这个小苏,其他弟子也进步巨大,心性都是一等一的强盛。实在是能人之不能,苦人之不苦。”

    但他话音刚落,就见投影阵中,刚还满面悲恸的那至穹峰微胖小剑修,此刻面目舒展,一碗汤丸入口,那是眉毛一阵乱跳,双眼是露出一阵沉溺与陶醉。

    袁融:“?”

    “好鲜,好润滑,”赵然端着碗,双目很快闭上,像是在回味嘴里的滋味,“这是二品噬人鱼的骨肉,仿佛在我嘴里活了过来,在我齿间畅游、吟诵,对我进行识海攻击……”

    “!”

    “滑到嘴里去了,”杭婉儿眯起水眸,粉唇一片油光,“一咬下去,这滚球宝里面就爆出了鲜浓滚烫的汁水,一丝土腥都没有,只感到了噬人鱼的劲道跟轻盈,香醇温和地落到了丹田。”

    阎琰颔首,又从芥子袋里掏出一颗雪白滚球宝,扔进碗里,一口吞下。

    他面无表情的神色,都微微动了下,是享受的样子。

    投影阵外众人:“?”

    不知道谁跟着吞了下口水。

    终于,至穹峰五人都服用完毕,全冲洗了碗筷,肃然站起朝苏渔感激道。

    “多谢二师姐教诲。”

    “我等已感受到噬人鱼的绝望,必将勤加修炼!”

    说罢,竟然全都盘膝,立刻抓紧时间进行修炼了,竟是半分时光都不愿浪费。

    投影阵外,一片静寂。

    长老、峰主、观战弟子都窒息般的安静。

    太冲击了。

    至穹峰弟子不仅吃了法宝残骸,还吃得如此享受。

    他们只能见到投影阵内众人动作,气味等并不能感知。

    可他们修炼至今,也不是傻子——

    “至穹峰这法宝坏了,像是一道菜?他们吃得还挺开心?”

    “怪不得他们法宝使用都有菜香味!”

    “我的老祖啊,所以那苏渔炼制法器时,为了教导师弟妹们,故意将一道菜意放入法器。一旦破损,就成了凡间吃食,告诉师弟妹们,若是不奋进,就如同这噬人鱼肉,被吃个干干净净?”

    “她好狠。”

    “修仙本就逆天而行,不狠如何飞升?她狠的好,狠的对!我之前只是想要她的法器,现在真是心生佩服,不知至穹峰还缺不缺我这个友人……”

    “赵然可真有福缘,若我也有这么一个师姐就好了。”

    “至穹峰今年还收弟子吗?”

    观战弟子讨论不休。

    至穹峰等待区域,卫钊等没有进入试炼场的弟子,也目光动容,挺胸抬头。

    这是他们的师姐!

    “师弟妹们,让我们饮水代残骸,一同铭记二师姐教诲。”

    “是,三师兄!”

    至穹峰人少,但发出了震天气势。

    督察院不少长老眼中都闪过欣赏。

    张道人更是一双老眼与有荣焉。

    半柱香后,红袍长老站起,当即一步跨入试炼场。

    出现在了至穹峰面前。

    “咦,长老听见我说话了?”赵然惊讶。

    杭婉儿七情六欲功法一运转,当即喜色满面又期待。

    阎琰握剑,陆一舟紧张地扶着古琴。

    郁东默默嘀咕,“若是我们此轮获得前六,加上前两题都是首位,那我们最终挤进前六的概率不低于五成……”

    红袍长老眉眼抽了下。

    苏渔微笑站起,“洪长老。”

    红袍长老朝她颔首,他额上有很深的皱纹,但奇怪的是面容其他地方都十分年轻,伸出的双手更是如玉般光洁。

    “至穹峰第三题,弟子均筑基,却在面临其他峰头的金丹突袭时,临危不乱。”

    他说到此,特意看了一眼苏渔。

    “苏渔,将二品上等噬人鱼制服,战力评定,筑基优等,可越阶制服金丹初期。”

    “另,你炼制的法器不仅让众人度过噬人河面,还一举让六峰首席淘汰。”红袍长老停顿,当即光滑没有一丝皱纹的双手,凭空凝出一道复文符箓,飘至苏渔身前。

    “长老堂特此嘉奖,三品妖兽内丹一颗,可前往兑换处自行挑选。”

    三品妖兽内丹,价值五万灵石。

    杭婉儿美眸欣喜,小脸昂扬。

    长老很快又将目光移到她的身上,“第二关,弟子杭婉儿面对百只二品风魔鸟,隐忍克制,等待最适合的时机,辅助队内同伴,不急于求成,不急于抢功。”

    “心境筑基优等,奖励冥思院十日勘悟。”

    杭婉儿小脸涨红,长老看出来了?

    她也有奖励!

    “郁东,勘悟玄级功法不到三日,算无遗漏已经小有心得,第一关助同伴渡河。悟性筑基优等,奖励冥思院十日勘悟。”

    郁东震撼抬起桃花眼,眼中全是不敢置信。

    他悟性高?

    他从前入定难,修炼一直是很慢的。

    郁东顿时感激看向苏渔。

    “阎琰,归一剑日渐成熟,陆一舟,百鸟朝凤踏入臻化境八成,奖万剑谷、琴阁参悟十日。”

    两人欣喜。

    赵然看看左右,有些低落,他表现一般,没被长老表扬奖赏,但他还是为师兄师姐们高兴。

    “第一关,他峰克制心神干扰,逐一渡河,至穹峰清理湖面,退敌噬人鱼四五十。

    第二关,他峰防御百只风魔鸟,强过百鸟林,至穹峰强攻,吓退百鸟。”

    “两题表现优异。”

    “第三题,至穹峰在西面三峰中排名第一,获得优等评定。”

    红袍长老沉声宣布,一步踏向空中。

    至穹峰众人相互一看,激动地剑、琴、钗相碰!

    长老袖袍间,一道玉简朝他们飞出。

    “第四题,试炼场中央,十二峰按去年各峰排位,依次进行挑战。”

    至穹峰众人双眸闪动。

    “本年第四题,每峰派出六人,已淘汰的弟子不得参与。至穹峰,你们还拥有一次更迭六人的机会,是否要更换?”

    红袍长老凝望向众人。

    苏渔表情古怪。

    杭婉儿等人也是相互看了一眼,迟疑地摸了下自己丹田——灵力,满的。

    “多谢长老,我们不更换。”苏渔开口。

    他们没有人员受伤,也没有消耗过大。

    如今,盘膝三炷香后,已经觉得生龙活虎了。

    投影阵外的观战弟子纷纷讶异。

    第四题,常年均是挑战一只四品妖兽,相当于元婴初期。

    在长老的看护下,弟子不会受伤,但因为境界差距太大,这是最难的一题,必须全力以赴。

    “不换人?也是,他们没有其他筑基了。”

    “可他们刚才对战风魔鸟,归一剑、琴诀的消耗很大,那郁东的算盘、心法时刻在动用,他们也不能服丹恢复灵力,嘶——但看着几人确实状态尚可。”

    大家都百思不得。

    为什么会这样?

    “他们不是筑基吗?我看缥缈峰的筑基弟子,都有些灵力透支了。”

    为什么?

    自然是因为他们百层筑基!

    郁东、杭婉儿等人,都咧嘴摸着自己丹田。

    他们丹田灵气仿佛层层波涛的海面,厚!

    灵气是普通筑基的五倍,心法运行速度也是以前的五倍,不吃灵丹,却跟吃了灵丹一样,恢复速度堪比金丹初期。

    五人不由目光闪烁地看向苏渔。

    “前往第四题吧。”红袍长老说完,就一步踏出,消失在试炼场内。

    阎琰握紧了龙鳞剑,杭婉儿手握银簪。

    第四题!

    三等最后的排位赛!

    苏渔点头,率先踏上她的二品鹅黄飞饼,“上来,一起去。”

    *

    “诸峰,尽快前往试炼场中央的第四题,不得耽误。”

    缥缈峰的休息处,陈书辛微笑凝望向试炼场中央。

    在秘境这样以实力为尊的地方,再如何使用法宝,也不可能翻手浮云、覆手为雨。

    第四题,实力才是一切。

    他势在必得。

    “走!”

    三等第一峰首席季涛,也面色凝重地望向试炼场深处,“四品妖兽……出发!”

    各个峰头,还留在试炼场中的人,都面色凝重地御剑而行。

    *

    试炼场中央,乃是一片宽阔平底,周围入目没有一棵古树遮蔽,仿佛与其他地方有什么结界分割。

    此刻,各个峰头陆续抵达。

    前三峰稍晚,但也无人敢跟他们抢前排的位置。

    而当至穹峰悠闲抵达时,其他峰头竟也隐隐让出了一线,让他们率先通过。

    哪怕去年排行第四、第五的峰头首席,都忌惮地看了苏渔等人一眼,不敢抢在他们前面。